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傍晚進的百樂京城,到處是彩燈,還有人放鞭炮。一問是有人娶親。

 

百 樂京算是當地一方錦繡繁華的縮影了,一進峒就遇上有人娶親不算稀奇,漢人將峒裡的姑娘娶出峒外叫做拔寨子,姑娘的兄弟連襟都在峒裡的各個橋上,過橋就要一 盤子金煙土,這種煙土是用金箔包的,回來參上白膏泥,可以兌出六七盤來,是上好的煙糰子。百樂京一共有六十幾座大大小小的橋,寨子裡的人各種哄趕,三十四 十座橋是逃不過去的,還有講究過大關的,姑娘家是當地地主的,必然姑爺所有的橋要全部踩一遍,對於當地漢人來說,是一筆巨資。

 

但百樂京出美女,峒裡的姑娘能嫁出峒的,都是姿色俱佳,而且百樂京的姑娘,每個族的手藝都不一樣,但幾乎個個都能使刀。外地商賈做的好的,家裡幾乎都是百樂京的婆娘,騎著馬兒,揹著銀刀,手裡的串鈴響起來,姑爺一般都穿著長衫跟在後面,拿著算盤。

 

張海琪進到京裡,看到姑娘們如此,開始雀躍起來,小張哥的注意力也終於從張海琪身上挪開了。

 

 

 

這裡的姑娘好不避諱人的眼神,小張哥看誰,對方也瞪著大眼睛看回來,小張哥越看越有意思。

 

煙火氣,這種不一樣的煙火氣,空氣中燒柴、飯響、酸湯魚的酸油,煙火的火藥味,油炸的油膩子,小孩子,大人,各色的花枝招展的服飾,銀的頂冠。到處是彩燈。

 

還有酒和煙土。

 

族長狗日的很會生活麼?

 

想起自己在南洋打魚,刮魚泡,看著南洋的姑娘一個個鬍子邋遢的。還是南疆好啊。差一個字襠都要爛了。

 

小張哥回過神來,就發現張海琪不見了。

 

轉頭就看到張海琪在一處銀飾的地攤邊挑東西,“你在做什麼?”小張哥就問,心中忽然覺得有些欣慰,總歸這還是個女的。

 

“這裡的姑娘不似其他,心裡想的都掛在臉上,你看她們,要什麼,想什麼,眼裡都有,想必拿起來也不會手軟,老孃看著著實喜歡。”張海琪感慨道:“像我,像我。”

 

“這個不錯,這個也不多,我覺得這三個顯臉瘦。”小張哥也蹲了下來挑了三個遞給張海琪,此時過橋的隊伍就在前頭,能看到舞龍的花燈,邊上的攤位開始讓位。

 

張海琪笑著看了他一眼:“獻殷勤沒用的,我是你媽,你少琢磨。”

 

“我不是給你挑的。”小張哥把銀飾貼在自己的額頭上,把他的頭髮撥弄了幾下,臉上出現了剛才他看著的幾個姑娘的生澀大方的笑容:“我也喜歡這兒,我也要體驗一下。”

 

張海琪看著那幾個銀飾,貼著小張哥臉上,還真的很好看,他真是給自己挑的。

 

 

 

“我教的好,我教的好。不能當街打兒子。”她按壓住心中的不爽。

 

張千軍萬馬在路邊發怔的看著迎親的隊伍,看著姑娘騎著馬走過,和他對視,他才鬆了口氣。轉身就看到小張哥帶著一身銀飾,邊上的老闆們正在圍觀,都笑的不行。

 

張海琪一臉正色,“你在南洋呆久了,一臉魚腥氣,哪裡像這裡的姑娘。”小張哥饒有興趣的看著手上的鈴鐺,一擡頭,正好和路過的新娘子對上了眼。新娘子愣了一下,一下把馬給停了下來,後面送親的隊伍全部停了下來。

 

一街的人都停了下來,瞬間安靜。

 

新娘子下馬,迅速走向了小張哥,小張哥穿著銀飾有點不知所措,她來到小張哥面前,在尷尬的維持著剛才風騷動作的小張哥面前,一把扯開他的衣服,看他的脖子下方的紋身。

 

“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小張哥默默的說道:“姑娘,我媽在,你這樣她會誤會的。”

 

那姑娘忽然一口咬下去,咬在小張哥的肩膀上,小張哥疼的大叫,那姑娘低聲道:“救我!”

 

還沒說完,小張哥一下條件反射,一個肩膀的梅花樁直接把姑娘撞出去四五米,姑娘頭磕在青石板地上,直接暈了過去。

 

小張哥莫名其妙,看著所有人,所有人也沒反應過來,張千軍萬馬走過來,拉住他的手,開始往小巷子裡狂奔,幾乎是同時,送親的隊伍裡所有的姑娘小夥子全部銀刀出鞘下馬追了過來。

 

“你幹了什麼!”張千軍萬馬大罵:“我們進來才一炷香都不到!”

 

“我沒幹什麼,我就是——”小張哥低頭後面一把刀丟過來,“騷了一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