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個隊伍裡都是問題兒童,作為我的朋友們,我都很熟悉他們的套路,但是他們之間的行為習慣是五花八門的。

胖子是自然派的,他經常說自己是貓系的男子的,我嘲笑他如果是貓也是加菲,但他很多時候和貓是很像的,他看到食物的時候想吃食物,看到危險的時候想逃避危險,如果同時看到食物和危險,他會看哪個離他最近先處理哪個。

但黑瞎子是蛇系的男子,不要看他吊兒郎當的樣子,蛇遇到危險的時候,會吐出之前吃的食物,保持身體最好的狀態。換句話說,貓是喜歡在危險中尋找樂子的,因為反應速度夠快,但蛇是以一切能夠抵抗危險為第一要務的。黑瞎子的注意力比胖子更集中一點。

 

而劉喪是貓鼬系的,活下去和看著悶油瓶就是他唯一的人生理想。

 

所以黑瞎子說我們要討論一下的時候,我很容易能明白大家的想法,胖子已經滿腦子要下去了,而瞎子可能會讓我們作出一些胖子認為沒有必要的措施,擡頭看的時候,果然胖子已經在解繩子了。對黑瞎子說:“你說。”但手已經伸向草蓋子。

 

黑 瞎子按住他的手:“一直以來我們都不知道聽雷這件事情背後的歷史系統是什麼,這一行其實很難隱藏這種線索,金童教的字在之前從來沒有出現過,到了這裡才出 現,之前看到那麼多屍體,估計都是金童教徒,竟然都沒有一絲的文本的外洩,或者傳言出去。而你三叔當年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汪家張家的事情,你吳邪多少能查 到那麼多,但這件事情,這麼多年你都沒有聽你三叔提過,你不覺得有些反常規麼?”

 

胖子點頭:“此時應該下去,按照我們的經驗,下去看一眼,很多眉目都出來了。當然我不是說要莽撞。”

 

黑 瞎子對他道:“其實在來這裡之前,二叔讓我去查過附近的一個村子,這個村子裡的人世代都是啞巴,我在那個村裡住了一段時間,大概查到了村裡的一些情況。這 個村的人從很多代之前,就認為他們有聽雷的能力,他們生下來的時候是可以說話的,但嬰兒在第一次聽到雷聲之後,就全部變啞,村裡人認為這是上天對於他們能 聽懂雷聲的懲罰。”

 

胖子這才鬆開手,看了看天:“你的意思說,如果知道了聽雷的祕密,就會變成啞巴?”

 

黑 瞎子說:“那個村子的情況比你們想的複雜,但我想說的是,那個村子裡的人,如果離開村子超過10裡,就會忽然死去,他們被困死在那個地方,聽到雷聲就會變 啞。如果雷聲本身有保護機制,而我們不清楚的話,知道了雷聲的祕密,可能我們會受到傷害,所以,現在我們誰下去,就需要好好討論一下,如果全部變成啞巴, 也不值當。”

 

人是無法逃脫雷聲的,一生中雷聲這種東西,是人就會經歷。我看了看胖子,胖子被瞎子說慫了也是少見,問黑瞎子道:“那個村的事情,你之前怎麼不說?”

 

黑瞎子咧了咧嘴,忽然有點不好意思:“哎,那夾雜著私事。”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