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此同時,張啟山也在思索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的心情更加千頭萬緒,因為直覺告訴他,在日本人兵臨城下的這一年,出現這樣的事情,背後肯定沒有那麼簡單。


在齊鐵嘴休息的時間,火車裡的棺材和屍體已經全部被卸了下來,棺材全部進了張家的庫房,屍體進了軍醫院。這些事情都是張副官的操辦的,齊鐵嘴不過睡了半個小時,幾件事情辦的井井有條,張啟山不由心中安定下來。


從東北一路顛沛流離過來,如果不是身邊這些人幫自己,這局面怕要窘迫很多。生在張家幸而不幸,都因為這個姓氏。


當時他的手入到棺木內的時候,發現古屍趴在棺中,擰過屍體的頭部探入,還發現屍體的喉嚨裡被釘了三十七根反打的牛毛鋼針。


雙指探洞是在屍體屍變的情況下,用最快的速度從屍體口中取出陪葬的珠寶,以免被棺內的東西咬到。在喉嚨裡反打鋼針,一般都有劇毒。是專門的防盜措施。


這具屍體早年可能有屍變的跡象,但現在已經「乾涸」了。那小兵摸到屍體之後,要手指反勾進屍體的嘴巴裡,感覺受了影響。把這些鋼針誤以為是屍體的長出的黑毛,緊張之下中了鋼針上的劇毒。但那小兵並不承認,他說那屍體的喉嚨裡,藏著會動的東西,他被那東西咬了。


很少有墓主人怕別人盜竊自己嘴中的古玉而在喉嚨裡設置反打的鋼針,這過於陰狠而且褻瀆屍體,喉嚨裡反打上牛毛針更像是怕食道裡有什麼東西爬出來,這小兵的話讓張啟山有些在意。


張啟山自己三根手指壓住鋼針,另外兩根手指探入了屍體的喉嚨深處,摸到了這片甲片,甲片掛在裡面的針上,並沒有感覺到小兵說的會咬人的東西。不過他仍舊覺得有蹊蹺,按碎了屍體的下巴,將頸部擰斷,只等開棺看個究竟。現在唯一的線索,就是這片鱗甲。


古時候鱗和甲是有區別的,一邊薄一邊厚為鱗,中間厚四周薄的是甲,這一片中間最厚,一邊稍厚,一邊很薄,帶著一股奇怪的腥味。甲片發黑帶白,上面有著貌似甲骨字的花紋,甲骨字很是模糊,無法分辨意思。他心中的疑問更甚。最讓他覺得奇怪的事,這片鱗甲雖然已經乾透,但似乎是新的,不是化石。


思索著就見齊鐵嘴不聲不響的摸到自己身後,自己已經勞煩這傢伙一天了,不過形勢所迫,九門裡能幫他的屈指可數,老八的性子溫順,思維敏捷,也只能繼續委屈他。便問道:「睡的可好,睡夠了來幫我掌掌眼,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做了好多噩夢。」齊鐵嘴實話實說,「這一個月恐怕會做更多噩夢。」說著拿過甲片:「佛爺你的眼力九門絕冠,我幫您掌眼不是給人笑話麼?」


「漂亮話說再多,我看不出來還是看不出來。少說這不管用的破詞。」張啟山起身來到窗前,下面帷幔圍起,親兵正在開棺,見氣割的火焰不時閃亮,這鐵哨子鐵漿融入棺材纖維裡,很是結實,看來還得需要一些時間。


「看似甲骨,又像是天然的花紋?以前聽說有些烏龜背上會有天然的洛書的圖案,來歷不明。這種鱗甲不是烏龜的,也不是獸骨。」齊鐵嘴拿過片甲片看了半天,搖頭:「甲骨學最老資歷,是江蘇淮安的羅雪堂,羅老現在在滿州,是敘勳一位,已經跟了日本人。羅雪堂辦有東文學社,有一學生為王國維,也是甲骨學的大家,民國十六年在頤和園跳湖自沉了。羅老持的喪。現在如果要找,還有一位董作賓先生,現在正在長沙,此前我有一批甲骨,正好是賣給這位先生,不過他馬上要啟程去昆明。不過他不喜歡當兵的,我可以替佛爺去拜會一下。」


「跟了日本人?」張啟山沉吟了片刻,「你對甲骨不識,對甲骨的大家倒是滿熟悉的。」


齊鐵嘴盯著甲骨,喃喃道:「佛爺你不要笑話我,甲骨占卜是一家,我收的甲骨不比您家的佛像少。不過佛爺,咱們現在不能陷在這堆棺材裡面,您覺得,這一火車棺材,日本人到底想做什麼,是為了盜寶麼?」


張啟山皺起眉頭,這也是他關心的點,一路南下,張大佛爺起家淘了那麼多沙子,蹊蹺事早就讓他見怪不怪,只是這些棺材都來自於一個大墓,日本人在一個有問題的古墓中活動,才是讓他最頭疼的部分。日本人進西南門戶是想以戰養戰,他們的目的是這裡的礦產,日本人的文化掠奪也能猖獗,但盜掘古墓這種事情在現在這種時候發生非常違和,讓人隱隱覺得必有隱情。


兩個人在沙發坐了很久,齊鐵嘴幾次勸他休息,忽然外面終於來報,棺槨外面的鐵皮終於被完全切掉,兩個人立即出去觀看。


幾個親兵上去,用撬棍插入棺槨的縫隙,用力翹起。巨大的棺槨蓋發出木頭崩裂的聲音。


此等場面齊鐵嘴和張啟山都經歷的多了,但此時兩人仍舊屏住了呼吸,見槨蓋滿滿被撬起,艱難的推到一邊。足足折騰了半個小時,才露出了裡面的棺材。棺蓋早已和槨蓋爛在了一起,所以一起被揭開。縫隙出現的時候,齊鐵嘴的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


棺材是紅漆黑紋,猶如毒舌的皮一樣,上面有很多人俑的圖案,槨蓋翻到一邊,終於發出崩的一聲落地。棺材裡的粉塵全衝到空氣裡。


眾人摀住口鼻,副官招手,四面舉著煤氣燈放置在棺材四周,將棺材裡面照亮。看著棺皮上的紋路,齊鐵嘴已經大概確定,這副老棺,應該出自南北朝時期,因為棺身有兩個人俑畫像,一個獸面一個人面,惟妙惟肖,是南北朝比較常見的裝飾。


從棺槨大小來看,此人肯定是一品朝元或者貴族,當時連年戰亂,這樣的葬制已經算是比較奢靡,應該地位很高,但因為所有的衣物都腐爛了,所以無法判斷細節。


哨子棺棺材上已經打孔,所以棺材裡面很乾燥,齊鐵嘴湊上去,看到棺材裡面全是和火車上看到的蛛網。像一層被子一樣蒙在棺材裡的屍體和陪葬品上。


張啟山和齊鐵嘴對視一眼,拿過一親兵的步槍,將這些蜘蛛網挑開,蛛網下全部都是黑色乾涸的像瀝青一樣的污漬,應該是屍體脫水腐爛和棉被,絲綢等腐爛物,一具乾屍裹在這些污漬裡,能看的出是趴著,頭的角度很不自然,應該是被張啟山強行擰了一圈,下巴已經粉碎。屍體的表情因為沒有下巴,看上去非常猙獰,屍身高大,身有一層細細的黑色絨毛。


親兵習慣去掏陪葬品,張啟山臉色冰冷,說道:「什麼都別動,看看它喉嚨裡有什麼。」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