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水潭下的青銅鳥尊

黃智華的速度雖然很快,但還是慢了一步 ,我身後的黑色屍體已經抓了過來。我的鼻子里聞到一股腐臭、惡心臭味,情不自禁的“啊”了一聲,本能的想要閃避,但由於我已經站在石臺邊緣,還要用力的拉著少爺。我的背後似乎是被什麼東西重重的推了一下,頓時再也站立不穩,身體向著石臺下載了下去。“老許.....”半空中還傳來少爺的大呼小叫,不用說,我栽了下來,他原本就吊在下面,如此一來自然也是無可幸免。“噗通....”我在半空中不知道維持了多久,只感覺身子一墜,整個人重重的栽在了水中。雖然我的身上穿著水靠,頭上戴著礦工燈,但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還是感覺面前一黑暗,冰冷的地下水侵入骨髓,冷徹心扉。我不知道這個石臺距離水面有多深,我下墜的重量有多少,但出於本能,我現在唯一的目的就是盡快浮出水面....在水中掙紮了好一會子,我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的氧氣,忍不住長長的喘了口氣,剛才我的臉上帶著防毒面具,差點就在水下窒息而死,看樣子在水中,絕對不適合帶著這個玩意。更要命是----我的眼前一片黑暗,看不清楚目前的處境,頭上的礦工燈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失去了光明。我在黑暗中摸索了片刻,忍不住叫道﹕“少爺....”我的聲音透過水聲傳了出去,空蕩蕩的分外難聽,但我的四周卻死一樣的沈寂,甚至連回音都沒有。我伸手在頭上摸索了好一會子,又拍拍打打的,那只該死的礦工燈,搖搖晃晃的亮了一下,然後又黯淡下去,總算沒有熄滅。我四處看了看,只是一個老大的水潭﹖還是水溝﹖地下水﹖反正一時之間我也分辨不清楚,只是不見了少爺的影子,而且,透過礦工燈我看得清楚,這地下水並不清澈,渾濁的很。也不知道是天生渾濁,還是由於我掉下來,攪和了﹖我喘了口氣,伸手摘下戴在臉上的防毒面具,我寧願被淹死,也不想被窒息而死。雖然我無法判斷眼前到底是什麼地方,但有一點不容否定,那就是----這個水潭很大,看不到邊際。“噗通、噗通.....”就在我四處打量的當兒,我的背後傳來兩聲重物墮入水中的聲音,我嚇了一跳,忙著回過頭來,頓時就嚇得魂飛魄散。我的背後,一具黑色屍體在水面上用力的掙紮著,兩只烏黑的爪子,帶著腐臭的氣息向我抓了過來。我嚇得不輕,慌忙劃著水躲避.....這黑色屍體似乎是很怕水,在水中掙紮了片刻,就揮舞著黑色的爪子,“咕嚕咕嚕”的沈了下去。我眼見黑色屍體沈下水去,才算是松了口氣,本能的劃著水,遠遠的離開少許,天知道這玩意會不會再從水中爬出來﹖但就在此時,猛然我的腳踝上一緊,似乎被什麼東西抓住,我本能的就想到是那黑色屍體,頓時大驚,這狡猾的家夥居然跑到水底下去襲擊我﹖但容不得我多想,本能的死命蹬著水,想要將水下的東西甩掉。但在水中無法借力,不管我怎麼用力,都沒有能夠擺脫水下的那只爪子,他居然順著我的腳踝,摸向我的大腿,最後死命的抱住我的腰.....我大驚,猛然拔出青銅古劍,對著水中蒸魚刺下去,但就在此時,一個人頭從水中冒了出來.....隨即,一張蒼白的臉湊了過來。“老許,你想要謀財害命啊.....”少爺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邊摸著臉上的水珠子,大聲吼道。“媽的﹗”我這才看清楚,這個在水底下抓住我的人,並不是黑色屍體,正是少爺,只是不知道他怎麼潛在水中不出來﹖
    “你鬼鬼祟祟的躲在水中幹什麼﹖”我沒好氣的問道。
     少爺大叫冤枉﹕“我什麼時候鬼鬼祟祟的躲在水中了﹖我還不是爬不上來,你拉我一把,會死啊﹖”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四處看了看,那具黑色屍體顧然是已經沈入水中,只是不知道還有沒有危害。
     就在此時,頭頂上又傳來“撲通”一聲,就落在我的旁邊,濺起老大的水花,我唯恐又是那黑色屍體,忙著閃了開去,但隨即,黃智華就從水下冒出頭來,大聲問道﹕“丫頭呢,你們有沒有看到王小姐﹖”
     丫頭——我一驚,本能地問道﹕“丫頭也下來了﹖”
     黃智華顧然是有備而來,早就摘下了防毒面具,聞言冷哼了一聲道﹕“如果她不下來,我會放任著她一個人留在上面﹖”
     雖然黃智華說的極不客氣,但我卻沒有心思與他計較什麼,回想著剛才我明明聽得兩聲入水之聲,最後卻僅僅發現一具黑色屍體,難道丫頭與那黑色屍體是一起掉下來的﹖想到這里,我顧不上什麼,忙叫道﹕“快找......”
     可是水面上四周都是漆黑的一片,什麼也看不見,黃智華和少爺扯著嗓子叫了幾聲,鬼影也沒有一個。我心中擔心丫頭,當即忙道﹕“你們兩個在水面上照應,我潛水下去找找。”
     “老許,小心﹗”少爺忙著囑咐我。
      我點頭,深深的吸了口氣,手持青銅古劍,向水下潛了下去。這地下水很深,至少我們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都沒有接觸到地步,我潛下去大概兩米多深,感覺到水的壓力太大,肺部幾乎承受不住。
     而且,四周一片黑暗,我努力地睜開眼睛,感覺也是一片刺痛,難受得很,更要命的是——我頭頂上的礦工燈昏黃一片,照不出一米遠......
     正在我準備放棄的時候,猛然前面似乎有個模糊的影子閃了一下,我知道這樣的地下水中,幾乎是沒有魚類生存的,剛才的影子......難道是丫頭﹖我頓時精神一振,忙遊了過去,但由於地下水的壓力,以及關氧時間太久,我隱隱感覺肺部疼痛難當,再呼吸不到空氣,只怕我就得窒息而死。
     顧不上別的,我忙著從水中躥了出來,頭部剛剛躥出水面,我就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呼吸著空氣,雖然這底下墓室中的空氣透著腐臭味,可是——對於我來說,卻是比什麼都重要。
    “怎麼樣﹖”少爺急切地問我。
    黃智華也遊了過來,問道 ﹕“老許,你沒事吧﹖”   
    我搖頭,一邊喘氣一邊說道﹕“我沒有找到丫頭,但水下好像有古怪,等下......等下我再下去看看。”
    “你休息一下,我去﹗”黃智華大聲說道,少爺手中舉著狼眼手電筒,他頭上的礦工燈已經徹底摔壞,不方便潛水,聞言也沒有說什麼。
    我點頭,囑咐他要小心,同時我預計了一下方向,指給了他。黃智華深深的吸了口氣,一個猛子就直接栽了下去,我在上面等了他一分多鐘,見他還沒有上來,擔心他有事,沖著少爺做了個手勢,也向水下潛了下去。
    這次我直接從剛才那個影子閃現的地方潛水下去,下潛兩米左右,我猛然看到一個人影晃過,明晃晃的軍用刺刀已經沖著我奔了過來,我吃了一驚,在我們一行四人中,唯獨黃智華是使用軍用刺刀的,這家夥瘋了,居然攻擊我﹖
    由於水下阻力的問題,我閃避慢了半分,明晃晃的刺刀幾乎是貼著我的左肋而過,我慌忙向著水面上沖了上來。
    “老許,怎麼是你﹖”緊跟著,黃智華也沖出了水面。
    “不是我,你以為是誰啊﹖”我苦笑道,“你差點要了我的命。”但隨即一想,在這樣的水下世界中,我也不能抱怨他什麼,畢竟剛才我也差點要了少爺的命。

     “我......我......"黃智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好長一會子才說道,“我剛才在水下見到一個怪物,好恐怖﹗”
     “怪物﹖”我一驚,頓時又想起剛才掉入水中的黑色屍體,天知道會不會是它在作怪﹖
      “我們一起下去,少爺守在水面上接應。”我當機立斷地說道,丫頭掉入水中已經有了一段時間,要是再找不到,只怕就兇多吉少。
      說著,不等少爺提出反駁,我深深的吸了口氣,再次潛入水中,而黃智華也緊隨其後,潛水跟著過來,他已經把軍用刺刀收了起來,沖著我比劃著手勢,示意就在前面。
     我點頭,忙著向前面遊了過去,遊過去不過兩米左右,猛然,我心中一驚——就在我的前面不到兩米遠的距離,一個人影蹲在水中......
     我忍不住回過頭來看了看黃智華,正好黃智華也看著我,見狀比試了一下手勢,意思是過去看看,小心一點。我也贊成,兩人同時向前,遊靠近了一米左右,我模糊中看著那不像是人,倒像是鳥尊﹗
     在西周的墓室內發現鳥尊,原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問題是——青銅鳥尊不放在墓室內陪葬,怎麼會沈在水底﹖我強壓下心中的好奇,外加恐慌,小心的靠近。
     果然,那是一尊鳥尊,由於在水中年代久遠,鏽蝕得很厲害,表面的文飾幾乎已經分辨不出,大約半米多高,鳥首扭向背後,頂部有冠,在水中模糊,遠遠的看著,還真的像是個人蹲在水里。

    我忙著遊了過去,伸手摸了摸,這鳥尊表面雖然鏽蝕得厲害,但卻幹淨得很。啊......不對,幹淨?如果這鳥尊沈入水下已經千年之久,怎麼都不會這麼幹淨?我一邊想著,一邊忍不住仔細觀看起來。
    黃智華大概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東西,滿是好奇,這里摸摸,那里摸摸。我沒有理會他,還自仔細的研究眼前的青銅鳥尊,不錯,這是青銅器,而且,雖然腐蝕的厲害,但我還是可以分辨出來,這應該是西周......,或者是更加古老的玩意,但也很明顯,這東西的表面,近期內絕對有人動過,表面的鏽跡都被清除了。
    誰會到水下來清理一尊鳥尊?我一念至此,忍不住機靈靈的打了一個寒顫,莫非是水鬼?
    由於在水下的時間過久,我的肺部再次隱隱作痛,而黃智華卻趴在的鳥尊的下面,不知道在研究什麼,我也顧不上他,用力的向水面浮了上去。
    [少爺!]我想要少爺過來商討以下水下青銅鳥尊的事情,可是四面一看,水面上漆黑一片,少爺卻不見了影子。
    我大驚------我在水下最多待了一分鐘時間,少爺去了什麼地方?只要他在水面上,就一定會有燈光,可是現在四面都是漆黑一片,我頭上的礦工燈照在水面上,反射出自己的影子,蒼白的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宛如死人的臉。
    我喘了口氣,雖然穿著水靠,可是在水中泡的久了,還是感覺刺骨的寒冷,而在這等時候,我的背心里卻濕漉漉的一片。
    [嘩啦......]一聲水響,之間少爺和黃智華幾乎是從水下同時冒出頭來,少爺全身發抖,臉色蒼白的可怕,若不是靠著黃智華扶著,只怕根本就支撐不住。
    [丫頭......老許,我找到丫頭了......]少爺上下牙齒打顫,結結巴巴地說道。
    [丫頭在哪里?]我慌忙叫道,顧不上責怪少爺亂跑,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死勁的搖著。
    [下面......下面......]黃智華在水中憋氣過久,說話都說不上來,只是指著水下。
    我深深的喘了口氣,顧不上多問,沖著黃智華指著的地方,再次潛水下去。伴隨著我一點點的深入,水下的壓力越來越大,我頭頂上的礦工燈昏黃不明,是在也看不清楚,我在水下轉悠了一圈,也沒有找到丫頭的影子,正在著急,猛然感覺背後有水流湧來。
    我急忙回頭,一看之下,頓時大驚------那是什麼東西?人?魚?還是怪物?
    我一時之間分辨不清楚,但玩意大小和人類差不多,但生了四只類似於人類一樣的手臂,其中兩只反繞著背後,前面的兩只卻沖著我抓了過來,但這玩意的頭部,身體都和魚類差不多,只不過,它大張著嘴里,滿是獠牙,顯示出它應該是食肉動物.....
    在這樣的墓室內,骷髏都會動,屍體都會殺人,就算見到洪荒猛獸,我也不會有太大的驚訝,但卻忍不住心中害怕,更多的卻是驚恐。我本能的反應就是-----三十六計,走位上計。但是......這怪物背後的兩只手,卻死死的抱住著一個人。
    在昏黃的礦工燈照耀下,我看得分明,那正是丟失了的丫頭。
    我大著膽子,橫劍掃了過去,青銅古劍在水下帶起冷冷的寒光,對著怪魚的頭部砍了過去。這出生的動作遠遠比我想象中要快的很多,一個翹首,輕松地閃開。我正擔心它會有什麼厲害攻擊,忙著後退兩步。
    哪找到那怪魚瞪著一雙慘白的眼睛,只是死死盯著我------大約是五秒鐘的時間,它猛然掉過頭去,轉身就走。
    媽的------原來是一條膽小鬼魚,我在心中暗罵,當即便追了過去,丫頭可是還在它手中,青銅古劍對著它背上狠狠地刺了過去。
    [噗喳......]一聲輕響,那怪魚的尾部陡然射出無數黑色的液體,奇臭無比,甚至比腐爛的屍體還要臭上三分,原本我在水中就不怎麼看得分明,如今水下一片混濁,視線更是受阻。
    我本能的閉上眼睛,心中卻是掛念著,若是讓這怪物跑掉,我上什麼地方去找丫頭?因此我不能退反而跟進一步,飛快的向著怪魚的方向追了過去。
    等到黑色的液體逐漸散去,我總算能夠稍微的看清楚眼前的處境,但由於在水下憋氣太久,我忍不住張口呼吸了一下,頓時冰冷的地下水帶著惡臭灌進我的口中,我大驚,這水簡直比茅坑還要臭。
    但正因為這冰冷惡臭的地下水,我渾渾噩噩的大腦反而清醒過來,忙著四處一看,怪魚已經蹤影全無,而丫頭就懸浮在我面前大約兩米遠的地方。只不過,丫頭現在的模樣,看著有點詭異。
    懸浮在水中,不上浮也不下沈,手腳大開,成非常不雅的大字型。
    沒有時間給我考慮什麼,我忙著遊了過去,抓著丫頭身上的衣服,死命的將她從水下提了上來,水下阻力太大,我費了好大的勁,才算是遊出了水面。
    [老許......你沒事吧,你的臉色]少爺已經沖了上來,眼見我將丫頭拉了上來,他忙著過來接應丫頭。
    我的臉色,我知道我的臉色絕對不好看,可他們的臉色遊何嘗好看了?
    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有空看看丫頭,丫頭臉色蒼白如土,神色非常不好看,少爺將她抱住,死勁的搖著,又是掐人中。我忙著摸向丫頭的手腕,還好------丫頭雖然面色不善,在水中又泡了這麼久,但還有脈搏,証明她並沒有死。
    黃智華也忙著過來幫忙,同時問我:[你是怎麼從那怪物手中救過丫頭的?]
    怪物?我明白他口中的怪物勢必就是那怪魚,不過那只不過是一條膽小鬼魚,當即簡略的說了一遍。哪知道黃智華卻連連搖頭,說不是這樣的。

    在少爺和黃智華的急救中,折騰了好一會子,丫頭終於吐出大量的水來,悠悠的醒了過來,一見到我們,忍不住就抽噎著哭了起來。

    眼見丫頭哭了出來,我們三個人都放下心來,少爺頓時對我說起剛才的遭遇---我和黃智華潛水下去後,少爺一個人留在水面上,眼見四面都是漆黑一片,陰森森的水下世界,宛如是陰司水牢,莫名的惶恐爬上心頭。

    他本能的舉著手電筒四處照著,就在這個時候,水面上泛起一片水花,然後他清楚地看到,在距離他不遠的地方,一個像是浮屍一樣的人影晃出水面,聚著水花一閃,人影再次消失。

    僅僅是短短的一瞬間,單少爺卻看得分明,那個人影--明明就是丫頭。少爺平時雖然胡鬧,但並不笨,眼見這情景詭異莫名,顧不上打招呼我們,忙著就遊了過去。接著,他在水下發現了丫頭的蹤跡,但他一手舉著手電筒,一手劃水,根本無法救下丫頭。

    正在這個時候,原本準備浮上水面換氣的黃誌華,發現不遠處的水流異動,直接遊了過去,自然就看到了少爺和丫頭,當即他也持著一樣的心態,不管怎麼說,先救出丫頭要緊,舉著軍用刺刀就與水怪搏鬥起來,但怎麼都沒有想到,魚怪在水下靈活無比,兇猛異常。

    黃智華差點就被他咬傷,而且,在水下時間過久,撐得肺部都快要爆炸,無奈只能浮出了水面換氣。

    我想了想,那魚怪好像也不太厲害,我在水中好像只是比劃了一下,它就嚇跑了,雖然跑的時候,還噴出惡心的黑色液體阻擾我追趕它,不過,總體來說,還是一條膽小鬼怪,和我以前見過的古墓里的兇猛怪物相比,他差得遠了。

    想想,在廣川王陵里那一團團像觸手一樣的怪物東西,可比它厲害得多。
    
    丫頭終於醒了過來,少爺追問著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丫頭的說法卻更是離譜,說她掉下水潭的時候,頭腦一暈,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直到我們將她救出水面位置。

    我總感覺這事情透著詭異,但一時間又說不上來,慶幸的是---我們四個人,總算都還活著。

    活著,比什麼都好。

    我想到剛才水下的青銅鳥尊,忙問黃智華有什麼發現沒有﹖黃智華畢竟是軍人出身,我能夠發現鳥尊的不同尋常,他自然也發現了,我估計是有人先我們一步進入墓室,那尊青銅鳥尊也許原本並不是在水中的,而是不小心被他們弄得掉入了水中。

    哪知道黃誌華卻是連連搖頭,說那鳥尊絕對是在水中的,只是其中有人曾經讓他出過水,並且把表面擦了個幹淨,而後,只是不知道是誰又再次讓它沈入水中。

    我聞言,不知道為什麼,猛然想起在黃河岸邊的時候,聽說的關於王全勝加的事情--他們家不是曾經從黃河眼里打撈上來一尊鳥尊,然後,王全勝的女人、孩子都死了,還連累的失蹤了一個警員﹖

    難道這鳥尊﹖就是王全勝家的﹖只是它怎麼又跑來了這里﹖

    鳥尊總不會自己長了腳吧﹖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猛然想起在廣川王陵里面看到的那尊青銅人像,那個人面蛇身的青銅人像的蛇身不是複活了?難道鳥尊也會複活﹖我越想心中越是惶恐。

    少爺舉著手電筒,四處照了照,四面都是水,陰沈恐怖。只有我們的背後是一座高臺,想要上去,那里有著黑色屍體在等待著我們,唯一的法子就是在水中另外尋找出路。

    【老許,你說句話,現在怎麼辦﹖】黃智華問我,少爺也沖著我點頭,丫頭驚魂未定,臉色煞白。

    我想了想,對黃智華說﹕【還有照明彈嗎﹖打一顆看看再說。】黃智華聞言,沒有說什麼,將照明彈取出,套上槍口,對著漆黑中打了出去。

    照明彈在黑暗中劃出一道慘白的光,然後掉了下來,接著水光,我看得分明,前面還是水,什麼都沒有。

    照明彈還在燃燒,猛然,就在照明彈的前面,我看到水面上似乎漂浮著一個影子......,一個人類的影子。

    【媽的,那是什麼﹖】少爺張口結舌的說道。

    一直沒有說話的丫頭低聲說道﹕【好像是浮屍......】

    我強笑了一下,心中卻暗叫【晦氣】,怎麼這些不幹淨的東西,老是被我們碰到﹖口中忍不住說道﹕【這里是古墓,有屍體是正常的。】只是連我自己都明白,這樣的說法實在是底氣不足。這是千年前的古墓,除非是上好的棺木,優良的防腐技術處理過的屍體,否則,怎麼會千年不腐﹖

    而如今出現在照明彈附近的屍體,不像是骷髏,而是腐屍......

    【過去看看﹗】黃智華一邊說著,一邊扶著丫頭,一手舉著槍,囑咐少爺舉著狼眼手電筒,我把青銅古劍背在背上,一行四人向著水潭深處遊了過去。

    【好冷.....】也不知道在水中有了多久,我只是感覺越來越冷,手腳似乎都有抽筋的感覺,如果再找不到岸,就算水潭中沒有怪物,我們也得疲憊而死。

    丫頭靠著黃智華扶持,還是堅持不住,臉色蒼白的可怕,原本清爽爽的頭發,全部貼在臉上,水珠子不停的順著她光滑秀氣的臉向下流淌。

    【媽的﹗】我忿忿地罵了一聲,感覺最近說的粗話比我這輩子說的都多,看著黃智華道,【再放一顆照明彈,我得看看.....前面還有多久才到岸。】

     黃智華也不廢話,少爺扶著丫頭,他麻利的裝上照明彈,發射出去,照明彈在水面上劃出慘白色的弧線,照亮了這個沈睡千年的古墓。

啊.....我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少爺徒然歡呼起來,老許,前面不遠就到岸了......泡在水中的日子真不好過。  不錯,這次我看得清清楚楚,確實,就在前面五六米的地方,隱約可以看到白色的石階,河岸已經離我們不遠了。我強壓下心中的喜悅,黃誌華、丫頭也都大是興奮,三人齊心合力,一起快速的向著河岸邊遊了過去。不到片刻借著我們頭上礦工燈的照明,我們已經可以看到對面的河岸,一排排的白色石階,宛如美玉建築。 我一時之間無法形容這等感覺----心中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怪異,這樣的情景,我怎麼看著有點熟悉﹖
天啊......這水池該不會是遊泳池吧﹖少爺大聲叫道。不錯,遊泳池----難怪我看著感覺不對勁,這水池邊的白玉石階,確實也和現在的豪華泳池類似,西周的古墓中,居然有這遊泳池一樣的建築,是巧合,還是......別的﹖一時之間,我只感覺腦子里亂成一片。 更讓我驚訝的是----水中的魚怪並沒有攻擊我們,我也沒有發現漂浮在水中的浮屍。也許,那根本就不是浮屍,或者,那屍體已經成了怪魚的食物﹖很快,我們四人已經上了岸,跌坐在白玉石階上,大家幾乎都累的如同是狗一樣,張大了嘴喘著粗氣。唯獨丫頭的摸樣顯得怪怪的,我側身看著丫頭,他原本清秀的臉色更是蒼白,一雙明亮的眸子,在手電筒光芒下,顯得有點兒妖異......
丫頭,你怎麼了﹖不舒服嗎﹖我關心的問道,該死的南爬子老頭,我會記恨他一輩子,好好的,為什麼把丫頭也扯進來,我們三個大老爺們的倒也罷了,可是丫頭的身體本來就弱,禁不起這樣的折騰,要是不小心落下什麼病根,豈不是我的罪過﹖ 丫頭轉過臉來,沖著我勉強的笑了笑說,沒什麼,他就是感覺這個水池過得太容易了。少爺直嚷嚷,說這是什麼話﹖難道你還指望著水潭中有什麼怪物襲擊不成﹖我明白丫頭的想法,若是水潭中沒有怪物倒也罷了,可是剛才我們明明發現了----水潭中有著長著四只手的怪魚,還有那奇異的浮屍。 恩.....我想,有件事情必須說一下。一直沒有說話的黃誌華皺著眉說道。什麼﹖我好奇地問道,心中可一點兒也不指望著這個解放軍叔叔,在這個時候說出什麼不好聽的話來。黃誌華嘆了口氣,反手從背包里摸索著,很快就摸出一個塑膠袋子來,遞給我道﹕你看看這是什麼﹖我本能的接過塑膠袋子,這個袋子的表面有水澤,里面裝著的是一本很普通的筆記本,一支鋼珠筆。我好奇地問道﹕這是什麼﹖ 黃誌華抹去臉上的水珠,苦笑道﹕這東西是塑膠袋子,很普通很普通的文件袋,如果放在外面,三歲小孩都不會對他有興趣。 我點頭,事實上就是如此,當然,如果這筆記本內記載的內容駭人聽聞,自然又另當別論。但黃誌華接著卻說出了讓我們目瞪口呆的話----可是,這樣的東西出現在一個古墓中,一個目前還是屬於封閉式的古墓中,你們不感覺奇怪嗎﹖ 啊......我情不自禁的驚叫出聲,這玩意竟然是他在古墓中揀到的﹖但這也不奇怪,剛才的那個石室內,我就發現一雙穿著旅遊鞋的腳,証明有人比我們先一步進入了影昆侖風眼,丫頭的腦子很聰明,把她的猜想說了出來。可是,黃誌華還是苦笑,搖頭說道﹕你們店推測非常的合理,但你們有沒有想過,一般的墓室,會有幾個入口﹖  對於這個問題,我和少爺沒有發言權,丫頭幾乎是斬釘截鐵的說道﹕一個﹗ 不會吧﹖我不解的看著丫頭,一個入口,他什麼意思﹖如果說......一般墓室只有一個入口,那麼影昆侖風眼僅僅只有一個入口的話,那麼我們發現的那些屍體,是從什麼地方進入的﹖在影昆侖的風眼上方,有著南爬子老頭守著,而且,黃誌華動用了勞力,挖掘了一天,進行了大規模的動靜,才讓我們進入這個千年前的古墓,如果......如果......是普通的盜墓賊,又怎麼能夠鬼不知神不覺的進入﹖  當然,天下處處是奇人異士,南爬子老頭可以找到影昆侖風眼,別的人也一樣可以找到,但前提是,如何能夠在不為人知的情況下進入﹖ 少爺幾乎是呻吟出聲,抓住丫頭的手說道﹕你確定入口只能有一個﹖丫頭甩開少爺的手,給了他一個白眼,怒道﹕如果你死了,你會留下多個入口,讓人進來盜你的墓嘛﹖少爺一呆,不錯,不管墓室主人是什麼人,既然建造了這麼龐大的墓室,出於私心,都是絕對不願意在死後被人打擾的,唯一的一個入口,應該就是讓那些擡棺安置亡靈的後人退出去的道路。 當然,很多工匠為了怕墓室主人臨死時擺他們一道,讓他們做陪葬品,永遠的保守秘密,都會留下一手,給自己留個後門,但一般來說,後門都是只能夠使用一次的秘密通道,能夠出,未必能夠進,而且,從外面絕對發現不了。試想一下,若是工匠留下的後門,在外面被人發現了,這樣的後門還有作用嗎﹖少爺劈手從我手中搶過那只塑膠袋子,說窮想有什麼用,不如打開看看,我點頭認同。

問黃誌華在什麼地方撿到這只塑膠袋子的﹖黃誌華說﹕你還記得剛才水潭內的那個青銅器嗎﹖你認為那是什麼玩意﹖那叫鳥尊,是西周的一種禮樂器皿,我解釋著。黃誌華搖頭說,他不懂古董,但是剛才在水下,他卻發現那鳥尊的腹部中是空的,其中有機關,原本他是準備招呼我一起看的,結果,我浮上水面換氣,他就自己打開了機關,里面發現的,就是這只塑料袋子。 我哭笑不得,西周的鳥尊內,居然發現了現代產品----塑膠袋﹖對了,還有鋼珠筆......哈哈......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這個時候,少爺已經莽撞的打開了塑膠袋子,取出里面的筆記本,剛剛翻看了幾頁,忍不住就驚叫了出來......老許,你快過來看......媽的......怎麼了﹖我急問,說話的時候人也湊了過去,那是一本普通的筆記本,大街上隨便找個小店,花一元大概就可以買一本,但里面記載的內容,卻是匪夷所思。 我想,我大概是要死了,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這麼一句話上,心忍不住向下沈去。很簡單的字跡,端端正正,算不好,但很清晰,而且還是解放後的簡體字。我從少爺手中取過筆記本,遞給丫頭說,你來讀。畢竟,四個人湊在一起,實在是看不出來名堂。丫頭接過筆記本翻看了幾頁,神色古怪的笑了笑道﹕看樣子,確實是有人比我們先一步進入了墓室,這是一個警員的日記......丫頭飛快的翻看了幾張,說道,這應該是黃河附近的某個警員,啊......王全勝的老婆孩子死了﹖ 我和少爺曾經打聽過王全勝家的事情,知道他老婆孩子離奇死亡,但由於怕嚇著丫頭,我們兩人回去什麼都沒說,如今看著丫頭震驚的摸樣,顯然這本工作日記中記載著關於王全勝老婆孩子的事情。 丫頭低聲說,根據工作日記記載,王全勝的老婆孩子也是死於黃河龍棺的離奇詛咒......,這個 警員就是當時幫忙處理後事的,而後,他們非常不幸的發現了王全勝從黃河眼里打撈上來的青銅器。這些警員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但青銅器的大名早就如雷貫耳,於是很快就報了上去,原本這件事情與這個小小的警員應該是沒有關系了。但倒黴是----他的那個同伴擔心青銅器有閃失,讓他留下來看守青銅鳥尊,而他回去報案。後來怎麼樣﹖少爺和黃誌華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問道。後來......丫頭清了清嗓子,低聲念道﹕天色漸漸的黯淡下來,房間里很暗,小李子還沒有回來,我想著這個房間內剛剛死過兩個人,而且死的非常的離奇......,心中有點害怕,正欲出去抽口煙,但就在這個時候,我聽得背後傳來一聲嘆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