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冉靜歸來

冉靜說不回來了,我確實很失望,因為當你盼望一個日子已經很久很久,突然間那個日子所具有的意義喪失了,那種失落感確實會讓人一時間難以承受。冉靜又一次自己做了決定沒有選擇和我商量,只是通知了我最後的決定,難免的,我會有一些生氣,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會說服自己,不僅因為每一次冉靜都有充分的理由,更是因為我願意尊重冉靜的決定。只是我不明白我總是這麼「縱容」冉靜,會不會有一天她做出讓我無法承受的決定?

這丫頭說不上線還真不上線,早知道前幾天我就不演生氣的戲了,白浪費了三天的時間。冉靜要努力她的學業,作為她身後的男人,我應該表示支持,我也應該去努力我的事業,放假不歸來意味著我又要等待漫長的一個學期,我只能念著「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來寬慰一下自己。還有就是她要找那個「笨」幫她補習英文,算了還是別想這個問題了,不然情緒又失控了。

雖然我知道冉靜不會上線,但是我還是習慣將MSN打開。其實在此之前我已經許久許久都不使用網絡聊天工具,我承認現在網絡聊天已經成為許多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但是作為中國第一代網民的我卻是個例外,因為我得了網絡聊天厭惡症之後就一直沒有治療好。早在十幾年前我就開始接觸網絡聊天,興奮的衝進聊天室一聊就是三個多月,每天最少六七個鐘頭,三個月之後突然間失去了所有的興趣,並且開始出現一想到網絡聊天就有嘔吐傾向的症狀,從那之後網絡聊天軟件對我來說最大的作用就是傳送一些文件。冉靜是目前唯一一個可以治癒我網絡聊天厭惡症的人。

今天冉靜的名字依舊靜靜的沉睡在未上線的位置,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過像今天這樣這麼期待可以和人網絡聊天一下。近兩百個分離的日子讓我對冉靜充滿了思念,網絡視頻最多也就能豈到緩解的作用,有時候不僅不能緩解反而加劇那種感覺。我很想可以看到真實的冉靜站在我的面前,感受她的氣息,也許一個燦爛的微笑就可以讓我徹底的溶化,一向不太信任愛情的我此刻相信愛情的存在。

「在幹嘛呢?」樂樂又打斷我難得多愁善感一下的情緒,不敲門就闖進我的房間。愛屋及烏是非常有道理的道理,在樂樂的身上我可以看到許多冉靜的影子,所以我原諒所有樂樂的行為,就像我不會在意冉靜如此對我一般。

「工作呢。」

「工作?等冉靜上線吧。」

「工作,順便等冉靜上線。」

「明知道冉靜不會上線,還這麼等著,用不用表現的這麼癡情啊。」

「這不叫癡情,這叫……」一時間我還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彙替代「癡情」這個我認為只有笨人才會做的事情,我只好轉移話題:「你找我有事?」

「也沒什麼大事,找你聊聊天。」

「想聊什麼?」我放下鼠標,將椅子轉向樂樂的方向。

「嗯……」樂樂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就聊聊冉靜吧。」

「是用嚴肅認真的態度,還是開玩笑的情緒?」看著樂樂一臉認真的樣子,我還真懷疑她有什麼「陰謀」,樂樂這姑娘和我們家丫頭一樣聰明,並且比我們家丫頭還多幾個心眼。

「你要再這麼說我,我生氣了。」樂樂對我的態度表示不滿。

「那好,你先說吧。」我很願意和樂樂聊天,尤其是聊冉靜,也許在內心深處總覺得這是一種特殊的聯繫著我和冉靜的方式。

「冉靜放假不回來,你是不是特別失望啊。」

「是,」我不介意暴露我的真實想法:「因為我盼了很久,不過她要努力她的學業,我應該支持。」

「你是不是很想她?」

「你要是不介意肉麻的話呢,我可以簡單的和你描述一下。」

「那算了,還是不要了,光你那個一百多個日夜思念的力量就把我噁心了好幾天。」暈倒,這個樂樂,都什麼年代的事情了,還提。

「那我問你,冉靜不回來,你不擔心她有什麼其他的原因,說不定和那個同住一室的混血帥哥有關?」

「擔心當然擔心,不過不是擔心她和混血帥哥,只是擔心她一個人在異鄉,身邊也沒有人照顧,如果她多認識一個朋友,有困難的時候可以幫助一下,也不是什麼壞事。」

「什麼時候變這麼大方了?你就不擔心一來二去的發生什麼問題?」

「信任,兩個人相處最基本的不就是相互信任,就像冉靜信任我一樣,把你這麼一個美女放到我身邊她都不怕,我有什麼好怕的?當然,醋還是要繼續吃的。」

「你是在誇我漂亮啊。」這個樂樂,不管問題重點的。

「是,誇你漂亮。」現在是帥哥美女稱呼滿天下的時代,是個女人你都可以叫她美女,只是我不習慣這種略帶虛偽的稱呼方式,但是樂樂確確實實是個美女,還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

「那我和冉靜誰更漂亮?」我誇完樂樂就有點後悔,因為我料到有可能接下來會出現這個問題。

「都很漂亮,風格不同。」

「我不要這種官方答案,我就問誰更漂亮,我,還是冉靜,不准有其他解釋的語言,要明確的答案。」

「你這不是把我往死裡逼嗎?」

「那好,我答應你,你現在告訴我的答案,我一定保密,誰都不告訴,更不會對冉靜說。」這個樂樂擺明了是在逼我說她更漂亮,我能這麼說嗎?可是我不這麼說,我能怎麼辦?

「好,你更漂亮。那,說好不准告訴冉靜的。」

「放心,我不會說的。」樂樂滿意的笑著回答我,只是這個笑容怎麼都覺得怪怪的。

「那我再問你一個問題。」樂樂衝我勾了勾手指示意我靠近她,我的直覺告訴我有問題,誰知道這個樂樂又會搞出什麼花樣。

「有問題就問吧,不用搞的神秘。」

「是你說的,那我就問了。」

「嗯。」

「你也是個正常男人,女朋友又不在身邊,那個……你怎麼辦?還是你不正常?」死樂樂,你怎麼說也是個美女,這種問題,你都問的出口,你叫我怎麼回答?難道告訴你左手永遠是男人最好的朋友?當然,有的人是右手。

「死樂樂,誰叫你問這個了。」這句話不是我說,當然也不可能是樂樂說的,那麼這個場景就應該有第三個人的存在。而這個如此熟悉,直接刺入我心臟的聲音的主人只可能有一個——冉靜。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因為那個我朝思暮想的美麗丫頭就站在我的面前,如此真實的站在我的面前。我從來不知道狂喜是什麼樣的感覺,雖然我無數次幻想過買彩票中大獎的場景,但是都無法感受到現在的這種感覺。那是一種從頭麻到腳的感覺,似乎可以感受到血液在皮膚上的流淌,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衝向腦部,有點眩暈,有點迷糊,淚腺不自覺的分泌,眼皮都有些顫抖。

雖然丫頭從來沒有離開過我的視線,在網絡視頻上我也幾乎每天都可以看見冉靜,但是此刻真實的冉靜依舊讓我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奇妙感覺,一時間一股氣頂在我的喉嚨,讓我想說話卻出不了聲。我只能有些不知所措的揮舞著我的雙手,張大嘴吧瞪大眼睛的看著冉靜,很不爭氣的居然有液體在眼眶中凝聚。

「我回來了。」這句話成為世界上最動聽的話語。

……

……

正文 第十六章 久別重逢

我非常肯定我愛冉靜,可是沒有像今天這麼肯定,如果我是樂觀的人,我會認為我可以擁有冉靜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如果我是悲觀的人,我會想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擁有冉靜,我是否有承受這種痛苦的能力。

幸福是人們不斷追求的事物,但是太幸福反而會使人戰戰兢兢,現在我可以和冉靜相擁坐在窗前,看著美麗的夜景,對我來說就是一種戰戰兢兢的幸福。

「你不是要考試嗎,怎麼跑回來了?」我問道。

「說要考到20號是騙你的,所以一考完我就回來了。」

「那你也要考慮一下我的身體狀況,太驚喜了對心臟不好。」

「樂樂果然說得沒錯。」

「又關樂樂什麼事情?」

「樂樂說你現在學壞了,就會說一些肉麻輕佻不符合實際的話。」這個死樂樂,這麼詆毀我,這種肉麻話雖然聽起來會起雞皮疙瘩,但是卻是我的肺腑之言。

「你別聽樂樂瞎說。」

「我才沒聽樂樂瞎說,是聽某個人親口說樂樂比我漂亮的。」

「我……」

我沒話說,因為那是我說的,還是剛剛才說的,不過我知道我們家丫頭不會因為這個問題怪我,因為她明白她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認為樂樂更漂亮我也不會,何況全世界這麼多人怎麼可能意見統一,要是這麼容易意見統一早就世界和平了(不好意思扯遠了)。冉靜那個可以融化一切的笑容就已經說明一切,如此良辰美景,一對久別重逢的戀人,只有兩個人的狹小空間,咱就別這麼慢的節奏了,總要進行一點肢體碰撞吧。

「你想幹嗎?」就在我不斷靠近冉靜嘴唇的時候,一隻手擋在了我的胸前。

「還能幹嗎?你別破壞氣氛了。」

「不行,你還有問題沒回答呢。」

「什麼問題啊。我說樂樂比你漂亮那是被逼的。」

「我說的不是這個,是樂樂剛才的最後一個問題。」

「最後一個問題是什麼?」我一時間沒想起最後一個問題,但是也只是短短的一剎那,那個問題又重新回到我的記憶中:「你該不會說……那個問題吧?」

「嗯,就是那個問題,我怎麼知道沒有我在的時候,你有沒有做壞事。」

「我能做什麼壞事啊,你在的時候,你也沒有讓我……」

「那現在我同意……了。」

「同意什麼?你說你同意我們……真的?」哇,久別重逢就是不同啊,可是以往的經驗立刻對我進行了提醒:「等等,你不是說真的吧,每次你都騙我,這次我不上當了。」

「這次不一樣了嘛,你不信拉倒。」

「我信,那我們……我去看看門有沒有關好」說著我就準備站起身。

「說了不上當,還上當,樂樂在隔壁呢。」

……

……

正文 第十七章  陸飛pk樂樂

第三者這種產物在現代的社會有逐漸合理化的趨勢,在網絡上更有小三理直氣壯地站出來高呼我就是喜歡做小三。起初我也像眾多網友一樣,不惜將能夠丟出去的板磚都砸在這個得意的小三身上,更後悔當年為什麼沒有對於中國博大精深的文字進行深刻的研究,不然現在就可以從容地打上三千字極盡嘲諷之能。可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浪費這麼大的力氣對於改變現狀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可是現在的我不僅沒有寬容的心態對待第三者反而更加地痛恨第三者,因為我們家有第三者。

這個讓我痛恨的第三者就是樂樂,我們家丫頭最好的朋友,目前也只有她具備當第三者這個這麼有殺傷力的職業的能力,何況她現在還具有地利的優勢,因為她和我們住在一起,她更可以和冉靜同房同床,我這個男朋友越發地顯得像個外人。

「靜靜,聽說××店有新貨到,我們今天去逛一下吧。」看到沒,又在佔用我們家丫頭,從冉靜回來到現在已經一百六十多個小時,被樂樂佔去了八十多個小時,而我只分到了可憐的十三個小時,其餘的是共同佔有時間。

「好啊。」冉靜答應得倒是爽快。

「不許去。」我決定進行抗議行動,不然我懷疑冉靜這個短短的假期是否會被樂樂完全佔領。

「為什麼?」冉靜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

「沒有為什麼,不許去就是不許去。」我說不出道理,因為我的道理是我吃樂樂的醋,可是這種道理說出口,也太影響我一向很有風度很有內涵的形象。

「哦,怪我佔用你們家冉靜了是吧,沒給你足夠的時間卿卿我我是吧。」樂樂這姑娘,得了便宜還賣乖,又嘲笑我。

「樂樂。」冉靜微笑地嗔視了一眼樂樂,這兩個女人會不會有同性戀的傾向?

「你一起去不就行了?」樂樂說道。

「不去,要去你們自己去。」好東西都被你佔了,現在裝大方給我一點施捨我就接受?我怎麼說也是個硬漢,餓死都不吃嗟來之食的那種。

「你真的不去?」冉靜用溫柔的目光看著我,那目光溫暖得可以融化我內心的一切冰凍,還是我們家丫頭最體貼,算了,咱是大度的人,不和樂樂計較。

「他不去就算了,再說我們兩個女人逛街帶個男人多麻煩。」你個死樂樂,我都不嫌棄你了,你倒嫌棄起我來了。

我一個人坐在家裡對著樂樂的照片進行詛咒大法,因為她拉著我們家丫頭就跑了,完全沒有徵求我的意見。看看,現在還把我這兒當自己家了,家裡我和冉靜的照片都沒有擺一張,樂樂的照片倒是擺得到處都是,這傢伙真準備在這兒扎根了?

永遠不要小覷女人的逛街能力,更加不要小覷兩個女人一起逛街的能力,還是兩個品味相同,情投意合外加多時不見的女人。現在已經是北京時間22點鐘,家裡依舊還是只有我一個人的孤單的身影,我看她們今天不等最後一家店關門是不打算回來了。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兩個女人才帶著她們自己都無法承載的戰利品出現在樓下。逛街的時候不帶我,現在做苦力就想起我了。

「這麼多東西,你們倆是怎麼搬回來的?」我真懷疑女人的那種嬌弱無力都是裝出來的,眼前這堆貨物,就是兩個男人也相當吃力。

「當然是有人幫忙了。」樂樂搶先回答。

「誰幫忙?」

「當然是有風度的帥氣男士了。」這個死樂樂,你不帶我去,卻另外找個帥氣男士陪你們一起逛街,太過分了,現在我要不用嚴厲的眼神對樂樂進行鎮壓,就是對不起我自己。

「你別這麼看著我,是你自己不要去的,你怪誰?」樂樂這丫頭還說,是我自己不要去的嗎,還不都是你強行打斷了我同意的意願。

「好了,樂樂,你別逗他了,就我們兩個逛街,這些東西都是我們自己搬回來的。」我終於明白怎麼對樂樂和我們家丫頭進行區分了,她們性格相近,愛好相同,品味相似,長得都一樣美麗動人,都精靈古怪,但是如果我們家丫頭是天使,樂樂就是……比較壞的天使。

正文 第十八章 見丈母娘

冉靜回來的這幾天,每天只有在晚上臨睡前的這個時間我可以和冉靜單獨相處一會,如果不是每天這個時間冉靜都會對我的情緒做一些控制和管理,我絕對不保證我不會去和樂樂吵架。

「樂樂明天就要飛了,這次時間比較久,要好多天才回來,回來之後她就要休假回家過年了,所以我這幾天才一直都陪她的,你就不要再和她計較了,好不好?」聽到這個消息我心情大好,原來樂樂這個第三者要長時間不用出現在我的面前了,這樣想想我這兩天的舉動未免太小氣了一點。

「我不和她生氣,你們好姐妹也難得見面,有好多話要說,我不介意。」

「這麼好,不過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和你說。」

「什麼事?」

「我也要回我媽那兒了。」

「你說什麼?」

「你別這麼激動嘛,我難得回來,又是過年,我怎麼能不回家陪我媽呢?」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

「楊樂樂。」我大喝了一聲站起身來,樂樂你個死丫頭,你幾乎佔用了所有我和冉靜相處的時間?她一共回來這麼幾天,現在又要回她媽那裡,我的相思之苦怎麼解決?

「你幹嗎?」

「我找樂樂算賬。」

「你剛才說不介意的。」

「我撒謊了,現在不介意都不行了。我今天不找她算賬,我就不姓陸。」

「你給我坐下,聽我再說一句話。」

「坐就不必了,一句話你說,說完我找樂樂算賬。」

「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家。」

「說完了吧,說完了,我……你說什麼?」

「我說我要你和我一起回家。」

「我,和你,我和你一起回家?」雖然只是簡單的幾個字,但是我還是要確定一下我對外接收聲音的器官沒有出現故障。

「嗯。」冉靜很肯定地點點頭。

「那就是……見丈母娘?」我很難控制我內心的喜悅,見家長哎,我這種在傳統教育下長大的孩子,見家長就意味著兩個人的關係將要有質的飛躍,是往夫妻關係踏出的最堅實的一步。

「什麼見丈母娘啊,就是帶你回家給我媽看看,我媽要是不滿意,你什麼都不是。」

「不會的,丈母娘看女婿那還不是越看越歡喜,就我這樣的,還不讓咱媽心花怒放。」

「你更過分了,什麼咱媽。」

「哎呀,我們倆誰跟誰啊,不計較這個。」

冉靜笑著嗔道:「我說完了,你去找樂樂算賬吧。」

「找樂樂……誰找樂樂。」現在誰還找樂樂算賬,我哪有那心情。

「是有人說要是不找樂樂算賬,他就不姓陸的。」

「誰說的,有人說過嗎?沒有嘛。」就那個樂樂,剛才我滿腔怒火的時候倒是敢和樂樂一戰,現在氣勢都沒了,說到底我還是非常忌憚樂樂的,輕易我才不招惹那姑娘呢。

「想耍賴?樂樂,有人要找你算賬。」這丫頭,你用得著這麼大聲喊嗎?

……

……

長這麼大,一共失眠過兩次,一次是十幾年前高考的前夜,一次是現在。高考對於那個時候的我來說關乎未來生活的幸福,因為我從小就被教育一定要考上大學,不然就沒有出路,雖然這種教育方式不對,但是確實給了我不小的壓力。而這一次對於我來說同樣關乎未來生活的幸福,因為冉靜。

「丫頭,你看買這些東西行嗎?」我拿著斟酌了許久的禮物清單遞給冉靜。

「傻瓜,哪要這麼多東西,你就是上門見見面,又不是提親。」

「那不行,怎麼說也是第一次見咱媽,禮數不能少了,雖然我現在經濟緊張,可是也不能虧了咱媽。」

「什麼咱媽咱媽,我媽。」

「行,你媽,未來咱媽,那你看看這幾件衣服,我穿這樣行嗎?」

「你穿西裝啊?」

「對啊,幹嗎這麼看我,沒見過我穿西裝?第三次和你見面我就穿的西裝,就這套西裝上萬塊呢。」

「我們什麼時候第三次見面的,第三次見面不是我來家裡找你嗎?」

「那是第四次,你一定不記得第一次,第一次是我在電梯裡看見你,唉,傷心了,這麼不注意我。」

「知道啦,第三次是你在舞會和一個很妖嬈的女人跳舞那次。

「那是我們老總帶去的女人,和我沒關係。」

「那你還不是跳得美滋滋的,哼。」呵呵,丫頭居然有醋意,我喜歡。

「哎,說了半天,清單上的東西到底行不行?」

「行了,不過不用這麼多啦,一會兒我劃掉一些。」

「不好吧。」

「我說了算。」

「行,聽老婆的沒錯。」

丫頭瞪了我一眼,不過沒有反駁,現在丫頭都要帶我回家見丈母娘了,我還有什麼好顧忌的。

「那我穿這套西裝行不?」

「不用啦,你穿上西裝就怪怪的,穿你平時的衣服就好啦,我媽又不是沒見過。」

「你媽什麼時候見過我的?」

「見過照片。」我們家這丫頭,居然把我的照片都給我丈母娘看過了?

「那她老人家覺得怎麼樣?」

「你說呢?」

「我要知道還問嗎?」

「笨,她要是不喜歡,我幹嗎現在帶你回家。」

……

……

終於踏上去見丈母娘這麼重要的旅程,整個旅途當中我都顯得格外緊張,不停地複習我設計好的見丈母娘該說的話,該表現的方式,冉靜就在一邊看著我傻樂,你說這丫頭,你就一點不緊張。冉靜家距離上海很近,火車一個小時就可以抵達,距離冉靜家門口還有一百多米,我腿肚子有些發軟,這個沒出息的,這個時候罷工。

「丫頭,讓我休息一下行嗎?」我實在有些發虛。

「已經到了啊。」

「就是到了才要休息,我總要有個心理準備。」

「還要心理準備,原來你不想來啊。」

「當然不是,我緊張嘛,你讓我調整一下情緒,好給咱媽一個美好的第一印象。」

「來不及了,我已經告訴我媽我們幾點鐘的車,大概幾點鐘到了。」

「我知道,我就休息幾分鐘,順便整理一下儀容。」

「整個屁啊,都看見了。」死丫頭又說粗話,還說得挺好聽。

「沒見到真人啊。」

「見到了。」

「什麼時候?」

「我和你說了我媽知道我們大概幾點鐘到,一個母親盼望女兒回來會有什麼樣的表現?」順著冉靜的眼神我看見三樓陽台一個很親切的咱媽。

正文 第十九章 「同床共枕」

踏進丫頭家大門,我有些許的意外,我原本我以為新女婿上門一定是人山人海一屋子的人,然後每個人都像在動物園裡看猴子一樣將我從頭到腳打量一番,然後再進行熱烈的討論。可是並沒有我想像的這些情景出現,冉靜家裡很安靜,除了咱媽,就只有冉靜的舅舅和表姐碰巧來找咱媽商量事情被留了下來作陪。

雖然沒有一番熱鬧的場面,讓我準備了半天的計劃都落空,但是我不介意,因為此行最大的目的不是被冉靜的親戚朋友鑒定,而是來取得冉靜媽媽的認可。以目前我和冉靜的關係,如果可以過了冉靜媽這一關,那就等於送入洞房了。

咱媽是個和藹可親的母親,雖然這麼說太對不起我媽,但是咱媽確實比我老媽的目光來得更加慈祥。這一段文字千萬不能被我老媽知道,不然她又要大聲叫我的小名,然後……

不過我從進門到現在只和冉靜媽媽說了句「阿姨好」,她說了一句「來了」,之後就沒有了交流,冉靜被她同樣漂亮的表姐抓去房間聊天,冉靜媽媽去廚房忙碌著晚飯,而我只能和冉靜的舅舅兩個人坐在客廳大眼瞪小眼。說老實話,我現在非常的緊張,所以平時也算能說會道的人,現在也放不出個屁來。冉靜這位舅舅更好,看來是個內向不善言語的人,作為長輩他也不主動問我點什麼,例如哪人,父母做什麼的,兄弟幾個等等我準備好回答的問題。

「吃蘋果,吃蘋果。」冉靜舅舅可能也受不了這種尷尬的氣氛,終於主動說了句話。

「啊,好,好,謝謝。」我吃了個蘋果。

……

……

又是五分鐘的沉默。

「吃香蕉,吃香蕉。」冉靜舅舅又說了第二句話。

「啊,好,好,謝謝。」我又吃了根香蕉。

……

……

這次沒有五分鐘的沉默,冉靜舅舅似乎非常高興終於找到打破尷尬氣氛的方式,那就是招呼我吃水果。

「橘子來一個,很甜的。」冉靜舅舅又遞給我一個橘子。

「啊,好,好,謝謝。」我看了一眼茶几上的水果種類,難道我真的要都吃一遍?

「抽煙不,來一根?」冉靜舅舅終於在水果之外找了一個新話題。

「啊,好,好,啊,不,不會。」我說謊了,那也沒辦法,我要說會,卻不抽就是不給冉靜舅舅面子,但是我也不能第一次到冉靜家,就看著冉靜她媽在廚房裡忙,我坐在客廳叼著香煙,成何體統?

雖然我沒有見丈母娘的經驗,但是從小我媽就教育我,到人家做客要懂禮貌,要勤勞一點,要學會幫忙。以前對於我老媽的這種教誨總是覺得太老套了,現在我很感謝我老媽在我耳邊嘮叨了二十多年,我現在才懂得要走進廚房去做一些我該做的事情。

「阿姨,有什麼我能幫忙的嗎?」這句話我說得有些心虛,廚房裡的這些活,平時對付丫頭,隨便露上一兩手或許可以,可是面對像我媽這一輩都是大師級廚師的冉靜他媽,我只能獻醜了。

冉靜媽看了看我,露出一個親切的微笑,咱媽的微笑比咱家的丫頭來得還有魅力,這微笑立刻讓我緊張的情緒放鬆了許多,少了很多尷尬的氣氛。

「要是不讓你幫忙,是不是覺得很不安?」

「是,您總要差使我做點什麼比較好,下樓打醬油也行。」我似乎開始恢復了言語的能力,還可以比較輕鬆地和冉靜媽媽開個小小的玩笑,打醬油這個活兒恐怕是我們這一代人小時的記憶,之後就絕跡了。你也許會說現在也要去超市買醬油的,NONO,完全不一樣,我們那個時代是拿著一個空瓶子去糧店裡面打散裝的醬油,回家的路上還要偷喝兩口,現在都想不明白醬油有什麼好喝的。

「最拿手的是什麼?」

「啊,蛋炒飯。」這個時候只能老老實實交代,要說自己會做北京烤鴨,誰信啊。

「那行,去幫忙打幾個雞蛋。」

冉靜她媽友善的行為和可以溫暖人心的微笑讓我的心情踏實了很多,也許我和冉靜就快要踏上……同床共枕的道路?

晚餐進行的非常平實,冉靜和她表姐說說笑笑,冉靜媽媽和她舅舅聊兩句家常,偶爾關照我多吃點菜,冉靜表姐對我稍微指手畫腳一番。吃完晚餐我又發揮了一下我老媽從小教育我的禮貌原則,將收拾清洗的工作搶了過來。等我把灶台都很仔細的擦過一遍之後,時間已經過了九點。

「時間也不早了,今天你們應該也累了,早點睡吧。」我才走出廚房,冉靜媽媽就抱著被子走過來說道。雖然作為夜貓子的我,再過兩個小時才是一天當中最精神的時候,但是我只能聽從安排。

「你和冉靜就睡冉靜的房間,我都搞好了,床單被套都是新的,就是床小了點。」

「哦,啊?!」我剛才如果沒有聽錯的話,冉靜媽叫我和冉靜睡一間房,一張床?

「怎麼了?」冉靜媽媽用疑問的眼神看著我。我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是拒絕還是順從?我只好向冉靜求救,這丫頭完全沒有打算出言幫我解圍,還一付不關她事的樣子。

「阿姨,我和冉靜……沒……這個……」我不知道怎麼組織語言表達,我還沒和冉靜發生關係?我和冉靜沒有做那回事?找不到合適的措辭方式。

「怎麼了?你們不是都同居了嗎?」

「我們……我們是同住,兩間房間,我們沒有……」我只能用無奈的眼神看著冉靜媽媽,我想他應該明白我後面沒說的話。

「哦,那冉靜跟我睡吧,你一個人睡冉靜房間。」

走進冉靜的房間總算舒了一口氣,真沒看出來冉靜媽媽思想這麼開放的,我一向認為我老媽是最具有與時俱進思想的老一輩代表人物,和冉靜媽媽比還是頗有不及。可是幾秒鐘之後我就明白我錯了,因為冉靜的房間床上只有一個枕頭,一條被子,如果真如冉靜媽媽所說她已經都安排好了,就算一條被子可以兩個人蓋,一個枕頭未免太小了點。我現在終於明白冉靜像誰了,她媽。

不到十點就睡覺,你覺得我能睡著嗎?我瞪著天花板將近兩個小時才想明白一件事情,既然睡不著何必要勉強自己看著天花板發呆,我現在在冉靜的房間,這是丫頭從小生活的地方,這裡應該有很多關於冉靜小時候的記憶,說不定還有日記本,不如我找出來研究一下,也算對冉靜多一些瞭解,順便滿足窺探慾望。

「你幹什麼呢?」我才打開第二個抽屜,門口就傳來冉靜的聲音。

「啊?!我……」

「不許亂翻,就知道你會不老實。」這句話說完,冉靜已經上床鑽進被子裡了。

「你這是幹嘛,這是你家哎。」

「我知道啊,我還知道這是我的床。」

「你存心是吧,剛才你老媽才試過我,你現在又跑過來?」

「挺聰明的,還知道是我媽故意試你的。」

「切~,知道我為什麼長的這麼樸實嗎?」

「為什麼?」

「這叫大智若愚。」

冉靜綻放一個笑容沒有繼續回答我的話,但是她有行動,她已經睡在床上,還一付很享受的樣子。

「好久沒有睡自己的床了,好舒服。」

「再舒服你也不能睡這,體驗一下就可以了,快點回去吧,」我一邊說著冉靜卻把被子裹的更緊:「哎,你不是真打算睡這吧。」

「就是這麼打算的你不也一直這麼想的嗎?」

「我是這麼想我不否認,可是不能在這,你別逼我啊,不然你媽明早起來突然看見沙發上睡個人,嚇著。」

「好啦,我一會就回去睡,你先上來,我們說說話。」

「可是你媽。」我非常願意和冉靜睡在一個被窩裡說說話,不說話也行,但是現在不是個合適的場合。

「我媽睡著了,不會知道的。」

「你說真的?」

「真的啦,快點上床啦。」暈倒這句話還真能引起歧義。

能夠和冉靜一起睡在床上,還是在冉靜從小生活的地方,感覺很奇妙,也很舒服。也許是因為回到一個熟悉的環境,也許是因為這樣的夜晚,冉靜說了很多話,很多關於她自己小時候的事情,有開心的,悲傷的,更多的是非常平常的事情。不過無論冉靜說什麼,我都願意靜靜的傾聽,因為我是冉靜最值得傾吐心事的人。

「不早了,你還是快點回房吧。」雖然我很願意就這樣和冉靜聊天,聊一夜也無所謂,可是我不能。

「嗯。」冉靜乖乖的點點頭。

「你幹嘛光嗯不動啊。」

「你過來。」冉靜衝我勾了勾指頭。

「有什麼話就這麼說。」就冉靜這丫頭,誰知道她又在想什麼鬼點子,雖然我現在還無法洞穿所有冉靜的心思,但是我絕對瞭解這個舉動不那麼簡單。果然讓我讓我猜對了,冉靜勾著我的脖子強行完成了她叫我完成但是我拒絕的行動,然後做了我們久別重逢早就應該做卻一直沒做的事情——嘴部的肢體碰撞。這個吻距離上一次近兩百天了,那是一種緊張的感覺,你問我為什麼緊張,因為咱媽就睡在隔壁呢。

「我回房間了。」冉靜跳下床說道。

「嗯。」

「不准亂翻我的東西。」

「嗯。」

「尤其是左面從上往下數第二個抽屜。」

……

……

哪有人這麼阻止別人的,我明白冉靜已經給予我最高的授權,允許我瞭解所有她的一切,但是我不急,因為我有一輩子的時間。

正文 第二十章 一家人

雖然冉靜的床真的很舒服,雖然我現在的感覺很幸福,但是我還是一大早就起床了,沒辦法,因為我緊張。一出房門正好遇見未來咱媽。

「這麼早起來了?」

「啊,不算早了,您也起來了。」

「聽冉靜說,你平時可是很能睡的,怎麼不多睡一會?」這個丫頭,有這麼介紹自己未來老公的嗎?不用這麼誠實吧,怎麼也要幫忙在未來咱媽心裡建立一個高大優秀的形象啊。

「睡不著。」我相信有其女必有其母,我們家丫頭這麼精靈,她老媽可能更甚一籌,所以還是誠實回答是明智的選擇。

未來咱媽微微笑了一下:「我這麼可怕嗎,還緊張啊。」

「您別誤會,不是可怕,我只是有些不安。」

「擔心我看不上你?」

「多少有點吧。」

「那就是懷疑我女兒的眼光了?」

「啊?!不是。」

「那就是懷疑我和我女兒的眼光不一樣了?」

「啊?!也不是。」

「好了,別這麼緊張了,弄的我跟著你也緊張了,」未來咱媽露出親切的微笑,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立刻讓我覺得自然了很多,未來咱媽繼續說道:「我們家姑娘可能還要睡一會,我們娘倆正好聊會吧。」我們娘兩?我喜歡這個說法。

「其實關於你的事情,冉靜已經和我說了很多很多,所以雖然我第一次和你見面,但是對你應該已經非常的瞭解,」未來咱媽和我在客廳坐下打開了話匣:「見到你,我就知道你很緊張冉靜,很在乎我的看法,不過你不用擔心,從小冉靜就不會對我說謊,所以我相信她對我說的所有關於你的一切都是真實的,我也相信我女兒的眼光,因為她從小就很清楚自己的選擇。」

「那我可不可以理解成您同意我和您女兒交往?」

「完全可以。」

「謝謝您。」

「別高興這麼早。」哎,我就知道先禮後兵是中國人的習慣,不知道未來咱媽轉折詞之後會不會落差太大。

「冉靜從小父親就去世了,和我相依為命,她小的時候我們家裡環境不好,吃的穿的用的都不如其他同學,一件衣服補了又補,但是她從來都不抱怨,小小年紀還盡力地照顧我,那時我在工廠上班,三班倒,上夜班的時候只能把她一個人放在家裡,雖然每次我都是哄她睡覺之後我才離開,但是我知道她半夜醒來的時候面對漆黑的房間一個人會很害怕,我回到家看到她蜷在被子裡,手緊緊的握著,臉上還有殘留淚漬的時候,我的心很疼,最讓我心疼的是她從來不對我說她害怕。她的學習成績很好,但是初中畢業就放棄了繼續升學的機會,選擇了進航空學校,只因為她們那時候特招的一批學員可以免學費還包住宿和伙食費,這樣一來就可以減輕我的壓力,並且畢業了會有一份不錯的工作,可以更好的照顧我。你應該知道她有個叔叔在美國,她叔叔很照顧我們,不過他在冉靜還小的時候就去了美國,剛去的時候環境可能還不如我們,也是這幾年才好了起來。在別人眼裡,冉靜漂亮、堅強、獨立、有份不錯的工作,有有錢的親戚似乎集萬千寵愛為一身,但是只有我這個母親明白今天的她犧牲了很多……」

雖然冉靜和我說過許多她小時候的故事,但是從她的角度和從她母親的角度說起同樣的故事卻有很大的差別,最大的差別就在於她母親說的更真實更準確更能震撼我的心靈。

「和你說了這麼多,我最想告訴你的是我們家這姑娘從小吃了太多的苦,雖然她很懂事,表現上很堅強,很獨立,但是畢竟她是在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或多或少的會在她性格的養成上有一些影響,有時候她的想法會比較偏激,比較固執,我希望和她相守的男人可以真正的理解她,包容她,讓她真正的幸福。我並不是要求你一味的忍讓她,也不是要求你要提供多麼豐厚的物質條件,我希望的是你們兩個能夠真正的相互依靠,共同生活。」相互依靠,共同生活好普通的八個字,但是卻讓我深深的觸動。

「阿姨,我不想向你保證我可以給冉靜幸福,但是我請你相信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創造屬於我和冉靜的幸福。」

「好孩子,我相信你會去做,只是將來你們的路還長,你們可能還會遇到很多問題,那個時候記住我的話。」

「嗯!」我很用力地點點頭。

未來咱媽伸手握了一下我的手,傳遞給我一種溫暖的感覺。

「餓了吧,我們去做早點吧。」

結束了這段娘倆之間的談話,我感受到一個母親對自己女兒的呵護,她在將這份責任轉交給另外一個男人是需要很大的決心和勇氣的,我會盡力去做,不讓一個母親失望。

「媽,有沒有東西吃啊,餓了。」丫頭穿著睡衣揉著惺忪的眼睛走到未來咱媽身邊撒嬌,盡顯小女孩的樣子,女兒無論長到多大都是媽媽的貼心小棉襖,這是我媽說的,我老媽最大的遺憾就是家裡只有兩個和尚,沒有半個閨女,加上我媽這麼喜歡冉靜,要是冉靜嫁入我們陸家,我看我是沒什麼地位了。

「已經好了,你去等著吧。」

「你,怎麼坐在那,快點去幫忙。」丫頭指著我說道。

「他幫了我一個早上忙了,你還在做夢呢。」未來咱媽替我說道,都說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歡喜了。

「是嗎?說說看你都做什麼了?我要監督你。」我們家丫頭湊到我身邊。

「我做的事情可多了,不像某些同志懶惰,只知道睡覺。」

「你不得了了,當著我媽敢這麼說我。」

「那有什麼不敢的,咱一向不畏強權,敢於直言的。」

「媽,你看這個人,才來第二天就變這樣了。」

「他變哪樣了?我看不是挺好的嗎?」

「好什麼啊,他欺負我,他以前也總欺負我。」

「哪有你這麼說話的,你盡說他壞話,想我把他趕出去啊,我真趕他走,你願意啊。」

「好啊,我明白了,現在你們倆是一家人了,我成了外人了。」

「傻孩子,快點吃飯吧。」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可惡的「八百億」

我原本打算在冉靜家多住幾天,可是丁曉琳打來電話帶來一個不好的消息,最近在公司方面一直沒有出現過好的消息。八百億公司在年關到來之際,將項目價格再次下調,降為僅有原本價格的60%,這種方式的競爭已經不僅僅屬於惡性競爭,他們的行為極有可能毀掉這個我們辛辛苦苦培育的還在萌芽期的市場。

「老大,八百億公司現在全線降價,降價幅度超過40%,面對這樣的價格我們的業務根本無法拓展。」徐櫻是我們公司市場部經理,她是我在原來公司最得力的助手,我回到上海其中目的之一就是要請她過來幫忙,她對外業務的能力是我見過的人當中最強的,起碼我這麼認為。

「這樣的價格還能有利潤的話那我們很難競爭了,我們的成本都到不了這個價格。」丁曉琳說道。

「他們不是在尋求利潤,他們是在以本傷人,目的只有一個,打垮我們和奇易公司。」我絕對相信我判斷的正確性,因為我相信我對自己創意項目的理解以及我更瞭解整個項目運作到今天的整體狀況。我絕對有理由相信我們公司對成本的控制,雖然我追求更高的服務質量,在客服力量上投入得更多,但是我知道60%的價格已經低於我們運營成本的價格,八百億公司會虧損得更嚴重。

「那就很麻煩了,目前的市場份額,連養活一家公司都有些勉強,再面對這樣的惡性競爭,我們……」徐櫻沒有把話說完,但是我完全瞭解目前非常艱難的狀況。其實這樣的狀況並不是無解,只是看有沒有人願意去解。目前的市場根本還在最初的培育期間,如果三家公司不進行惡性競爭,能夠聯手共同培育市場,不僅可以改變現在連一家公司生存都困難的局面,三家公司共存並不是沒有可能,但是八百億公司似乎沒有和我們共存的打算,妄圖一家獨霸這個市場。

「徐櫻,你好像認識八百億公司的總經理吧,能不能安排我和他見上一面?」徐櫻的人脈極廣,這也是為什麼我如此信任她管理市場部門的原因之一。

「這個沒有問題,只是你想去說服他?」我和徐櫻合作超過三年,她對我的瞭解就算是我的秘書丁曉琳也遠遠無法相比。

「對,我想看看能不能說服他共同拓展市場,解決現在三家公司的困境。曉琳另外幫我約一下奇易公司的總經理。」

「這是一個辦法,只是他是一個很難說服的人。」

在我見到八百億公司總經理吳亮之前,我對於很難說服的人這個詞彙還沒有明確的概念,但是當我見到吳亮之後,我明白徐櫻的意思,在我面前的是一個非常自我,自信得過了頭的傢伙。

「陸總是來談和的?」吳亮在他的辦公室接待我和徐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故意安排,他自己靠在舒適的俗稱老闆椅的物體上,而我們坐在他面前兩張又硬又小的類似板凳的椅子上。

「準確地說我是來談合作的。」

「那開門見山吧,你想怎麼合作?」

「吳總我想你應該非常瞭解目前的市場狀況,即使你打垮我們和奇易公司,就目前的市場份額養活一家公司依然很困難。」我在見吳亮之前已經和奇易公司達成初步的協議,奇易公司同意我的建議,他們也不願意和八百億公司進行惡性的競爭。

「這個我瞭解,所以我才要用最快的速度打垮你們。」吳亮倒是一個很直白的人,只是直白得有些囂張。

「可是吳總有沒有想過其實這個市場是個新興的市場,有巨大的發展空間和潛力,如果我們三家公司聯合起來共同開拓市場,我相信不用多長時間市場份額不僅可以養活三家公司,甚至可能有更大的驚喜,簡單點說就是現在的蛋糕太小了,一個人吃也吃不飽,如果做大這塊蛋糕三個人也許都吃不下。」

「這麼簡單的道理我當然明白。」

「既然吳總明白,不知道是否可以接納我的提議,放棄目前的價格,恢復到正常的水平,我們共同開拓市場?」

吳亮用故作高姿態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下繼續說道:「我可以接受你共同聯合開拓市場的建議,但是不是三家公司聯合。」

「吳總是什麼意思?」

「你可以向我投降,加入我們公司,我對你以及你公司的人員還是非常欣賞的,我可以收購你的公司,至於收購價你來開。」這個吳亮起了公司名字叫八百億,你不是真的當你自己有八百億吧,這樣就想吞併我一手辛辛苦苦創立的公司?

「如果我不接受這個建議呢?」

「那我就用目前的這個價格和你打價格戰,我想你應該支撐不了多久。」

「雖然我們公司的資金沒有貴公司雄厚,但是你應該相信我們有堅持一年甚至更長時間的實力,你以目前的價格競爭,不僅賺不到錢,而且做一筆虧一筆,一年的時間你的虧損應該也不是一個小數目。」

「沒錯,不過我已經做好這種心理準備,如果用一年的時間可以將你們和奇易公司驅逐出這個市場,我們公司就可以全部佔領這個市場,到時候我相信最多再用一年的時間我就可以收回之前的虧損。」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即使我們退出市場,如果這個市場有利可圖,還會有新的公司進入這個市場,也許是更有實力的公司。」

「一年之後我相信我們已經確立在這個市場的霸主地位,即使有新的公司進入,想要和我們公司競爭都將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即使有資金更雄厚的公司出現,他們與其選擇和我們公司競爭,絕對不如直接收購我們公司,而我是一個商人,如果有很好的價格,我不介意賣掉公司,就像你現在也可以做這樣的選擇。」吳亮的話聽上去似乎很有道理,可是實際情況並不像他說的那麼簡單。

「吳總有沒有想過按照目前的價格惡性競爭,不僅不能拓展目前的市場,甚至可能毀掉之前辛苦培育開拓的這點份額?」在市場培育初期,這種惡性競爭很可能從根本上摧毀這個市場。

「有這種可能,到最後也許三家公司都會垮掉,但是我一定比你晚。」

「可是你虧的一定比我多。」

「可我比你虧得起。」

「也就是說你冒著摧毀目前的市場,三家公司都會垮掉的危險也要和我們鬥下去?」

「不是我和你們鬥,是你們和我鬥,因為我的籌碼比你們多,只要我晚一天比你們倒下,我就多一天重新整理市場的機會,一旦成功我的獲利將是和你們共存的數倍,簡單點兒說,我寧願賭百分之一賺一百萬的機會,也不願要百分之百賺一萬的可能。」

我明白我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說服眼前這個人,他的意圖很明確,他希望擠垮我們在這個市場獨大,寧願面對毀掉整個市場的危險,面臨他自己也會虧損大量金錢的狀況,去博取幾率不到20%成功可能性,我不否認如果他可以成功地擊垮我們,並且重新開拓市場,他的利潤會比三家公司共存要大得多,就像他說的一樣,即使有其他資金更雄厚的公司要加入競爭,新成立公司,不如直接收購他們。他是一個商人,是一個帶著賭徒心理的商人。

你問我為什麼不接受他收購的提議?我當然不會接受,以目前的狀況,他根本給不出什麼有誘惑力的收購條件,而且面對我自己辛辛苦苦創立的公司,就這麼偃旗息鼓退出競爭,那就是失敗。

「我說他是一個很難說服的人。」走出八百億公司所在的5A級寫字樓,徐櫻說道。

「準確地說是個自大狂吧。」

「那現在我們怎麼辦,我想你不會選擇放棄的。」徐櫻很瞭解我。

「你怎麼想?」

「你給我一個即使比他們高20%的價格,我一樣可以和他們鬥下去。」徐櫻的笑容充滿著自信,徐櫻這句話更是給我更多的信心。

「我給你個只比他們高10%的價格。」

「高20%的價格我們或許勉強可以做到不虧,而10%……」

「會虧,但是既然他要我們死,那麼不是我們死就是他們死。」

我和徐櫻相視而笑,對內,我相信盡我的能力可以進一步降低成本,甚至達到高八百億公司10%價格也不虧的狀況,對外,就靠徐櫻以價格的劣勢和八百億公司競爭了,既然避免不了惡性競爭,那只好全力迎戰。

眼看著中國人最重要、最熱鬧的節日——春節一天天地臨近了,我們公司卻感覺不到節日的快樂,更多的是空前的壓力,面對著八百億公司強大的競爭壓力。全公司的員工都處於全力迎戰中,我也又進入沒日沒夜的工作狀態。我恨那個吳亮,不僅因為他使出這種手段,更因為他嚴重影響了我和冉靜相處的時間。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冉靜篇

陸飛的公司處在剛剛起步的關鍵時刻,最近又處在艱難時期,雖然現在我已經不再身處異國他鄉,但是我們還是只能通過視頻相見;雖然現在已經沒有時差,但是我每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還是顛倒黑白。

今晚是大年三十了,意味著舊的一年過去,新的一年到來,每個人都希望此刻能守在家人的身旁共同迎接午夜十二點的鐘聲。可是陸飛不在我的身旁,他甚至不能回到他家人的身旁,他依舊在公司為他的事業奮鬥著。

「豬,今天年三十了,你真的不回家?」我看著視頻那邊頭髮蓬亂,眼中佈滿血絲,顯得很疲憊的陸飛。

「沒辦法,都是那個王八蛋害的。」

「那你忙歸忙,自己也要注意休息啊,看你的樣子,又多長時間沒睡覺了?」

「你心疼啊?」這不是廢話嗎,我怎麼會不心疼一個我愛的人。

「嗯。」

「呵呵,這麼溫柔,不像你哦。」這只死豬,難道我就不能溫柔一點?

「那我是不是要對你說『你給我滾去睡覺』才可以啊?」

「這樣我聽起來比較順。」

「不和你說了,我要去吃年夜飯了。」

「哦,那十二點我打電話給你。」

「我沒空,我還要和我小侄子去放鞭炮呢,沒空理你,下了,拜拜。」我本來就是一個擁有溫柔特質的可愛女生,每次這麼凶地和他說話都不是我的本性,都是被那只死豬逼的。

現在的年夜飯已經不像我們小的時候,都是由家裡的女性長輩在家裡做,為了那頓年夜飯可能要準備好幾天的時間,而現在我們家已經改成在飯店吃年夜飯,雖然菜也許更好吃,人也許更多,熱鬧的氣氛也許更濃,但總之覺得少了一些溫馨的感覺。

人長大了,對過年的期盼也越來越低了,小時候僅僅因為過年可以穿新衣服就興奮得好幾天睡不著覺,現在隨時都可以穿新衣服,但是卻沒有了穿上新衣服的喜悅。年夜飯就在熱鬧歡快但是缺少點兒什麼的氛圍中進行著,此時我想的人只有一個——那只不知道現在是趴在桌上睡覺,還是紅著雙眼在工作的豬。

從第一次遇見那隻豬,到現在已經兩年的時間,這兩年給予我的記憶太多太多,只要我將記憶調整到這段時間,各種畫面就會從我的腦海裡湧現出來。陸飛總是說能夠認識我,擁有我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可是他到現在都還不明白,能夠認識他,成為他愛的人同樣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生活在他愛的包圍下,我可以無憂無慮,還可以任性妄為。

「靜靜,你怎麼了?」也許是我沉默得太久了,媽媽的聲音傳來。

「啊?沒事啊。」

「是不是想他了?」

「我才沒想那隻豬呢。」

「我有說他是那隻豬嗎?」

「媽……」

「想他了,就去找他吧。」

「那怎麼行,今天是年三十,我怎麼也要陪著你過啊。」

「我有人陪,吃完飯我去你二姨家。」

「可是……」

「可是他沒有人陪,一個人在公司,也許飯都還沒有吃,一盒方便面就是他的年夜飯。」

「媽……」

「說得你心疼了吧,心疼了還不去?」

「可是都這麼晚了。」

「現在才九點多,我把你二姨家車鑰匙拿過來了,一會兒你送我們去你二姨家之後就開車過去,十二點前你一定可以趕到。」

我已經在回上海的高速公路上,帶著我自己,還帶著媽媽給陸飛準備的豐盛的年夜飯。這隻豬也不知道哪來的魅力,讓我媽也這麼喜歡他,早知道不在我媽面前說他那麼多好話了。

十一點五十分我已經站在陸飛公司的門口,整間公司一片漆黑,只有角落的小房間裡電腦屏幕發出的一絲光芒,而那道光芒映射在陸飛有些憔悴的臉上。

他很專注,專注得我已經走到他面前五米的距離,他都沒有發現。都說認真的男人最帥,那現在我眼前的就是最帥的——豬。

我沒有打擾他,將食物取出來放在旁邊的台上,等待著他看到我的樣子。從第一次我敲開他家的門,他看我的那種誇張的樣子就沒有改變過,那份驚訝和喜悅,絲毫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減少,能夠帶給自己愛的人快樂就是最快樂的事情。

這隻豬不會在十二點之前都發現不了一個大活人站在他的面前吧?算了,我再走近一點吧。我又靠近陸飛兩米的距離,可是他還是沒有發現我,這麼遲鈍,如果是小偷,把公司都搬空了他都不知道。算了,再給你一點提示吧,故意小聲地咳嗽兩聲,這樣還沒聽到?

「是不是有人叫失火了,你都聽不見啊?」已經快十二點了,這隻豬又害得我只能對著他大聲說話。

「失火?哪裡失火?丫頭?!」雖然我早就知道他一定會呈現這種表情,但是看到這種表情我還是很得意很驕傲。

「你怎麼來了?」

「你是要溫柔一點地說原因呢,還是凶一點地說?」

「呵呵,都過年了,你也該溫柔一回了。」

「我本來都很溫柔的,凶都是被你逼的。」

「哪有人溫柔不要,逼別人凶的,我有那麼笨嗎?」

「你就是那麼笨,笨得就知道傻站在那兒。」我這麼遠送上門來,也不知道有些親密舉動,真是夠笨的,每次都要我主動,哪有每次都是女孩主動的?

「這次我聰明了。」陸飛說著就站起身筆直地衝我走了過來,雖然早就不是第一次吻他,可是他突然這麼逼近我的面前,我還是會心跳加速。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給我帶好吃的。」這只死豬,居然繞過我就直奔我給他帶的食物,就惦記著吃,人都說了秀色可餐,我還不夠你看的,就知道吃,氣死我了。

「你……」都說我凶是被他逼的了,大年三十還要我罵人,可是我剛回身還沒來得及罵出口,就有一陣眩暈的感覺,因為這隻豬居然吻我了,雖然嘴上還有雞腿的味道,但是很甜蜜。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離別

春節很快就過去了,人們從歡樂熱鬧的氣氛中重新投入工作當中,新的一年正式到來,意味著新一輪的激烈競爭的開始。我不知道八百億公司又會使用什麼樣的手段,我現在關心的只是冉靜離開的日子到來了。

「豬,明天我就要走了。」冉靜的行李已經打好包放在了門口,又到了分別的場景,仔細算算我和冉靜相處的近兩年時間裡,實際上聚少離多,可能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越發地珍惜在一起的時間。

「嗯。」

「你沒有什麼要和我交代的?」

「那,給你的。」我遞給冉靜一張信紙。

「什麼東西?」冉靜接過信紙打開來念道,「留學行為準則二十四條?你敢給我定規矩?」

「我為什麼不敢,你沒發現我的地位已經悄然地發生了變化嗎?」

「什麼變化?」

「我現在是咱媽的未來女婿,咱媽交代了我現在就是你的監護人。」

「淨臭美,我媽什麼時候給你的權力。」

「那是我和咱媽娘兒倆之間的協議,你怎麼會知道?」冉靜給了我一拳然後倒在我的腿上舉著我寫的二十四條準則看著。

「豬,我走了,你會想我嗎?」

「淨問些沒有水準的問題。」

「那你幹嗎把我趕去加拿大這麼遠的地方啊?」

「我……你這都是什麼邏輯啊?」

「那你要是不想我走,你可以要求我留下的,我會認真考慮。」冉靜用很真誠的眼神看著我。我想冉靜留下嗎?當然。我可以這麼做嗎?不。既然冉靜做出了留學完成學業夢想的決定,我就應該支持她,雖然這段時間會很辛苦,但是這種辛苦也是一種幸福,雖然這樣會面臨巨大的情感考驗,但是我相信我們可以通過這樣的考驗。

「沒事的,還有兩年多的時間,一晃就過了。」

冉靜左右搖晃了一下身體:「晃過了,那我不用去了。」

……

……

「豬,假如我不去上學了,你覺得,我們接下去的生活會是什麼樣的?」

「不要總問些假設性問題,你現在就老老實實地去上學,我就專專心心地工作,兩年後你回來,不就知道了。」我不想回答假設性的問題,假設得越多,離別的情緒就越濃,我好不容易調整的心情又會變得複雜。

「你就假如一下嘛。」

「我不。」

「哼,這就說明你根本就是一個沒有規劃,沒有計劃,對自己沒有信心,對我們之間的感情沒有信心,不願意負責任的男人。」

「不就是沒有假如一下嘛,用得著給我這麼多帽子嗎?那我假如給你聽啦。」

「生氣了,不聽了。」

冉靜賭氣地枕在我的腿上睡著了,也許她在夢中假設了她自己提出的問題,答案應該是幸福的,因為她臉上浮現了迷人的笑容。

我將鬧鐘調好,防止這個丫頭又趁我睡著的時候溜走,靠在沙發上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鬧鐘將我吵醒時我第一件事就是低頭看冉靜是否還睡在我的身邊,果然如我預料,丫頭又不見了,第二件事我立刻看放在門口的行李,依然如我所料,也不見了。這個死丫頭你又自己開溜。

我站起身衝向門口,我有充裕的時間趕往機場,這個丫頭你說你跑什麼啊,兩個人要分兩輛車去機場,多不符合經濟規律。

才衝到門口看見門背後貼著一張紙條。

豬:

我走了,我是故意的,因為你昨天惹我生氣了,所以我自己走了,你不許追來,浪費計程車費。

丫頭

今天

雖然車費不便宜,但是我還是出現在機場,只是路上交通耽擱了一會,到達機場我找不到冉靜的身影,冉靜真的已經進入候機廳?

「死丫頭,你也太狠心了,又溜了,不就是沒回答假如問題嗎,大不了現在回答你就是了,這個問題我不知道想過多少次了。」我一邊念叨著一邊拿出手機撥打,電話通了,鈴聲也響起了。當然不是我的手機有和別人不一樣的功能,是因為我撥打的手機的主人就站在我的身邊,用得意的笑容看著我:「我還沒接電話呢,你幹嗎掛?還有,叫你不要來,你幹嗎還來?」

「那你叫我別來,你還在這等。」

「我才沒有等你呢,只是時間還早,我沒進去,現在時間到了,我要進去了。」說著冉靜轉身就走,這丫頭的行為一向雷厲風行,絕不拖泥帶水。

「結婚。」我在冉靜剛轉身的第一時間說出這個詞彙。

「你說什麼?」

「我說結婚,」我走到冉靜面前向她說出我假設過許多許多次的假如,「假如你沒有離開,我們會結婚,然後我會努力工作,買一間小房子作為我們的家,然後我們會生孩子,第一個女孩,像你,美麗、可愛、善良,也很調皮,她會在做錯事的時候用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你,讓你不忍心對她進行處罰,她第一次開口叫爸爸媽媽的時候,我們倆會又跳又笑又尖叫,你會忍不住在我的手上留下一排牙印。雖然生下第一個女孩你就對我喊著再不肯生第二個,因為生孩子太辛苦,還嚴重影響你的身材,但是隔一年我們又會有第二個孩子,是個男孩,像我,雖然算不上一個帥哥,但是無敵的傻樣會成為全家的寶貝,包括他的姐姐也會非常地疼愛他,你還是回到你原來的崗位上,繼續做一個高空服務員,所以在家帶孩子的任務更多地落在我的身上,我學會左手抱著我們家姑娘,右手熟練地給我們家兒子換尿布,你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但是還是像現在一樣是我們家丫頭,所以我要很辛苦地要照顧三個孩子。也許因為這份責任,最後我沒能在我的事業上取得我夢想中的成功,所以我們不能成為有錢人,我們就會在這樣平淡但是幸福的日子中度過每一天。在我們將兩個孩子都培育成才離開家的時候,我們還像現在一樣地相愛,即使已經是老夫老妻,你還是會堅持每天吻我,會習慣枕在我的腿上睡去。雖然那時候我沒有現在這麼年輕,等你醒來的時候,我會腿酸腳麻,但是我還是喜歡看著你睡著的樣子……」

冉靜抱著我,將臉貼在我的胸口,傾聽我對假如的設想。

「都說叫你不要來了,你非要來。」

「那我怎麼能讓你生著氣離開啊。」

「我哪會真的生你的氣,我只是故意讓自己覺得生氣,這樣離開的時候就不會太難過了,現在好了,都被你破壞了。」這個傻丫頭,邏輯一向和別人不一樣,但是不一樣得讓人如此感動。

「那我不走了好嗎?」冉靜輕輕地說道。

「這個假如不會變,只是會遲來兩年,一晃就過了。」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重色輕友

冉靜又去了地球的另外一邊繼續她的學業,我留守在地球的這一邊繼續打拼我的事業,樂樂回歸依舊代替冉靜佔據著我的床,王磊也適時的冒出來妄圖佔據我的沙發……王磊?!

「你又打算幹嘛?」我看著站在門口攜帶者全部家當的王磊,我真的很懷疑我這裡到底是不是一個收容所。

「兄弟,我這也是沒辦法,你總不會忍心看著你十幾年的兄弟站在門外獨自忍受冷風吹吧。」說著王磊不客氣的擠進家門,並且開始將行李往屋內搬。

「你該不會又被女孩把錢騙光了,繳不出房租被趕出來吧?我不是告訴你長進一點嗎。」

「我長進了,這次沒被女孩騙。」

「那你這是?」

「我騙了女孩。」

……

……

這個王磊還真長進了,泡妞的功力突飛猛進,再不是以往那個見到美女就頭暈被人騙財的王磊,他在向我敘述著他如何與兩個女孩同時交往的故事,原本一切順利,可是事情總有敗露的時候,現在兩個女孩都在他家門口等著找他算帳,所以他提前一步逃竄……

「你不要用那種鄙視的目光看著我,我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的定位。」王磊看著我說道。

「你到說說你在我心目中是個什麼定位?」

「我就是一個反面角色,我的輕浮幼稚用來襯托你的成熟穩重,我的玩世不恭用來襯托你的責任心強,我的不拘小節用來襯托你的嚴謹認真,我對道德觀的叛逆和挑戰用來襯托你對道德觀的固守和忍受,我就是不被廣大民眾接受走在時代尖端……」

「行了,行了,夠了。」再讓王磊說下去,我一點都不覺得他在誇我了。

「你不用在意,我不會介意你對有這種定位的。因為我知道你是嫉妒我比你長的英俊帥氣。」

我拿著這個王磊還真的只有無奈,不過我確實應該為王磊平反一下,王磊確實長的英俊帥氣,如果不是他在穿著方面追求他自己所謂的風格,穿上正裝的王磊能夠讓平常認識他卻不熟悉他的人嚇一跳,絕對有偶像明星的架勢。

「別那麼多廢話了,說吧,這次你打算住多久?」

「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想好,最少等到我下個月發糧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