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想罵胖子兩句,突然間聽見前方的黑暗中竟然傳來「乒乒乓乓」好像是很多東西撞擊的聲音,這種聲音夾雜著像無數隻貓叫一樣但是比貓叫的聲音更淒厲的叫聲,聽得我和胖子是一陣的毛骨悚然。

  「老胡,這幫黃毛畜生到底是在搞什麼鬼?到底是怎麼回事?」胖子一臉迷惑地望著我說。


  「我也不知道啊,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間就撤到了黑暗裡,聽這裡面的動靜,好像是在打鬥啊?」我迷惑不解地回答道。


  「要不咱們趁這工夫趕緊溜了吧,你說怎麼樣?」胖子問我。


  「誰不想溜呢,可是你看這門,這麼厚的木頭,還在外面用門插插上了,就算咱們是用工兵鏟,沒個一時半會兒也鏟不開啊!有這工夫,那幫黃皮子早發現我們並且反攻上來了,並且到時候要是咱們體力都消耗了還打不開門的話,那黃皮子反攻上來咱們就真的只能等死了。」我搖了搖頭道。


  「那老胡你他媽倒是說咱們該怎麼辦啊,出去也不行,不出去也不行,難道就在這裡等死嗎?」胖子著急道。


  我看了看胖子著急的樣子,說道:「我覺得咱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先設法弄清楚黑暗中到底發生了什麼,然後再想對策,萬一它們聚集在黑暗裡就等著給你我致命一擊呢,那咱們豈不是太危險了!胖子,你看看你腳下的狼眼手電還能用嗎?」


  胖子一聽我說這個話,撿起了腳下的狼眼手電,打開開關,但是手電並沒亮,胖子衝我無奈地搖了搖頭,看來不知道手電哪裡壞掉了,暫時是用不了了。


  「對了,老胡,你那邊不是還有冷煙火嗎,扔過去看看到底那邊是怎麼回事。」


  胖子的一句話,提醒了我,我趕緊去翻包裡的冷煙火棒,引燃了一個扔到了前面的黑暗中。隨著煙火在地上「咕嚕咕嚕」慢慢地滾過去,我和胖子終於看到了前方黑暗中的一切。雖然我們都已經做好了迎接恐怖景象的準備,可是這突然出現的一景,還是讓我們大吃一驚。


  只見前方有一條兩米來粗、十多米長的大蟒蛇!倒三角形的大蛇頭上綴著兩隻灰綠色的眼睛,紅色的芯子吐得長長的,在左右晃動著,好不猙獰!它的身子附近躺著大大小小的黃皮子數十隻,看來都受了不同程度的傷,起不來了。別的沒有受傷的黃皮子還在前赴後繼地往上衝著,又不斷地被這條大蟒拿尾巴或者頭部掃開,這幾個來回下來,形勢立見高下。


  我很納悶兒,這條大蟒蛇是怎麼來的?它究竟來做什麼?為什麼和黃皮子打上了架呢?我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胖子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衝我努努嘴道:「老胡,你看,你快看,在那群黃皮子的後面,是什麼!那條大蟒在和黃皮子打鬥的同時,眼睛時不時地總是瞟向那些黃皮子後面,而且那群黃皮子好像聚在一起,要保護它們身後的什麼!」


  我順著胖子的話往黃皮子的身後看去,看看到底有什麼東西,在冷煙火的照射下,黃皮子身後的東西逐漸清晰,一個一個圓滾滾的小小的,原來是這些黃皮子的幼崽,密密麻麻的竟然有數十隻之多。


  「胖子,這些黃皮子身後的,是它們的孩子,它們是在保護它們的孩子。」我沖胖子喊道。


  「可是這條大蟒蛇要它們的幼崽幹什麼?」胖子疑惑道。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十六字陰陽風水秘術》的殘本裡面有寫道,黃鼠狼的幼崽學名叫金頂蟲,是大補的物件,人類吃了延年益壽,獸類吃了增功加道啊!」我向胖子解釋道。


  「啊,怪不得這大蟒蛇要吃這些黃皮子的小幼崽,合著是想給自己增加道行啊,怪不得怪不得!而且,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之前咱們在正殿神像後面看到的毛髮,就是來自這些黃鼠狼的幼崽。」胖子向我說道。


  「對啊,沒錯,應該就是它們的幼崽身上脫下來的毛髮。胖子,你看看現在這戰局的情形,黃皮子已經被這條大蟒蛇打得七零八落了,現在這條蛇還沒有看到我們,我估計等它把這群黃皮子打敗吃了幼崽之後,接下來倒霉的就是我們了!」


  「老胡,那還等個什麼勁兒啊,反正現在黃皮子也對咱們構不成什麼威脅了,而且那條大蟒蛇暫時還沒有發現我們,此時不動,更待何時!」胖子邊握了握手裡的槍邊說道。


  「咱們就給它來個出其不意!俗話說得好,打蛇打七寸。但是這條蛇太大了,咱們這樣貿然上去肯定不是它的對手,別說打七寸了,估計咱們連它後背都摸不著,所以,咱們兩個先在旁邊下暗手往它腦袋上來兩下,給它廢了!然後咱們再去打它的死肋。」我向胖子說道。


  「好,就這麼辦,Shirley楊不是給咱們兩把手槍嗎,這會兒不就正能派上用場,俗話說得好,槍到用時就該用,別等茶涼空悲慼。」


  「去你的大頭鬼吧,王凱旋同志你別總瞎謅行嗎,這兩句是什麼屁詩啊,根本就完全不通。這節骨眼上還能自己編詩呢,您這心理素質還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什麼叫我編的,這本來就有這句詩,不信你回去查查去,別冤枉好人,你這文學素養不夠,完全不能欣賞得了我這種詩意大發的境界。俗話說得好,文思如尿崩,你不懂你不懂。」胖子邊搖著頭邊說著,然後從他的口袋裡又掏出了一把槍給我。


  「我說胡八一同志,你看那蛇倒三角的腦袋,一看就不是善類,咱們這吧吧兩槍下去必須一次性把它廢掉,千萬不能給它任何緩過神來的餘地。要不然,咱們別說對付黃皮子了,這大蛇會把咱們外加黃皮子一股腦兒全部送到閻王殿去,到時候咱們和黃皮子到了閻王殿還得打,這不是死了之後都不消停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