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上的黃葵手下目瞪口呆的看著發生的一幕,直到船開出去六七丈才反應過來,頭船立即撐下竹竿扒停,幾個夥計對著岸上的陳皮呵罵,另幾個已經跳入水中追了上去。

岸上的陳皮已經殺紅了眼,絲毫沒有理會這些,死命拽著爪鞭,像拉縴一樣把炮頭死裡往岸上拉。

這 九爪鉤是有十分有講究的,爪鞭扯的越緊,爪子收的越死,炮頭雖然力氣極大,但是在水中游動總比不上陳皮在岸上找一顆樹繞上一個圈子拔河一樣拔,而且爪在臉 皮上那個巨疼也讓炮頭沒法用力。炮頭只得順著爪鞭的力道衝向岸邊。一個翻身就上到岸上,陳皮二話不說,抬起水香的王八盒子就打。

炮頭被拽蒙了,一看槍頭,勉強翻身重新入水,子彈幾乎擦著他的肩膀過去,這一下力氣用猛了,半張臉皮都被撕了下來。他還沒來得及疼,陳皮上到岸上對著水裡的影子又是三梭子。子彈瞬間打光。

幾乎是同時,陳皮身下的水中一炸,一個黃葵夥計翻身出水,短刀反手幾乎貼著陳皮的肚子就刺,陳皮的腿速度極快,刀還沒抬起來,他已經抬腿踩到了刀刃上,腳掌一壓,刀刃被就扭了,一腳踩到黃葵夥計自己的腳背上,同時陳皮拔出菠蘿刀對著夥計的耳朵就猛紮了一個沒柄。

菠蘿刀 帶著腦漿拔出,陳皮回頭就看到撕掉半張臉的炮頭和十幾個黃葵的夥計全部出水,傢伙都掏了出來,炮頭兩眼血紅,黃葵的藥性已經上來了,剛想對陳皮說話,陳皮 的九爪鉤再次飛出,一下就抓住炮頭的頭皮,炮頭這一次立即用手抓住爪鞭,用盡全身力氣拉住,用力去扣爪子,想把爪子解下來,一邊大吼:「放開!老子流血了!」

但這鉤子一扣一鬆全靠繩子的力氣和爪心的機括,雖然學起來非常簡單,但得知道竅門才能鬆下來。炮頭這種場合根本解不下來。陳皮冷笑一聲,將爪鞭繫在自己腰上:「你跑,讓你跑,今天這一百文錢,老子必須得結了。」

炮頭大罵:「跑你個鬼兒,老子什麼時候跑!」竟然反向用力,用自己的腦殼死頂著抓鉤,鉤子變形鬆動,炮頭扯上死死拽住,掏出了自己的王八盒子,甩了兩下甩干水對著陳皮就打。陳皮瞬間翻進長江裡,炮頭用力一拽將他重新拽了出來,一看,竟然不是陳皮,而是他腰間的一串人頭。

瞬 間在炮頭身後,陳皮翻身上來,壓身朝炮頭猛衝過去,黃葵的夥計立即驚呼,炮頭反手一梭子,陳皮瞬間左甩,上半身以一個人類幾乎不可能完成的角度歪倒,子彈 全部避過。炮頭回身整個身子一扭,陳皮貼地翻身,掏出了第二把王八盒子,接力甩水,再翻開槍,炮頭竟然幾乎以和陳皮一樣的動作把子彈避了過去。

陳皮整個身子幾乎就壓在地面上,猶如貼著地面爬行的蛇一個翻滾,貼著地連踹了三腳忽然加速,炮頭最後一梭子子彈全部沒有打中。陳皮已經滾到炮頭的左邊用盡全身的力氣猶如爆炸的彈片一樣整個身子彈向炮頭。

炮頭完全是一樣的反應,縮起身子一下暴起,兩個人都掏出小刀,炮頭的力氣非常大,一刀刺出陳皮雙手去擋,整個人被推了出去,陳皮抓住他的手腕。雙腿一下盤上炮頭手臂用盡全身的體重一扭,炮頭順著轉動的方向翻身,同時另一手用九爪鉤一下刺入陳皮的腿中。

陳皮吃痛松腿,帶著九爪鉤子。一個翻身定住,黃葵的夥計全部衝了過來,陳皮矮身滾在人群裡,避開亂刀,連出三刀,刀刀刺入對方的膝蓋。

三個人慘叫翻倒,炮頭扯動九爪鉤的爪鞭,把陳皮扯出人群,陳皮抓住爪心的機括一下把爪鞭和繩子分開停了下來。

陳皮翻了起來,看了看腳上留血的傷口,眼神竟然變的呆滯而狂熱。他露出了一個奇怪的笑容,看著炮頭。「你是不是年紀大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