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千軍萬馬雙手抱胸,坐在小張哥和張海琪面前,良久,他才對張海琪道:“所以你就是我師父等了一輩子的女人。”

 

張海琪用樹枝撥弄張千軍萬馬的衣服,這件衣服是他師父穿過的,如今洗的發漿褪色,張海琪一臉慍色,喃喃道:“還是那麼窮啊。”

 

 

“那你為什麼現在才來呢?”張千軍萬馬覺得一萬個委屈,倒不是因為師父白瞎等了一輩子,而是等人這件事情,瞬間從一種淒涼的美感,變成了一件極蠢之事。

 

“誰他媽記得啊?”張海琪有點幽怨的看著遠處的群山,“哎油煩死了,聊正事。”

“聊你個雞巴正事!他等你等到死啊,你要麼就是在外面死了,來不了,要麼你就是個蛇蠍女人,你他媽就是耍他玩的,這兩種都比你忘了好啊!”張千軍萬馬內心暴跳如雷,但是臉上沒有動神色,因為他還深深的記得師父的教誨,他必須對射出穿雲箭的人言聽計從。

 

三個人沉默了一會兒,張千軍萬馬看著小張哥和張海琪表情也有點尷尬,小張哥靠在樹上,舌頭擺弄著嘴巴里的東西,看著張海琪:“我說你到底胡亂答應過人家多少事情,以後能不能不要胡亂答應人。普通人各自的人生很艱難的,不是給你來玩的。”

“守信用又不是我的立身之本。”張海琪點上香菸:“再說是他自己死的早,我不是回來了麼?”

“不對。”張千軍萬馬說道:“師父是50多歲認識那個姑娘的,116歲死的,你要是那個姑娘,就算當時認識師父的時候是個少女,現在也應該七十多歲了。你怎麼還像個小姑娘一樣,你騙我。”

“你師父沒告訴你我修駐顏仙的麼?”張海琪看了看小張哥:“這是我兒子,不信你問他。”

張千軍萬馬看著小張哥,小張哥緩緩的說道:“是收養的。”

 

張千軍萬馬忽然覺得師父才是真蠢,他立即決定,辦完事,等這兩個人走了,他就直接跑路。這裡再也不會有一個孤獨的靈魂守一方古觀。

 

“你們誰射的穿雲箭?”張千軍萬馬問他們:“我只聽射箭的人的。”

小張哥和張海琪對視了一眼,兩個人都指了指自己:“我。”

張海琪一下怒了:“你怎麼胡說八道?”

“我怎麼胡說八道了,這種事情你都要和我搶,當媽的能不能有點母愛。”小張哥眯起眼睛,一字一板的說。

“好了!”張千軍萬馬阻止了他們:“這麼吵不會有結果的,我聽他的。”他指了指小張哥:“你這個女人不守信用,我不聽的,你說,你想幹什麼?”

 

 

 

小張哥從口袋裡拿出地圖:“我們想進洗骨峒,我們需要嚮導和熟悉的人。”

“漢人進不去那個地方。”張千軍萬馬說道。

“我們不以漢人的身份進去?”小張哥說道。

“那 你們也要有理由進去,洗骨峒是這裡阿匕族專門洗骨的地方,這裡的人認為骨頭和肉和人皮是三種不同的東西,肉的壽命最短,所以人能活到肉的歲數,但是骨頭和 人皮壽命比肉長很多,而骨頭的壽命是最長的,所以人死了不算真的死,人死後49天,皮膚才會死掉,人死後三十年,骨頭才會死掉,所有皮肉爛淨的骨頭,都會 到洗骨峒清洗,給親人帶回家。這個地方對阿匕族來說非常神聖,不是洗骨的目的,是進不去的。”

 

三個人沉默了一會兒。

 

張海琪就站了起來,忽然問張千軍萬馬:“你師父的墳在哪兒?”

“你想做什麼?”

“他不是想見我麼?”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