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是吳邪此時可能會因為慣性,繼續留在這裡糾結。黎簇的性格和思維方式顯然是非常直率的。想到這裡,他立即往回跑去,叫道:「等一等,留一碗給我!」

  黑眼鏡繼續叫道:「你不是說不會靠近我一百米嗎?」

  黎簇大罵:「老子被你整死了,不能一點好處都撈不到。」重新爬到卡車頂上,他又想到一件事情,立即又從卡車上爬了下來。

  黑眼鏡從包裡拿出青椒肉絲飯,已經吃上了。看見他又爬下去,詫異道:「你怎麼做事情那麼不痛快。爬上爬下的,你還嫌折騰得不夠?」

  「你說過,你帶我出去是因為兩個人生存幾率大一點。但是,走出沙漠的時候,你一定會殺我滅口的。」

  「是啊。」黑眼鏡吃了一口,「有什麼問題?」

  「那我寧可在這裡等死,也不想在看到生存曙光的時候被你殺了。」

  黑眼鏡放下飯盒,微微一笑,說道:「你放心吧,理論上雖是這樣,但是,現實情況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我走不出沙漠。」黑眼鏡說道:「我估計了一下,這一次的乾糧,只夠你出去,我只能走完半程。」

  「什麼?那你不更得殺了我。這樣你一個人就能出去了。」黎簇道。

  黑眼鏡低頭看他,隔著墨鏡,黎簇看不到裡面的眼神。頓了頓,他才笑道:「也是,我怎麼就沒想到。」說著就在身上摸索起來。

  黎簇暗罵自己,真的就是一個白癡啊,怎麼就亂說話啊。剛想繼續跑,就看到黑眼鏡根本沒把刀掏出來,而是掏出了煙點上。對他道:「你不懂,對於我來說,你能活下來的價值大多了。」

  「為什麼?」黎簇還是退後了幾步。

  黑眼鏡道:「因為,我即使活下來,也活不了多長時間,而你,未來還很長。」

  「我看你年紀也不大啊。」黎簇說完這句話就又後悔了,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嘴巴子。媽的,這是在說服他宰了自己嗎?這腦子到底是怎麼長的。

  黑眼鏡咯咯直笑,說道:「也不是說我就完全沒有生還的可能性,你安心上來吃飯,我告訴你原因。」

  黎簇爬了上去,這一次他學乖了,保持著離他足有一臂的距離。他坐定後才看到,黑瞎子的手上,纏繞著一條東西。仔細一看,他就發現那是從巨爪子上面割下來的。如今這麼近的距離看,更像是樹皮一樣的東西。

  「這是?那怪物的皮?」

  黑瞎子吸了一口煙,把手上的皮遞過去,就道:「那不是手,也不是蛇,那東西是一種植物,叫做九頭蛇柏。我敢肯定,這片沙漠下面有一個巨大的空洞。吳邪和他那個夥計,肯定沒有死。」

  「為什麼?」黎簇問道。

  黑瞎子道:「因為這種東西的生活習性。它們習慣於困死獵物,而沒有能力直接將獵物殺死。」黑瞎子幾口扒完飯,就把自己的背包甩給黎簇,繼續說道:「裡面有GPS,食物和水。你往東走三十公里,有一條廢棄的公路,順著公路向北走,有一段會和現在的公路重疊。雖然這裡不一定會有過路車,但你順著公路走說不准就能遇到一輛,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

  「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去?」黎簇問道。

  「我說了,我只能走完半程,那我還走個屁啊。我把自己那份留下了,你自己走吧。」黑眼鏡又看了一眼這片沙海,「你未必能活的比我長,這裡畢竟是沙漠,你可要加油了。」

  黎簇看了看裝備,就道:「可是,四周全是那種東西,我怎麼走啊?你是不是還在涮我呢?」 黑眼鏡把黑刀插/入後腰,背上自己的小袋子,就跳下了卡車,說道:「我這個人很公平,我現在會走到那個沙丘上,開始跳踢踏舞。你乘這個機會快走吧。」

  「那怎麼好意思?」黎簇說道,忽然覺得這事情變化得太快了,這人現在是要捨身救他嗎? 「別太感動啊,我說了,我要保護那個姓吳的。如今他們肯定被困在地下,雖然暫時不會死,但是時間一長就難說了,我會下去爭取一段時間。

  在我的包裡,有一隻電話,裡面只有一個電話號碼,你到了有信號的地方,就撥打那個號碼,把事情告訴電話裡的人。就會有人進沙漠救我們,這件事情就和你沒關係了。」

  「哦。」黎簇翻了翻背包,果然發現裡面有一隻手機。 黑眼鏡摘掉墨鏡,帶上了黑色的風鏡,然後用一條不知道從哪兒找來的黑布蒙住了口鼻,用力紮緊,黎簇忽然想到個事情,又問道:「等等,要是我死了,你不是也沒救了。」

  黑眼鏡看了他一眼,點了點頭:「嗯,真聰明!你想的很對。所以,你千萬別死。」說完,黑眼鏡就往「離人悲」的沙丘那邊走去。

  黎簇看著他越走越遠,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隱約就看到那邊的沙地開始起了波動。他知道自己沒有多少時間,立即跳下了卡車,向另一個方向跑去。跑跑停停,還回頭瞅瞅。第二次和第三次回頭的時候,他已經看不到黑眼鏡了,也不知道是被沙丘擋住了,還是被那些手拖到沙子底下去了。

  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他繼續往前狂奔。此時,太陽完全升了起來,他握緊了GPS和指南針。 「千萬別死啊!」他告訴自己,然後義無反顧地衝向前方無垠的沙海。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