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剪西捂住鼻子,看著眼前的人,小張哥他們去南疆已經有一週了,他總算等到了張海琪讓他等的那個人。

 

來人是一個大約30多歲的中年男子,揹著一個很大的揹簍。揹簍中有一捆草蓆子,他搬了出來,放到何剪西面前的長方形大茶几上。

 

 

 

這就是南洋檔案館重建之後的001號檔案,何剪西給來人倒了一杯水,檢查了那個人的火車票,確實是從南疆來的。張琪海特別關照,南疆肯定有事發生,存下來的錢收購檔案,儘量只收南疆方向的東西。

 

草蓆子似乎在地裡埋過,發出土星子味和劇烈的黴臭味,何剪西看那30多歲的中年男子,穿戴倒是整齊,只是皮膚黝黑,看似常年日晒。雙眼渾濁但炯炯有神。他嚥了一口吐沫,努力鎮定問道:“咱們開始吧。”

 

中年人茶喝了三口,才放下茶杯,一口西北官話:“馬尾山在貢榜的邊上,獵戶打獵,4年前獵到了第一隻野豬,刨開之後,胃裡出來的這個東西。”中年人從懷裡掏出了一個奇怪的東西,何剪西接過來一看,那是一塊奇怪的骨頭。骨頭上全是奇怪的暗紅色疙瘩。

 

他接過來的瞬間才發現,骨頭很重。

 

“獵 戶整天打獵,殺的東西多了,這塊骨頭,從來沒有見過,沒有動物長這種骨頭。”中年人繼續說道:“馬尾山是內陸,沒有湖,沒有河只有泉水,這塊骨頭一直被放 著,一直到後來有一個鬼佬到馬尾山修教堂,他看到了這塊骨頭,和我們說,這是一塊長人骨。山中有一個長人。野豬肯定是吃了長人的屍體。”

 

長人何剪西從來沒有聽說過,應該是傳教士翻譯成中文的自己的翻譯方式。

 

“之後的幾年時間裡,陸續打到野豬和狼,肚子裡都有這樣的骨頭,一塊比一塊奇怪。”中年人說道:“獵戶們很害怕,開始把收集到的骨頭,都開始拼起來,他們想知道,山裡到底有什麼。但是他們越拼,越害怕。”

 

中年人把桌子上的草蓆子攤開,何剪西看到了草蓆中全部都是碎骨頭,如今被人用泥巴粘了起來,形成一個奇怪的形狀。

 

 

 

那是一根脊椎骨頭,但是脊椎骨的骨節,遠比他見過的任何動物就要長,中年人把七八斷脊椎骨拼接起來,形成了一條完整的,大概三米多長的脊椎。

 

何剪西后退了幾步,他一開始以為是一條大蛇,但是中年人又拼接出了一根腿骨,腿骨非常長,超出所有何剪西見過的生物的骨頭。

 

這是一個人形的東西,身體非常長,手腳也極其長,看著就像竹節蟲一樣。

 

“這就是長人?”何剪西倒吸了一口冷氣,中年人說道:“現在馬尾山人心惶惶,很多人都開始出走了。獵戶也不敢進山了,我出來買槍,準備和幾個兄弟一起進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東西,到底是從哪兒出來的。”

 

何剪西看的手腳冰冷,看中年人看著自己,才把報酬給他,心說:這兩個姓張的,每天就一直面對這種事情麼?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