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行人回到道觀中,見滿牆的雜草,張千軍萬馬告訴他們,在深山之中這樣的寺廟道觀有三十餘處,規模都非常龐大,所以當地被叫做百寺堆,後來一把山火燒的差不 多了,當地的宗教環境才逐漸衰弱下去。之後土匪經常盤踞於這些寺廟道觀的廢墟之中,平日裡穿著道袍,他就混在其中,但是畢竟沒有修葺,他師父之後,土匪的 生意不好做,山中的年輕土匪都去當兵了,年老的陸續都老死在山中。這些廢墟也只剩下這個道觀,還可以勉強住人。

 

而 阿匕族是當地苗瑤混居之後的一個地域性的民族,其實有四到五個民族混居,集寨依山而建,有六個大寨子,外寨子有三千多戶,叫做金牙峒,也叫做百樂京,是唯 一和漢族混居的地方,這個峒的人以金牙為美,節假日會以金粉塗牙,上街集會。百樂京前有一條河,一邊通到山西,一邊直接接紅水河,是茶馬古道上一條通往中 原的河運小道,所以百樂京非常發達,各種行業的人在這裡的驛館每天絡繹不絕,人數比三千戶實際上多出好幾倍。一到晚上,華燈滿街,遠看就像山中的一片銀 河。因為各個民族都有,所以各色宗祠、服裝、小吃、澡堂子,好是熱鬧。

 

百樂鄉之後的深山,漢人就幾乎很難進去,只知道里面還有五個大寨,除了洗骨峒之外,在山谷的最深處還有一個寨子,連名字別人都不知道,只知道那個峒的人對外賣一種泉水,似乎有特殊的用處,只好稱呼為鬼水峒。

 

 

 

張千軍萬馬是漢人,也曾經偷偷潛入過百樂鄉後面的寨子,只進到過第二個寨子,買過一種特殊的大煙,再往後他只有無數的傳說。

 

張海琪看著道觀嘖嘖感嘆,說出家就出家,何必住這種地方。張千軍萬馬說道:“話不能這麼說,出家人吸風飲露,有方草蓆就夠了。”

 

當晚,張千軍萬馬砍柴,燒洗澡水,炒了三個菜,開了一罈酒。張家駐湘西辦事處,就這麼再次開張了。

 

吃完飯,三個人就不再說話。約定了明日進百樂京。

 

洗 澡的地方在廚房後面,是一個四方形的磚頭池子,用各個祠廟的老磚燒黃土胚子做的,張千軍萬馬裡面用了牛糞,但是沒和張海琪說。張海琪關死了四周的房門,吹 熄了油燈,整個大殿就一個洗澡池,大殿頂上破了一個大洞,月光從上面下來。赤條條的白皙的胴體,精緻細膩,在月光下白的沒有一絲血色。

 

張千軍萬馬睡在房樑上面,能聽到水聲,完全睡不著了,瞪著眼睛看著自己頭上的瓦當,忽然坐了起來,翻出師父的古琴,胡亂彈了起來,基本功是有的,只是曲子不知道是哪首。

 

小張哥一個人躺在外面巨大槐樹的頂部,露著詭異的笑容:“出家人。”

 

說實話,今天他是有幾分醋意的,如今只能看著月亮,老道士的頭骨就放在他樹幹的對面,他看著黑漆漆的眼洞。

 

 

 

“你說我們到底喜歡她什麼呢?”小張哥疑惑的問道。

 

第 二天天亮,陽光很好,深山的霧氣很快就散掉了,千軍萬馬顯然一晚上沒睡好,被小張哥拖起來,吃著粗糧餈粑,講解幾個寨子的方位和不同的地理位置,張千軍萬 馬看著小張哥,說道:“問題就在這裡,在上一個寨子裡的人,只有少數人知道怎麼進入下一個寨,中間山路峽谷道路繁亂,猶如迷宮,我們靠混是混不過去的,我 們得找到對的人,讓他們帶我們過去。”

 

“找誰?用錢收買麼?”

 

張千軍萬馬搖頭:“恐怕看兩位的身家,在百樂京呆不過三四天就要回鄉,這些人都是土司和大官,附近的山都是他們的,錢恐怕解決不了問題。”

 

張海琪看著小張哥,後者對張海琪:“如果族長在這片寨子裡,就說明,有一個漢人已經進了六大寨,如若不是常例,則寨子中肯定生有大變,漢人進到阿匕族的政治中心,恐怕整個六大寨的土司的關係已經不是我們想的那樣。如果我猜的不錯,進到百樂京我們一定馬上就會感覺到什麼。”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