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回到家之後,睡了十幾個小時。她知道接下來她會比較被動,所有的資料、推論,都在她的腦子裡。但是現在充其量,她只能用這些東西去編個故事。

  手錶的倒計時在不停的跳動,她焦急的等待那個解雨臣的指令,然而一連四五天,都沒有任何的電話。

  在她空等的這段時間,黎簇他們正在經歷倉庫中的一切,她也沒有干閒著,一直在查閱各種資料。但是一無所獲。倒是對於青銅冶煉本身,有了不少認識。

  她發現青銅首先是紅銅冶煉發展而來的,中國古代其實有三種不同的青銅。

  1.錫青銅。成分主要是銅、錫。
  2.鉛青銅。成分主要是銅、鉛。
  3.銅、錫、鉛三元青銅。成分主要是銅、錫、鉛。


  從各地礦石成份的不同形成青銅器的不同,青銅的特性也有差異。

  冶煉青銅可以源自對於孔雀石的冶煉,古代的煉丹方士對於孔雀石的藥性有詳細的記載,當時可能在使用孔雀石入藥的時候,冶煉出了銅水。她還在各種資料中,看到了昆吾的資料,在山海經上,昆吾是一座銅山。上面是青銅冶煉的發源地。在周穆王西行的時候,身上也帶著一把叫做昆吾的神劍。

  總之,所有的資料有好看和好玩的,但是無一對於現在建築,特別是軍事建築有幫助。只有一種叫做鋁青銅的銅鋁合金,在能源裝置裡有著抗腐蝕的功效,但是它只是叫青銅,和真正的青銅關係不大。

  她還想過,青銅有一種好處,是廉價,如果當地有青銅礦場,而這個工程又需要大量的金屬的話,冶煉青銅算是一種比較方便的建築方式。

  但考慮倒這個建築可能要修建60~70年之久,那原料的問題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到了第五天的上午,她有些俺耐不住了,她給解雨臣撥去了電話,但是電話一直沒有人接。

  她想到了黎簇,不知道這個小鬼怎麼樣了。解雨臣說他很重要,她給黎簇也撥了電話,同樣沒有人接。

  男人真是不可靠。就算是小鬼也一樣,她心想。不過黎簇在醫院登記的時候,留下過地址。解雨臣沒有說不能去主動找黎簇,梁灣不是一個被動的人,她上門去堵黎簇,結果還是撲空。黎簇那段時間都睡在蘇萬家裡。

  梁灣焦慮起來,她覺得自己是不是被人忘記了,就像黎明之前裡的吳秀波一樣。她不停地撥打兩個人的電話,都沒有結果。

  最後她決定前往內蒙古。

  她手裡還有一個方向可以行動,就是黎簇和她提過的那片沙漠,她知道這些圖紙和沙漠有關,在80年代,一個這麼大的工程進入內蒙古,不可能毫無蹤跡可循,巴丹吉林沙漠中有中國最早最神秘的無人機研發基地,被稱為中國的51區。她總覺得這些都不是巧合。

  她沒有那麼多可以為她犧牲的男友,不過到了那邊,她相信自己總能想到辦法。

  當然,事實上,在火車站她的計劃就改變了。一個不接她電話的小男生,比起她預計的難度,要低很多。

  三個男孩子,看著一個姑娘,在一節軟臥車廂裡。

  黎簇不相信有那麼巧合,顯然是這個娘們用了什麼計策。

  在檢票的時候碰到她已經夠尷尬的,現在她還死皮賴臉的出現在了同一節車廂裡。太尷尬了。

  如果不是他們的計劃不容改變,他肯定在下一站就下車跑路。

  其他兩個人顯然不知道黎簇和這個女的發生的故事,還挺樂呵,畢竟一個漂亮的小姐姐和扣腳大漢,還是前者讓人愉悅。

  「緣分啊。」沉默了片刻,楊好替黎簇說出了這個吐槽:「您這麼漂亮的姐姐,竟然會認識鴨梨同學,這個簡直就是緣分。」

  梁灣有點挑釁的看著黎簇,想看黎簇有什麼應對,黎簇轉頭只是尷尬的笑。

  「要不要互相介紹一下?」楊好就道:「姐姐對我們還不熟悉吧?」

  「不用了。」梁灣就道:「不如我們來說說我們各自去內蒙古幹嘛?」

  楊好看了看黎簇,蘇萬就道:「我們去旅遊啊。」沒說完就被黎簇用肘部撞了一下。

  「她知道我們去幹嘛,不用瞞她。」

  「那就是去沙漠嘍。」梁灣撐起自己的臉頰,看著三個人。「真巧。」

  蘇萬和楊好就不知道怎麼弄了,顯然摸不清除對方的底細,蘇萬就輕聲道:「難道她就是x先生?」

  黎簇搖頭,問道:「你幹嘛去?這件事情不是和你沒關係嗎?你在浙江最後到哪兒去了?」

  「我有興趣,你有很多秘密沒和我說,我自然也不會把什麼事情都告訴你。」梁灣看著他:「不過,我們的目的地是一樣的。」

  不是巧合,黎簇心說,自己在火車站碰到這個女人,這一定不是巧合,有人在訂票的時候動過手腳了。

  「沙漠很大,我們不趕時間,會在城裡先玩一段日子,你要趕急你就自己先去沙漠唄。」黎簇道。能夠甩掉這個女人是最好。

  梁灣笑了笑。她沒有接他的話,而是上了自己的上鋪,說道:「別決定那麼早,咱們在路上還有很多時間交流感情。」

  黎簇向另兩個人做了個封口的動作,告訴他們從現在開始,什麼都不討論。

  他對梁灣仍舊有好感,但是之前對於x先生的推測,梁灣也有嫌疑,雖然不大,如今他不敢冒險,這種女人總歸不是什麼善茬。

  他也躺上了床,他是下鋪,看著對面的上鋪,心裡開始琢磨對策。

  就在這個時候,車廂的門被人打開了,一個穿著皮衣的人走了進來,把自己的行李往中間的桌子上一扔。就對他們四個人喊道:「都到齊了?人數比我相像的多嘛。」

  所有人被這個人嚇了一跳,黎簇抬頭,看到解雨臣正脫掉自己的外衣,站到了黎簇的床邊。看了看自己的手機:「浪費你們30秒時間,有件事情要說一下?」

  「是你?」梁灣驚訝道。

  「是我。」解雨臣說道:「別驚訝,因為沒時間驚訝,接下來可能要委屈你們一下。」說著他踩道桌子上,把蘇萬的行李從行李架上拉了出來,打開窗子就甩了出去。

  蘇萬還沒反應過來,想大喊:「幹嘛?」他自己也被解雨臣拽住了領子,從窗口直接扔了出去。

  蘇萬的尖叫聲瞬間被風聲吹沒了。黎簇大驚失色,還沒反應過來,自己也被解雨臣提了起來。

  他想掙扎,但是發現解雨臣的手很巧妙的壓在了他脖子一個穴位上,用力巨大,瞬間他被拉了起來,拽到窗口,腳被一抬人一推,也被甩了出去。

  外面是鐵路橋,橋下是不知名的一條河,他在空中翻了三圈,拍進了河水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