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啟山一路順著礦道往上攀爬,張老倌爬的飛快,礦道呈70度左右往上,非常陡峭,一步的距離都開鑿了可以供一隻腳踩踏的小落腳點,所以倒不危險,能看到早年這裡還有鐵釬子打在石頭裡,有繩索一路串下來供人攀爬。現在繩子都腐爛了,鐵釬子也都爛成了嘎達。


礦洞之簡陋,乏善可陳,不一會兒,上頭就出現了光亮,再往上十幾步,張啟山來到了礦洞的口子,哪裡空間陡然變大,變成了一條山體縫隙,有整根的圓木頭卡在兩邊岩石上,供人當樓梯使用。張啟山不敢踩上去,單手卡在岩石的凸起,以攀巖的方式,上到了地面。


撥開縫隙口的雜草和灌木,張啟山爬了出來,發現縫隙是開在一個小峭壁上,峭壁大概四層樓高,峭壁下面是一條乾涸的河床,能看到在河床中修建了無數的窩棚,沿著河的方向連綿開去。


這是一座古礦山的礦口,窩棚裡住的都是這裡的礦工,能隱約聽到看到遠處的若隱若現的炊煙和騾子的啼叫聲,還有零星分解礦石的聲音。大概都在幾公里外,這裡則雜草重生,似乎一個人都沒有。
往邊上看去,張啟山出來的山體縫隙是這裡峭壁上無數礦口中的一個,這些老礦顯然已經被廢棄,外面野都是雜草覆蓋。如果不仔細記憶,都無法分清哪個是哪個。


他和張老倌跳了下去,落到河床,這裡河床的窩棚裡已經沒有人了,礦工是跟著礦脈走的,這裡的礦脈已經已經沒有礦石了,礦工都已經離開。


張啟山往前偷偷走去,問張老倌:「你發現什麼了?」張老倌道:「你跟我來。」兩個人走入廢棄的窩棚,馬上就看到一層厚厚的蟲絲,幾乎已經把河床裡所有的窩棚全部都覆蓋了,床上,頂上,器具上,灶台上統統都有一層絲網,走入窩棚之中,撥開一些蟲絲,就能看到其下一具一具的屍體,全部臉朝下趴在窩棚的床上或地上,已經完全腐爛乾癟。


「我說人去哪裡了,全死在這裡了。」張老倌說道。


「你估計有多少人?」張啟山遠眺河床,這不是一般的死法,這蟲絲一路幾乎覆蓋了目力能及的所有區域。


「以我的經驗,這裡礦山起碼有兩百多人,有中國的礦工,肯定也有混在裡面的日本監工,他們混在中國人堆了都幾十年了,根本分辨不出來。全部死在這裡了。」


張啟山默默的掃過一圈屍體,在火車上他就覺得奇怪,但還能用巧合解釋,或者說是高人的風水設置,但是這裡這麼多屍體,他發現竟然沒有一具是臉朝上的。這就讓事情變得有些匪夷所思。


「為什麼死的時候是這個樣子?」張老倌喃喃自語。「好像是背上有什麼東西壓著他們一樣。」


張啟山低頭看屍體的側面,瞇起眼睛,他有一種直覺,這些屍體活著的時候,似乎就是這麼趴著的,也就是說,他們現在的樣子,在他們生前已經發生了。他輕聲吩咐道:「叫八爺上來。」親兵立即下去,自己開始往邊上的峭壁上爬,很快爬到峭壁的頂上。


地下走了幾里地,並沒有走出多少,峭壁之上能看到河床的盡頭,是一片一片的大山。包裹在原始叢林之間。零星的黑煙在山林中升起,都在河床的方向,說明河床深入山中的兩岸,都有還在開採的老礦。礦和礦之間隔著原始叢林,只能靠馬隊騾隊聯通。


「都死光了,我們把礦山炸了,這事也許就能解決了。」張老倌也爬上來道,張啟山搖頭,蹲下來摸了摸地上的石頭:「你沒有發現麼?這個營地裡缺了什麼東西?」


「什麼?」


「這些窩棚裡,沒有任何的採礦工具,日用品和乾糧,這地方就像一個義莊一樣,單純就是用來放死人的。但,卻有灶台,晾衣繩這些生活用品。屍體身上沒有錢袋子,沒有煙餅。」


「你什麼意思?」


「有人把這裡值錢的東西都拿走了,肯定有一些人倖存了下來,我們得找到這些人。讓他們帶我們進入礦山裡面。」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