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怪物

然而他閉著眼睛等了很長一段時間也沒有任何異變出現,於是他再次把眼睛睜開,發現四周還是一模一樣,沒有任何東西來襲擊他,四周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他皺起眉頭,又緩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似乎那個攻擊吳邪和王盟的東西對他沒興趣,或者說沒有發現他,這什麼原因呢?難道是因為聲音嗎?

他想著,他想起很多歐美恐怖片子裡面關於沙丘裡面怪物的情節,心想這個怪物如果不是靠嗅覺的話,那麼因為在沙漠裡面沙子傳聲效果極佳,也許那東西是靠聽覺。

「如果我不移動的話,或許那東西發現不了我。」他在心裡默默想著。

但是現在這裡艷陽高照,如果不移動的話,過一段時間他就會被完全曬乾。怎麼辦呢?

他慢慢鎮定了下來,小時候受過各種苦難讓他在這裡有了堅強無比的神經。他決定做個實驗,他小心翼翼地把皮帶解開,朝自己面前不遠處的沙丘甩了過去,皮帶掉到沙丘上,迅速滑落,帶起了一塊沙丘的小型滑坡。

他屏住呼吸,看著那個方向,看四周會不會有什麼東西朝那個方向爬過去。

什麼都沒有。皮帶還是在那裡一動不動。他莫名其妙,難道那東西已經走了,他小心翼翼地挪動腳步,想踩上沙丘,但只是一挪動,他就感到不大對勁。

很難形容這種不對勁,他花了好幾秒去感覺,才意識到那是什麼感覺:他自己的背後好像站著什麼東西。

他僵直了脖子,慢慢低下頭,小心翼翼地把目光往後挪去,果然看到他的影子後有一個巨大的陰影,有什麼東西就那麼直挺挺地站在他背後。

黎簇倒吸一口涼氣,心理想像出了無數種他背後東西可能的樣子,心想喵了個咪的,死定了啊,那玩意竟然在他的背後。

背後的東西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沒有呼吸的聲音,這讓他萬分恐懼。幾乎就在他意識到那一剎那,立即拔腿就跑,衝出幾步之後,他立即回頭去看,只看到一條長條形的黑影,瞬間沒入沙堆之中。

一切發生太快,他什麼都沒有看清楚。接著,他就看到沙丘下那個東西湧動著,朝著遠處奔馳而去。這景象嚇得他幾乎要尿褲子了,直到那個波痕消失在沙丘的盡頭,他才立即爬起來,一直往海子邊衝去。衝到海子邊之後,他爬上一輛卡車,躲在一個角落裡面,不停的發抖。

他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麼東西,但他知道這東西一定不屬於人間,而且是他所不能應付的,如今綁架他的那兩個人,肯定已經遇害了。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了,這個世界上也許沒有比這個情況更糟糕的事情。

以前黎簇幻想著那種冒險,那種探險的經歷,那種脫於塵世的刺激感,在這一刻完全消失了。他想著在城市裡就算再苦再累,無論怎麼樣都是安全的,跑來這裡他隨時都會有失去性命的危險。

與沙漠裡的未知恐怖相比,之前那兩個可惡的綁匪,現在他想來都覺得無比的可愛。

胡思亂想的黎簇腦子一片混亂,在車斗瑟縮了很長一段時間,一直瑟縮到自己筋疲力盡,恍恍惚惚的睡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四周的天已經完全黑了。

黎簇把頭探出車斗,向窗外望去,看到被他們整理出來的一排卡車周圍,安靜的如鬼蜮一般,海子還是平靜的躺在這群車子的中間,似乎沒有離開的跡象。他腹中飢餓,想起了收集起來的東西裡面似乎有些東西是食物。

又想起了吳邪所說的乾屍的事情,心說這下連乾屍都沒的吃了,果然吳邪這個人每次想吃乾屍都不會得逞,上帝總會用各種方式來避免這樣的錯誤。

他不敢出去拿那些類似食物的東西。在黑夜中,他更加被動,天上有一輪圓月在黑夜中映照著,在四周灑下一片銀霜,但這個銀霜的照明效果實在太低了,他決定繼續忍耐。

可能因為之前睡得太死,這一覺睡完之後,他精神抖擻,因為不知道時間,就一直臥在車斗裡面平躺著,盡量降低自己的呼吸聲不讓聲音傳出去。他一邊騙自己說這樣是很安全的,一邊又覺得四周有著無數的危險,自己在這邊自我感覺到似乎安全,其實完全沒有任何的意義。

就這樣熬過了上半夜,到了下半夜的時候,他又突然發現不對,他開始有點犯困,難熬的肚子餓、口渴,也因為他的困意而消失了。他心裡想著這是不是死亡的前兆?

也許是他脫水太嚴重了,如果他暈過去的話,也可能會完全死去,所以他硬忍著,但實在沒有辦法堅持太長的時間,他熬著熬著,慢慢又睡了過去。這次睡眠可能是只有七八秒時間,他就突然間又驚醒了過來。

他十分奇怪,剛剛似乎有什麼東子把他從睡眠中打斷了。等他揉揉眼睛想緩一下,打起精神,卻忽然聽到車子外面遠遠的地方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仔細一聽,竟然是歌聲。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