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張哥說完那句話之後,在樹上紋絲不動,仍舊看著下面的送親隊伍,張千軍萬馬看著小張哥,時光飛逝,很快送親的隊伍就走到了尾聲。張千軍萬馬看到小張哥滿頭是汗,但是仍舊沒有行動。

 

一開始張千軍萬馬還以為小張哥是在凝神醞釀什麼舉動,看到隊伍逐漸走完,張千軍萬馬才忽然醒悟過來:“你該不是,沒轍?你不是說你隨手就能想出一個辦法來麼?”

 

“辦法我早就有了,我只是對你不放心而已,不敢用而已。”小張哥指了指一個方向:“這些隊伍都穿著彩服,我們無論從哪兒接近,都容易被發現,唯一能下手的就是隊尾。我原本以為隊尾的人會比較鬆懈,但你看他們隊尾。”

 

 

 

隊尾的人騎著馬,清一色裹著白頭巾的小夥子,能看到腰間都有短銃。

 

張千軍萬馬點頭:“人家早有準備。”

 

他擦了擦汗,回頭看小張哥,看到對方眼神炙熱的看著自己:“來不及了,千軍萬馬,我們賭一把吧”。

 

“賭什麼?”千軍萬馬膽怯的往後縮了一下,小張哥一下去解千軍萬馬的褲腰帶,千軍萬馬大驚失色,但是小張哥似乎對於解褲腰帶非常的熟練,瞬間褲腰帶已經被他扯了下來,他自己揹負雙手,快速的用褲腰帶把自己的手捆上。

 

人手反負的情況下,很難用手指工作但小張哥的手腕關節非常靈活,整隻手幾乎可以反轉過來。

 

“你幹嘛?”張千軍萬馬提著褲腰帶驚訝的看著小張哥,小張哥低聲喝道:“背上我!”說著往張千軍萬馬背上一跳:“下去!”

 

張千軍萬馬還沒反應過來,小張哥一蹬樹枝,兩個人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落地張千軍萬馬一個趔趄,差點跪倒,小張哥就開始大喊:“放開我!”

 

送親的隊伍目瞪口呆的轉頭看著他們兩個,小張哥在張千軍萬馬的耳邊說道:“快說,你把剛才打新娘的人抓回來了。”

 

張千軍萬馬一臉矇蔽,但看到前面的送親隊伍開始抽出刀來,立即大喊:“等一等,我把剛才打新娘的人抓回來了。”

 

送親的隊伍開始面面相覷。

 

小張哥繼續在他耳邊說道:“說:我要見首領,有沒有賞?”

 

張千軍萬馬對著隊伍大喊:“有沒有賞?我要見首領!”

 

 

 

隊伍還是面面相覷。

 

小張哥忽然開始號啕:“我和新娘兩情相悅,我爹是前兩廣都督,現在大總統身邊的紅人,我給美國人辦事的,你們敢動我試試!”

 

一個傳一個,很快整隻隊伍就停了下來,後面的白頭巾上來把兩個人圍了,不出一隻煙的功夫,在頭上的一個頭人帶著一個親眷就騎馬下來,催促隊伍繼續往前,自己下馬來到張千軍萬馬面前。

 

張千軍萬馬滿頭大汗,不知道怎麼辦,那頭人就來到他面前,看了看他,抓住小張哥的頭髮,把小張哥的頭拎了起來,讓親眷看,親眷立即點頭。用聽不懂的語言說了一句。然後指了指張千軍萬馬。

頭人看著張千軍萬馬:“我認得你,你是山裡的要飯的。”

 

“我是個道士,我在山裡修行。”張千軍萬馬一下怒了。

 

“你剛才不是拉著他逃麼?怎麼現在又抓了他回來?”

 

張千軍萬馬愣了一下,瞬間被對方說服了,小張哥在他背上輕聲道:“你說:剛才我是僱你當保鏢,你職責所在,但是事後我不肯付錢,所以你怒了,就把我抓回來了。”

 

頭人看著背上的小張哥,張千軍萬馬剛想複述,頭人就阻止了:“你們兩個以為我聾的麼?你們在唱雙簧麼?挑斷他們的腳筋,帶著去姑爺家裡發落。”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