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展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道士的自我修養

 

 

 

 

守箭之男

 

張千軍萬馬進入群山之中的時候,只有四歲,師傅告訴他說,他這輩子唯一的任務就是等一隻穿雲箭,射出穿雲箭之人,提出的任何要求,他都要滿足。

 

他的師父是一個道士,在深山中等到過兩隻穿雲箭,他師父說起穿雲箭的時候,眉飛色舞,一點也不似要死的樣子,也不似一個極老的老人。

在他師父110歲的時候,張千軍覺得他師父肯定熬不過當年,因為那個時候他師父不再下床,也不再喝酒,每天只是在道觀的門口坐著,看著門外的皚皚白雪,似乎在等什麼人來接他。那一年師父吃的很少,也很少說話。他們常常是沉默的過完每一個暮鼓晨鐘。

 

到了115歲的時候,師父仍舊還是那個樣子,那一年的冬天特別冷,山中又冷又溼,張千軍萬馬發了一個月的高燒,覺得自己可能熬不過師父了,因為他虛弱的沒有飯吃,但師父似乎不用吃飯。

那天晚上他的床頭多了一晚素面,裡面還有幾個苦菜頭,那是師父的手藝,他意識到師父不僅能下床,而且還能下面。

他 本來想師父為什麼要這麼生活,但仔細想來,他立即就理解了,人生到了這個時候,很是尷尬,死亡隨時會到來,時間卻不多了,大事想來是來不及幹了,也沒有力 氣,小事也不屑的去做,最可怕的是,到了這個年紀,無論是誰,包括自己和其他人,也難以給自己什麼要求,能夠不搗亂就很不錯了。

 

115歲的經驗還是老到,吃著師父的面,到了春天的時候,張千軍奇蹟般的痊癒了,但是他師父終於死了。死之前,他師父看著門外,對張千軍說:原來,她不會回來了。

 

張 千軍知道這個她是誰,第一隻穿雲箭射上天空的時候,作為外家張家在山中的呼應,知道有本家的隊伍在山中遇難求助,他師父隻身一人前往,只救出了一人,是一 個張姓的女孩子。女孩子在道觀中養傷,四個月後離開,那個時候他師父五十歲,老房子著火,愛上了一個要命的姑娘。女孩子告訴他,她回來的時候,會用穿雲箭 告訴他。

那一年之後的五年時間,他師父在山中的每一塊石頭下,都放下了信號箭。每天猶如鵝一樣,看著山谷的上空。

他的脖頸的皺紋都被這個動作拉平,眼神渾濁,之前那黃色的眼白猶如老痰,現在亮如琥珀。

每每被張千軍發現異樣,他總是自嘲一句:白修了,白修了。卻沒一絲可惜。

 

第二隻穿雲箭卻不是那個姑娘射出的,那個人無關緊要,師父都不太提過。

 

張千軍問過他師父,是如何能夠在這深山中守上一輩子,只是為了一件虛無縹緲的可能會發生,可能不會發生的事情。

他師父告訴他說,能夠守上一輩子的,從來就不是箭。

師父沒有說太多。

張千軍自己回憶被選中守箭,大概是因為從小就看的出的挫,張千軍七歲還不會說話,他師父就說成了,蠢成這樣,出去也沒有飯吃,出家就是個機緣。

師父死後他忽然意識到不對,他師父當年收養他,難不成是已經準備跑路,準備養個替代品。然而在他要走沒走的時候,遇到了那個女孩子。

 

 

這一輩子守的確實不是箭。

 

師父死了之後,張千軍決定好好的思考自己要怎麼度過自己的這一生,師父當年好像還得了本家很多的好處,他守箭之後,從未有過音訊,他慢慢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像一個自娛自樂的故事,他每隔半個月,到山中各個大樹之下,更換隱藏的箭簇,把張家標記外面的青苔刮掉。

 

然後幻想每天都有本家人的隊伍在深山中穿行,如果他們遇到困難,就會召喚自己過去。

 

道觀之外有兩個世界,一個世界裡,他是家族的守望者,深山中暗流湧動,穿行的人員絡繹不絕,他們心中有一片安寧,因為張千軍萬馬在暗中看著他們,隨時等候召喚。另外一個世界裡,山中只有他一個人,沒有人會路過這裡,沒有人會用這些穿雲箭。

 

天地間只有他一個人。

 

他慢慢的開始接受後一種解釋,他花了十四年的時間,終於讓自己背上了行李竹兜,準備離開這裡。他決定不再等待別人召喚他的煙花,他要變成煙花本身。

那一天,他走到山下的時候,一隻穿雲箭射上半空,在烈日的天空中炸開,陽光劇烈,看不到任何的煙花火星。

他驚恐萬分,但是身體卻猶如猿猴一樣,順著竹林蕩下懸崖,來到了穿雲箭射起的地方。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小張哥和張海琪,張海琪看到千軍萬馬,一臉嫌棄:怎麼是你來,你師父呢?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