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告訴我,這是從一個老鄉家裡找出來的。自從吃過虧後,我都會有事先在老鄉家裡先收一遍東西的習慣,從收到東西,能看出很多的文章來,這個地方以前的經濟情況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傳說。這些碎片很多時候能拼湊出很多信息。

「這人叫苗學東,老爸是林場的工人。這枚箭頭是從一根朽木中挖出來的。他老爹在鋸木頭的時候發現的。他說這樣的箭頭,在他們林場的一些老木頭裡時常能找到,都爛成疙瘩了。」

「林場?」胖子轉頭問大姐:「大姐,你們這還有林場呢?」

「東北哪能沒林場?」大姐頭也不抬。

「還砍樹呢?能給咱子孫後代留點樹嗎?」胖子怒道:「你不知道樹能生產氧氣麼?沒氧氣胖爺怎麼活?」

「你有能耐你去林場嚷嚷去,又不是我砍的樹。」大姐怒道。

胖子嘀咕著,回頭看小花:「這大姐知道林場在哪兒,呆會讓她帶咱們去,阿花你接著說。」

「我不叫阿花。」小花撫了撫額。

我點上煙,讓胖子別打岔。

「那林場的地下有很多枯樹,挖開地面,一層一層的爛木頭。」小花說道。「都是當年建設兵團從深山裡運回來,木質有問題或者因為調度問題沒有加工運出去的,堆積太久之後就腐爛了。苗學東說,那些木頭裡肯定還有這樣的箭頭。」

樹幹中有箭頭,不知道是哪個朝代發生過爭鬥射入樹幹內的,箭頭的制式有可能是當年蒙古人和萬奴王最後那場大戰時候使用的。如果大量的樹木都有,這些樹木應該來自於一個統一的古戰場。

那個地方一定有線索。帶著這麼多人,走之前的那條路上雪線,並不特別明智。我需要對於這裡的地形更加瞭解。我並不急,離約定的日子,還有好久,我甚至可以在這裡過個暑假。

叫上了人,讓大姐帶路,帶著苗學東我們就前往林場。

車開了好久,繞著上路越開越窄,好在這個年代沒有土路了,水泥路到了半山腰一個大鐵門,打開開進去,裡面是一片很大的開山出來的平地,上面堆滿了零零星星的木頭,苗學東說,最近也沒有太多木頭了。

正 在慶幸路還能繼續走,吉普車繼續往前,上了一條雜草叢生的泥路,很快來到了林場的後門,我們看到了一扇更老更小的鐵門,鐵門完全生銹,上面爬滿了菟絲子。 一遍的鐵門有一根轉軸已經生銹斷裂,一扇門幾乎是掛著。上面有四個字:嚴防山火。另一邊菟絲子無數層爬滿的磚牆上,似乎有一塊已經爛成泡的板子。

「後面是老林場。」苗學東說:「東西在老場區。」

我們上去扯掉菟絲子,那個年代的鎖就是用料足,雖然全部銹了,但是還結實的要命,看林場裡沒人,我們用衣服抱住手抓著菟絲子翻了過去。一邊人把工具丟進來。

進去就是過膝的雜草,我們能看到裡面是一個小一點的全是雜草的廣場,沒有木頭,只有幾個低矮的廠房。

「有問題。」我剛想往前走,就看到胖子蹲了下來。

「怎麼了?」我問道。

胖子看了看正在爬進來的苗學東,喊道:「這林場裡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