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開著金盃,二叔有好幾個庫房,一個在艮山門,一個在西溪,一個在半山,表面上,這幾個大的都是二叔做石料生意的倉庫,裡面都是一些低價的玉石,有崑崙玉、俄羅斯玉、青海石,當年最便宜的時候都是一車皮一車皮的(地)運進來,現在已經值一些錢了,只是通路不是很好,一直放在那兒。

事實上這些倉庫都大有來頭。石頭只是遮掩。

因為倉庫都非常大,所以二叔的雜物也堆在裡面,我沒有打電話去問,怕二叔敏感,自己一個倉庫一個倉庫的(地)去找。

守門的人都認識我,在西溪那邊的倉庫外面,我就看到了一大堆還沒有整理入庫的裝備,都是二叔當時帶到平潭的東西。我就知道是這兒了。

走進倉庫,裡面巨大無比,外面天色暗的(得)很,打亮了日光燈,裡面所有的東西都用白色的無紡布包的(得)非常嚴實,擺的(得)那個整齊,大大小小,看的(得)我頭皮發麻。

所有的石頭下面,都有墨線,不知道是為了辟邪的,還是為了讓擺放更加的整齊的輔助線。

我在一排排的無紡布包的縫隙中間行走,看到無紡布上面用毛筆寫著編號和一些無法看懂的註釋文件。毛筆字寫的(得)非常漂亮,都是瘦金體。

我雖然來過這些倉庫,但是之前從來沒有注意這些瘦金體,因為無紡布不適合寫毛筆字,筆鋒上這些字都相對比較隨意。我仔細去看筆觸,是有幾分像我的,但細節處又有一些問題。

在這些無紡布包裡,一部分是石頭,還有很大一部分,有一些特殊標記的,裡面包的是二叔藏在這裡的東西,這些東西都有故事,很多都是九門中人無法處理的冥器物品,存放在此。有些是無主的遺體,大多都是枉死,因為這一行沒有人主持公道,二叔會代為查驗,很多人死因未明,查不出來,放滿11年,就會火化倒入江河。

所以之前九門的人把這幾個倉庫,稱呼為十一倉。

十一倉非常巨大,亂七八糟,什麼年代的東西都有,二叔接收十一倉之前,倉庫的前身在湖南,所以裡面還有一些特別老的老東西,都是上幾代人留下的。十一倉有自己非常獨特的存放管理方法,外人是找不到特定東西的。二叔獨特的審美,讓這個其實是儲藏間雜物室的倉庫,變得十分有儀式感和美感,現在唯有在這裡,才能感受到當年九門的龐大和秩序。

但十一倉裡的東西也越來越少了,我看著無紡布上的灰塵,干找那個女人皮俑,找了起碼三個小時,才找到了那個無紡布包。

包上面的灰塵最少,布也和其他的無紡布一樣,所以還挺明顯的。

我剪開上面固定的鐵絲,把這個包打開,露出了裡面的女人皮俑。那個瞬間我嚇的(得)幾乎摔了出去,往後爬了幾步才停下來。

女人皮俑的臉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的(得)無比的猙獰,我已經不太可能在燈光下被什麼東西嚇到,但這張臉太可怕了,整張臉的眉毛和眼睛的部分幾乎是扭曲的(得)像笑臉,但臉的下半部份(分)猙獰的(得)像鬼一樣。

和我之前在墓中看到的,幾乎不是同一個表情。

看似是因為縮水,才讓表情變成這樣,但乍一看我渾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

我實在不想湊近看她,但來都來了,沒有辦法,我爬起來打起手電,去照她的皮,人皮俑的皮被照穿了,我看到了裡面的金絲,也看到了在人皮俑裡面,懸掛著一個東西。我看了看四周,沒有縫隙,我得從人皮俑的嘴巴裡伸手進去才能把那東西拿出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