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唯一的可能性

簇幫著吳邪把所有的照相機殘骸都檢查了一遍,看是否有完好的存儲卡,那些教授們對這些事似乎完全不在行,只是一直在邊上看著。

他們最後拆出了六張可能還可以使用的SD卡,插/入電腦後,前幾張都有問題,只有兩張可以被電腦識別。

黎簇心裡想:這些人如果是想銷毀相機,那應該是在一個特別慌亂的狀態,因為如果特別冷靜只是想銷毀裡面的照片的,只要燒掉SD卡就行了。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自己想錯了。

在這兩張SD卡中,都存有大量的照片,數量之多讓人咋舌。大部分都是風景照,少有人像攝影,顯然這兩張SD卡的主人都是專業的攝影師,不是到處拍照留念的普通旅行者。這些照片,如果全部要介紹出來,相當浪費時間,其中有必要介紹的,只有一類。隨從的軍人看到那些照片,就告訴他們。這些照片上所有的風景,都是古潼京的景色。

果然,這些SD卡的主人都去過古潼京。

黎簇當時就問道:「古潼京到底是個什麼地方?」

他剛問完,所有的人都看著他,一個學生模樣的人說道:「你沒看過資料?我們要去的地方,你竟然不知道?」

吳邪看向黎簇,用揶揄的語氣說道:「是啊,你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來。」

黎簇尷尬了片刻,才想到化解的方法,說道:「我不是說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我只是感歎一下。」然後裝模作樣的重新說了一遍:「古潼京到底是個什麼地方啊?」

吳邪拍了拍他,說道:「沒做好功課就沒做好功課,別裝,正好教授都在,讓教授給你講講。」

吳邪說的時候,看向了一個中年人,中年人看上去有50多歲了,但是身上的肌肉很發達,一點也不像是做學問的人的樣子。黎簇記得,資料上寫著這個人好像是領隊,叫做王達明。

王達明的名字聽起來像是港台那邊的人,但其實他是山東人,似乎是遙感方面的專家。他聽到吳邪這麼說,就說道:「其實對那地方的定義也相當的模糊。我只知道,古潼京是由三個海子包圍的區域,三個海子呈現品字形。而那三個海子也神出鬼沒,就算是現在這個時代,使用衛星也經常找不到,它們好像是有生命的一樣,據說清朝的時候有人看到過一次,投下了信號旗,但是後來找的時候,只找到了一片沙漠,並沒有看到那三個海子。」

「這是不是傳說那種會自己移動的海子?」黎簇問道。

王達明點頭:「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那三個湖泊也許也並不是會移動,而是在某些時候才會出現。過了那個時間,它們就會沉入沙漠底下。」

「那既然如此,我們要去的那個地方,為什麼叫做古潼京呢?」

「那就是當時飛機投下信號旗的地方。」王達明邊上的人說道:「你是不是完全一點資料也沒有看呢?」

黎簇第一次覺得自己在這個團體裡有些丟人,支吾道:「我,記性不太好。」

「別討論這些了,要知道回去繼續看資料去。」隊伍中有人又道,顯然有些不悅。黎簇看過去,那個人他也有印象,但是在看資料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人不是什麼好相處的角色。那是一個相當不起眼的,沒有任何特徵可以形容的人,如果一定要說特徵,這個人的頭髮是自然卷的,大概30歲不到,是幾個學生中的一個,但據說已經小有成就了。因此他在平日和教授他們也有對等的地位。

這個人的名字他記不起來了,他決定稱呼其為卷毛。

卷毛繼續說道:「這些照片很正常啊,普通的風景照,不可能因為這些照片燒掉照相機啊,而且,為什麼他們要埋起來?」

「如果要毀掉的東子不是相機裡面的照片,難道是照相機本身?」

「你是說,他們忽然集體對照相機厭惡了?」

「這個世界上有照相機恐懼症這樣的病嗎?我可沒聽說過。」

「我跟你說,這個世界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還有人恐懼毛呢,希特勒就有體毛恐懼症,除了他的小鬍子和頭髮,他身上所有的毛都被剃光了。」

「但是,也不可能同時有這麼多人發病吧。」


眾人七嘴八舌的討論,黎簇覺得有點尷尬,自己的知識量顯然無法參與到這這樣的討論中來,畢竟自己到底還是學生,及時裝成27歲的樣子,以往的習慣還是讓他不敢輕易和成年人討論問題。

吳邪也不理他,只是一遍一遍的翻動那些照片,末了,他嘖了一聲,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發生這樣的事情,只有一個可能性。」他說道。

「什麼?」卷毛問。

「這個坑裡埋的全部都是照相機,沒有其他東西,說明這和負重,搶劫或者丟棄貨物沒有關係,這件事情一定只關乎照相機本身。但是,這裡有這麼多照相機,如果每一個照相機的主人都同時產生了銷毀照相機的想法,或者有人策動了銷毀照相機的行動,幾率也十分的小。也就是說,不可能有所有人同時覺得攝像機一定要被毀掉,而旅行團體,也不太會出現一個領導者,說必須毀掉所有照相機這樣的事情,因為肯定不會所有人都聽從這樣的命令。」

「你的結論是什麼?」王教授問道。

「結論是,銷毀這些照相機的人,並不會是整只旅行團,可能只有兩到三個人的小團體,他們帶走了所有的照相機,檢查並銷毀了這些東西。」吳邪說道:「我們可以還原當時的經過,有一隊或者幾對旅遊團,在某一個地方駐紮的時候,有人偷竊了或者使用某種方式帶走了這些旅遊團的照相機,並且在這裡檢查了裡面的內容,然後銷毀掉了。」

「這也是一個結論,如果是這樣,那麼他們可能認為,這麼多的照相機,很可能其中有一隻,拍了他們想要的東子。」王教授說:「那麼,他們有沒有找到他們要找的照片呢?」

「我們剛才翻找照相機的時候,有沒有發現有相機沒有記憶卡?」吳邪問。

黎簇和王盟都搖頭,黎簇鼓起勇氣說道:「我覺得,他們既然會把相機全部燒了,而不是只燒記憶卡,那他們即使發現了他們要找的相片,也會把存有照片的照相機整個拿走。」

「有道理。」吳邪抽了幾口煙,把那些殘骸撥弄了幾下,對王盟說道:「你再檢查一遍,看看會不會有什麼遺漏。」說著就對其他人說:「大家都先去忙吧,感興趣的可以留下來幫忙,別都窩著不幹正事,很快就降溫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