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停地想扭動,但是不管怎麼使勁最多只能讓他攪動一下身邊的黃沙。他深刻體會到,在沙子裡和水裡完全不同,沙子是固體,往邊上扭動,能擠過去兩三厘米就已經非常吃力了,沒幾下他就放棄了。往下直被拽了大概二三十秒,他所有的氣都用完了。

  如果他經歷過很多生死之間的狀態,他那個時候也許腦子裡會有「我擦,我命休矣」的句子產生。但是黎簇只是一個雛兒,在最後關頭,他腦子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所有的精力都本能地全部用在了努力讓自己憋氣上。

  下降在他快翻白眼的時候停住了。恍惚間,他忽然感覺到自己背後的那根繩子繃緊,上面傳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比起把他往下拉的力量,更加不可抗拒,他被強行往上拉去。

  一開始,抓住他的手還試圖將他拉住,但是隨著繩子力量的加大,這些手的力道都慢慢鬆懈,逐漸脫手了。他的臉在沙子的摩擦下,迅速往上拔起。

  他在事後感慨:第一,幸好鼻孔是朝下的,否則在那種速度下,他肯定灌一整個胸肺的沙子;第二,蘿蔔在被人從地裡拔起來的時候,一定充滿了怨念。

  差不多三十秒他就被拔出了陷入的地方,衝出沙子之後,他被拔得騰空而起,雙腳離地,又開始晃動起來。

  肺部的極限終於爆發,他猛吸了一口氣,結果把鼻子附近的細沙全部吸進了鼻孔裡,開始劇烈地咳嗽。眼睛也完全被沙子迷住,不停地甩頭並用力眨眼皮,才慢慢能睜開眼。

  往腳底一看,自己再度被吊在了那卡車上,腳離地一隻手臂的高度,下面無數的手從沙子裡伸了出來,對著他的腳不停的抓著。

  他趕緊縮起小腿,回頭痛苦地看著黑眼鏡。後者站在車頭上,正用槍瞄準自己。

  「老大,你玩的太過了!」黎簇對他叫道,心裡突然無限的懷念吳邪。那傢伙雖然臭屁,但是對自己真的還算蠻不錯了。這黑瞎子跟他一比,他媽就是個瘋子啊。

  「別急,正主還沒來呢。這些小嘍囉,我真興趣不大。」

  「正主?」黎簇撕心裂肺的喊出聲。剛叫完,他就聽到「轟隆」一聲,扭頭一看,腳下的沙地之中,所有的枯手全部都縮回了沙地裡。與此同時,沙地裡有一個巨大的影子拱了起來。

13.七頭蛇


  「你奶奶個腿兒的。」黎簇嚥了口唾沫。眼看著沙子不停的拱高,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小沙丘。接著,從沙丘之中,猛的探出來一根巨大的東西。那幾乎可以說是從沙子裡「噴」了出來。

  黎簇先是低頭看著那東西從沙子裡出來,很快便只能抬頭看它。那東西足有三米多高,乍一看,就像一隻巨大的手,從沙子裡伸出。也正是因為實在太大了,黎簇馬上就明白,那根本不是手,而是一種奇怪的觸鬚。

  這一條東西,大概是一條像蛇一樣的奇怪生物,在它的頭部,伸出了七條手指一樣的觸鬚。

  「什麼東西?」

  「七頭蛇?」黑瞎子似乎也驚呆了。

  「什麼蛇?」黎簇大叫。就看到七根手指猛的全部張開,就像一隻巨大的爪子。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背上的刀刻的傷疤,心想,難道對方刻的,完全不是一隻手,而是一條長著七隻腦袋的蛇。

  他盯著那七根手指,卻感覺完全不像是蛇的腦袋,就只是一隻奇怪的爪子而已。這應該不是蛇,他正琢磨著,那巨大的爪子兀的一下就發動進攻了,朝他猛抓過來。

  同時,身後一聲槍響,子彈瞬間掠過他的臉頰,打在了抓過來的巨爪上。巨爪被打得後仰。沒等巨爪反應過來,身後又一聲拉槍栓的聲音,緊接著,一槍又一槍。

  繩子震動了一下,黑眼鏡已經跳到了吊車的吊臂上,站在上面,壓腰疾走。一邊用貓一樣的動作朝吊臂的盡頭跑去,一邊開著槍。

  他的速度快得驚人。吊臂老化了,黑眼鏡在上面跑動,晃動得厲害,吊在半空中的黎簇被震得晃來晃去,好像被風吹動的臘肉。

  巨爪被連續五發子彈擊中,沒有爆出一絲的血花,子彈就好像打在橡膠上一樣,連彈孔都看不清楚。但是從巨爪的動作中能明顯看出,子彈的衝擊力讓它吃痛。等黑眼鏡跑到吊車臂的頂端,巨爪已經被他逼得後退三四米了。

  可是,沒有第六槍了,這種步槍只能裝五發子彈。五槍打完後黑眼鏡把槍摔了出去,擊在了巨爪上。他自己則反手從背後抽出了一把黑色短刀。

  這把短刀幾乎是全黑的,能看出非常重。短刀入手的瞬間,黑瞎子已經從吊臂的盡頭飛躍了出去,整個人弓起在空中轉身,反手將刀劈了過去。

  黎簇完全無法理解人類竟然能做出那種動作,那時候摔過去的步槍還沒落到沙地上,黑眼鏡一下趴到了「巨手」的背上,短刀正好扎入「手背」。

  「老大,你要自殺也先把我放下了啊。」黎簇看見巨爪吃痛後猛烈的搖動,它「背上」的黑眼鏡就好像騎著野馬的牛仔,被甩來甩去,竟像紙片一樣輕薄。

  也虧得黑瞎子力氣大,沒有被甩飛出去。那東西在沙地上亂拍了好幾下,就猛地往沙地裡縮去。

  黑瞎子大喝了一聲,黎簇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那巨爪子已經縮回了沙地裡,黑瞎子落到沙地上,一個打滾差點被拖進去。等他甩身起來的時候,手裡已經扯了一片什麼東西。他迅速跑回來,一刀挑開黎簇身後的繩子。黎簇雙手鬆綁後摔了下來。

  「到卡車上去。」黑瞎子也不理他,幾步竄上了卡車。

  黎簇心裡罵著「狗日的,我才沒那麼傻呢?」拔腿就往卡車後面跑。他打從心裡認為,和這瘋子在一起太危險了,他寧可就在這片被卡車圍住的區域裡和他捉迷藏,也不想再和他說話了。

  跑出去十幾米,轉頭發現黑眼鏡完全沒有跟過來的意思,他也慢了下來,琢磨著經過剛才那一番折騰,這傢伙也體力耗盡了吧。便看到卡車頂上的黑眼鏡朝他揮了揮手,大喊道:「青椒肉絲炒飯,吃不吃?」

  黎簇扯起嗓子大罵道:「炒你媽逼的飯,老子不會靠近你超過一百米!」

  黑眼鏡繼續叫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吃完可就走了。你這次立了大功,我本來還想把你帶出去的。現在也好,我一個人吃兩碗。」

  黎簇皺起了眉頭。他想了想,心說不對,與其待在這個地方,他寧可被這黑瞎子虐待。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