瀨戶天籟的名言
無法對愛情忠貞的人~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目前分類:(第三季)鬼吹燈第2卷 撫仙毒蠱 (8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隨後的幾天,我們風餐露宿,把在部隊裡學到的求生技能統統用在了實戰上。到了第九天的時候,我從睡夢中被久違的馬達聲吵醒。四眼原本就守在求救用的篝火邊上,此刻興奮地脫下了外套不停地揮動。眼看那艘水上快艇飛速向我們駛來。胖子激動地幾乎要衝進水裡去迎接。當快艇在碼頭靠岸的時候,我們三個人跟見了毛主席一樣,熱淚盈眶。

  不等快艇停穩,Shirley楊大步流星地跳了下來。她身穿一身黑色的皮衣,頭髮紮在腦門兒後邊,神色略顯憔悴,卻透著一股堅毅。她初見我們三個,幾乎不敢相認。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才衝上來,一把抱住我說:「老胡,你這個渾蛋,急死我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被白眼翁狠狠地推出了水簾。剛一入水,猛烈的氣壓差點將人打翻過去,此時四面八方都是湧動的洪流,我根本分不清方向,三個人很快就被衝散。那一刻的撫仙湖像沸騰了一般,不斷有氣泡從水底冒出。我憋著一股氣,順著氣泡上升的方向,向著水面奮力劃去,心裡一邊懊悔一邊惋惜,有好幾次都覺得自己再也無法逃出升天。

  到最後我嗆了滿口滿腦的水,終於浮出了水面,我身後的湖水不斷地冒煙,燙得能把人活烤了。我望著空蕩蕩的湖面,四處都不見其他人影,急得我又潛了下去,想要將他們兩人找出來。這樣反覆幾次之後,我漸漸沒了力氣,只好浮在水面張望了一會兒。這時就聽見遠處「撲騰」一聲,胖子和四眼從水底下冒了出來。胖子光著膀子,腦袋上還在流血,估計是在祠堂裡頭被亂石給砸的。他捂著腦袋大罵了一聲,然後揉揉眼問:「老白呢?沒,沒上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這一下是拼盡了全力,我差點叫他直接掐暈過去,只好揮手給了他一拳。白眼翁到底是上了年紀的人,被我一拳擊中了腹部,劇痛之下整個人朝後倒去。我顧不上脖子上的痛楚,將他一把拉住,喊道:「老白,自己人,是我。」

  白眼翁踉蹌了幾下,甩了甩腦袋,捂著肚子道:「你,你小子。胡八一?你怎麼下來了,快走快走。他們……」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會不會是我們搞錯了,」胖子突發奇想道,「也許這個地方埋的根本不是古滇王。你們想啊,從一開始,這一切都是瘋狗村裡流出來的坊間傳說。老白他也是聽上一輩人口口相述才斷定撫仙湖下有一座滇王墓。可誰知道當初的傳言是不是真的,反正按照我們的經驗來看,這地方不想大墓,倒像是個勞改農場。指不定是滇王當年囚禁犯人的黑牢也不一定。」

  他這一說還像那麼回事兒。我心說難道咱們這趟白折騰了,折騰了半天這撫仙湖底下不過是座空牢?我肏,這事要是被老白知道了,豈不是要氣死?可從張大仙還有白眼翁的判斷來看,這地方的確是古滇王的水下陵寢無誤,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內幕,被刻意隱瞞了?當年瘋狗村裡發生的慘劇,還有後續?我正在苦思冥想,忽然有一陣悶裂聲從遠傳徐徐而至,不斷地有「卡嚓卡嚓」地聲響從我們腳下發出來,我來不及多想,只覺得整個洞穴忽然猛烈地搖晃起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他媽的才腐化呢,哎喲喲喲,快,看看,老子踢到什麼東西了,我肏,跟鋼板似的,疼死老子了……」胖子兩手搬起右腳,坐在水中一個勁地哎喲喂。我一看不是做戲,趕忙蹲進積水中摸索,要把罪魁禍首揪出來。洞裡的積水上了年頭,散發出一股腐臭味,剛才鼻頭在湖水裡被凍得夠戧,一時間沒有緩過來。現在彎下腰去,差點叫這一汪腐水熏暈過去。胖子一手扶著牆壁一手搬著自己的腳。我撿起手電來一照,發現他的腳背已經腫成了一個大饅頭。看來水底下的確是藏有硬物,否則絕不會撞成這個鬼樣子。

  四眼見狀也俯身下水摸索起來,我在水中撲騰了一陣,就聽四眼「咦」了一聲。我忙將手電光照了過去,只見冷光照耀下,四眼雙手探在水中,腐臭的污水淹沒至他手腕上方。他面色發沉,抬頭看了我一眼,眼神裡滿是疑惑。我問他怎麼回事兒,是不是撈到什麼東西了。誰知四眼搖了搖頭,隨即兩手一舉,從水中抬出一件誰都沒有想到的東西。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仨被老頭突如其來的陣勢嚇了一大跳,誰都沒想到他為了報仇連命都不要了,一頭栽進了水潭之中。胖子咋舌道:「我看他這是瘋病又犯了。」

  四眼蹲在泉眼邊上說道:「現在哪有時間討論這個?掌櫃的,追不追?」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將這個疑惑說了出來,白眼翁點頭稱讚是:「開頭我聽了貝大海的講述也是這樣認為,只當那姓張的老賊是衝著我們神巫所藏的各式蠱物而來。直到他找上門來,我才明白,他的野心遠不止於此。」

  他還找上門來了?」四眼問道,「什麼時候的事?他偷了你的東西怎麼還敢出現?你沒有報警抓他嗎?」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眼翁不願意在湖底浪費力氣,準備折回去找張大仙商量對策。不想才一轉身就被一張又長又尖的臉撞了個滿懷,他嚇得差點將呼吸器吐了出來,連吐了好幾圈氣泡才勉強鎮定下來。那張長滿白毛的馬臉,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正是白天裡差點掀翻了漁船的水猴子。只是這只水猴子四肢僵直,凜在水中一動不動,似乎已經死去多時。他壯起膽來,拖住了水猴子的屍體,拉到了方才進入撫仙湖的洞口,想要帶上去做研究用。不料才入洞口,就看見湖底泛起一陣陣的水泡,那場景,如同有人在湖底下生了一堆烈火想要將整個撫仙湖煮成一鍋開水一樣。白眼翁又驚又怕,躲在洞中不敢輕舉妄動。只見翻滾的水泡中間慢慢地游出了一群排列整齊的白毛猴子。它們口中不知道銜了什麼東西,在碧綠的湖水中泛著紅光,三個一組,五個一列。齊刷刷地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白眼翁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景象,一方面他害怕被發現之後遭到這群怪物的撕咬啃食,一方面又想追上去看看它們到底要去什麼地方。他猶豫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要跟上去一探究竟。他將那只僵死的水猴子綁在了自己身上作為掩護,然後便悄悄地跟上了前邊的隊伍。

  游了一路,不斷見到有僵死的白毛屍體從前邊的隊伍裡漂出來。他一開始還好奇是怎麼回事兒,後來親眼看見跟在隊伍後頭的水猴子將前邊的同伴咬死,然後從屍體裡掏出一塊兒拳頭大小的紅石頭叼在嘴裡繼續向前游去。就這樣一直下去,不斷地有屍體留下來,原本二三十隻的隊伍,跟到最後只剩下半數不到。它們停在一處洞穴外頭,叼著紅石頭的白毛猴子一隻一隻井然有序地游了進去,隔不了多大工夫又游了出來,卻不見紅色石頭的下落。很快,十來只水猴子就陸續散去。白眼翁躲在遠處觀望了一會兒確定它們已經離開,便游到了洞穴外頭,想進去瞧個清楚。為什麼它們要自相殘殺隨後又將那些奇怪的紅石頭藏進這樣一個水底洞穴中?這個洞穴比起先前采時的龍珠穴要大上數倍。他進去之後渾身感到一陣惡寒,手腳越發冰冷。白眼翁在外頭觀望的時候已經換了一副水肺,現下手腳被凍得僵硬,也不敢繼續前進。正要回頭,卻發現洞中紅光閃閃。他咬下牙,又游近了一段距離,隱約看見水光那頭似乎有一個人影在晃動。可惜氧氣已經快要耗盡,他沒有辦法再待下去,只得先行折回來時的龍珠洞。因為在水下待了許久,他害怕瞬間離開水面會傷了耳膜,先在水中慢慢地浮了幾下才爬上了岸。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聽他講到此處,我忍不住插嘴問:「那難道是一間水下墓室?」

  白眼翁慢悠悠地點頭道:「不錯,我們找到的那間溶洞正是古滇王的墓室入口。」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事你找我師父就對了,別看我學了十來年,其實大多不通。」白眼翁歎息道,「要不是這樣,何來丟了貢物?」

  張大仙自知戳了人家的傷心處,急忙換了話題,與白眼翁談起了大孤島之外的世界。聽得他兩眼放光,表示如果這趟有命回來,一定要隨張大仙出去走一走看看外邊的世界。兩人一路閒話很快就到了宗堂,卻見門口人聲鼎沸,裡裡外外被圍得水洩不通。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而後他與張大仙合力將受傷的貝大海拉了上來。那只叫白眼翁捅穿了的水猴子尚未斷氣,它身體裡流出儘是些綠色的膿水,腥臭無比。白眼翁將它摔在甲板上,然後又取了漁網纏了個結實,一路拖回了村中。

  這個時候村中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煩了,好多人聚在村頭上,在等著他們回來。有幾個穿開襠褲的孩子,遠遠地看見白眼翁就開始歡呼。貝村長領著大伙迎出了村子,他被貝大海渾身的傷口嚇了一大跳,急忙叫人將兒子抬去了醫療所。嘎苗老人拄著枴杖來到了漁網邊上,這個時候水猴子還沒有斷氣。白眼翁踹了它一腳,向大伙解釋道:「這畜生不光在水裡頭凶,還想跟進村來。大海叫它啃了兩口,估計要躺一段日子了。」村裡的百姓都沒見過這種渾身長白毛的動物,紛紛圍上前觀看。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白眼翁的心咯噔了一下,他將張大仙扶了起來,沉聲說:「這房間裡,還有第三個人。」

  像是為了驗證他的話,那陣刺耳的撓牆聲又響了起來,還間隙伴隨著一陣尖利的笑聲。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一時間想不明白,索性不去管那麼些瑣事。如果眼下鬥不贏這群水裡的畜生,那整船人都要成為它們果腹的糧食。白眼翁赤膊上陣,領著眾人不斷地用漁叉向水中投擲,很快,他們的密集攻勢就收到了效果。一隻被困在網中的水猴子叫白眼翁插中腹部,發出一聲淒厲的喊叫。其他水猴子想來搭救,白眼翁看準了機會,將漁叉向上一扯,那只網中的猴子立刻被鋼鉤上的倒刺劃拉地腸飛肚破,瞬間在水中解體。其他水猴子聞到了血腥味,也不管是不是同類,撲上去叼起殘肢就啃。船上的人見此良機哪還敢等,上足了馬力將漁船飛快地馳駛了出去。這一群人死裡逃生,拖著破損的漁船勉強駛入了瘋狗村碼頭,這一邊村裡的人早就等急了,嘎苗老人與張大仙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米袋師父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不過他的手腳已經枯化,嘎苗師父也是回天無力,只能眼看著多年的老夥計從此成為一個廢人。張大仙見撫仙湖上空陰氣盤踞,湖面上起了濃霧,知道大事不好,就提前來到碼頭接應。果真叫他遇上了剛剛入港的漁船,一船人死的死傷的傷,白眼翁更是垂頭喪氣。嘎苗老人與村長先後趕到,聽說他弄丟了祖祖輩輩供奉的神物,兩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差點被當場氣死。村長的大兒子得知媳婦楊柳也跟著丟了,立刻揮起了拳頭要找白眼翁拚命。

  白眼翁自知這一趟損失太重,就算拿命償也不為過,於是他也沒有為自己辯解,只說一切都是自己的責任,要求村裡公事公辦。可漁船上的民防隊員不答應,他們說方才在水上,全靠了白眼翁大伙才能僥倖生還。又將遇上白毛猴子的事情添油加醋對幾位長老講了一番,每個人都說盡了好話想為白眼翁求情。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蔣書記曾經提到過瘋狗村失蹤的怪事,他說那是因為村子裡的人撈到了湖中的殭屍,處理不當最後才會引火燒身。但是,從白眼翁的描述來看,瘋狗村裡的人對撫仙湖充滿了感情,對湖底下埋有滇王墓之事也是多半抱著敬畏之心。甚至將古滇王奉為他們的湖神,遭天譴一說實在不能令人信服。

  此刻聽聞我們正身處湖底,而這裡居然就是瘋狗村,我心中一冽:難道,三十年前發生過什麼大的地質災害,所以才導致整個瘋狗村沉進了湖底?可如果當真如此,為什麼這個祠堂能保持乾燥,祠堂內部還保有空氣供我們呼吸?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這麼一鬧,氣氛明顯緩和了許多,得知自己並非孤身一人,心情頓時舒展開了。我正琢磨著要怎麼從這個破棺材裡出去,就聽見頭頂上方出來了「咯吱咯吱」的噪音,隨即一道光線透過棺材間的縫隙透了進來。我知道這是有人在外頭開棺,不禁有些緊張。以往開棺發財這種體力活都是我來做,別人躺在棺材裡頭等著我檢閱就行了。現在我自己躺在裡頭,被人家從外邊撬進來,那感覺還真別說,是挺鬱悶的。難怪各個都要詐屍,要是有人不請自來,二話不說一鎯頭撬了你家大門,然後把值錢的東西一骨碌捲走,你說你跳不跳。

  我正在反思自己以往的行為,棺材蓋已經被人從外邊給挪開了。一盞亮得有些過分的燈高高掛在我腦門上,晃得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在黑暗的環境裡待久了,猛得一見光,很容易刺傷眼睛,我剛才光顧著作自我批評一下子忘了這茬兒,眼睛別提多難受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落水,口鼻之間就被嗆得發酸。我掙扎著想要游上去,卻看見頭頂上有一道黑影閃過,一個巨大的物體緊跟著我跳落水中。我划動手臂,逐漸適應了水下環境,還未來得及游出水面,就發現剛剛落水的不是別物,居然是翡翠。它將我撞落碧湖之後,不知為何也跟著跳了下來。翡翠在水下的行動迅猛無比,想來瘋狗村既然是一座湖島,那這裡的狗兒會水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它潛入水中躥到了我身邊,不停地對著我刨動前爪,像是在招呼我跟它一起走。我這一口氣憋了半天,如果再不上去換氣,隨時可能溺斃,但是翡翠並不肯就此放過我。這狗東西相當執拗,見我不願意跟它走,反倒一口銜了上來,拽起我的衣領直往水底游去。我心說難道它這是打算跟我一塊兒死在湖底?這要是個姑娘找我殉情也就罷了,你說你一隻狗,這個關鍵時刻,怎麼想出拉我墊背呢?我被它叼著了衣領,水下阻力甚大,我揮動手腳要甩開它的牽制,力道全被水流化去,最後因為缺氧的關係,我一下子失去了知覺。

  等到我再次恢復意識的時候,大腦一片空白,恍惚中聽見有馬蹄鏗鏗的行進聲,接著又似乎看見無數青色的小魚連成一體在我四周遊來游去。我渾身像被車轱轆碾過一樣,又疼又酸。我「哎喲」了一聲,張開眼睛,看見的卻是一片黑暗。那一刻,我差點被嚇得再次暈過去,他媽的,怎麼下了一趟水,眼睛就看不見了?不過很快我就鎮定下來,並且確定自己並不是瞎了,而是四周太黑,我又是剛睜開眼睛,難怪什麼都看不見。我瞪大了眼睛,很快習慣了四周的昏暗,我伸出手去,剛到胸前就被一面又平又光的牆面擋了回來。我心中一驚,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只知道自己此刻是平躺著。我順勢又朝其他地方摸去,出路全被封死,連坐起來的空間都沒有。我慢慢意識到,自己被困在一處狹小的物體內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四眼接腔道:「可我看白大爺的樣子,像是胸有成竹。他是不是知道些隱情,還有剛才那個故事分明才講到一半,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瘋狗村是怎麼消失的。」

  「對啊,」被四眼這一接,我才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白眼翁跟我們聊了一路,講來講去都是那一夜神隊的遭遇,根本沒有談到關於瘋狗村的話題。這老不正經的,差點被他忽悠過去。我將小車交給了四眼,追上前去,醞釀了一下感情,然後問白眼翁:「方纔在船上還沒聊完,不知道你與那位張大仙後來可曾想出一個兩全的主意?」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不覺船已經靠了岸,我招呼大家拋船錨、拴繩索,很快就將獨角龍舟固定在了大孤島沿岸的碼頭上。白眼翁似乎許久未曾回到故鄉,他神色激動,兩手微微發抖。翡翠一直陪在他身邊,不斷地用頭去蹭主人,似乎想要安撫他的情緒。我和胖子他們商量一下,決定不帶楊二皮下船,一來他身體不便,二來船上總是要留一個人做看守的。我讓四眼先陪著白眼翁上碼頭上去轉一轉,隨後跟胖子兩人下到了船艙裡頭。楊二皮遭人暗算被下了毒蠱,眼下只剩下半口氣吊著。他倚靠在船艙一角,半睡半醒地問我們現在在什麼地方。我告訴他,已經到大孤島了,一會兒把那三口該死的箱子抬上去,送到指定地點,這事就算結了。楊二皮很是激動,連續咳嗽了好久,又吐了一口濃血,這才開口說話:「各位的大恩大德,我楊某有機會一定報,咳咳咳,咳咳駭。剛才與我同艙的老人,他,他是何人?」

  「怎麼,白大爺跟你說過些什麼?」我沒想到白眼翁醒得這麼早,居然在風暴前就已經跟楊二皮搭過話。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擔心錯過了選定的時辰,對於渡船船夫的失蹤我們並沒有深究。幾個男人湊到一塊兒商量著把吊橋放下來,趕緊上小孤島去。但是這個時候問題來了,我們在這頭放橋容易,過去之後要如何及時再把橋收上去呢?這顯然是行不通的,楊柳是個急性子,她大咧咧地說『放就放了,有什麼大不了的』。這樣回來的時候還省了一事。我立刻駁回了她的提議。吊橋一年只得通行一次,這是祭神的死規矩,萬一出了差池誰都擔當不起。米袋師父也同意我的意思,最後我們五個人決定用渡船划向對岸,雖然耽誤那麼一點兒時間,但只要上了島之後加快腳程,還是能夠在天黑前趕到祠堂的。」

  就這樣白眼翁一行人借用了老鰥夫的渡船划到了小孤島。因為走水路的關係,到底是延誤了時辰,等到他們趕到孤島深處的祠堂時,太陽已經下了山。白眼翁深知不妙,他師父曾經交代過,大孤島的祠堂裡所供奉的是從撫仙湖來的定海珠。此物若是遇了陰月的精華,會引怪聚鬼招來一些不祥之物。領頭的米袋師父與神巫合作了多年,他也深知其中厲害。隊伍行至祠堂門口的時候,米袋師父忽然停住了腳步,白眼翁只當他是累了,不料米袋師父面色死白、滿頭大汗地對他說:「我的腳動不了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見他越說越興奮,急忙讓四眼倒了一杯水過來。「我不喝不喝,沒事,沒事。老頭子我就是高興。」

  我心說這水沒打算給你喝,待會兒你要再敢暈,我潑你!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5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