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二叔說完之後,立即就明白了過來,哦了一聲:「你和我說過。」我歎了口氣,二叔在那頭似乎泡了茶說道:「你再仔細看看,有什麼新的發現,再打來給我吧。」

我嗯了一聲,掛了電話,手機在我手裡旋轉了一圈,心中頂的(得)難受,這件事情和我以往查的事情不一樣,十年前的事情,抽絲剝繭,我能看到清晰的脈絡,缺失了什麼,別人想隱藏什麼,在巨大的謎團和撲朔迷離之中,你能大概看到一個輪廓。
我在面對十年前的事件的時候,最大的恐懼是無法想像到這個謎團是如此的巨大,但實際在前進的過程中,從西沙的核心事件開始,到悶油瓶在整件事情裡各種線索穿插,我能看到一個一個清晰的節點。

我整個十年,一直在把這些節點編織成一個完整的真相。

我已經習慣這樣思考問題了,但是這一次的事情,不是清晰的節點。

所有我發現的痕跡和線索,帶出來的事情毫不相關,如果我要寫成小說,不得不像古人某些小說一樣,寫成好幾個楔子。

我往後隨便翻了翻,後面的壁畫有些非常重要,在後面的事件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有些則完全是當時的畫匠描繪的南海王一些無關緊要的功績,比如在地下水域治水,捕撈巨大的河蚌採集珍珠。但是在此時雖然二叔認證的幾乎每一個細節都做了大量註釋,我的思緒還是飄走了。

我首先想的是,進到南海王墓中的是幾個人?從目前的手法分析,最起碼是三十人以上的隊伍,否則不可能從墓室底部爆破進去,我打電話給之前夥計裡的一個高手,他說他做不用三十個人那麼多,只要掛點選的(得)好,懂基本力學,六個人就能搞定。

到底是幾個也不好說,但至少是六個以上,在這個簡單的盜竊棺槨的過程——我把他稱為主線事件——之外,還發生了三件事情。

a事件是,齊家的後人,在裡面設置了一個風水局。

這個風水局我幾乎肯定是用「復來衣」做文章,但除非齊羽死後想讓自己的魂魄回到這個古墓裡,否則這個風水格局莫名其妙。

當然,後來我仔細一想,還有另外一種可能性,就是這件衣服雖然寫著是齊羽的名字,但是並不是齊羽穿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齊羽就是要害人了。這是一個陰毒的風水局,風水局能害人是肯定的,但是見效特別慢,他要害誰呢?為什麼不能在生前就殺死他,反而是在對方死後害他?

b事件是,在這個古墓的修建過程中,發現了一個洞,這個洞口寫著進去就一定出不來。洞裡面有很多奇怪的刻尺,這個洞是天然產生的,但是我們進去了,並且在另一端出來了。雖然爬了很久很久。

這個警告是虛假的麼?我一直在想,好幾次醒來,我都以為自己會在洞穴中醒來,我們根本沒有出去,而是已經被困到精神崩潰了。

不管怎麼說,這個洞非常特別,當時修建的時候,南海國的人為此廢棄了一條墓道,為什麼?

c事件是,三叔臨摹了南海王主墓室中的一副(幅)壁畫,這幅壁畫標示出了一個奇怪的女人皮俑,三叔把這個女人皮俑從主墓室中帶了出去,卻丟棄在了排水道裡,而這個女人皮俑,真的非常奇怪,似乎是有鬼魂附身。

我想了想,決定去會會事件c的這個主角。批(披)上衣服,我就往二叔的庫房去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