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二十二章 大結局倒計時4

三叔蹲在那個東西面前,我也蹲了過去,我發現那是一個奇怪的土堆,是由無數的碎皮堆積而成的。三叔摸了摸這些碎片,往上看,我跟著抬頭,我就發現在這個洞穴的頂部,有一個巨大的繭。

這個繭的外面,有著一層一層的人皮一樣的東西,不知道裡面是什麼。

「這是什麼?」三叔問文錦。

「這是第一個進入到這個隕石的人,第一個度過2000年的人,但是他沒有醒過來,在隕石中初步估計,應該睡了有4000年之久。這些蛻皮已經堆起來超過了王母的胸口。」陳文錦看著三叔,三叔掏出了匕首,似乎想割開這個繭,陳文錦按住了他。「你知道4000年之後,裡面的人會變成什麼樣子?」

在七星魯王宮的時候,魯殤王的棺材裡,有著厚厚的一層蛻皮,似乎在沉睡的時候,屍體會不停的蛻皮。2000年之後屍鱉王已經死了,剩下的時間裡,一個永生的人,又沉睡了20個世紀。

誰都不知道裡面現在是個什麼東西,也沒有人敢打開這個繭。

「這個繭的年份,和青銅門的年份,是同一個時代的。」陳文錦帶著三叔去看王母屍四周的洞壁,在洞壁上畫著很多花紋,和青銅門是一樣的。「我覺得,這繭裡的人,就是當年做出那個青銅巨門的人。當年的事情,只有繭裡的人才知道。」

「那個叫張起靈的人,到了這裡,和這個繭裡的人有交流麼?」三叔問道。

「他可以和繭裡的人交流,用那種特殊的語言。」陳文錦說道:「但是他在交流的時候,失去了神智。」

「據說張家人到處在找長生的人,尋求那些超過2000年的玉俑,不知道想知道些什麼。」三叔說道。

「他們想知道誰在他們的腦子裡,讓他們去做那些事情。」

「你相信他說的話?」

「張家人據說出生開始,就會像天授唱詩人一樣,忽然在成長的某一天,腦子裡出現一個念頭,這個念頭和他們的人生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他們會出現強烈的慾望,不得不去完成這件事情,這些事情猶如碎片一樣散播在歷史中,在非常細的細節上,改變歷史的進程。」

這種描述,似乎是在說,張家人似乎是上天對於歷史的一種干預機制。

「這對於一個人來說,可以說是一種詛咒。無論人生如何悲涼,總歸是自己的人生,總好過忽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的人生,去做和自己完全沒有關係的事。他們發現自己變成牽線木偶,但是毫無辦法,所有的張家人都在等待這一刻的到來,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去做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對於張起靈來說,他的人生太長,這樣的天授不停的發生。每一次的發生,他都會失去記憶。他會無數次的失去記憶,人生被割裂成無數個無頭無尾的歲月,不知道自己愛過誰,不知道自己被誰愛過,所有他經歷的一切都沒有意義。」

我是一個沒有過去和未來的人。在我漫長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沒有任何人會發現。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點喘不過氣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