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目前分類:(第三季)鬼吹燈第1卷 聖泉尋蹤 (9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絕少見到Shirley楊這般激動,壯起賊膽反握住她的手,細聲安慰說:「咱們慢慢來,你有什麼事一件一件說,我這裡也有許多疑問要等你解答。」

  Shirley楊先談了一番博物館火災的真相,這與我的推斷基本相似,竹竿子的手下害怕歐文博士破譯出甲骨文上的金印之謎,阻擾他們尋找印加神廟,所以半夜裡又折回辦公室,想要燒燬文獻,不想Shirley楊與歐文博士都在研究所裡,於是他們索性痛下殺手,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Shirley楊看似文弱,其實身手了得。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回到美國之後,遇上了一場意想不到的接機。除了薛大叔,以及林芳靠關係安排的醫療小隊之外,另外一組人馬的出現,使得我們始料未及。一進候機大廳,只見一個油頭粉面、穿著貂皮大衣的年輕人飛撲向我,高呼道:「胡爺你可讓小弟我好等。來來來,快把衣服換上,華盛頓這邊早就入冬了。」

  我看著眼前這張貼著膏藥的人臉,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熱情高漲的小伙子就是不久前在美洲叢林中幾乎要置我於死地的小王八——王清正。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頭子一亮相,竹竿子就解釋說:「他就是我提過的胡八一,摸金校尉。」

  」哦?倒是真傳?」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胡,你這趟可把我拖累慘了。好在林芳那婆娘跑得快,要不然又多一個陪葬的。」我和胖子蹲在祭祀台上,叼著煙屁股,旁邊躺著昏迷不醒的秦四眼。而我們腳下就是浩如煙海的殭屍軍團,他們一個個伸長了手臂,想要將我們拖進屍堆。

  」死開,死開,一邊兒涼快去!」我把煙屁股按在腦袋仰得高高的殭屍頭上,心中十分煩躁。這個石砌的祭臺高達兩米,殭屍們關節僵硬無法彎曲攀爬,只能一個勁兒地在地上蹦跳,一時半會兒還拿我們沒轍。不過我們此刻僅有的安身之所就是這個小小的三尺平台,祭臺下面站滿了青面撩牙的黑皮殭屍,我們就如同被困在孤島上的魯濱遜,還帶著一個重傷昏迷的傷員,沒有一絲辦法。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灰溜溜地從黃金大道上跑了回來,見我們開小會,就問:「怎麼著?不是要開批鬥大會批鬥我吧?」

  我說:「你試圖私挖第三世界國家黃金的問題咱們待會兒再討論,我剛才好像看見什麼東西在樹上動。」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個娘啊,金子啊,滿地的金子!」胖子手中的火把一下子摔落在地。我們四人無不被眼前壯麗的景色所震驚,一條黃金打造的大道在我們眼前鋪設開去,筆直地通往正前方的祭祀台。祭祀台的中央是一株我從未見過的巨大植物,它深深地扎根在神廟中心位置,從樹身上衍生出來的籐蔓錯枝密密麻麻爬滿了四壁的石牆。植物的頂端早就頂破了建築物的天頂,如同一條沖天的巨龍,透過樹枝間的縫隙,連外邊的星空都隱約可見。

  我忍不住趴在地上,用手撫摸起這條用金子鑄造而成的黃金大道。印加人的冶煉工藝十分精湛,鋪設在地上的金磚光滑如鏡,金磚和金磚之間沒有一絲縫隙。四眼和胖子想盡了一切辦法,還是無法撬動半分。四眼指著前方的祭臺說:「你們看那棵巨木,恐泊它就是給神廟中的野獸提供養分的罪魁禍首。」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原本緩緩上升的力柱因為陡然失去了來自金印的壓力,一下子停止了上升,甬道入口處的封門磚在瞬間砸了下來,幾個大兵上前推抬,想要破一個出口。我笑道:「一般墓室的封門磚少說也有兩噸的重量,你們這輩子是別想活著出去了。」傭兵們一下子混亂起來,王清正氣得牙癢癢:「給我先斃了這個混蛋!」所有人立刻抄起傢伙朝我瘋狂地射擊,就在這時贖金室牆壁四角上的豹紋神像一下子張開了血盆大口,如瀑的亞馬孫河水頓時傾灌進來,將所有人都沖得人仰馬翻。我事前早就準備,牢牢地攀住了被切斷的長籐,順著它一路潛入水中。上邊的人還在不停地朝水中掃射。只聽一個聲音喊道:「少爺,撐不住了。這地方馬上就要塌了,快走。」贖金室中的水位急速上升,我在水下也被波浪不斷地翻滾衝擊著,如果不是有長籐的牽引,恐怕早就喪命洪流之中。我順籐摸瓜,憑長籐伸入贖金室的通道口,摸到了牆邊,這根巨籐有成年男子的腰桿子粗,由無數細小的籐蔓纏繞扭曲而成,我抽出匕首沿著牆縫與巨籐交接處連割了好幾刀,無奈水下阻力太大,只是挑斷了巨籐上面的幾撮小根須,想要闖出一處能供我逃生用的通道,恐怕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完成的工作。我心中悔恨,都怪自己沒有事先調查清楚,以為長籐能帶著我逃出生天,哪想通道口早就被千年老籐堵死,我這個摸金人終歸是要葬身古墓之中,只是一想到自己將要客死他鄉,心中不免懊惱。這時我身後的水紋忽然發生了巨大的波動,不斷翻滾的氣泡大大影響了水下的可視度,我只覺得腳上有一個巨大的力量正拖著我飛快地下沉,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兒,整個人已經被拖離了冰冷的河水。巨大的壓力差與氧氣在第一時間將我打得幾乎昏死過去,我渾身是水又重又沉,躺在地上喘了好一會兒工夫,才漸漸看清了眼前的人。四眼趴在我上面,一個勁地狠拍我的臉頰,看他的樣子幾乎要哭出來了。

  」掌櫃的,掌櫃的!快醒醒,醒醒,你可別嚇唬我。」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贖金室四周散落著大量的金幣、金器,無一不是價值連城的印加文物。我靠在金壇裡不敢多呼吸一口。贖金室的人口處,一隊裝備精良的外國佬手持高功率探照燈,嚴陣以待依次排成了兩派,他們身上穿著深綠色的叢林服,外面套著防彈衣,頭上戴著鋼盔,手中握著AK,個個昂首挺胸,擺出了一副威武神勇的姿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這是在武裝演習,等著迎接國家領導人的審閱。不一會兒工夫,皮靴的聲音就在雨道裡響起,我從金壇上的孔洞裡往外一看,只見一個頭髮梳得油亮,嘴裡叼著雪茄的少年小子掛著一臉冷笑走進了贖金室。

  」胡爺,我知道你在裡邊,怎麼,不肯賞臉出來聊一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走走走,總算是找到了!咱們待在外面傻看什麼,還不趕快進去。」胖子拍了我一把,興高采烈地爬上神廟前高聳的階梯。

  神廟入口處並沒我想像中的封門磚或是其他類似於大門的構造。四眼說:「印加人認為太陽神是永生的,所以通往太陽神殿的門是永不上鎖的。」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聽我的想法,胖子立刻說道:「老胡,你急瘋了吧,神話也當真。」

  」反正我們也沒有線索,索性死馬當活馬醫就是了。」我對四眼說,」你記性好,幫我回憶一下,關於橋另一邊的世界有什麼描述。」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胖子點頭,答應試一試。他努力將我晃到貼進崖壁的地方,想讓我先攀住懸崖上的石頭再順著岩石攀爬下去,我們試了幾次,我差點撞得粉身碎骨,連忙擺手:「你還是直接撒手,把我放下吧!」

  胖子還在猶豫,林芳在下頭伸長了脖子等著接我,我朝胖子比了一個軍禮,然後在他的手背上狠掐了一把,」哎喲!你掐我幹嗎!」吃疼之下,他本能地鬆開了握住我的手,我一下子摔了出去,腳下不斷地在空中畫著步子,希望能更加接近凸起的巖台。林芳抽出腰間的皮帶,兩手握住皮帶兩端,將手臂伸出巖台,我在下落的過程中根本無法估算距離,只知道死命地一抓,整個人猛地被懸在了空中,林芳被我帶得整個人趴倒在地,手臂發出了」卡」的一聲脆響。我一看得手,趕忙手腳並用爬上了石台,林芳面色慘白,捂著自己的左手大臂朝我豎了一個拇指。我仰頭對胖子說:「下面怎麼樣,能撐住嗎?」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心想,這黑皮粽子也忒不給面子了,老子剛想表表功,你就過來尋晦氣。當下我對胖子說:「無妨,粽子咱們也不知打了多少,既然剛才我能打折他一根手臂,現在我就能打爛他的腦袋!」

  」怕是沒那麼簡單,我的副官身手也算是一流,還不是遭了毒手?我們還是避一避吧?」林芳一臉凝重地說道。我心想也對,一來減免不必要的傷亡,二來畢竟還背昏迷的人。於是,我對胖子說道:「我們現在的情況不宜與敵人正面戰鬥,我們還是快往橋那邊走。」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聽到胖子提到了棕子,立刻回頭又看了一眼林芳副官的屍體,並走過去檢查了一下他的手掌,發現除了傷口,並沒有什麼異常,但在他的指甲內,發現了一些黑色的殘屑。

  我拿起他的手掌對林芳說:「你來看一下,這是什麼?」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胡,快看,這裡有血跡!」胖子第一個發現了線索,我急忙跑過去,蹲下身,仔細觀察地下的血跡。

  林芳這時候也走了過來,只瞟了一眼,就說:「血跡尚未乾透,估計離我們不遠,咱們追!」我再三辨認之後說:「胖子、四眼,你們照顧一下禿瓢,從中間走,林芳小姐,就麻煩你追蹤血跡帶路了!我負責斷後,一旦遇到什麼意外,大家立刻聚集在一起,千萬不可走散了!」林芳點了點頭,順著血跡開始前行,胖子背起禿瓢,緊隨其後,我見大家開始走後又再次蹲下身去,用食指沾了點兒地上的血漬,在鼻子上嗅了嗅,一聞之下,不由大驚!居然有股臭味直衝大腦,我連忙在衣服上擦了擦,趕忙追上前去。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你在巫醫墓,為什麼暗算我?老子一路上對你哪點冒犯了,下這種毒手。」胖子將一路的委屈全倒了出來,希望林芳能給一個合理的解釋。

  」你們是賊,我是兵,自然有義務抓你們。」林芳輕蔑地打量了我一眼,」怎麼,當你脖子上的摸金符,我不知道嗎?一群倒斗摸金的盜墓賊。有什麼好狡辯的。我當時要不是缺人手,早把你們一鍋端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胡,賊婆娘也在那兒!」胖子眼尖,一下子發現了人群中的林芳。自從她將胖子綁了裹入地下墓穴之後,我們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沒有再碰到過她。關於這女人的身份還有目的,我們一路上也沒有少猜測。此刻再見林芳,幾乎跟瘋了一樣,她手中扛著美式衝鋒鎗,不斷地對著剩下的大兵掃射,眼中透露出瘋狂的信號,大有不將所有人打死絕不罷休的勢頭。胖子跟她有舊怨,我也不願意看著她任意殘殺生命,兩人異口同聲大呼:「住手!」我提槍為胖子掩護,他朝手心裡連吐了幾口吐沫飛身上前,將林芳直接撞飛出去,摔在牆壁上,撞了個半暈。

  胖子得意地朝我笑了笑。我本想誇他兩句,卻看見其餘的人紛紛在搶奪機槍,慌亂中不知道誰扣動了扳機,子彈到處橫飛。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眼一副瞭然的樣子,拍了拍手中的槍,讓我們快去。禿瓢快我一步,先上來就奔著發生槍擊的礦洞跑了過去,我和胖子不甘落後,藉著手電強勁的燈光在黑暗中摸索著追上了禿瓢,沿著我們所在的主礦洞向前大致三四十米的地方赫然出現一個小洞,我舉起手電拐了進去,一進洞,就照見滿地的彈頭,禿瓢警覺地拉開了槍栓,我朝他」噓」了一聲,帶頭貓進了分礦洞。

  礦洞裡面瀰漫著一股強烈的焦味,腐臭的味道大大地刺激了我的嗅覺,忍不住打起了噴嚏。胖子說:「怎麼光看見彈殼,沒瞧見人。老胡,礦裡邊不會鬧鬼吧?」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狗頭金是天然產出的、質地不純的、顆粒大而形態不規則的塊金。它通常由自然金、石英和其他礦物集合體組成。有人以其形似狗頭,稱之為狗頭金。狗頭金在世界上分佈稀少,不易多得,但由於黃金價值昂貴,被人們視為寶中之寶,想不到在亞馬孫叢裡的深處,居然暗藏一處被廢棄的狗頭金礦洞。我笑著說:「巨鼉果然有靈性,先不管它是不是有金子。大家套上衣服跟著我走,咱們要上岸了。」

  王少累得夠嗆,一聽說有出路,急忙搶在我們前頭鑽進了礦洞的排水口。胖子惦記著價值連城的狗頭金,一路高唱」社會主義好」盯在王少的屁股後邊跑了進去,生怕有人奪了他的金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看那只先前被我打斷了蜘絲的巨型細腳蛛,驚呼冤家路窄。王少哭喪著臉喊道:「胡八一,你得罪的怎麼儘是些惹不起的主。這東西趕上轎車大小了。咱們怎麼辦?」

  那只蜘蛛似乎認定了我就是先前壞他好事的罪魁禍首,吐著蛛絲一路朝我們開進。我大罵它是個小心眼的螻蟻之輩。正在絕望之際,又一隻長達十五米上下的巨形金甲碧眼鼉突然從水中出,將蜘蛛撞到一邊。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禿瓢一跺腳,將酋長放了下來:「管不了這麼多了,他要是不死,咱們就得一塊死。」

  暴風雨終於在電閃雷鳴間落了下來,頃刻間,整個叢林被浸了個透。我們站在天蓬頂上的人自然也被淋成了落湯雞,手中的火把早就熄了個乾淨。在雨水的沖刷下,那些沒有來得及躲進樹幹林葉間的細腳硫酸蛛群一下子被猛烈的雨水沖刷得四零八落。我見機會來了,扛起酋長,用外衣將兩人捆在一起,抓著樹枝連蹦帶跳地向地面接近,禿瓢也不是傻瓜,他手腳並用如同一隻矯捷的樹猿,在林間幾個輕巧地來回,速度已經遠遠比我快出了許多。樹身因為不斷地受到雨水沖擊變得又滑、又冷,很不好抓。我背著面具酋長,有好幾次幾乎要抓不住樹幹,摔落下去。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