寨子外西埡口前的洗頭灘,大樹從岸上一直長到水裡,樹下有石板相連用來在水上踏腳。是往西去江邊的必經之路。

 

兩個人站在樹梢上,看著下面通過的送親隊伍。那是一條燈龍,各色彩燈在樹下蜿蜒。

 

之前他們摸黑混在一隊馬幫裡出了寨子,送親的人家應該是大戶,出寨子的人每個人都分到了一碗燒酒。兩個人喝完擦嘴,張千軍萬馬就問小張哥:“剛才我們被送親的家眷砍了半個寨子,現在我們還是兩個人,怎麼劫親?”

 

 

 

“剛才是面對面的事兒,現在我們在暗處。我們趕上去的路上,我就能想出辦法。”

 

於是他們砸暈了施酒的人,偷了他們的騾子,一路趕到了前面。現在隊伍已經過去大半了,小張哥還是沒有說話。

 

張千軍萬馬對劫親的事情本來就有存疑,他沒有追問,只是看著小張哥,小張哥此時卻覺得不對。

 

他找不到新娘了。

 

下面的彩燈排列的雜亂無章,樂隊幾乎橫貫了整隻隊伍,但是本應該在隊伍最頭上的新娘,中斷沒有,到了尾段也沒有。

 

剛才那一撞雖然小張哥出於條件反射,但也不會太重,稍微淋點涼水,新娘應該早就醒過來了。如果新娘沒有醒過來,是不會重新上路的。

 

“難道,被我撞死了?”小張哥摸了摸下巴:“不對,撞死了就更不用送親了。”

 

如此說來,新娘是被藏起來了,藏在送親的隊伍之中了,難道,隊伍中有人知道有人劫親。

 

“我的心思那麼好猜麼?還是新娘在鬧市的舉動,讓人起了聯想。”

 

 

 

剛才在鬧市的舉動,新娘忽然咬了一個路人,如果路人沒有把新娘撞翻在地,還真的會有很多誤會,但這個路人毅然決然的用自己的行動表達了自己完全不知情,應該是不會讓人聯想劫親的事情。

 

忽 然小張哥一個激靈,覺得自己想明白了怎麼回事,對張千軍萬馬說道:“不對,事情是這樣的,我有個結合事實的小小猜想,這是族長的女人,和族長深深的相愛, 族長向來神出鬼沒,神龍見首不見尾,族長的仇人尋找族長十年不得,但是仇人在查找過程中,知道了族長女人這件事情,於是用計逼迫族長的女人嫁給一個滿臉長 瘡的漢人老馬幫,他的真實目的是引族長出來,知道族長絕對不會放任他愛的女人嫁給一個馬幫糙漢,但是族長實力強勁,所以他們知道族長一定會選擇送親時候劫 親,早就做好了準備,新娘被藏在隊伍中,就是等族長出現。下面是一個陷井。那——族長也在我們附近!”說完他看向四周的黑暗。

 

張千軍萬馬目瞪口呆的看著小張哥。隔了半響:“你說什麼?”

 

小 張哥在黑暗中看不出什麼來,回頭深吸了一口氣,又對張千軍萬馬說了一遍:“我有個結合事實的小小猜想,這是族長的女人,和族長深深的相愛,族長向來神出鬼 沒,神龍見首不見尾,族長的仇人尋找族長十年不得,但是仇人在查找過程中,知道了族長女人這件事情,於是用計逼迫族長的女人嫁給一個滿臉長瘡的漢人老馬 幫,他的真實目的是引族長出來,知道族長絕對不會放任他愛的女人嫁給一個馬幫糙漢,但是族長實力強勁,所以他們知道族長一定會選擇送親時候劫親,早就做好 了準備,新娘被藏在隊伍中,就是等族長出現。下面是一個陷井。那——族長也在我們附近!”

 

張千句萬馬總算聽懂了,看著他:“你這個哪裡是小小的猜想,聽上去完全全部是猜想。”

 

小張哥說道:“我直覺就是這樣。現在當務之急,是把新娘找出來。”

 

張千軍萬馬看到他的嘴巴里忽然閃出了一道冷光,不知道是從舌頭下面舔出了什麼東西。“我們先混進去,近距離觀察!”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