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四章 結局了

我緩緩的走向那個黑影,我為什麼會對這個黑影感興趣,因為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對於自己還是非常熟悉的,我看到那個影子在霧氣中,那應該就是我,但是我看到的我,正在地上爬。

 

我曾經查到過一些信息,在我的人生中,曾經有一段時間,世界上出現了很多個長的和我相似的人,他們用的是不可逆的易容方式,通過手術的方式,永遠變成了我的樣子。至今我不知道這麼做的用意。也不知道這些吳邪來自於哪個地方。

 

張海客一直在獵殺這些人,我看到他收集了很多我的樣子的頭顱,泡在福爾馬林裡。他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為了確定我是不是真的,差點把我的頭割掉。

 

用 腳趾頭稍微分析一下,就知道有人在用我的臉做一些事情,我最開始推測,可能是汪家人用這種方式在探聽三叔和解連環的整個計劃的消息。但這種不可逆的易容方 式,其實就是現代的整容術。而我也從來沒有感知到,有人在假扮我做什麼事情,我只是在各種調查中,發現過一張照片和一盒錄影帶,裡面有人長的和我一模一 樣,做著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我所迷惑的眾多時間中,有一條線,一直若隱若現,它不如悶油瓶,張家,青銅門這些萬古洪荒的巨大謎團,但我卻記憶非常深刻。

 

我從小學習的字體,瘦金,不似其它人一樣,臨摹的是古本中的字體,而是一直在臨摹一個叫做齊羽的人字體。

 

這是三叔還是爺爺故意設計的細節,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他希望我寫出別人的筆跡來,我覺得唯一的可能性,是他希望有人會認為,我不是吳邪,我是齊羽。

 

 

 

而外面又似乎有很多人,假扮成了我的樣子。

 

結合在南海王墓中的事情,三叔和齊羽之間,似乎有什麼特殊的聯繫。

 

但是為什麼呢?

 

我走向那團霧氣,慢慢的,我來到一個狹窄的房間裡,我看到了一個蓬頭垢面的人在地上爬著,在房間的一邊,放著一隻老式的攝像機。

 

這個場面我見過,這是文錦寄給我的錄像帶裡的圖像。

 

在攝像機的後面並沒有人,但是有一個窗戶,我走到窗戶的牆面,看到窗戶後面站滿了人。他們表情非常嚴肅的看著“我”在房間裡爬著。但是我看不清他們的面孔。

 

我驚訝的發現,我一直以為這個地方是療養院,但我從窗戶看出去,近距離看著牆壁的質地,我發現這裡不是療養院。

 

這裡是十一倉的某個倉房。

 

我轉頭去看地上的我,我看到地上的我的手臂上,畫著一行字,那行代碼我看著特別的熟悉,那是十一倉的貨碼。

 

只有十一倉的“貨物”,才會有貨碼。

 

我看著這個人,渾身的雞皮疙瘩的都起來,我忽然意識到,這個“我”,竟然是十一倉的貨物,他被存在了十一倉巨大的地下倉庫中,某個未知的位置。

 

我仔細的看這個編碼,我發現那時我查出來過的,三叔的編碼。

 

三叔把這個“我”存進了十一倉?

 

他現在還在那兒麼?

 

我低頭看著“我”,他的眼神模糊,無法聚焦。似乎在喃喃自語。

 

我低頭仔細的去聽,忽然他就笑了,他忽然轉頭看著我,似乎看到了我,我嚇了一跳,這是不可能的,這些只是我的記憶,他看不到我的存在。

 

他的喃喃自語清晰了起來:“我們都在這裡,聽雷之後,來找我們。”

 

瞬間四周的一切全部猶如氣流一樣,一下就衝散消失了,我瞬間感覺到冰冷,四周的棺液和棺壁的觸覺瞬間迴歸。我開始劇烈的咳嗽。

 

四周一片明亮,我從棺材裡坐了起來,幾乎是瞬間作嘔,開始咳嗽出無數的紅色的肉塊一樣的東西。這些東西噴射出來。

 

我咳嗽了十幾分鍾,我才停下來,轉身看著四周,焦老闆的人全部都下來了,汪家首領在一邊站著,悶油瓶胖子和瞎子站在我的身邊,棺材的四周全是雷管,所以他們沒有打鬥。

 

我轉身去看焦老闆,焦老闆緩緩的也站了起來,他轉身看了看我,他的眼神平靜但是狂熱,和之前完全不同。

 

“兩位老闆,你們的蜜月怎麼樣?”汪家首領在遠處問道:“你們的問題都有答案了麼?”

 

我看了看悶油瓶,他遞給我褲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焦老闆因為沒有人敢靠近,所以一直站著,他忽然開口說道:“我們的腳下,就是我要去的地方?”

 

所有人面面相覷,焦老闆看著腳下,在我們剛才的分析中,在我們的腳下,就是這座巨塔的最後一層,這一層在這個邪教的計量中,是無限深的一層,沒有盡頭,叫做涅盤寂靜,是一切的盡頭。

 

“你們都跟我下去。”焦老闆對焦家人說道:“我已經知曉了一切。”

 

說著焦老闆看著我:“你問錯了問題,和我第一次一樣,你還會再回來的,吳邪,但沒有希望了,我不會再給你聽雷的機會,你們對我已經沒有意義,你們可以離開了。”他看了看我嘴邊的穢物:“唯一走運的是,你不會死了,但你還沒有結束,雷聲已經帶走了你的疾病。”

 

我摸了摸胸口,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

 

焦老闆看著汪家人:“我們下去之後,你們要將這裡炸掉,除了我之外,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可以聽雷。”

 

“你怎麼知道我們會照辦?”

 

 

 

“你來。”

 

汪家首領皺起眉頭,愣了一下,走了過去,焦老闆在汪家首領的耳邊耳語了幾句。汪家首領驚訝的看著他退開了。

 

焦 老闆繼續看向我,剛想說話,胖子忽然出手一個腦崩打在焦老闆的腦袋上,焦老闆哎呀一聲,捂住腦袋,胖子大罵:“你知曉一切,你知曉個屁啊。”焦老闆疼的抱 頭,胖子看了看上面,一把鉗制住焦老闆,對所有人說道:“我和你們講,你們要是老老實實也就罷了,你們把我們花兒爺打成這樣,在外面搞九門那麼多夥計,現 在裝成功學大師,老子慣的你。”

 

焦老闆忽然用一個特別特殊的頻率,拍了拍胖子的肚子,胖子一下就鬆手了,驚恐的看著焦老闆。忽然惱怒,就想動手。

 

我擡頭阻止了胖子,我知道剛才焦老闆那個動作,是雲彩和胖子相處時候的小動作。

 

焦老闆直起身子看著我,緩緩的走出了棺材,赤腳走到了自己的衣服邊上,腳上已經全部是血。他穿上衣服和鞋子,對著四周吹了幾聲口哨,所有的簧片抖動,在一邊的洞壁上,出現了一個暗道口。

他沒有絲毫的猶豫,走了進去。

 

焦家人陸續的跟了進去。整個空間裡只剩下了我們和汪家人。

 

所有的汪家人對視了一眼,從我們身邊路過,也跟著進去了最後一層,我看著那個洞口,我們沒有一個人動的。

 

“你知道你想知道的了麼?”胖子在我耳邊問我。“你三叔在哪兒?”

 

我已經知道三叔在哪兒了。我點頭,擡頭看了看上面,勾住了胖子的肩膀:“我出去告訴你們。”說完我看了看悶油瓶,他背上了裝備沒有看我,我又看了看黑瞎子,小花不知道死活,我們也不能耽誤。

知道了很多東西,但好像一切都沒有變。

 

“並沒有結束。”我想著那個編碼,但我要歇息一下了。

 

我們一路往上,踏上了歸途。

 

長話短說,一路又走了很久很久,時空交疊,我的腦子一片空白,我坐到車上的瞬間,才意識過來回到了人間。

 

我非常少有清醒的從一次冒險中回來,回來的路途非常艱辛,甚至比來時更加的疲倦。但我一路都非常清醒,小花失血過多,一直在昏迷,胖子一直說應該引爆了直接把那些人都弄死。我累的沒有話說。

 

小花醒了之後,我和他聊了很多,知道了更多的細節,但這裡不易再多交代這些。

 

我沒有回杭州,我有點不想面對我二叔,我只想安靜的,恍惚一下,再去思索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

從三叔的第一個短信,引出的一連串事件,比起我以往經歷的事件,並不算複雜。

 

焦老闆並不希望別人和他一樣聽到雷聲,所以下了很多黑手,我卻對於他聽到的信息一點興趣都沒有。總之人救回來了,我也知道了三叔的去向。

 

從黑瞎子的調查來看,所謂的雷聲中含有上天的聲音,有可能是一種可以解釋的現象,因為他在啞巴村發現任何的雷聲經由特殊的地形反射,就可以形成相似的雷聲。只是我在杭州聽到的那熟悉的雷聲,是否也是杭州的山勢形成的錯覺,卻變成了一個謎團。

 

我看到的那些東西,都是在我記憶中的,還是雷聲給予的,我也並不清楚。

 

但,我知道,謎題不在別處,就在十一倉裡。

 

歇歇,再出發吧。

 

[極海聽雷 完]

 

 


三叔感言:

謝謝各位捧場,匆匆結尾,也是為了儘快進入修改。

抱歉用了一箇舊坑,如果用新坑做結尾似乎又要開啟一個10年,大家都疲累不堪吧會。

舊坑,填一個少一個,還有點捨不得。

重啟寫的猶如草稿,但總算第一部分寫完了。雛形都在,線索也算清楚,不足和失誤也很多。

大體上我真的不適合連載,連載就是這個質量。

我還是傳統的在房中一個字一個字琢磨的人,拿出手的可能更加好一些。

但連載的好處就是同樂。實體書出版的時候,還有第二次樂趣,更加嚴謹,更加清晰的情節。

有點疲倦,所以正式的尾聲就留待明天了。

任何的不滿意或者遺憾,就留待實體書吧。

很多人問有沒有賀歲篇,今天也不回答,吃完飯的人總沒什麼食慾,所以今天的答案並不會精確,留待休息幾天後思索回答。

總之謝謝你的寬容。

 

也謝謝你的陪伴。

 

請繼續關注這個公眾號,我才35歲,要寫的東西還很多呢。

重啟還有兩個部分。世界還沒有寫完。

 

今晚可以喝兩杯,我在廈門。海邊,於海風中。

-------------------------------------------------------------------

簡單來說了

填了一個坑

然後又多了好幾個坑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