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人說完所有的短銃都掏了出來,一邊三個白頭巾下馬直接拔刀圍過來,不做任何的猶豫,張千軍萬馬時間只夠後退兩步,都沒有時間問小張哥怎麼辦。一個白頭巾直接過來扯他的髮髻。張千軍萬馬躲過,一把把小張哥丟到地上,直接結出一個手印:“請祖師爺!五火正法神霄靈火!”

 

張千軍萬馬雙手瞬間著火,直接對著面前的人一甩手,甩出一條火龍,那人翻身躲過,用不懂的語言大喊,似乎是在罵有妖法。

 

張千軍萬馬翻動手印,手速非常快,雙臂一夾胸口,“起乩!”渾身都道袍全部燒了起來,小張哥妖嬈的躺在地上,驚歎道:“可以啊。”

 

 

 

所 有人頓時不敢上前,張千軍萬馬一拍後背的木頭匣子,從火中拍出一根火劍,凌空轉身迴旋踢中,火劍旋轉直接刺向一個白頭巾,白頭巾勉強躲過,張千軍萬馬的身 子幾乎瞬間就跟了上去,火劍落地的瞬間,一把抓住回盒,滾地翻身,身上的火在泥濘的地裡瞬間熄滅,然後朝著樹林的深處狂奔而去。

 

等他跑進了黑暗中完全看不見了,白頭巾才反應過來,頭人冷笑了一聲:“玩把戲的?丟下同伴不管了麼?”

 

他轉頭看小張哥,就看到小張哥已經解開了自己的繩子,正站著活動手脖子和下巴。“真是丟臉。”小張哥看著張千軍萬馬跑走的方向。他看了看頭人,又看了看已經遠去的隊伍,說道:“送親的時間是固定的,剛才追我們已經耽誤了一會兒了,所以不能再耽擱了對吧。”

 

頭人沒有說話,小張哥的表情變得興奮起來,看著他們:“你們上來就斷人腳筋,看來弄殘疾個把人對於你們來說家常便飯,但一點都不高級。”

 

經歷了剛才那一幕,白頭巾不敢貿然動了,頭人從邊上一個白頭巾手裡接過短銃,對著小張哥瞬間開槍,小張哥以人類不可能達到的速度直接扭動腰部,直接躲過了所有的鐵砂,然後接著扭回來的動作直接甩頭,嘴裡噗一聲,一道寒光從他嘴巴里吐出來,像子彈一樣直接刺進頭人的眼睛裡。

 

頭人應聲慘叫翻倒,幾乎是同時,沒有人看清發生了什麼,只聽到噗噗噗噗聲音,所有的白頭巾和親眷全部在一秒內全部落下馬來。

 

小張哥揉了揉脖子,環視了一圈,人都沒有死,但是都死死的捂住眼睛,血流如注,有人大罵舉銃,小張哥甩頭,直接嘴巴里的東西打進銃口,一下炸膛,整隻手炸碎。

 

“剛才那個是搞後勤的,我是正規軍。”小張哥蹲到頭人面前,頭人已經明白厲害關係了,大喊:“誰都不要動!”

 

 

 

有幾個忍痛拔刀的,沒有再動,所有人咬牙看著小張哥,小張哥對頭人張開嘴巴,頭人看到了滿嘴的刀片,閃著寒光。

 

一把刀片被舌頭舔出來,頭人說道:“大爺,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是拿錢吃飯的。”

 

小張哥看了看頭人的褲腰帶,瞬間一下解開,頭人驚恐萬分:“大爺,不要在我手下面前。”

 

小張哥來到他頭邊,雙腳踩住他的雙手,蹲下來把他眼睛裡的刀片拔出來,他瞬間疼的扭曲起來,然後從腰間掏出百寶袋,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我的乳名叫做霧琅,巴里山南花苗花渣寨的,所以叫霧琅花渣,這些都是我的兄弟,大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你放他們走。”

 

小張哥用膝蓋壓住他的臉,撥開他的眼皮,開始幫他縫眼球,霧琅花渣疼的整張臉都扭裂了,之後小張哥放開了他,給他水自己沖洗,他洗了半天,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小張哥已經用他的褲腰帶,又把自己綁了起來,自己趴到了馬背上。對他招手:“來,快來啊,快過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