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里望,霹靂州的明珠。

 

那時候的張海鹽還沒有小張哥的名號,他在霹靂州被叫做AHMAD ZAPUWAN ISMAIL BIN PUASA,大家都叫他BIN。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個詞的發音在中文裡是“病”。

張海鹽是20年前來到霹靂州的,當時他的豬仔布上寫著張海樓,月下飛天鏡,雲生結海樓。據說有個馬來人看不懂鹽和樓字。他於是就叫做了張海鹽。

後來到了中國南部,又有人叫他霹靂張,大概是知道他去過霹靂州的原因,當時他有一個搭檔,他叫做阿BIN,那個人叫做阿KUN,應該是做越南人生意時候用的名字。

 

 

不管是哪個名字,他都沒有太多意見。

這裡要講的是阿BIN和阿KUN相識的故事。

 

在 講這個故事之前,要介紹一個人,這個人的名字叫做阿里侃,是個滿族人,漢名叫做何剪西,上了萬里望大船從馬六甲開往廈門,他是船上那件事情的見證人之一, 張海鹽去中國南部山區之前的短期摯友之一,何剪西是一個正白旗的滿人,他帶著眼鏡,是一個清秀的賬房先生。他和當時的張海鹽住在一間鐵皮倉裡。那已經是非 常昂貴的倉室。

 

對於張海鹽他的第一個評價,是齷蹉。

 

萬里望打船從馬六甲開出之後遇到了大浪,開了三十天才到了廈門,前二十天時間,張海鹽都沒有洗澡,船上本來已經很骯髒,第二十天的時候,張海鹽的頭髮油膩的結成了一縷一縷。整個二十天時間裡,張海鹽幾乎沒有下過床,在風浪中一直裹著被子大睡,似乎多久沒有睡過。

 

二十天的時候,他猶如活走屍一樣坐了起來,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問何剪西:“你聽到了沒有?”

 

當時正在大風暴中,何剪西雖然已經大概習慣了風浪,不再暈眩嘔吐,但狀態也不是那麼清醒和樂觀。進過西風帶的人感受會非常深,海浪拍在船上,船上所有的結構都會發出扭曲的聲音,在船艙內是非常吵鬧的。

 

所以何剪西當然沒有聽到。

 

張海鹽卻沒有放下心來,他仔細的聽著船上各處的聲音,忽然開始拿出器具,給自己颳起了鬍子。

 

在劇烈的顛簸中,他掛掉了鬍子,把自己的頭髮很認真的洗了乾淨。何剪西回憶起說到第四盆水的時候,張海鹽頭上的油光才完全消去。然後張海鹽背上自己的一隻包,來到了甲板上。

 

 

 

雖然對於自己這個旅友,何剪西是不滿意的,但如此奇怪的舉動,他還是開始擔心起來,何剪西是個善良的人,媽媽信奉佛教,耳濡目染,他開始擔心張海鹽是算準了日子去尋短見。於是也跟到了甲板上。

 

風 浪巨大,風浪中張海鹽抓住甲板邊緣的欄杆,看向巨浪的縫隙,何剪西看到,那個地方有一艘更大的客輪的。燈光在浪和浪的縫隙中閃爍,同樣和萬里望大船一樣被 困在這裡寸步難行。這艘大客輪,大概是在三裡之外。後來被真實是金洲號客輪。是印度開往舊金山,歸途從馬六甲通過,在廈門停泊。

 

何剪西看到張海鹽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大喊了一聲,然後跳入了海中,他大驚失色,衝到船舷邊,在大浪中完全看不到人。

 

何剪西立即向船主說明了這個情況,那驚心動魄的一躍,把他嚇壞了,以至於整個晚上,他都看著那油膩的被子渾身打擺子。

 

第二天的半夜,他在極困之中恍惚睡去,在天亮之前忽然被奇怪的動靜驚醒,他睜眼的時候,看到一條赤條條的男性裸體,站在他的床頭,渾身赤裸,沾滿了海水,似乎是剛從海中上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