「什麼?」我和胖子大吃一驚,「字怎麼會沒了的?我明明記得給我撿了起來放在你的背包裡面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明明就在背包裡的,怎麼會沒了呢!好奇怪啊!」Shirley楊急得都快哭出來了。


  對啊,我分明記得我親手將這幅字放在Shirley楊的背包裡的,然後從地上把背包撿起來交給她讓她背在肩上的,難道是最後人群擁擠的時候給擠掉了嗎?我一想到這兒,趕緊拉著胖子和Shirley楊往之前擺地攤的地方跑。


  正跑著,突然聽到身後好像有人在叫我們:「小伙子,小伙子,你們等一等!」


  我回過頭去看看究竟是誰,原來是剛才那個差點兒挨騙的老大爺。


  「老大爺,你有什麼事兒嗎?如果要是感謝的話就不用了,我們也不是只因為你一個人才這麼做的,主要是因為這個攤主掙黑心錢我們實在看不過去,所以才給了他一個教訓,所以你不用謝我們,而且我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急急地道,心裡十分著急那幅字的事兒。


  「年輕人,我來是為了感謝但也不單單是為了感謝的。」老大爺說道。


  「此話怎麼講?」我感到很詫異。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丟了?」老大爺問道。


  我們三人一聽這話都頓時一驚,忙問道:「是啊是啊,老大爺您是看到什麼了嗎?」


  「是啊,在剛才我走了之後,越想越覺得不解氣,就又折回來想要當面拆穿這個攤主的虛假面孔,結果就看到了一群人在搶攤主的東西,我一想就是你們使的計策,很高興,終於有人給他一個教訓了。但是我看著看著,就看到人群中有一個人把手伸到你們那位女士的背包裡,好像拿出了一個什麼東西,然後就走掉了,我想上前面告訴你們,但是人實在太多了,而且又太吵,我根本就接近不了你們,等人群都散去之後,我發現你們早就已經走沒影兒了,所以我就一路尋著你們過來了。」


  「老大爺,我們確實丟了東西了,而且這個東西對於我們非常的重要,我們一定要把它找回來,您能告訴是誰偷了我們的東西嗎?」


  「我看到了啊,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山海關有名的潑皮王二。這個潑皮游手好閒,平常就愛佔個小便宜,淨幹些賭博、喝酒、偷東西之類的事,他家就住在這個城樓東門的小胡同裡,你們現在就去他家找他吧,他剛偷了你們的東西,肯定先回家藏起來。」老大爺說道。


  「行!您可真是幫了我們大忙了,我們正著急,等我們拿回了我們的東西,肯定好好地感謝您!」我說道。


  「沒事,沒事,你們幫了我這麼大的忙我還沒說什麼呢,這點小忙算什麼,你們快去吧,別到時候讓王二把你們的東西給弄到別處去了!」


  「好的,我們現在就去,就此別過!」


  我們辭別了老大爺,快步向王二家奔去,這王二家也不是很難找,沒一會兒就到了他家的門口,大門緊關著,我們不能來硬的,這樣怕打草驚蛇,所以只能引誘他自己來給我們開門了。我讓胖子站在門口喊王二的名字,喊了幾聲,王二在屋裡面應了:「誰啊?」


  胖子答道:「王二,是我啊,我是隔壁酒店的店小二,今兒是我們酒店一週年店慶啊,掌櫃的吩咐小的給二爺拿了一壺好酒來。」


  王二一聽還有這等好事,趕緊過來把門打開:「算你們掌櫃識相,二爺可不是好……哎喲!」


  胖子一記勢大力沉的重拳一下窩在了王二的臉上。」讓你這傻逼偷東西!讓你這傻逼偷東西!」胖子一邊罵著一邊拳頭如雨點一般落下。


  「爺爺,您手下留情,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王二求饒道。


  「快說,你把爺爺的字給偷哪兒去了!」胖子邊打邊問道。


  「就在我家的炕頭上呢,給爺爺保存得好好的呢,您去拿了便是。」王二答道。


  Shirley楊一個箭步進入內屋,找到了那幅字,仔細看了看,確實沒有任何損壞,向我們一點頭,我們一直懸著的心頓時放了下來。


  「讓你他媽的再偷東西,胖爺我今天就要給你打廢了!」胖子又使勁地打下去。


  這一陣組合拳下去,這王二眼看就要嚥氣了。我和Shirley楊趕緊攔住胖子,拿了字畫就打道回府。


  這架也打了,氣也出了,字也拿回來了,我們三個人心裡別提多高興了,一起去飯店好好地吃了一頓,然後回旅館休息一下,就等著晚上看這幅字裡面的線索了。如果按照李大的意思,那就是在午夜時分,這幅字會出現我們想要的線索。


  等待總是漫長的,終於到了午夜,我和Shirley楊還有胖子把這幅字拿到了旅館的院子裡,又搬來一張桌子,把這幅字平鋪在桌子上,等待它的變化。


  大約過了十分鐘,在月光的照射下,奇特事情發生了,這幅字上所有之前寫的字全部都消失了,而李葉英題款的地方閃出一個閃光的大字,這個字就是「洞」字!


  好神奇!這個字就是我們這次要找的線索嗎?那結合之前的那幾個線索,之前在洗塵寺發現的「懸」字,在老龍頭發現的「陽」字,和這次發現的「洞」字,那這三個字連起來,那不就是「懸陽洞」!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