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二叔就笑了,從邊上的包裡拿出一本筆記本,我翻了一下,發現是爺爺的筆記本的手抄本,但是厚了很大的一截。

爺爺的筆記我看了無數遍了,我不知道二叔的用意,自己看了幾頁,發現二叔有大量的註解,很多的小抄和圖片,還有各種年代報紙的剪報貼在裡面,後面用被子針裝訂了三本新的筆記本,就像報紙的合訂裝一樣,那三本裡面都是二叔這幾年的筆記。洋洋灑灑,各種方面都有。

上面最早的這本古籍得有30年歷史了,紙張發黃,但二叔做事情一絲不苟,裡面每一頁都保存的(得)非常好,連個折痕都沒有。

我嚥了口唾沫,想起小時候把二叔雜誌封面折了一個印子,被二叔打的情景。

「關於老三的一些線索,我這麼多年查到的,都記在這兒了。你有空可以看看,有啟發就告訴我。」二叔說著又拿出一個文件夾,丟給我:「這是這一次南海王墓的報告,之後如果我查到什麼東西,也會第一時間告訴你,不會瞞著你。」

我沒翻開,心中各種滋味,心說你不會瞞著我才怪,嘴巴上也不想犟著了,說道:「理解萬歲。」

二叔冷笑了一聲,我想起一個事情,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不如直接問了。我問道:「這個地方叫做麒麟島,和張家有關係麼?」

二叔搖頭:「現在看來應該是巧合,就算和張家有關係,也應該和南海國的地下水系比較有關,我們這一次不敢深入太多,你可以讓黎簇那三個小子幫你好好查查,我們沒有時間分心。」

我拿(了)筆記和資料,就告辭了,二叔就在我身後道:「明天沒事就回杭州看看你爸媽,和他們好好說這個事情。」

我嗯了一聲,說道:「二叔你可也別(別也)失蹤了。」也沒看二叔的表情,我就走了出來。

回到房間裡,一夜無話,我既沒有看筆記本,也沒有看二叔給我的資料,第二天我們就離開了平潭。路上心情倒是有些放鬆,胖子和悶油瓶回雨村,我回到杭州,和我爸媽說了鋪子的事情,爸媽倒是很開心,王盟幫我盤庫,把東西搬出來,搬到我自己的小蝸居裡去,這麼多年經營也是一大票雜物,一部分拉到胖子潘家園繼續賣,還有一部分堆到我那兒就很侷促了。

關門的時候王盟哭的(得)很厲害,雖然二叔答應他接手之後讓他繼續當門房,而且工資還加了很多。但他表示非常捨不得我這個前老闆。

之後他就去二叔那兒接受培訓去了,看朋友圈還是學到了不少東西的樣子。

我躺在自己的蝸居裡,這才把所有的資料全部都集中起來,先看了二叔給我的,南海王墓的資料。

我翻開了幾頁,就看到了特別清晰的壁畫的圖片,我打開自己的電腦,看我自己拍的那些,二叔早就拍到了那些壁畫。但是拍攝時間並沒有比我們早多少,我們到達福建,在路上被二叔截胡的時候,他的人已經下到了南海王墓裡頭,他們走的是當年三叔的路線。

我的速度已經很快了,二叔比我更快,是因為金萬堂去找了二叔要地款,把事情說出來的。也就是說,二叔並沒有比我早多少,他只是行動的(得)非常快。

二叔是從那(哪)兒得到三叔進南海國的路線的呢?

二叔肯定是沒有去過楊大廣(家)的墓穴的,我們在那個地方浪費時間被二叔拉(落)下了。我看到了那個老氣象站一大批照片,二叔去了那個地方,拍攝了大量的照片。其中有幾張照片做了特殊的標記,那是楊大廣死的那個秘密傳達室的牆壁。

二叔鏟掉了膩子,在這個牆壁的後面,竟然露出了幾幅壁畫,一看就知道,這幾幅壁畫也來自於南海王墓。楊大廣把這幾幅壁畫藏在了自己傳達室的牆壁裡面。

我拍了自己一個巴掌,大意了!立即仔細去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