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另一個吳邪

見幾個人散了,吳邪就對王盟打了個顏色,「把所有照相機的型號和數量都給我統計出來。然後把最近一年這裡所有旅行團的資料給我調出來。」

「一年,那肯定不少啊?」

「機靈點,來古潼京的旅行團在規模上和行程上可能都很特殊。不會太多的。」吳邪說道。

黎簇縮在邊上,不知道此事自己是否可以自由活動了,吳邪抽完了這根煙之後,立即抽下一根煙。此時,他才發現黎簇還在邊上,就問道:「怎麼回事啊?資料一點也沒看?剛才一問三不知。」

「您應該知道我不愛學習。」

「那你愛惜生命嗎?」吳邪就問他:「如果明天還這樣,我就對你不客氣了,你覺得我人太隨和了還是怎麼著?作為準人質、肉票,你就是我們困難時候的食物,你能活的有點覺悟有點價值不?讓我們在餓的不行的時候,能找個理由不吃你嗎?」

黎簇看著吳邪的眼神,覺得這傢伙不像是騙人,這人的眼睛中有一種常人沒有的光澤,這是一種潛意識裡的藐視。顯然,這傢伙肯定經歷過太多常人不可能經歷的事情,所以對於黎簇,他似乎看著的是另外一種低等的生物,是可以被食用的。

「我今天晚上就去補習好。」黎簇說道:「不過,你得告訴我事情的來龍去脈,你答應過我的。」

吳邪看了看四周,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團紙遞給黎簇,黎簇結果打開就發現那是一份報紙。上面是一篇報道,開頭寫著:「蘋果日報 關根」

接著,吳邪把之前關於藍庭和古潼京的一些內容,向黎簇敘述了一遍。聽完之後,黎簇有些抓不住重點:「你是說,去過古潼京的人,有可能在照片上不能成影?」

「是的。」吳邪說道:「按照她和我敘述的情況,確實是這樣。」

「可是,這怎麼可能?這違反物理定律啊。」黎簇說道:「人之所以看到東西,照相機之所以可以成相,全部是因為有東西能反應光線,但是,不可能有些東西,可以反射進人眼,但是無法反射進照相機啊。」

「其實,是可以的。」吳邪說道:「當時,我也覺得那是她的無稽之談,但是後來我想了想,叨叨之所以在照相機上不能成像,其實是有一種可能存在的。」

「什麼?」黎簇心說不可能啊。

「因為本來就沒有叨叨,叨叨在現實中是不存在的。」吳邪說道,「假設叨叨在古潼京出了什麼意外,她並沒有隨著旅行團回來呢?隊伍中本來就沒有叨叨,但是藍庭卻產生了幻覺,以為自己看到了叨叨。這種事情並不是不可能。」

「這是很多蹩腳美國電影裡的情節,而且最後不是證實她自殺了嗎?」

「我只是想告訴你,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的,沒有什麼事是無法解釋的。」吳邪說道:「也許,你解釋出來的東西,完全和真相沒有關係,但是,有解釋會比沒有解釋重要的多。」

黎簇似懂非懂,心說似乎和這樣的人也不值得去好好辯論,只好轉移話題:「你不是盜墓賊嗎?為什麼會給女作家當攝影師,還寫東西?」

「我當盜墓賊是因為血統問題,也是因為一個承諾,因為我一旦離開這個圈子,很多事情我就沒法去做了,很多人我也不可能去幫助了。」吳邪說道,「有些人做一些小惡,是因為他知道,如果他離開了這些小惡都可能變為真正的大惡。」

黎簇還是不懂,不過他覺得吳邪抽煙的樣子讓他有點崇拜了,這他媽難道就是真正的男人的魅力?

正琢磨著,王盟回來了,拿著幾疊資料過來,上面全部都是最近一年旅行團的資料。

三人坐下來,王盟就問吳邪:「老闆,你要這些幹什麼?」

「我給你們說了你們就知道了。」吳邪翻動裡面的資料,每一份資料裡都有一張照片,那是那些旅行團在機場會合之後,領隊拍攝的大合照。一群人在背後拉了一個橫幅,寫著:XX考察旅行團。這張照片一方面是留在檔案裡的,另一反面是要拿來賣錢的。「你們仔細看這些照片裡的人,看他們的照相機的牌子,數量,我相信能分析出來到底是哪幾支探險隊在這裡遺失了照相機。」

黎簇接過照片,看著王盟統計的數字,發現上面數量最稀少的,就是普通彩色殼子的卡片機,就道:「主要是找有顏色的照相機,對比顏色和型號。旅行團不多,不大可能有兩個人團的人帶著同樣顏色的同樣型號的相機的。」

「別妄下定論。」吳邪說道。

黎簇看了看這個小老闆,覺得這個小老闆的話裡總是在提醒他什麼似的,好像一直在教他,心中越發覺得奇怪。

三個人研究著這些照片,很快他們確定了兩個遺失相機的旅行團,但是只確定了兩個。按照相機的數量,除非兩個團一半人都帶了兩隻以上的照相機,否則,肯定還有一個團沒法被辨別出來。

不過,在這種旅行團中,有人帶兩隻或者兩隻以上的手機的幾率也非常大,畢竟卡片機和單反的作用訴求不同。但是,按照一般常理分析,還有一隻旅行團無法被辨認出來的幾率更大。

而且,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很可能是這只旅行團中,沒有人帶卡片機,全部是清一色的專業相機。

按照這個推測方向他們繼續找了下去。但是,按照這種假設推測下去也是一條死胡同。因為在生活日益富裕的今天,出去旅遊不抬一個大炮。似乎就不算是旅遊了,所以某個團即使全部是單反相機也不容易被區別出來,這根本不能城為突破口。

當這個方向走不通之後,他們又根據時間去查,因為吳邪覺得,這三個團一定是同期的。但是在王盟的資料裡並沒有同期的團。

資料裡一共是十一個團,目前找到的兩個,一個是青島的,一個是北京的,北京的團就是藍庭的團,他們在照片裡看到了藍庭和叨叨。而這兩個團到達古潼京的時間相差一個星期。離這兩個團最近的團,一個相差兩個星期,一個相差一個月。時間似乎有些長了。而且,如果青島和北京的團本身就相差了時間。說明這裡的照相機並不是一次銷毀的,他們只是把這裡作為一個固定的銷毀場所而已。

除此以外,其他的方面一無所獲。

王盟道:「要不我先從這兩個團查起來?」

吳邪點頭,似乎也沒有什麼好辦法,這個時候,黎簇突然看到自己手上的照片上有一個人的臉讓他很不舒服。

他看了看吳邪,看了看照片裡的人,心中覺得非常的奇怪。因為,他在照片裡看到一個笑得很開心的年輕人。這個人,和面前的吳邪長得很像。不,不是很像,簡直就是吳邪。這個老闆以前跟團來過這裡?

「老闆,你看。」他對吳邪說道:「這個人,你覺得像誰?」一邊盯著他的面孔。

吳邪接了過去,王盟就在邊上道:「你一個人質,有什麼資格叫老闆,別他媽給我套近乎。」吳邪沒理他們,而是看著黎簇手裡的照片,一探之下,他也皺起了眉頭。

他心裡咯噔了一聲,這段時間來,只要是查那件事情,每次看到這張臉,他總是會心裡抽搐。

他本來以為這輩子都不太可能見到這個人了,但是,顯然這個人還一直在非常積極的活動,那也就是說,他以為結束的那件事情,也許根本還沒有完結。

王盟湊了過來,看了看照片,就道:「老闆,又是他。」

吳邪點頭,黎簇問道:「這不是你嗎?」 吳邪搖頭:「不是我,或者,這個才是真正的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