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玉屍


  如果下面有什麼建築,那也是修建於幾千年,當時這裡的地勢環境無法考證,但是能知道的是那個時候肯定上遊沒有"滿可拉水庫"啊,那那個時候瀑布的水量必然要比現在大得多。

  我看到這塊巖石,中心和四周就有凹陷,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情,當時的水流很大,這九條瀑布應該是匯聚成一條,在空中相撞,然後墜落下來的,那九龍會聚的地方,就應該是這塊巖石中間凹陷的那一部分。

  我將我的想法一說,幾個人跑到凹陷的那一塊地方一看,巖石完整無缺,絲毫沒有什麼暗門的跡象。

  怎麼回事情?我頓時納悶,我的推斷一般來說不會錯啊。

  少爺摸著底下的巖石,忽然問我道:"老許,這一塊石頭為什麼沒有長青苔啊?"

  我一楞,是啊,為什麼?俯下身子摸了一下,然後用舌頭舔了一下石頭,是澀的。

  頓時我就知道了,這是天心巖粉和石灰混在一起做的石皮啊,是一種原始的水泥,這塊石頭是人工做上去。

  "咱們還有炸藥嗎?"我對少爺道,"下面肯定有東西,爆開來再說。"

  少爺一摸背包,就剩下一根了,那是他準備用來自殺的。幸好他把它從那兩捆雷管裡面抽了出來,不然現在我們只能用錘子去砸了。

  少爺馬上拿出錘子和鑿子,這種水泥的熱度不夠,但是非常的堅硬,打了好久才打出一個空洞,將雷管放了進去,我和丫頭都躲進了水裡,少爺一拉導火索,也狂跑到水裡,頓時轟一聲巨響,我們靠著的巨石猛烈震動,大量的碎石頭給炸了起來掉進水裡。

  等到震動消失,爬上去一看,我靠,這威力真不小,整塊巖石的中間給炸出了一個大坑,坑的最底下,我看到給砸裂的石層下面,有大量的碳灰和膏土,裡面可以看到兩塊巨大的封木青石板子,一塊已經炸裂了,露出了一個小口,裡面似乎有一條階梯,直向下面幽幽的黑暗裡面。

  我按捺不住自己的興奮,這風水之說果然還是有點用處的,少爺看到洞口就想下去,我攔住道:"等等,你早不是少年了,怎麼還這麼毛糙,小心是個悶坑。"

  王若男此時眼睛放光,道這肯定不是悶坑,這肯定就是個陵墓,這種墓道叫做引道,不是正規的墓道,只是工匠進去用的,墓門還在裡面,快進去吧。我們一聽大喜,問道:"那下面,確定就是劉去的王陵?"

  王若男說不知道,因為這裡的墓道結構和西漢似乎不同,不過就算不是,這下面也應該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

  我給她說得一楞一楞的,就小心翼翼地跟著她就踩了下去。

  引道裡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我們打起手電,看到兩邊的墓道牆壁上都是黑青相見的石料,上面雕著大量的仙鶴,看來,這一條道路有著什麼象徵意義。小心翼翼的下去十幾階,巨大的白玉墓門就在眼前,王若男掏出她從所裡帶出來的萬象鉤,準備開門後的自然石,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把她攔住,道:"等一等,現在還不能進去。"

  我們在墓門前磕頭叩首,然後我讓少爺把準備好的香拿出來,點上計算時間。按照南爬子的規矩,一炷香的時間內必須要從墓中出來,這樣一來可以避免吸入大量的墓氣,二來在時間上減少被發現的可能,點上的香也可以成為偽裝。

  王若男道:"老許,我們是第一次來,就這麼點時間會不會來不及啊?"

  少爺笑道:"放心吧,老許是個死腦筋,我少爺可是聰明人,早想好了。"掏了半天,竟然從防水背包裡拿出一根足有手腕粗細廟堂大佛長年香來。

  這種香燒得極其緩慢,有的時候甚至能燒兩三天時間,我看著不由失笑:"我靠,你作弊也要講道德啊,這也太誇張了。"

  少爺道:"你搞這個不就是圖個心安嗎?放心吧,封建迷信本來就是心理作用,如果事情都按你那所謂的規矩來做,那南爬子進墓是講蠻話的,你會講嗎?"

  我道:"他們講這個話是忌諱死人聽到他們說話,咱們進入可以說英語,同樣的道理!"

  王若男拍了我們兩下,說你們別扯皮了。少爺接著拿出萬象鉤,就插進墓門的後面,去開自來石。

  自來石是非常出名的東西,這在當時只屬於皇家機密,但是其實原理是非常簡單的。古人先將石門門軸的上下端製作成球狀,又在兩扇石門中間齊門縫的相同部位,雕鑿出一個表面突起的槽,然後再在門內中軸線不遠的石鋪地面上,鑿出一個前淺後深的槽來。關閉石門前,人們先將那根有相當寬度的石條,放在地面的凹槽內,並慢慢讓其前傾,使之與石門接觸。當人們從地宮中撤出後,石條借助其本身傾斜的壓力和門軸軸端的"滾珠"作用,自動地推著石門關閉,直到它的頂端落在兩肩石門的那個凸槽內。

  這樣一來門就能在裡面封閉,大墓很多都是這樣的結構,早期的盜墓人不懂得這個道理,在這門面前無功而返或者強行破門的有很多。

  萬象鉤就是專門對付這門的工具,只要深入門縫,一個巧妙地推壓,自來石就會移開,這門就能打開了。

  我們誰也沒用過這東西,兩個忙活了半天都沒動靜,急得滿頭是汗,最後還是我憑借王若男的指導,一下子將那石頭推開,然後少爺用力一推門,地宮的大門緩緩地被退開。

  一條巨大的墓道出現在我們面前,裡面漆黑一片,我們打起手電,競相往裡面張望。

  墓道比起正規皇嶺的墓道小了很多,但是對於王若男這種經常去跑土坑墓穴的人來說,這樣的墓穴對於她已經是非常奢侈的了,現在滿臉是一種幸福和興奮交織的表情。

  墓道的兩邊沒有壁畫,但是有大量的浮雕雕刻,這在西漢墓裡很多見。地上是二米一塊的青石板子,按照一般的經驗,這樣的地方是不會有機關的,只要是開山墓穴一般非常難以開挖,不是到了後來炸藥工業發展起來,這些山陵倒可能是世界上最堅固的建築之一。

  我們點起蠟燭,一邊看著浮雕,一邊向墓道裡走去,很快手上的蠟燭就開始變色,這是古墓中有沼氣的跡象,但是並不是很多,我們帶上防毒面具,繼續前進。

  浮雕每一幅的圖案都不相同,很多都是面目猙獰的羅剎神仙,我們並未細看,反倒是其他東西吸引我的註意力。

  墓道的兩邊有兩道排水溝,連入古墓之下的排水系統,這種大山裡的古墓,最難解決的就是地表生水的問題,古墓很少能做得到完全密封(如果可以,就會形成火坑墓,一開墓裡面積累的沼氣就會自然噴出,非常危險),雨水會滲入墓中,一定要排出,不然幾百年後,棺材就會在水裡漂著。

  走了不下一百多米,前面又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前面顯然是通往後殿的,兩邊是通往陪葬品的左右甬道,少爺想去看看,我拉住他,告訴他時間不多了,前面不知道還會不會有什麼麻煩,還是把時間用到保命上,我們快點要去看看劉去的棺材,然後看看有沒有墓誌和記載文字的東西。

  往前又走了三十米,墓道的盡頭出現了一排巨大的長明燈,每隻都有大水箱那麼大,一字排列放在甬道的中間,我們上去點了一下,竟然還能點著,長明燈的燈罐子裡裝的是透明的油,可以看到油裡面還有一些人形東西,有可能是人的屍體。我聽說有很多的長明燈都用屍體來做的,很多貴族的公事房裡就養了很多的白癡,這些人都是從全國各地的鄉間收來的殘疾或者智力低下的孩子,把他們養肥了,等主人死了之後,用脂肪煉長明油。

  王若男看了有點噁心想吐,我讓她別看了,在長明燈的盡頭,有一扇大門,左右各有一座巨大的羅漢石雕,羅漢通體黝黑,不知道是用什麼石料雕,表情生動,非常的駭人。

  門的後面就是後殿了,古墓的棺槨就在裡面,按照王若男的想法,要是設置機關,應該就是這裡,因為這裡空間夠大,而且很可能機關的發射口子就在兩邊的羅漢上。

  我爬上一做羅漢檢查,果然羅漢的肚臍眼是空的,如果機關啟動,裡面會有毒沙射出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和少爺用軍用強力膠布將兩個羅漢的肚臍全部都貼的嚴實,這膠布是用來修補坦克或者船的臨時工具,非常堅韌,黏性極其大,估計這羅漢的體積,裡面能存的沙子也就是兩三個立方,用膠布,它就絕對出不來。

  為了預防萬一,我讓少爺和若男退到門口,自己站在門前,用萬象鉤插入門縫,如法炮製,喀嚓一下,將自來石頂開,然後用力一推,承重的石頭一下子給我推開了一條能容納一人通過的縫隙。

  同時兩邊羅漢上的膠帶突然一鼓,果然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不過幾層膠帶裹在外面了,它門只好便秘了。

  石頭門太重了加上門軸幾百年沒動,或者是因為門軸子帶動的機關太久沒有動,所以門推開一點就再也推不動半分。

  我們只好側著身體從門縫隙裡鑽進去,一進後室,手裡的蠟燭就熄滅了,用打火機,怎麼都打不起來,於是扔掉蠟燭,只用手電來照明。

  墓室非常之大,手電幾乎照不清楚墓室牆壁上的壁畫,四周都是陪葬的西連木鑲金箱子,墓室的地面是黃色"燒土"金磚面,規格非常高,墓室的中心,又一個墓坑,棺槨就安放在裡面。我們從這裡只能看到棺槨的上半部分。

  少爺很想去看那些陪葬品的箱子,但是時間實在是不多了,我們直接就來到棺材邊上,跳下墓坑。

  棺槨是石頭的,給修成一座宮殿的樣子,前後浮雕著南天門,象徵著靈魂可以自由歸天,關棺槨的蓋子四角修了飛簷,我和少爺一擡,發現不行,可能這石頭棺槨蓋子裡面做了什麼手腳,這蓋子是吸在棺槨身上的,一擡之下,紋絲不動。

  石頭的東西是最麻煩,我們拿出橇桿,連縫隙都找不到。最後還是王若男眼睛尖,往底下一看,說道:"別瞎忙活了,這棺材是反棺,棺蓋子要比棺材身還厚,還是上錘子吧。"

  我低頭一看,果然棺材蓋子的縫隙竟然是在底下,因為棺材有一小部分在坑裡,所以就算撬管子能插進去,人也用不出力氣。

  我不想破壞棺材,這不符合南爬子的規矩,但是這棺材蓋子最起碼是一噸左右,兩個人根本擡不起來。

  少爺拿出錘子,一邊用撬桿子當罩子,開始搞破壞。石頭棺槨的材料是西域的天心石,堅硬如鐵,但是有一個缺點,就是不能開裂,一旦開裂,你順著裂縫打下去就十分輕鬆。

  我們輪流敲了好久,直打的虎口都出血了,蓋子才打裂開來,我們繼續順著裂縫用力氣,很快堅固的棺槨蓋子給我們大塊解體了。

  把石頭棺蓋子弄到一旁,裡面出現一隻木頭的黑色棺槨,上面描著金絲,這木頭棺槨其實也不好開,但是比起石頭的要好上很多,我和少爺馬上拉起撬槓子,幾下便把蓋子一角撬起了一條縫隙。正想把橇桿子插深一點,然後泰山壓頂將蓋子撬飛掉,突然若男大叫了一聲。

  我們全被嚇了一跳,心說什麼毛病,在古墓能這麼叫嗎?

  少爺道:"幹什麼呢?看看環境,你想嚇死我們啊?"

  若男輕聲道:"不是,你們看,這棺材縫裡有東西伸了出來。"

  我們趕緊低頭一看,只見被用橇桿子撬起的那一條縫隙裡,竟然伸出了三隻長長的青色指甲樣的東西,嚇的我們馬上摔了出去。

  "什……麼……東西?"少爺嚥了一口吐沫,緊張道。好像是指甲"我輕聲道,一摸脖子,一身冷汗。

  "怎麼可能有這麼長的指甲?"若男也嚇的發抖。

  少爺深吸了一口,故做鎮定道:"別怕,沒事,很多屍體死了以後,指甲還會生長很長的時間,所以很多屍體的指甲都會很長,對吧,少爺?"

  我搖了搖頭,輕聲道:"胡扯,我基本上沒碰到過,聽說只有圓寂的高僧才會這樣,那是因為他們是涅磐而死,死的時候身體的機能是緩慢停止的,所以判定死亡的時候,他們所謂的屍體還有一部分是活的,指甲才會繼續生長。"

  少爺聽了嚥了一口唾沫,道:"那……這棺材裡的難道是個和尚?"

  我心說怎麼可能,劉去是個權利慾望很重的人,這種人怎麼可能去做和尚,而且就算他做了和尚,他的屍體也不會像長年吃素食的和尚一樣可能坐化。

  另外奇怪的事情,就是本來以為裡面還會有幾隻棺槨,西漢的時候,這些還是非常普遍的,但是現在看來,這木頭棺槨裡面,應該竟然就直接裝著屍體。

  算了,不管了,裡面就算是只粽子,我們也得硬著頭皮上了,反正現在不死也活不了幾天了。

  我招呼少爺別慌,兩個人靠了進去,先用撬桿子碰了碰那指甲,發現沒動靜,接著繼續用撬桿,插了進去,用力一敲,咯嘣一聲,足有百斤的棺材板子被啟了開來,一下子滑到一邊,重重地撞在磚地上。

  我們小心翼翼地靠過去,少爺還端起弩弓,但是他連自己放竹箭頭尾都弄錯了,三個人發著抖,幾乎是閉著眼睛,舉著三個手電向棺材裡面看了過去。

  少爺第一個湊過去,才一看就轉過頭來,臉色慘白道:"靠,這屍體怎麼是綠色?"

  我一聽冷汗就冒的更厲害了,當下拍了自己一下壯膽子,躲在少爺後面湊了過去。

  棺材裡面是一具屍體,躺在絲綢的被子上面,身上的衣服已經腐爛成一團一團的腐物,看不出原來穿戴時的樣子。屍體全身幾乎是碧綠色的,全身因為脫水而萎縮的很厲害,面容張大的嘴巴,非常的猙獰,指甲和頭髮都很長,顯然死後還生長了很長一段時間,他的手奇怪地擡著,所以指甲才會在我們開棺材的時候從縫隙裡伸了出來。

  我是第一次正面看到古屍,只覺得冷汗直從背後冒出來,腳都有點發軟,一邊的少爺顯然也是,臉慘白慘白,渾身發著抖。

  但是讓我奇怪的是,丫頭這樣天天和古屍打交道的人,竟然也在明顯地渾身不自在,人直往後縮。

  我拍了少爺一下,突然把他嚇得幾乎跳起來,罵道:"你幹什麼?人嚇人嚇死人的!"

  我問道:"我看你魂不守舍的,幹什麼,棺材都開了,咱們還不快上?"

  丫頭突然搖了搖頭,道:"這屍體恐怕有問題,不能上!"

  我問道:"什麼問題?"

  丫頭用撬桿子壓了壓屍體的胸口,問我道:"廣川王劉去,應該是個男人吧?"

  我點了點頭。

  她輕聲到:"那就怪了,這屍體,肯定是個女人!"

  丫頭突然這樣說,我是一點也不能接受,因為這屍體怎麼看怎麼都是男人的樣子,我就讓她拿出證據來,丫頭只是一指就道:"屍體腐爛成臘屍或者乾屍,很難分辨出男女,但是凡是女屍,棺材裡面的陪葬品,放在屍體左邊手下的,肯定是鏡子,你自己來看。"

  說著用撬桿子挑開屍體左手下的腐爛絲綢被子,果然,一隻銅鏡子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丫頭說她閱歷屍體沒有一千也有五百,這古屍男女的分別,靠這一招百分之百準確,從來沒有失手過。

  我一時語澀,自然是聽說過這樣的方法,知道丫頭說的沒錯。

  但是,不可能啊,我們來到這裡,全部都是按照地圖上的信息來做的,而且在這裡的確找到了古墓,但是為什麼古墓裡面的,竟然不是劉去?

  難道根據地圖分析出來的信息是錯誤的?或者那筆記小說裡記錄的東西是錯的,這裡不是廣川王劉去的領地?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們所做的一切不都是浪費時間?那難道我們的生命就快終結了?

  我看了看手錶,還有40多個小時,我們中的一個,就要死去了。

  我重新理了一下思路,如果這裡不是劉去墓的話,那這裡也應該地圖上標示的地方,這應該沒錯,假設劉去就是來了這個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才得已解脫那羅剎鬼棺的詛咒,那我們來這裡也應該可以。

  但是他來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呢?難道就是到了這裡,站一會兒就行了,還是拿了什麼東西,吃了什麼東西,或者進行了什麼儀式?我們都不知道,這可怎麼辦好呢。

  劉去是個盜墓的,他來這裡,應該和我們一樣,首先對棺材發生興趣,但是這石棺我們進來時候沒有損壞,這也就是說,他們當時進來的時候,沒有開棺材,那麼,劉去到了這裡,他幹什麼才解除了詛咒?

  "怎麼辦?"王若男問我道。

  我道:"我們還有時間,先看看棺材裡面有沒有什麼文字的東西,我們好找一些線索,如果沒有,我們等一下仔細研究一下這裡。"

  事實上現在也只有這麼一個辦法。

  按照南爬子的規矩,我支起鏡子,把鏡子照到女屍的身上。

  南爬子人這樣做是為了不讓盜墓人褻瀆女屍,我對著鏡子裡的景象,將鏡子的角度移到女屍的臉上。

  如果這樣一照,女屍在鏡子裡面的臉,鏡子能看到,那就是魂魄不在,可以動手,如果鏡子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那說明這墓就不能盜了,你得把東西全部放回去,然後把棺材蓋子原封不動地蓋好。這是南爬子對於女屍的一種非常重要的規矩,因為他們相信人的眼睛,能夠喚醒屍體。

  本來我們還得背對屍體,反手入棺,但是這樣難度太高了,實在是不行了,於是就正手,但是眼睛看是直接看著鏡子的。

  我忐忑不安把角度對準,偷偷一看,還好,鏡子裡還能看到屍體的眼睛還是閉著的。

  少爺早等得不耐煩了,問道:"行了沒有?咱們沒時間!"

  我點了點頭,兩個人馬上帶上手套,跨上棺材,去摸屍體的身體。

  一般墓主人為自己寫的墓誌,會和他一同入殮的,那所有的墓主人,肯定是會把這個東西放在他的枕頭裡,墓誌會記錄下墓主人的一些比較真實的情況。

  我們兩個每人一手,托住了屍體的脖子,然後將她慢慢擡了起來,因為是濕屍,屍體還有一點彈性,所以並不是太吃力就讓屍體半坐了起來。

  少爺趕緊撥開上面的斷髮,將下面的枕頭拿了出來,那是一隻內空的玉枕,裡面並沒有任何的東西,少爺摸了好幾下,確定沒有。

  他還想去找別的東西,我把他攔住,"別找了,既然枕頭裡面沒有,那肯定其他地方也沒有,一般女人是很少有墓誌的。"

  少爺一下子就喪氣了,我們把枕頭放到原處,又將女屍的頭再緩緩放了下去。

  剛才擡起女屍頭的時候,女屍的頭已經離開了鏡子的範圍,我因為緊張也沒有怎麼註意,這個時候頭一回到原來的位置,我下意識就看了一看。還好,鏡子還是沒黑,還是能看到女屍的臉。

  等等,我突然覺得不對,那女屍的臉,怎麼和剛才不一樣了。

  再一眼一看,猛的我頭皮一麻,渾身打了個一個寒顫。

  原來不知道什麼時候,那女屍的眼睛已經睜了開來,兩隻血紅的眼珠子,竟然正盯著我們。

第二十六章 混亂


  我大叫了一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脖子,一下子把頭轉過去,去看那女屍的臉。就看到女屍體臉上籠罩著一層黑氣,眼窩一下子萎縮了下去,顴骨突了出來,神情更加的駭人。

  屍變了!

  我當時腦子就這一個念頭。三個人連滾帶爬地就退開好幾步遠。少爺發抖道:"這娘們就是善變,剛才開棺材的時候不是沒變嗎?怎麼說變就變啊!"

  我自然是不知道,但是我肯定我們有某一個關節弄錯了,我所謂南爬子盜墓的那些知識,都是一段一段聽來的,中間有沒有遺漏,我還真不能肯定。

  我用手電照了照棺材,那女屍竟然已經坐了起來。給手電一照,腦袋馬上就轉了過來。我忙把手電轉到其他地方去,對另二人道:"別呼吸,這樣老粽子就找不到你!"

  他們乾脆捏住自己的鼻子,我指了指一邊的角落,示意我們到那裡去躲一下!

  我們走了幾步,突然聽到後面棺材那裡發出東西落下的聲音,我一聽就知道那屍體下來,忙轉回去照一下,這一照卻沒有照到任何東西,棺材裡果然沒有。

  再往地上一照,我一下蒙了,只見那女屍,竟然像壁虎一樣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怎麼回事情,你不是說我們不呼吸她找不到我們嗎?怎麼她知道我們的位置?"

  我發抖道:"我靠,我不知道,難道我們附近還有第四個人沒閉住呼吸?"

  "不可能啊!"少爺道,的確是不可能啊,我們胡亂拿手電一照,四周哪裡還有人啊。

  少爺翻出弩弓,大叫著:"他娘的,反正咱們也死定了,媽的就會會這娘們,老許你給我照著,老子今天就和他卯上了。"

  話剛說完,忽然腳下一軟,腳底下的青磚陷了下去,我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情,忽然腳下不穩,摔了下去。

  這一下摔的我七暈八素,四處一照,這下面竟然也是一條甬道?

  奇怪,怎麼會有甬道在這個上面,難道這個古墓是雙層的?

  我納悶地看著四周,少爺已經把我們拉了起來,大叫:"別看了,快跑。"

  我趕緊爬起來快跑,一下子也不知道往哪裡跑好,兩邊都是黑幽幽一片,一看少爺拉著丫頭沒頭沒腦地就往一邊的黑暗裡狂跑而去,一咬牙也就跟著上去。

  狂奔跑之間也看看到這條甬道的兩邊都是色彩鮮艷的壁畫,聽到後面鐵鏈條的急速拖拽聲,根本沒有機會停下來自己去看。

  跑了不久就聽到少爺大叫:"這裡有扇門?"

  我用手電一掃,只見一座巨大的墓門立在甬道的盡頭,比我們剛才從外面下來看到的墓門還要大出一倍多,這木門是用汗白玉所雕,上面左右兩條璃龍趴在門上,乍一看,竟然像活的一樣。

  後面的鐵鏈拖拽聲音看就到了,我們不做停留,少爺一甩弩弓就讓我去開這道墓門,自己要和後面的女屍搏上一搏,拖延時間。

  我此時候已經嚇的手軟腳軟,萬象鉤都拿不住,鬧了半天,連門的縫隙都插不進去。

  定睛一看才發現這道巨大的墓門的門縫隙實在是太窄了,而且裡面灌了銅水,萬象鉤根本塞不進去。

  一看心裡就直叫糟糕,難道我們三條小命,就此斷送在這裡了嗎?

  正在慌亂之際,丫頭忽然來拉我,道:"快看腳下!"

  我低頭一看,只見我們腳下甬道的磚面,到了這裡已經變成大形的青石板,而且我們腳下的這一塊青石板子,一踩之下竟然還有點鬆動,似乎是空心的。

  我猛的想起那幾個老南爬子和我說的故事,這叫做鴿子翻,下面有一條非常複雜的秘道,可以通到墓室裡面,這道墓門其實是個擺設,壓根就沒有讓人進出的意思,這墓門裡面還有六七層石頭封石頭疊在一起,你就是用炸藥去炸,他娘的把上頭的甬道炸塌了,這墓門也炸不開。

  我在書本上也看到過這種機關,沒想到今日還有緣分的見真面目,這種機關在西漢墓穴裡非常常見,我腦子一個突兀──難道這裡的,才是劉去的?那上面的南宋風格這麼明顯的古墓,是誰的?

  一橋通六橋皆通,我馬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情了,這他娘的是個墓中墓啊。當年老教授給我講過一個故事,說是還是在"文革"之前,有一天他們接到舉報,說是哪裡發現了盜洞,他馬上帶著人到了現場,下去一看,發現裡面的東西已經被盜掘光了,四處一片狼藉,老教授痛心之餘,卻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痕跡,原來棺材給人從棺床上挪到了一邊。

  老教授就奇怪了,讓人把棺材搬開一看,我靠,那棺材底下,也就是明墓穴的墓底的磚頭給人挖了大洞,下面黑幽幽是一個盜洞。老教授馬上就納悶了,怎麼回事情,馬上再派人下去一看,知道了怎麼回事情,這明墓的正下面,竟然還有一個南朝時候的小墓,這真是一個墓穴套著一個墓穴。

  那盜墓賊就到下面的南朝小墓裡,但窒息死了,老教授說可能是他的同夥讓他下去後,把棺材推了過來,把他封死在裡面了,但是那棺材有兩噸重,他同夥怎麼推得動,就沒人能說的清楚了。

  大腦裡剎那間閃過大量的片段,一邊的少爺已經翻開了下面的青石板子,這時候那股腥臭的味已經離我非常近了,我再也顧及不了什麼東西,一個翻身就跳下了鴿子番下的密道。

  下面的密道極其狹窄,人蹲著才能勉強立直了,少爺趕緊把上面的青石板子蓋住,就聽到嘣的一聲,上面就猛地一震動,似乎有什麼東西站到了青石板子上面。

  殭屍是不會開門的吧,我心裡祈禱。

  那一震動之後,一下子四周就安靜了起來,我們得意地喘息一口,四處一看發現這密道有大概四人寬,這樣的道路基本上不是給人走,而是稱呼為先路,也就是說,讓裡面死人升天的時候走的路,所有人根本就很難走,這種東西很多時候都是在墓門的上面,叫做開先門,也有走地上,這劉去喜歡刨地,大概這樣選在了地上。

  少爺催出我向裡面走去,為了防盜,先到裡面有時候也會設下流沙之類的機關,這裡行動不便,一旦中招就沒有迴旋的餘地。

  幾個人半匍匐著就往秘道的另一邊爬去,爬了大概有一支煙的時間,那一邊到了頭了,秘道的盡頭雕刻著一個獸頭,兩邊有一些浮雕,是百官出送的情形,意思是你的魂魄從這裡出來,百官在送你上天成仙。

  獸頭的上方有一塊石頭,大概五六百斤重,我們兩個用肩膀往上擡,用盡吃奶的力氣,才把這塊板子撬出一條縫隙。

  我探出半個頭,用手電照了照,然後陸續爬了出來,四處一看,四個人已經被這墓室的氣勢所折服。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墓室,足足有半個足球場這麼大,我看到四周十二根巨大的柱子立在墓室的兩邊,撐起了冥殿頂部(冥殿是修建在墓室裡面的樓閣,一般是參照墓主人生前生活的樣子修建。)每根柱子的中間是一盞長明燈,現在已經熄滅了,墓室的中間,有一座金字塔一樣的高臺,高臺的四面都是四二階臺階,高臺上面四個角落各有一頂寶藏,將高臺上的東西掩蓋得洋洋灑灑。

  高臺的四周,竟然有一圈類似於護城河一樣的凹陷,我們跑去一看,深不見底,不知道下面有什麼東西。

  這條"護棺河"大概有六人寬,就算是裝張彈簧估計也跳不過去,我們一合計,丫頭指了指頭頂道:"只有一個辦法了,從上面的橫樑過去。"

  我往上一看,上面的梁子呈現放射性結構,兩根柱子都有一條楞橫支撐,六條在中間交叉形成一把雨傘的形狀,上面雕鑲畫中,都是十分精美的彩繪。

  少爺拿出繩子,叫了一聲:"看我的'飛火流星勾'。"套上鐵鉤子往裡一甩,繩子飛上半空,可是還沒有到達橫樑就開始下降,然後一下子掉進了"護棺河"裡。

  看樣子扔這個東西還真沒有電影放的這麼容易,我幫著少爺把繩子扯了上來,沒想到拉了兩下,竟然好像卡住了,拉不上來。

  我們扯著繩子到了護棺河邊往下一看,只見繩子給拉得筆直,下面好像鉤住了什麼東西。

  沒有繩子我們就過不了這棺河,我和少爺用力一拉,那東西竟然給我們拉上來了一點,於是兩個卯足了勁,用力去扯。一個黑色的東西,竟然給我們從"護棺河"的下面拉了上來。

  我們把這黑色東西拉到岸上,立馬聞到一股非常難聞的腐臭味道,是一具屍體,而且還不是古屍,我看到屍體身上的藍色工作服裝。

  我們把屍體翻了過來,只見他的身上全是沙子,帶著一股我好像哪裡聞過的黃沙臭,我拿出水壺,把裡面的水往屍體的臉上一衝,忽然丫頭就驚叫了起來:"教授!"

  我一看那屍體的臉,頓時也是臉色慘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屍體,竟然就是在四天前死在東華鎮的王老教授,可是,他的屍體怎麼會在這裡?

  教授的屍體上還帶著背包,我們翻開他的背包,發現裡面全是盜墓用的工具,頓時明白了一切。

  難道教授的追悼會沒有遺體告別儀式,大家沒去瞻仰遺容?教授那個時候根本沒死?那他帶這麼多的工具死在這古墓裡面,難道也是和我們的想法一樣,想來盜墓?

  我又想起在外面潭壁上縫隙裡的屍體,頓時明白了一切,肯定是教授發現了古棺的詛咒是真的之後,用假死來贏得時間,爾後帶著一些人過來尋找劉去的墓穴,但這個秘密給老卞發現了,老卞在臨死前給我們寫下的條子,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情。

  可是教授怎麼會死在這裡的呢?我看著教授已經給腐爛的臉,也判斷不出他是死於詛咒,還是失足掉入"護棺河"而死。或許教授已經把鎮河印拿到手了?

  少爺這時候突然就想到了什麼,叫了一聲糟糕,忙扯下教授身上的鉤子,甩上房梁,然後招呼我們爬上去!

  我不知道他突然這麼緊張幹什麼,馬上跟著也爬了上去,幾個人爬到房樑上,再往下一看,乖乖,護棺河裡已經爬滿了我們在沙鎮下見到的那種奇怪的觸手,在下面纏繞成一團一團的,同時觸手的中間,依稀長著一張巨大的人臉。

  我一看到這情景,一下子就認出了下面是什麼東西,心裡直叫哎呀,這不是我們在黃河裡看到的那種奇怪的章魚一樣的東西嗎。

  高臺的中間是一白玉的棺材床。令我們覺得奇怪的是,棺床上面,竟然不是棺槨,而似乎是躺著一個穿著盔甲的屍體。

  少爺見得多了,這時候也吃了一驚,問我道:"我靠,怎麼回事情,屍體怎麼跑出來了?"

  我從來沒見過這種葬法,一下子也不敢下什麼結論。

  我心裡想,這座放在地宮裡的高臺,很可能是一個墓中風,劉去的棺槨可能是在這高臺的裡面,而上面的盔甲屍,可能只是一個噱頭,說不定是個假人。

  招呼了他們一下,讓他們小心點,三個人往高臺上走去。

  一路走得幾乎每一腳就要抖三抖,小心翼翼提防著這裡設置的機關,但是少爺告訴我們,在墓室的裡面一般就很少有機關,因為墓室的所有佈局講究一種祥和平靜,在這裡設置機關,有違天人合一的基本準則。

  我們來到玉臺之上,不由屏住了呼吸,想看看上面的屍體。到底是真人,還是假人。

  屍體帶著一具六眼面具,面具的眼空裡面,什麼都看不到,一片漆黑,似乎盔甲裡面肉體已經全部都腐爛了,只剩下了一個空盔甲殼。

  我們拿掉他的面具,一看果然裡面的屍體已經沒了,可是在他大腦的位置上有一個小圓環,看上去和青銅古棺材上圖案挺像。

  難道這就是鎮河印?

  (第一部完)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