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抬頭,看到我們的頭頂上,掛著很多圓形的鏤空香爐,比核桃大個一倍,可能因為在屋簷下,鹽花結的沒有那麼多,能看到鹽花中間露出了銀黑色的金屬光澤。我抬手用刀拍了其中一個,裡面掉出來很多的碎屑。我們都往後退避過,發現好像是中藥的藥渣。
 
悶油瓶蹲下來看了看,站起身來摘下來一個,發現這個神龕頂上有很多的鉤子,勾住香爐上頭的圓環。他聞了聞,顛了顛,也不知道是什麼。
 
胖子也摘了一個,掰掉上面的鹽花,裡面是銀質發黑的老鏤空物件,原本應該可以擰開,現在已經腐蝕粘在了一起。他把裡面的藥渣倒乾淨,確定裡面沒蟲子,就往包裡放。
 
「你幹嘛呢?」我怒道,胖子道:「這破爛玩意從來沒見過,興許很值錢呢?」
 
「咱們現在還缺錢麼?一輩子能用多少錢。」我道,胖子嘖了一聲:「你瞧你那樣,誰稀罕你那幾個臭錢。咱要的是這感覺。」
 
我不去理他,環視了一下四周,通過這個神龕,還可以繼續往前走,這個神龕似乎也不是在湖的中心,前面也許還有其他東西。
 
再仔細檢查了一遍,毫無所獲,便繼續往前走,我就想著悶油瓶說的死水龍王的事情。
 
我 並不知道任何死水龍王的傳說,但死水龍王,聽名字,有幾種解釋,一種是死水中的龍王,死水往往指的是不流通的水,水在封閉的水潭內,逐漸發臭,發腥。一般 有龍的水在古代志怪小說中都需要很高的標準,不是邊上洞天福地,就是潭深萬尺,直通大海,或者九江匯聚的水眼。死水之中的龍王,不知道是什麼設置,難道因 為窮。
 
想想也是,長一個魚頭的龍王,肯定沒什麼說服力。另外一種死水的解釋,就是這個水碰到就會死。無非是毒水,沉水或者是開水。我覺得在開水當龍王,那真的就是魚頭豆腐湯了。其他兩種,現在看不出端倪來。
 
悶油瓶不會和我解釋的,我也不會問他。他不會傳授任何的知識給別人,似乎是一種傳統必須要遵守。
 
我們繼續往前走,又走了大概十幾分鐘,風忽然大了起來,明顯感覺到風從橫風,變成了從頭頂吹過來的風。胖子用礦燈照向我們頭頂,在湖面的穹頂上,我們看到了無數個大洞,非常駭人,風正從大洞中吹出來。
 
這是難得一見的奇景,我們打起所有的礦燈和狼眼手電,掃射這個區域的湖頂,就看到很多洞裡還有瀑布流下。瀑布的水流不大,水聲被風聲掩蓋。
 
「這地下湖裡的水,有一部分應該來自於這些山洞,豐水期山上的水都會衝到這裡來。這些洞口上面應該都是溶蝕山洞,還有一部分應該是湖水底部的孔洞聯通地下河。」我說道。
 
「這湖裡的魚,怎麼樣才能到地表去呢?」胖子問道。
 
我道:「興許當年的時候,這裡的水位非常高,我們剛才走過來的鹽原,都是湖底。」
 
這其實仍舊有點不符合邏輯,當年那條怪魚出現的時候,是枯水期,福建罕見大旱,水位很可能比現在還要低。不過那條魚似乎可以上陸地,難道是因為水位乾涸,導致湖裡的魚上岸尋找新的水源。才來到陸地上?
 
胖子拿出手機自拍,這裡沒有信號,倖存的電量還能閃光,他拉著悶油瓶拍了好幾張。還讓悶油瓶幫忙我和他合影。
 
「你說當年手機要那麼先進,咱們早成網紅了。」胖子說道:「真是可惜,青銅門前咱們必須來一張,天真,要麼咱們回去補一下。」
 
我心中呵呵,催他們繼續往前,再往起走了將近半個小時,我已經開始驚歎於這個湖的巨大。在這個部分,手電照向水中,我們能發現這裡的水底非常淺,似乎湖底有一座高原,沒有露出水面,但是能從這個位置看到白色的湖底,最多到我們的腰間。
 
沒 有看到任何的魚,有點似海邊看到珊瑚淺礁的感覺。手電繼續往前照,我們照出了一個巨大的建築物,就在前方的堤壩上。形狀和之前的神龕非常像。礦燈和手電力 量都不夠,無法看清那東西的全貌。還能看到,通往這個建築的石牆路段上,開始出現一個一個的死水龍王雕像,這一次不是面對著水面,而是面對著我們。
 
我們都停住了腳步,心說果然內有乾坤,這是什麼鬼地方。
 
那個黑影起碼有十幾層樓那麼高,整個輪廓,似乎也是一個雕像的樣子。胖子看了一眼我,我也看了一眼胖子,我們兩個都看向小哥。我們三個勾住互相的肩膀,胖子用剩餘的電量用那個黑影做背景,拍了合影。胖子手機自動關機。然後我們義無反顧的轉頭離開了。
 
已經不關我的事了。
 
一路往回走,走到神龕處的時候,看到雷本昌也跟了上來,所有的釣具都已經排開,但是他手裡執著那根綁著黃帆的鋼筋,也就是釣屍桿,用錘子敲進石牆的縫隙裡,在桿頭上幫上魚線和飛輪,接著,他從自己的包裡掏出一隻裝滿了沙子的飯盒來,上面也貼了黃紙。
 
雷本昌努力點了三隻香,跪在飯盒面前,磕了三個頭,然後從飯盒濕沙裡,抓出來一隻螃蟹,貼上黃紙。綁到魚線的頭上。拋入水中。
 
「您這是什麼釣法?沒見過啊?」我問道。
 
雷本昌道:「這是一個黃河釣屍人送我的螃蟹,它會幫我找到兒子。」
 
胖子歎了口氣,拍了拍老頭,去撥弄那飯盒,沙子裡還有好多螃蟹,都是不大不小的。胖子嫌棄的搖頭。我心說你吖是連釣屍人的螃蟹都要吃麼。
 
當天晚上——其實快天亮了,我們在岸邊搭了帳篷,胖子在邊上做了幾個陷阱,劃了警戒鋼絲,我們煮水準備吃完好好睡一覺,等睡踏實了,雷本昌要開始釣那條怪魚。二十年前他想做的事情,終於要實現了。
 
胖子拿出了酒,雷本昌微醺之後,打開了話匣子,開始和我們說,當年他兒子發生的詳細經過。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