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噩夢驚魂

自從我看到王全勝死後的照片,就一直神思恍惚,我怕鬼-我自然也怕那個已經是屍變的王全勝,但我更怕他的死因被人知道,要知道他可是死在我的房里面,而後,我是借了少爺的三輪車,將他的死屍扔出去的,如今,只要警察略微的調查一下這人最後出現的時間、地點,很快矛頭就會直指向我。
恍恍惚惚中,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到警局給我準備好的房間的,如今我們住在這里,警局還算是客氣,房間的居住條件,比少爺的那個招待所還要略微的好上一點點,至少被子上不會有老鼠屎。
回到房間,我已經感覺非常的累了-最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廣川王陵回來後,大概原本緊繃的一根神經松懈了下來,特別愛犯困,常常倒在床上就睡,偏偏要命是噩夢顛倒,弄得我很是難受。
我倒在床上,回憶著剛才在會議室看到的那張照片-王全勝都死了大半年,屍體怎麼就沒有腐爛﹖為什麼會出現在南宮門口﹖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教授的屍體出現在廣傳王陵,已經讓我感覺到不可思議,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想不明白其中的緣故。如今,王全勝的屍再次出現,簡直……
簡直就是對我天大的打擊,難道說,接觸過龍棺的人就會被詛咒而死,死後都會產生屍變﹖
我瞪著眼睛到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慶幸的是這一夜居然沒有做夢,早晨醒來的時候,清光透過窗戶,照在房間內,我揉揉還迷糊著的眼睛,本能的從床上爬起來,然後——我的眼睛的余光,本能的掃到了某樣東西。
這間房有十六平方米足有,房間內除了一張大床,還有張八仙桌,兩把椅子,占去老大的空間,可是,就在這不大的房間內的東南角上,如今正模糊的蹲著一個人影……
我心中好奇,這大清早的,不窩在被窩里睡覺,沒事跑我房間里來蹲著幹什麼﹖當即走了過去,輕輕的拍那人的肩膀﹕這位大哥,你……怎麼拍……
我話還沒有說完,猛然感覺不對勁,這模樣、情景,實在是太熟悉了﹗當時的王全勝不就是這麼死在我的房間內﹖
而這人——我怎麼越看越是眼熟﹖
就在我一楞神的時候,原本蹲在角落里的那人猛然轉過頭來,我一見之下,頓時就魂飛魄散。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已經死了的王全勝,那張猥瑣的臉上,掛著猙獰恐怖的笑意,我的一顆心不停的下沈,在下沈……,腳本能的踉蹌後退。
王全勝的脖子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扭曲著,一只眼睛死死的盯著我,然後,我眼睜睜的看著他伸出了一雙長長的指甲來……
媽的﹗就在王全勝的手指快要掐到我脖子的時候,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一個轉身就向外跑去,但我的背後卻不知被什麼東西掛住,怎麼也掙脫不了,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用力的掙紮……
就這樣,我不禁再次想起當時探視黃河龍眼時的情況,當時少爺跑了出去,我以為生機全無,自己抹了脖子,偏偏又沒有死——所有的一切,如同電光火石般的在腦海中劃過,如果我沒有在南宮門口碰到王全勝,如果我沒有去黃河之眼,也許這一切都不會這樣。
瀕臨在恐怖的邊緣,我的力氣大得驚人,我不知道我是怎麼掙脫了身後的束縛,三步兩步的就向門口跑去,用力的去開門,想要向外尋求援助,這里畢竟是警局,應該有值班的警察叔叔的……
但是,我怎麼都沒想到,我的房門居然絲絲的關閉著,不管我怎麼用力,也無法打開,顯然,門是從外面鎖上的。
顯然,門是從外面鎖上了,那麼王全勝是怎麼進來的﹖
已經沒有時間給我做太多的思考,我的脖子上猛然一涼,似乎是被什麼東西掐住,出於人類的本能反應,我努力的轉過頭來,背後,王全勝一雙粗糙的手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臉上帶著猙獰恐怖的笑意,目光中露出不屬於人類的兇光……
就像是來自地獄的索命惡鬼,看著已經逃不掉的獵物,猙獰而笑。
"啊……”,幾乎,我不知道我怎麼發出了一聲聲嘶力竭的慘叫,猛然從夢中驚醒過來。
原來是一場夢﹖以前老人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向來是有道理的,王全勝的死,已經成了我的一個心病,那該死的家夥,要死——什麼地方不好死,偏偏要死在我的房間內﹖
再次回憶夢中的景象,仿佛真實的情景,一切都歷歷在目,我擦了擦頭上的冷汗,這才發現,我的被子也早就被汗水濕透。
天已經亮了,清光從窗戶透入房間,在被汗水濕透的被窩里有點不好受,我翻身正欲起床,幾乎是出於本能,我的目光落在了房間的東南角上。
在黎明的曙光中,看得並不清楚,可是朦朧中的一個人影,就那麼蹲在東南角上……
這一次,我徹徹底底的叫了出來,叫出了心中的恐懼、無奈與仿徨。
東南角上的人緩緩的轉過神來,對著我“猙獰”的笑了笑說﹕老徐,你叫這麼大聲幹什麼﹖你又不是小姑娘,難道我還會強暴了你不成﹖
少爺﹖居然是少爺那家夥﹖我鎮定了一下心神,擦了把頭上的冷汗,問道﹕你大清早的不睡覺,跑我這里來幹什麼﹖
少爺已經從角落里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深受摸了摸我的額頭,好奇的說﹕老徐,你糊塗了﹖昨天晚上我不是和你睡在一起﹖咱們這幾個人,總不能一人一間房間,霸占著警察叔叔的宿舍,對不﹖
我這才想起來,確實有這麼回事,昨天晚上少爺對黃智華說了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免得占著他們的宿舍,不好﹗
反正,黃智華的目的也只是我們不離開就成,畢竟……我們也不是窮兇極惡的殺人逃犯,不過就是一批不法的文物販子、古董盤子而已,而且就我們那身價,也先不起什麼大浪,如果不是黃河龍棺的事情,也許他們連看都懶得看我們一眼,自然也就同意了少爺的要求。
只是,少爺大清早的不睡覺,跑角落蹲著幹什麼﹖少爺解釋說,他醒的比較早,看我還睡得香就沒有叫醒我,正在這個時候,猛然聽到角落里似乎有什麼聲音,爬起來一看,原來是兩只小老鼠在打架,他正欲去抓老鼠,我就醒了,然後大聲一叫,小老鼠就被嚇跑了。
我聽得將信將疑,倒不是懷疑少爺說謊,而是——這也太巧合了一點,他什麼時候不好抓老鼠,偏偏就在我做了噩夢的時候﹖
少爺問我,剛才做了什麼噩夢,嚇成這樣﹖我也不隱瞞,直接告訴了他我夢到了王全勝。
少爺說,王全勝怎麼又來南宮了,難道他回去又帶了青銅器 過來﹖說著,還故意神經兮兮的湊到我面前,壓低聲音說,老徐,有財可不能一個人發,這次無論如何也得帶上我。
我只有搖頭苦笑的份,少爺哪里知道,王全勝根本就沒有回過老家,他是直接把命送在了太原,而且還是離奇的死在我的房間內,如果讓少爺知道我借了他的三輪車毀屍滅跡,不知道他會不會找我拼命。
我和少爺又胡扯了幾句,眼見外面已經天光大白,太陽光那特有的明媚射入房間,多少給我這個身陷恐怖中的人少許的安慰,丫頭來敲門,約我們一起去吃早飯。
經過昨天之後,黃智華明顯的對我們客氣了很多,而且,對於我們也不像關押犯人那樣嚴密看管,只是要我們明確表態,沒事不能出去,要出去也得先與他招呼一聲,對於黃智華提出的這個要求,我和少爺都沒有反對,畢竟,這里有吃有住,相對來說,還安全得很。
跟隨在丫頭身後,我們三人一起前往警局的大食堂,剛剛要了碗稀飯,就這腌制的蘿蔔幹,就一邊吃一遍和丫頭少爺說起分別後的事情。
從丫頭口中,我才知道,我們費盡辛苦,從廣傳王陵中摸到的幾樣寶貝,如今都落在了警察手中,算是白忙了,如今倒也罷了,我只是舍不得青銅古劍,最讓我難受的是,廣川王流去的墓誌,也一並在孫教授手中。
里面到底記載了什麼,我們是再也沒有法子知道真相了。雖然孫教授說廣傳王陵中並沒有記載什麼,但他越是這麼說,我就越是不相信。
我一碗粥還沒有來得及喝完,黃智華就火燒眉毛的跑了古來,目光在人群中掃視了一眼,然後壁紙的落在我們三人身上,徑自大步走了過來。
黃先生,吃早飯……我眼見黃智華臉色不善,事實上可以說是有點氣急敗壞,心中不解,難道說,又有人死了﹖
黃智華也不答話,惡狠狠地盯了我片刻,然後又看了看少爺丫頭,這才壓低聲音道﹕你們三個,昨天晚上誰離開過房間﹖
我們三人都茫然的搖頭,這個問題黃智華不用問我們,只要一查就明白,我們被關在警局的員工宿舍內,還有人專程看守,晚上想要摸出去,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少爺說﹕黃先生,發生什麼事情了﹖丫頭也瞪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黃智華。
黃智華喘了口氣說﹕我也知道這事情不可能是你們做的只是——實在是太離奇了。
我忙追問發生了什麼事情。黃智華看了看四周都是豎著耳朵想要聽的警察先生,皺著眉頭,讓我們到他的辦公室說話。

  到了黃智華的辦公室,還沒有來得及坐下來,他就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那個王全勝的屍體失蹤了……”
  “什麼”,我聞言直接就跳了起來,回想到昨晚夢中經歷,不覺冷汗淋漓,一股涼氣從脊背涼嗖嗖地爬了上來,甚至我整個人都忍不住輕微地顫抖起來。
  少爺也變了臉色,結結巴巴地問﹕“怎……怎麼回事﹖”
  丫頭啊了一聲,本能地就向我身上靠了過來,很是害怕,不過幸好她並不認識王全勝,也不知道這人是怎麼死的,所以雖然聽著感覺離奇,心生惶恐,比我卻是好得多了。
  黃智華解釋說,昨天他們把王全勝的屍體運了回來,由於他也是接觸過黃河龍棺的人,昨天我老實地向他交待過我們見過王全勝,還從他手中買過青銅器,並且也是從他的口中得知黃河龍棺的消息,所以黃智華他們在運回王全勝的屍體後,並沒有解剖研究起具體的死因,而是直接送去了殯儀館,準備聯系上他的家人後再做處理。
  可是今天一大早,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就打來電話,說是丟了一具屍體,王全勝的屍體不翼而飛了。
  這年頭好象什麼東西都可能會丟,可是----丟屍體也太荒唐了。再說王全勝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黃河水鬼,整天在黃河里撿垃圾討生活的人,身上要是有錢,也就是那個丟了的五千元,如今還在我手里,誰會偷這樣一具屍體﹖
  如果說王全勝的屍體不是別人偷出去的,那麼就剩下一種可能----他自己走出去透透氣﹖
  屍體自己走出去﹖這個比丟了屍體更加荒唐。我頹廢地坐在黃智華對面的椅子上,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就是王全勝那張蒼白地臉,帶著猙獰地笑容,惡狠狠地盯著我。
  王教授的屍體和老卞的屍體,可以跑去廣川王陵,那麼王全勝的屍體跑出去透透氣,實在是太正常了,再說----王全勝本來就是死了半年多屍體才出現的,這個里面絕對有古怪。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猛然,擺在辦公桌子上的電話急劇地響了起來,把我再次哧了一跳。我最近有點草木皆兵,杯弓蛇影的感覺,再這樣弄下去,我不死也會早晚得精神病。
  黃智華伸手接了電話,那一頭不知道有人說了什麼,他頓時就變了臉色,匆匆地說了一聲----我就來。
  放下電話,他問少爺﹕“南宮門口的那張招待所,你開的﹖”
  少爺不解,點頭說是,我們就是在那里被黃智華給“請”來的,黃智華自然也把我們的十八代祖宗都查清楚了,怎麼會不明白南宮門口的招待所是少爺家的產業﹖
  “你那里出了人命官司,有個客人今天死在了房間內,而且王全勝的屍體也出現在案發現場……”黃智華的臉色非常不好看。
  什麼﹖我簡單不敢相信,王全勝死後居然再次摸向了少爺家的招待所,他去那里幹什麼﹖我轉念一想,已經明白,如果說真的存在“陰魂不散”的事情,那麼王全勝勢必是去招待所找我去了﹖
  找我索命,還是想要回他的那五千塊錢﹖
  我的心臟“砰砰”地直跳,幾乎要從口腔里跳出來,迫使我不得不張大了口才能夠呼吸。
  黃智華看了看我們三人的臉色,似乎下定了某種決定,問道﹕“不如這樣,一起過去看看,這件事情你們三人多少都有點關系。”
  命案發生在少爺的招待所,而王全勝的死卻只有我一個人知道,我也非常想要去看看,已經死了半年多的王全勝,到底是什麼模樣,雖然是很害怕,但還是點頭應允。坐上黃智華的那輛越野車,警笛聲非常囂張地一路呼嘯著直奔南宮門口。
  在少爺家的招待所門前下了車,原本這個時候,招待所的門口是最最冷清的,如今卻熱鬧得很,好多好事之人聽說出了人命大案,都忍不住探頭探腦地過來,想要一探究竟,增加茶余飯後的談資。但招待所的門口被警員叔叔團團圍住,誰也不能輕易進入。
  黃智華剛剛一下車,由於他本是軍方人士,實話說----這些員警叔叔還是很拍著他的馬屁,所以,很快就有一個年輕的小警員跑了過來,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報告說,現場沒有動,就等他來了。
  黃智華不置可否答應了一聲,我們三人也先後下了車,跟隨在黃智華地身後。少爺壓低聲音在我耳邊說道﹕“謝天謝地,我這次正好在警局吃免費飯,倒是直接擺脫了嫌疑,要不,你說這豈不是天大的麻煩﹖”
  丫頭白了少爺一眼,我知道少爺說得有理,但卻被他說中了心病,也忍不住狠狠給了他一個老大的白眼。
  黃智華在一個小警員的帶領下,快步向里面的房間走去。
  “就是這里了﹖”眼見小警員在某個房間門口停了下來,黃智華問道。
  我擡頭看了看這個房間,忍不住就腿肚子打顫。我每次來太原,只要住下,勢必都是住在少爺的招待所里,而且,一來二去的和少爺混熟了,他知道我喜歡靠南的這個房間,只要這個房間空著,絕對都會安排給我。
  而這個房間,就是當時王全勝死的那個房間。
  黃智華已經一腳跨了進去,少爺和丫頭也忙不疊地跟了進去,只剩下我還猶豫在門口,我的頭上再次冒出冷汗,手心冰冷,濕漉漉地難受,背心里卻仿佛有一把火燒著,本能地我不想去見到那個王全勝,也不想去看另外一個死者。我想要拔腿逃跑,但天下之大,我跑向何處才能夠避開那個來自上古時期的詛咒﹖
  硬著頭皮,我也走進了房間內。案發現場還保持著原樣,幾乎,我是一眼就看到房間的電視櫃子邊上的角落里,一個人影……不,是鬼影,就那麼蹲在那里,和半年前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他的臉面朝著牆壁,看不清楚表情,身上穿著的,就是當時那件衣服,當然,屍體是不會講究自己換衣服的。
  我強壓下心中的惶恐,擡頭看向另一個死者。那個人靠在床沿邊,年紀不大,是個三十左右的男人,相貌普通,死狀卻是離奇古怪,兩腳半蹲著,手臂向前伸著,似乎是想要摸什麼東西,又象是想要和什麼人搏鬥,身上披著衣服,下身僅僅穿了一條內褲,長褲就擱在旁邊。
  由於房間向南,如今太陽光很是明朗地照進房間內,正好照在那個死者的臉面,我看著他的嘴角成一種詭異的弧度裂開,仿佛在笑,猙獰地笑,而在他的脖子上,明顯地有著手指掐出來的青黑色淤青。
  他是被人掐死的﹖但離奇地是----我聽說掐死的人與吊死鬼一樣,都是舌頭伸出老長老長,窒息而死,而這個人的舌頭並沒有伸出來,甚至他的嘴角還帶著笑容,詭異而猙獰。
  猛然,這人的死相非常熟悉,好象在什麼地方見到過,但是一時卻怎麼都想不起來。
  丫頭在旁邊輕輕地拉了我一把,眼圈子紅紅的,似乎就要哭了出來,低聲道﹕“許大哥,你看那人……他的模樣,是不是與單軍死的時候一模一樣﹖”
  被她一提醒,我忍不住“啊”地一聲叫了出來,對了,這人的死相,不就是與單軍死的時候一樣,當時----單軍死了,老蔡說是什麼七笑屍,說是要請個人坐著,想法子讓他哭出來,結果那個老頭做了一天一夜,將我叫了進去,說是單軍要看看我﹖還把一塊青銅片給了我﹖
  這絕對是一個噩夢,我還陷在夢中沒有清醒。我再次想起,在黃河龍棺的墓道里,似乎有著一些壁畫,最後的一副,好象也是這個模樣……只是那些浮雕壁畫,只怕也早就被王教授等人搬進某個博物院了。
  黃智華帶上手套,翻看床邊那具屍體的眼皮子看了看,瞳孔已經明顯地擴散,顯示著人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然後,他又走到王全勝屍體前,出於本能地想要去翻看他的瞳孔,這個時候,我就站在旁邊,看得清楚,就在他翻看王全勝屍體眼皮子的時候,那雙已經擴散的瞳孔內,不……應該說,有點腐爛的眼框子內,居然射出一縷兇光,狠狠地盯著我……
  “奇怪,這具屍體不象是新鮮的啊﹖”黃智華仿佛自言自語,我的心里升起一個老大的疙瘩。
  這具屍體本來就不是新鮮的,人家都死了大半年了,也不知道警員叔叔是怎麼辦案的,居然讓一具屍體在南宮待了半年﹖我在心里諾諾地詛咒著南宮的警局。
  黃智華在現場查了一圈,發現這個門窗安好,絲毫也沒有遭受暴力的破壞,這具屍體昨天晚上肯定肯定是在殯儀館里躺著的,到底是如何進入這個房間,還造成了離奇的兇殺案﹖
  查不出所以然,黃智華也知道,黃河龍棺的詭異,是不能以常理解釋的,所以只能讓警員忙著將兩具屍體運回去,一邊又在現場亂哄哄地拍照,忙亂了好一陣子,然後開始打道回府。
  先到再次回到警局的時候,已經中午了,黃智華再次將我們三個叫到辦公室,詢問我們的意見。
  少爺哭喪著臉說,黃先生,你也是知道的,他這幾天一直在這里,是不可能做什麼的。
  黃智華翻了個白眼,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問我,有什麼高見﹖
  我正一肚子的心思,忙著唯唯諾諾地說,我什麼都不知道,斷案應該是警員叔叔的專長,我不懂。說著還皮笑肉不笑地幹笑了幾聲,聲音發澀,連我自己聽著都難過。
  我一直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惶惶不可終日的過了幾個小時,連午飯都食不知味,下午躺在床上想要睡一會兒,只要閉上眼睛,看到的就是王全勝那張猙獰恐怖的笑臉,眼睛里兇光畢露,似乎想要找我索命。
  下午兩點,黃智華再次找人把我們三個都叫了過去,我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反正躲不過去,走進辦公室,看到老頭與那兩個南爬子也在。
  黃智華開門見山,直截了當地說﹕“我們已經調查過,王全勝在半年前來過太原,曾經與你們一起喝過酒﹖有沒有這事﹖“
  我昨天已經坦白交待過我買過王全勝的青銅器,到了這個地步,不說已經不成了,反正我不說,他也查得出來,哎……坦白從寬,新疆搬磚。看樣子我許三慶就算不被龍棺詛咒而死,最後也只能在監獄里過下半輩子了。
  黃智華看了看我,繼續說道﹕“我們剛剛查過,他根本就沒有回山西……“
  我的腦子轟隆一聲,該來的還是要來的,事到如今,我反而冷靜了下來,等著他繼續說下去。旁邊的老頭接著說﹕“我剛才去看過那個屍體……那個今天早上才死的,是被人掐死的,身份已經查清楚了,就是太原人……“
  老頭說到這里,故意停了下來,然後從口袋里摸出煙來,點燃,狠狠地抽了一口,吐出繼續說道﹕“至於那個你們說的王全勝,根據我老頭子的判斷,他至少死了半年了……”
  什麼﹖少爺聞言就驚叫起來,嚷嚷地叫道﹕“不可能啊﹖”
  老頭叼著煙吞雲吐霧,慢騰騰地問道﹕“為什麼不可能﹖”
  少爺被問得呆了呆,沒有說話,老頭最後又將目光轉向我說﹕“難道你就不發表點什麼意見﹖”
  我看著他那蠟黃蠟黃幹幹瘦瘦的臉,尤其笑的時候那一口的黃牙,瞇著眼睛仿佛似廣川王陵中那個護棺妖狐。身上沒來由地透著一股鬼氣,忍不住幹笑了兩聲,說:”這個----我有什麼好說的﹖“
  老頭不說話,而是站了起來,在房間內踱著官步,眼看著他一支煙快要抽完的時候,他走到我的面前,幾乎是咬著我的耳朵,我甚至可以聞到他身上隱隱散發出的土味,他壓低聲音道﹕“中屍活了……”
  啊——
  我原本是坐在椅子上,由於老頭地突然逼近,我本能地後仰著想要避開,如此一來,身子的重量全部壓在椅子的後背,如今一驚之下,身子更是向後仰去,也不知道是椅子原本就沒有擺放好,還是受不了我大力的肆虐,我一個重心不穩,整個連椅子帶人,一起重重地向地面上倒去。
  “咚”地一聲,我感覺後腦一陣劇痛,眼前金星亂冒,痛得我腦海中短時間一片空白。
  怎麼了﹖怎麼了﹖少爺與丫頭一疊連聲地問著,同時跑到我身邊,一左一右的將我從地上扶了起來。
  “老許,你沒事吧﹖”少爺很是雞婆地問道。
  媽的﹗我暗罵了一聲,腰部被椅背硌了一下,痛得很,腦子一時之間還迷糊著,大約過了一分鐘時間,我才算勉強地恢複過來,丫頭已經幫我把椅子放好,扶著我坐下,口中抱怨道﹕“你也太不小心了。”
  老頭再次點起一枝煙來,慢悠悠地抽著,從口中吐出煙霧的同時,也吐出了更讓我震驚的話﹕“他的確是太不小心了,毀屍都弄出個屍來,哎……心中有鬼,難怪人要倒黴。”
  “老人家,你說什麼﹖”丫頭水靈靈的眼睛忽閃忽閃的,不解地問道。
  我擦了把冷汗,事到如今,我反而鎮定了下來。大馬金刀,四平八穩地在椅子坐下來,畢竟,王全勝也不是我殺的,我怕什麼啊﹖
  “許三慶,現在能不能告訴我們,王全勝到底是怎麼死的,還有中屍是怎麼回事﹖”黃智華聽得很是糊塗,但他是軍人出身,又給委派來負責這個案子,從老頭的話中他已經知道,王全勝的死與我有關。
  媽的,伸頭縮頭都是一刀,我也豁出去了,從口袋里摸出煙來,悠哉悠哉地點燃,學著老頭的樣子狠狠地吸了一口,吐出煙霧,才開始緩緩地講起半年前的那個早上所發生的事情。
原本我們在少爺的招待所碰到賣古董的王全勝,請他喝酒,買他的青銅器的事情,少爺全部都知道,但少爺卻不知道那山西老頭死在了他的招待所里,更不知道我借了他的三輪車是出去毀屍滅跡,所以我一說完,少爺就跳了起來,沖到我面前找我拼命。
  我在說話的過程中,我看到黃智華一直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的,估計是做著筆錄,心中不禁叫苦,這次算是背到姥姥家了,只怕我的下半輩子絕對得去新疆搬磚了。
  哦……原來事情的經過是這樣﹖黃智華低頭自語,我說完後,他與老頭都沒有太多的驚訝,反而丫頭和少爺都瞪大眼睛看著我,仿佛一下子不認識我了。
  老頭不說話,丫頭和少爺也不說話,黃智華低頭不知道在寫著什麼,我只是抽著煙,自然也不會主動說話,反正王全勝不是我殺的,毀屍是一回事,殺人可是另一回事,辦公室的氣氛一時之間有點僵。
  莫約過了三分鐘左右,黃智華仿佛是猛然下定了什麼決心,擡頭直直的看著我,說﹕“許三慶,現在我們很有必要談談你的問題。”
  我硬著頭皮哼了一聲。他也不理會我,自顧自地說,以我現在犯下的罪行,關我個十年八年那是沒什麼話說的,但他現在自作主張,放我一條生路。
  我原本以為這次絕對完蛋了,我的下半輩子要在鐵窗中度過,如今一聽居然還有希望,頓時興奮得差點當場就跳了起來,越看這個姓黃的家夥就越順眼,越看就越英俊,我要是大姑娘,絕對會倒貼勾引他。但我一想,這事不對勁啊,我許三慶可不是什麼知名人物,留著也不會給國家作出什麼大貢獻﹖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剎那間我就冷靜了下來,想了想,擡頭問道﹕“有什麼條件﹖”
  “條件是,你們三個必須協助我們把這個案子查完為止。”黃智華一邊說著,一邊指了指旁邊的丫頭與少爺。
  我頭上的冷汗再次冒了出來,這是什麼理論,我一人犯罪,怎麼還連帶上了少爺與丫頭,話說,我與少爺、丫頭非親非故的,他們為什麼要幫我﹖我想了想,硬著頭皮說﹕“這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我倒是同意,只是他們兩個會答應嗎﹖”
  “我同意﹗”我的話剛剛說完,丫頭連想都沒想,就接著說道。
  我好奇的轉頭看向丫頭,不明白她為什麼毫無理由的幫助我,而少爺卻是學著外國人聳了聳肩,攤手說道﹕“我倒想回家睡個安穩覺,但----如果這個案子不完結,我怕是從此也沒有安穩覺好睡了,我同意。”
  我沒有說什麼狗屁的感激話,黃智華既然提出讓我們三個人協助調查,就算是毫無報酬,我們也沒有拒絕的余地,但現在的問題是,只怕他留下我們三個,不光是要調查這麼簡單了。
接觸過龍棺的人,已經相繼遭遇詛咒而死,如今就剩下我們了,更離奇的是,遭遇詛咒的人,除了屍體當場被火化,竟然會激起屍變﹖
  我不明白三屍神中的中屍啟動是什麼反應,但下屍我是知道的,王教授的屍體跑去廣川王陵,下屍就活了,那恐怖的模樣,我至今歷歷在目﹖老卞呢,是不是還在廣川王陵內轉悠﹖
將來若是有那麼一天,有人將這個墓室發掘出來,一旦發現了那麼兩具已經啟動下屍的屍體,又會導致怎樣的後果﹖
  王全勝的屍體被啟動中屍﹖他去少爺的招待所,是要找我索命的。
  我的腦子里不停的想著關於三死神的資料,傳說中,中屍想要啟動,必須要屍體埋於地下,屍體不腐,經歷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時間,吸取地下的陰氣邪氣,在特定的條件下,接觸到活人身上的陽氣,才有啟動的可能,可現在,距離王全勝的死,最多只有半年的時間,而且我也沒有將他的屍體埋於地上。
  王全勝的屍體當時不翼而飛,就算被人發現,沒有報案而掩埋,也絕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被啟動中屍﹖某非是那個南爬子老頭故意詐我不成﹖我越想越感覺不對勁,甚至渾身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
   “那個新死的人的屍體,必須趕緊處理火化掉,否則只怕也會有問題。”老頭皺眉說道。
  黃智華這個國家的大好青年如今似乎很是崇拜南爬子,居然對老頭的話言聽計從,皺眉問道﹕“那個王全勝怎麼辦﹖也火化了﹖”
   “要是能夠火化就好了……”老頭嘆了口氣說。
  我不解,就算是僵屍,也一樣可以火化,老頭這話是什麼意思﹖老頭說,白天陽氣太重,他走不了,晚上找鐵鏈將他的屍體鎖起來,他來想想法子。
  黃智華沒有說什麼,讓我們回警員的員工宿舍休息。我如同是墜入雲里霧里,原本王全勝的事情是我最大的心病,如今鬧了出來,反而輕松了不少,回到房間將自己的身體重重地摔在床上,四肢擺平,舒服的睡了一覺,大概是由於白天的緣故,我居然沒有做惡夢。
  傍晚,少爺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了一瓶好酒,委托朋友從外頭送來幾樣小菜,叫上丫頭,我們三個就在房間內開始喝酒閑聊,我問丫頭,是說你聰明還是你糊塗,你知道不知道,黃智華那家夥葫蘆里賣的什麼藥﹖
  丫頭搖頭不語,少爺喝了兩杯酒,舌頭都有點大了,瞇著眼睛說,反正不是什麼好藥,我們這次就賣給他了……,說著又憤憤地罵了好幾句粗話。
  我心中也很是郁悶,這樣待在警局總不是辦法,這案子要是一天不結,難道我們就一直在這里待著不成﹖
  丫頭從廣川王陵回來,就顯得心事重重,她不喝酒,也沒有怎麼吃菜,只是低頭坐著。少爺還是色心不死,這頓飯原本的意思是只想請丫頭一個,就是怕丫頭不同意,才拉上我的,眼見丫頭不高興,就天南地北的胡吹海盍,搜尋些怪事出來逗丫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