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杭州出去的這段路太熟悉了,我很快便昏昏睡去,我的疲憊感現在已經不像當年一樣,如潮水一樣讓人想跪下不再起來。更像一種慢性病,你想起來他就在這裡,你不去想他,似乎也沒有那麼重要。


整件事情,我一直在做減法,從之前把事情不停的複雜化,到現在,我只專注了於自己的核心目的。我曾經不止一次問自己,你到底要什麼,你是要答案,還是想要身邊的人平安。


我現在要把這件事情結束。徹底把這個幾千年前開始的無限不循環的陰謀結束掉。為此,過去的幾年,我把傷害轉嫁到了無辜的人身上。


只要結果是好的,我願意成為最後一個像三叔這樣的人。即使這樣會帶來自我厭惡。好就好在,只要直面面對,這些事情,也都塵埃落定了。環線公交車司機的最後一環,到達終點就下班了,反而可以看風景聽音樂。


到達二道白河是一周之後,我把時間拉的很開,這樣所有人都能得到充分的休息,也可以減少他們心中的慾望。


二道白河非常熱鬧,很多年輕人在此聚集,似乎長白山景區在做一些活動,比起剛入行的時候,中國現在的無人區越來越少,公路越修越多,所有人的人都往荒郊野外跑,長此下去,汪藏海當年想隱藏的東西,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先鋒休息了一天,就往山裡進發,有個賓館叫長白松,經理和我們關係不錯,胖子直接安排在裡面安置了一個臨時總部,因為人實在太多,小花他們在附近的賓館散落。那天晚上烤全羊就吃了30多只。


北方的夏天比較涼爽,在農家樂露天,老闆推薦了夏天才有的刺老芽和牛毛廣,胖子就覺得奇怪:「這丫不是咱鋪子後院的野草嗎?這能吃嗎?」


「怎麼能是野草,這是種的,老好吃了。」老闆是個大姐,「等下你大哥回來你可別亂說,小心他削你。他種的。」


「現在是市場經濟時代,怎麼能削顧客呢?」胖子就不願意了。想了想還是沒吃,撕了條羊腿過來。上面的孜然和胡椒配上皮的脆香,我看著他吃就流口水。


「削顧客是我們農家樂的特色。」大姐就樂,如果不是微胖,這大姐的條子比啞姐還順,胖子抹了抹嘴邊的油,就對我道:「這大姐也結婚了,咱們以後別來這家吃,換一家有小姑娘的。」


「羊肉火氣大是咋的,老瞄人家,大哥是得削你。」我看著也樂,小花就從門外進來,穿著黑色的皮夾克,提著兩瓶葡萄酒。問我怎麼也東北腔起來了。搬了凳子坐下,小花就輕聲道:「先鋒有發現。」


說著在桌子上放下一件東西。


桌子是比較簡陋的杉木廢料壓出來的鐵腳桌子,凳子是塑料帶靠背的那種,大排檔常用的。胖子要用兩個疊一起才能安心坐下


那是一枚形狀奇怪的箭頭,和我在爺爺骨灰中發現哪些箭頭,一模一樣。那些箭頭在爺爺體內埋藏了那麼多年,他都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過。我們懷疑這些箭頭來自於某個不知名的古墓。而這個古墓,一定和最核心的秘密有關。


我記得開館看到爺爺骨灰罈時候,我自己的精神狀態,如今看到這枚箭頭仍舊心臟壓抑,箭頭銹的厲害,上面還有很多腐朽的木皮,應該是從木料之中取出的。我看向小花,想聽他說出來龍去脈。這枚箭頭,是從何處取得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