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鐵嘴雙腳踩著缸口,本身缸口的寬度很尷尬,蹲下去膝蓋要合在一起,他覺得很彆扭,如果膝蓋打開,腳上的韌帶又不夠松。


看著下面的火光,大概判斷了一下缸底的洞口到下面鐵軌的深度,齊鐵嘴深信不疑摔下去肯定斷腿。於是看了一眼副官,副官已經露出了欣喜的表情,做了個眼色讓他到邊上的屍缸上先蹲著。

 

齊鐵嘴只得小心翼翼的照辦,心說只是站立不動,應該不至於出事。
屍缸雖然粗糙,但是經年保存完好,他雖然看上去比副官胖上那麼一點,但副官一身是肌肉,他體重肯定比自己重。

 


想著他已經踩到了第一個屍缸上,重量一壓下去,他明顯感覺到,屍缸上的土蓋子是松的,立即收了力氣,把腳上的重量,更多壓在缸延上,然後再踩出第二隻腳。


這一隻好點,他晃了晃穩住平衡,用火折子照了一下腳邊,發現土蓋子已經裂出了好幾塊,好險沒有碎裂。


副官像猴一樣,直接頭朝下跳入缸內,一隻腳勾住缸延讓自己不致於直接捅下去,一邊雙手撐住兩邊,然後一點一點往下挪。看著就像副官被缸吞了一樣。

 


齊鐵嘴不敢把身體過於探向副官,怕自己控制不住平衡。隔了半柱香的功夫,就聽副官的聲音幽幽從下面傳來:「八爺,跳下來吧,我接著你。」


齊鐵嘴爬過去,兩隻手撐在有洞的缸延上,兩隻腳一邊踩著一隻屍缸邊緣,像俯臥撐一樣看下去。副官拿著火折子只有小小的一個,他心中發緊:「副官兄弟,太高了,我跳下來你接不住的。」


「八爺你怎麼一下變客氣了。」副官就笑。齊鐵嘴乾笑了一聲,心說這走江湖的習慣真是改不掉,正色道:「我看你如此盡責,還是讓我十分佩服佛爺帶兵。」


「那行八爺,那你先等著,我大概查探一下,我們就回去和佛爺匯合。」副官說道:「八爺自己注意安全,我剛才在你身上放了幾個手印,你千萬別擦掉。」

 


齊鐵嘴愣了一下,手印?
就往自己的腿上看,發現自己的褲腿上,腰上,肩膀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印上了副官的血手跡,不由罵了一聲:「我的媽呀,我這身行頭是大昌盛做的,這些布都是從大織造典當出來當年滿清時候最好的貢布,你怎麼就拿來擦手。」

 


下面傳來副官幽幽的聲音:「這種東西佛爺有的是,到時候我請幾匹出來讓佛爺送您就是了。倒是這上頭陰氣很盛,八爺還是多關心關心四周的情況。」說著副官就徑直往前走了。


齊鐵嘴看了看四周,沒有了副官,四周竟然完全是一片漆黑,這個巨大的石室內,只有自己一個小點點的火折子是打亮的。幾乎是瞬間他的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這個動作非常的吃力,齊鐵嘴深吸一口氣,想重新站起來,就在這個瞬間,他看到繃在半空的那根紅線,忽然抖動了一下。


「副官!」齊鐵嘴馬上喊道,「別動那根紅線,咱們還不知道這陣法找的是什麼,萬一找到是了不得的東西,驚動了是個大麻煩。」


副官已經走遠了幾步,聲音已經變的很微小,回道:「我沒碰。」副官剛說完,那根紅線又抖動了一下,接著,紅線的源頭漆黑一片的地方,傳來了一聲土缸碎裂的聲音。

 


「哐啷」,一聲脆響,似乎是兩隻缸被什麼外力推動撞在一起撞碎了。


齊鐵嘴渾身的毛立了起來,磕巴的叫道:「副官兄弟,我改變主意了,你還是過來接著我!」

 


叫完副官竟然沒有回答,接著又是一聲土缸破裂的聲音,在空曠的石室內,顯得特別的生脆,齊鐵嘴深吸了一口,打開自己隨身的百寶袋,從裡面拿出了一疊符咒,全部都拋向前方,然後從包的最深處,掏出一把早年佛爺送的盒子炮。


盒子炮很沉,他檢查了一下扳機,又從袋子中掏出一把砂米,撒向前方,砂米落下碰到了剛才拋出各處的符咒,立即發生反應,燃燒起來,瞬間他的面前燒起了幾十個小火堆,他就看到一個巨大的東西,倒掛在石室的天頂上,猶如一隻巨獸懸掛。
火光在下照不分明,但能明顯知道那是一個巨大的活物。

 


齊鐵嘴擦了擦眼睛,也看不分明那到底是什麼,只見那東西的外形在不斷的變化,似乎身上裹著無數的細蛇一般。那東西緩緩前進,探身似乎也在觀察齊鐵嘴。


「初到寶地,冒,冒,冒犯了。」齊鐵嘴完全被嚇懵了,忽然腳下一空,整個人往下一沉,他赫然發現自己失神的時候,腳已經完全踩碎了屍缸的蓋子,腳完全踩了進去。


他連滾帶爬的忙把腿拔出來,就看到自己的腿上裹滿了黑色的棺液。


其中竟然有東西也在蠕動,就和他面前的巨大黑影蠕動的方式一模一樣。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