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高中生。」黎簇怒道:「我和你們這些文盲不一樣。」

他們找到一塊金屬板,吳邪刻上了「離人悲」幾個字,然後死死地敲在沙丘裡面,黎簇發現吳邪的字相當的漂亮,意識到這個盜墓賊應該不能稱之為文盲。

幾個人拜了拜,吳邪念叨著:「各位大哥大姐,叔叔伯伯,我知道你們的幽魂還在四處遊蕩,他們說在沙漠裡困死的人永遠走不出沙漠,請你們放心,只要你們保佑我們,跟著我們走,咱們就一定能出去。該投胎的投胎,該嚇人的嚇人,該拍鬼片的拍鬼片,大家誰也不耽誤誰。O不OK?」

黎簇就問道:「你是從哪裡學來的這麼多天堂話?」

吳邪說道:「這是我一朋友的特長。我現在發現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能夠暗示自己就算死了也要死的開開心心的。」

「你朋友的想法怎麼全都那麼喪。」黎簇說道。

吳邪嘿嘿一笑:「我的朋友都不是僅僅能用喪來形容的,有機會介紹你認識,如果你不被我燉了的話?」

幾個人處理完死人,便開始處理死人留下的東西。確實如吳邪所說,這些人身上有好多的東西。最後他們整理歸納的東西最起碼有三四個麻袋那麼多。

分揀工作進行著,黎簇就發現王盟找來的東西大多數都是金銀首飾,軍人是不能隨便帶首飾的,這東西應該是他們隨身揣著的,有好多是當時的糧票,當時的錢幣,還有很多是油布包的戒指,和手錶之類的。

黎簇怒道:「你他媽的,偷死人錢啊?」

王盟也不生氣,悠悠說道:「你這就不懂了,把它們埋在這鳥不生蛋的沙漠裡,最後經過幾十億年變成礦物,也沒有被人重新開採的機會,對吧?所以埋在這裡就浪費了。

給我,老子把它帶到文明世界去。這就能給老子換錢,或者變成紀念品,這都是好事。這就是發揮餘熱,讓這些人的生命以金錢物質的形式通過老子的手延續下去。」

話沒說完,王盟被吳邪拍了個腦殼:「平時招待客人的時候不見你這麼機靈,撈錢的時候開始這麼機靈。」

王盟道:「這是跟老闆學習的結果。」

正說著,黎簇就從王盟的那堆東西裡面拿出來一個小戒指,這明顯是一隻女戒,黎蔟說道:「哎,那屍體 裡面還有女人啊?"王盟點頭:「應該有,但是都成那樣子了,是男是女也無法分辨了。」

黎簇說道:「把這些男男女女共埋在一個地方會不會不太好啊?」

吳邪道:「管不了那麼多啦。」

說著,幾個人都不由自主的往墳山的方向望了望, 都相視一笑,心說去鑒別這些乾屍是男是女的過程也許會更加褻渙這些屍體,他們這麼做其實已經仁至義盡了。

三人笑完之後,正準備繼續分撿遺物,忽然吳邪皺了皺眉頭,說道:「不對!」

黎簇道:「我就說不對吧,我們還是去把女屍挖出去。重新找個地方埋了算了。 」

吳邪說:「不是說這個,我們剛才立的墓碑呢?」

幾個人都站了起來,再次往沙丘那邊看,發現他們剛剛插在山上的墓碑真的不見了。黎簇問王盟:「會不會插得不結實,倒下去了 ?」

王盟怒道:「老子插在沙子裡面最起碼有八九寸深,哪裡那麼容易倒,這裡又沒有風。」 吳邪想了想,摸了摸下巴,說道:「走,拿上點傢伙,去看看。」

幾個人走過去,王盟還不忘記把他那堆破爛貨全部都收起來放到他那破麻袋裡,到了那沙丘上一看,就發現那個墓碑完全不見蹤影。吳邪吱了一聲。「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說著看向黎簇和王盟,做出一種特別哀怨的表情。

「你這是什麼表情?」愈發覺得吳邪的腦子似乎真有點不太正常。 「這是可憐你們,也可憐我自己。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吳邪說道,指著沙丘剛才有墓碑的地方,「但凡我遇到這樣的情況,必然會發生詭異的事情,所有的事情最後會串聯在一起。看來,這個地方應該不止我們三個會動,你們仔細看沙子。」

黎簇順著吳邪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沙丘另一邊有一條蜿蜒曲折的淡淡痕跡,因為沙子是白色的,所以痕跡十分不明顯。他走過去蹲下身摸了摸,覺得好像是蛇類爬行的痕跡。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