界碑?

黎簇心裡覺得很奇怪。一方面他有點不相信,古潼京怎麼說到就到了,不是說還有很遠嗎?

另一方面,他清晰的記得,在資料裡記載的,古潼京是一個無人區,幾乎沒有人活動,少有的旅行團也是偶然進入。但是,這條行程並沒有火起來,為什麼這裡會有界碑?

界碑往往是用來區分兩個行政區域的,而古潼京本來就是一個傳說中的區域,並非一個固定的地名。

「看樣子,這兒有很多我們不知道的故事發生過。」吳邪說道:「汽車會困在這裡,說明這裡本來有道路。而這個界碑告訴我們,原本應該有人長期在古潼京這個地方活動。」

「我記得在文獻上看到過,古潼京本來有三個很大的湖,航拍的時候,他們發現了這個區域,並且投下了旗桿,之後派人來找,只找到了旗桿,沒有找到任何的湖泊。」

「這灣海子應該就是他們所看到的其中一個湖,這三個海子可能都是能夠自由移動的,當年他們投下旗桿後,再來的時候,碰巧三個海子都已經移走了。」吳邪說道:「算我們走運,到了這裡還剩一個。不過我更在意的是,為什麼他們航拍的時候,要標記看到的三個普通海子。」

「你的意思是?」

「當時航拍估計是為了進行地質測繪。一般來說,在地質測繪的時候,看到下面有三個海子,只要記錄下來就得了,為什麼他們還要派人去找那三個海子?

我覺得,他們一定是在海子裡或者海子的邊上,看到了什麼不尋常的東西,使他們想要回來勘察。而且從這兒的界碑來看,他們的勘測活動不是臨時的短期工程,肯定規模很大。」

吳邪拍了拍手上的沙塵,爬到一個沙丘上向四處望去,感歎道:「但是這裡什麼都看不到,難道,所有事情的真相,已經埋在沙子下面了。」

「老闆,你準備怎麼辦?」王盟問,「現在我們是落難了,這兒的沙子下面有沒有東西,和我們關係不大了吧。」

「考察隊如果繼續往古潼京進發的話,我們只要守在這裡,三天之後就能和他們會和。」黎簇道。他心裡想著這四周的情況,要是貿然行動肯定死路一條啊。海子這裡有淡水,沙漠中的水原極難找,肯定是呆在淡水邊上等救援比較安全。

「咱們現在趨勢在一個叫做古潼京地方,但是這個地方是否就是考察隊要前往考察的古潼京,我們誰也不知道。」吳邪說道,「我們在資料上看到的所有古潼京照片,沙子都是黃色的,但是這裡所有的沙子都是白色的,我覺得考察隊資料裡說的」古潼京「,也許並不是這裡。」

「那是什麼意思?不是說,他們的目的地,就是當年飛機投下旗幟的地方嗎?那應該就是這裡啊。」

「飛機投下旗幟的位置是軍隊給的坐標。如果這裡曾經埋藏著什麼秘密,軍隊很可能隨便給一個假的坐標,告訴我們那裡就是古潼京。

而現在,我們腳下的這個地方,有著廢棄的界碑,肯定就是正牌的古潼京,但是沙子全是白色的,同他們給的資料不一樣。考察隊依靠假坐標是不會到達這裡的。」

吳邪看著孩子:「我們不能寄希望於任何救援,我們得靠自己回去。從現在開始,我們必須時刻注意周圍的一切,特別是這片海子,他可能是我們活著走出去的唯一希望。」

海子如果再次移走的話,也許會移回之前大部隊休整的地方,這的確是他們三個離開這裡最大的希望。黎簇明白,這附近的水源可能就是這片海子了。因為這種移動的海子,在沙子底下肯定有著很複雜的地質水源結構。而在沙漠中鮮少有水源特別豐富的地方。

「要是這片水再也不走了呢?」

「那我們只能在這片海子邊結婚生子,安度晚年了。」

「我們就不能自己走出去嗎?」

「就目前來看我們連個水壺都沒有,肯定是做不到的。我們有沒有自己走出去的可能,得看我們能在這片沙漠裡找到什麼。」

吳邪指了指皮筏,對王盟說道:「你的任務就是看著這片海子,你和皮筏留在這兒,如果海子開始移動,你馬上叫我們,我們立刻趕回來。現在,我和小兄弟兩人再整理一下這裡,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東西。」

「早知道如此,你幹嘛讓我把船拉上來,我在船上盯著不行嗎?」王盟說道。

「不行,你等下自己跑了怎麼辦?」吳邪說道,就招呼黎簇:「你過來,幫我來搬屍體。」

黎簇罵了一聲,自己這人質當得一點質量都沒有。卻也只能跑過去:「這裡面有幾輛車啊,怎麼會有這麼多死人,你搬出那麼多還沒搬完嗎?」

「還有好多,全部在車子下面,你自己看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