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門的鬥雞坑仍舊十分的熱鬧,陳皮在一個坑駐足看了半天,人山人海中,官姐的夥計遠遠的經過,前往堤壩,兩邊都沒有注意到對方,而陳皮來到了殺秦淮的鬥雞坑外,掏出銅錢,就想打聽殺秦淮什麼時候上場。一進去就發現不用問了。

這個坑名聲在外,圍的人比外面的多的多,生意嘈鬧,殺秦淮正在場上。正和一隻渾身通綠的鬥雞殺在一處。

殺秦淮脖子裡的羽毛炸了起來,整個腦袋好像膨脹了兩倍,恐嚇對方。陳皮心中鬱悶,想到了之前輸錢的幾場,殺秦淮羽毛一張,幾乎是幾秒後,自己壓的那隻雞就會被啄死。

果然幾乎是瞬間,殺秦淮的脖子猛一前突,直擊對面那只綠雞的天靈蓋,這是鬥雞常用的套路,往往要啄殺幾十下,才能讓對方落敗,但殺秦淮的嘴巴上帶著張開的利針,這些針非常細長,極容易刺入對方的眼睛。

那殺秦淮竟然也似知道這件事情,陳皮看它每次啄出都針對對方的眼睛。對面那只渾身通綠的鬥雞,臉上帶著鐵甲,在下巴處翻出一根倒刺,有人的中指長,彎曲勾上,看殺秦淮啄過來,立即飛起。用下巴上的倒刺,去刺殺秦淮的脖子。

鬥雞一旦鬥起來,下手極重,殺秦淮啄中了了綠鬥雞的腦門,火星炸起,把陳皮驚了一下,同時綠鬥雞一下刺中了殺秦淮的脖子。直刺了進去。

殺秦淮刺痛跳起來,連同雞血就飆上了半空,四周的人立即興奮起來。

邊 上收賭金的夥計,這一次來收第二輪的賭金,殺秦淮受傷,賠率立即就上去了。一看陳皮他就過來了:「哎,小爺,你還是反著買麼?來來來,別錯過撒,殺秦淮, 現在一賠四十莫,你買那只嘛。」陳皮拿出了一把銅錢,拍給他:「殺秦淮。」夥計咬著土煙收了錢開了條子給他,就搖頭笑:「你這個結根的嘛,蠻搞人。」

剛說完,就見台上的綠鬥雞猛的開始發起了攻勢,在巨大的聲浪中,那只綠鬥雞彷彿吃了槍藥一樣,一連十幾個飛起連啄,殺秦淮完全不躲,幾乎是對著它炸起,鋼針和倒刺在空中交擊,兩邊都受了重傷,到處撒開血。

陳皮冷冷的看著,就發現不對,這只綠鬥雞的倒刺的弧度,非常致命,每一次殺秦淮都能避開最直接的攻擊,但是這根倒刺裝在綠鬥雞的下巴,殺秦淮看不到這個角度,它自己攻擊的時候,幾乎每一次都在綠鬥雞揚起脖子躲避的時候被割到,自己整個脖子上已經血流如注。

果然,殺紅了眼的殺秦淮抓住了一個極其好的機會,猛的連啄了三下,那綠鬥雞整個身子往後跳躲過的時候,倒刺一下勾住了殺秦淮的脖子,拉出了一條大血口子。

殺秦淮落地,只走了兩步,就站不住了,那綠鬥雞上來對著殺秦淮的腦袋就是連續攻擊,殺秦淮跌跌撞撞的逃跑,終於敗了下來,逃到角落裡的草堆裡。

所有人哄然大叫,撕賭票的撕賭票,開懷大笑的大笑。

夥計拍了拍陳皮,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陳皮卻完全沒有看他,他看的呆掉了,他看著耀武揚威的綠鬥雞留著渾身的血在場內也開始站立不穩,忽然覺得看到了自己。

毫無意義的廝殺,就如同自己以前一樣,這兩隻鬥雞,根本不知道自己置於對方死地,自己能得到什麼。

另一個夥計進入場內,一把抓起殺秦淮的脖子,就往後屋子拖去,新場立即開始下注,新的鬥雞被帶上來。

陳皮默默的看著,少有的覺得有些難過,他摸了摸心臟,忽然覺得肚子餓了。

「哎!」他叫住那個夥計:「那只死雞多少錢?毛能不能先去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