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灣的調查思路很簡單,這批繪圖青年只有十幾歲,在中國的那個年代,十幾歲可以使用專業技能,只有當時提議的少年班。

  這批小孩子,從78年第一屆開始,79、80,都有可能是那張圖紙上的人,但是當時少年班人數有限,只要有權力調出檔案,很容易查到。

  可以想像當時這些孩子都是軍備資源,當然,最後少年班的發展並不是沿著這條道路前進的。可是最早的少年班的孩子們中的天賦異稟者,進入軍方的不在少數。

  科技發展和軍事從來就是不分家的。

  梁灣的思路是正確的,她在79年中科的檔案中,看到了霍中樞的檔案。

  13歲上的大學。

  隨即梁灣在霍中樞的檔案中,看到了最後的失蹤註釋。

  16歲那年沒有來學校報道,人口失蹤。

  梁灣看了看霍中樞的班級,然後順著這個班級的號碼去找。果然如她所料,霍中樞整個班級裡的所有人,幾乎她都在圖紙上看到過。這些人,在檔案裡,全部都是失蹤不見。

  1982年,這一年的9月,中科的一個班級消失了。整個少年班全部沒有報到。

  梁灣知道他們去了哪裡,他們就是在那一年,開始去繪製她看到的那些圖紙。

  不過,建築繪圖是工科類的專業,少年班一般的專業不會集中在工科。這些孩子的天賦很多都是在數學等理科範疇。

  只有數學和音樂上才有真正的天才。

  她看了看這個班所屬的專業。不由咬了咬下唇。軍工類的專業。軍事建築系。

  如果不是通過她初戀男友的關係,在外沿是絕對查不到這個系的資料的。

  為什麼要這些孩子?

  梁灣找了一個用來夠書架上沿的台階,坐了下來,努力整理自己的思考方向。

  她不用去推理分析,這個她出去之後有的是時間,她知道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在她四周的書架上,但她必須找到方向。

  核心的關鍵問題,為什麼是這些孩子,軍事建築方面的人才當時已經很多,很多老專家更有經驗,為什麼要啟用一批孩子去做這個工程?

  這些圖紙,到底是什麼工程?

  她最先想到的是十字軍的少年軍東征,當時的統治者覺得孩子是純潔的,上帝會保佑這些孩子贏得勝利。結果這批少年幾乎全部死在了阿爾卑斯山上。

  不,在中國沒有這種宗教傳統,她還是瞭解那段歷史的,她知道在中國發生這種事情的機率太小了。新中國在成立之初,無神論已經是基調了。

  如果不是因為孩子這方面的原因,那麼,難道是另外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

  孩子有什麼優勢,無論是專業知識還是經驗,他們都沒有優勢,唯一的優勢就是年齡。

  他們足夠年輕,如果這個工程,工程的修建時間遠遠長於一個成年人可以工作的時間。

  如果一個25歲的工程師進行這個工程,假設他的壽命是85年,那麼,他最多可以為這個工程服務60年。實際時間可能還要短。

  由此可以判斷出來,第一,這個工程很可能是嚴格封閉的,類似於所謂的宇宙空間旅行,在旅行的過程中,人員不可能得到補充,是在絕對封閉的環境下進行。這個工程,其封閉的程度是絕對的,也就是說,可能長達60多年,甚至70年的時間,這批孩子都會在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工作。

  第二,這個工程需要極長時間的修建過程。

  但看圖紙,從比例尺的大小來看,這個工程本身並不大,這種工程,即使是在沙漠修建,打個巨大的富裕,20年總夠了吧。

  20年三峽大壩都建成了,中國足球都該出線了。秦始皇陵才用了多少年。

  歷史梁灣知道的,時間比較長的工程,一個就是萬里長城,這個時間就不好估計了,另一個有類比性的是都江堰,用了兩代人,當然還有愚公移山的傳說。

  這個工程的修建應該在80年代,工程修建完成要在2040到2050年。

  什麼樣的工程需要那麼長的時間?而且需要這批孩子一直服務下去。

  梁灣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她看到了很多圖紙,但是這些圖紙,未必就是所有的圖紙。

  如果這些孩子一直在工作,那麼還會一直有圖紙,各種各樣的圖紙的。一年一年地畫下去。

  她又看了看他們的專業,這個專業的名字太籠統了,她決定往這個方面入手。於是她開始在檔案中翻動,希望能找到這個班的成績單。有了成績單,就能知道,這些孩子平日裡上的是哪些課了。

  當時沒有,她找不到一份和這些孩子平日學習課程有關的資料。

  唯一的線索,是他在一個人的檔案袋裡,發現了一個處分的紀錄。

  這個處分的紀錄,寫著原因是損害課本,這本課本的名字叫做:青銅冶煉。

  軍事專業,學青銅冶煉。

  中國當時已經窮到這份上了,連鐵都用不起,開始用青銅這種3層樓都蓋不起來的合金?

  還是說,這只是什麼選修課,用來完善知識結構或者說讓這些天才兒童消磨多餘智慧的課程。

  如果是冶金專業,倒是有可能有這種課程,當然,後來梁灣去調查之後,發現自己太樂觀了,青銅冶煉只是一種知識。很難複雜到形成一本專門的課的程度。

  這個孩子把這本書燒燬,試圖燒掉自己的課桌,被處分扣了道德分,原因寫的是因為對於班上一個女同學拒絕他求愛的報復,這種橋段倒是每個年代都有。

  她把《青銅冶煉》幾個字默默的記了下來,她希望這不是內部教材,她可以在出版資料體系裡找到這本書。

  梁灣當時完全沒有概念所有她查到的東西,到底指向什麼,後面的5個小時時間,她沒有找到這本課本的出版資料。也沒有再找到任何的方向。

  2個小時的豐收和5個小時的一無所獲,她帶著無盡的疑惑離開了檔案館。

  她的初戀沒有出來送她,她腦子裡帶著疑問,和對初戀的擔心。她並不知道這些信息的關鍵,一直到她之後和黎簇聊起來,這些線索才逐漸被拼湊。顯現出了這個工程背後巨大的可能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