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幫五派的人衝入水中,往排子上游去,岸邊排子有二十五六丈的距離。那老婆子瞎眼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仍舊默默的坐在哪兒。小個子大哥的屍體卻遲遲不倒下去,猶如柱子一樣站在那兒,在水裡的人抬頭紛紛看到了這一幕。

他們遲疑了起來,在水中停住。

白胖子「嘖」了一聲,對老獵戶說:「打斷他的腿。」

老獵戶那邊沒有聲音,白胖子怒了,轉頭:「你他媽的耳背是不是? 」就看到老獵戶的頭耷拉在槍上,靠在蓑笠上,從蓑笠下面滲出了大量的鮮血。

他上去一把扯開蓑笠,就看到一隻奇怪的東西,正趴在老獵戶背上,老獵戶整張頭皮都被撕了下來,露出了白色的顱骨已經死透了。那東西一動不動的貼著老獵戶的背,撩開蓑笠的瞬間,才猛轉頭看著白胖子。

白胖子看到了一張極其乾瘦,有些小的畸形的臉,不僅是臉,這東西的腦袋都非常小的小,但一眼看去,它還是一個人,一個「小頭人」。

接著那東西移動了一下身子,真的是一個極其瘦小的「人」,只是指甲全部甲殼化了,有一指多長。渾身的皮膚都是褶皺。主要是它的頭不成比例的小,讓人看著毛骨悚然。

白胖子啊的驚叫了出來,反手去掏自己的槍,就看那小頭人眼睛睜的巨大,一下竄了過來,把白胖子撲倒在地。兩隻爪子從白胖子的下巴直接刺了進去,把整張面皮連同頭皮撕了下來。

幾乎是同時,在水中的人就聽到在水排的後面,暗蓬船靠近水面的六七個小門紛紛打開,無數的影子從小門鑽了出來,跳入水中。

接著他們就看到排子下面掛著的鐵籠下面,出現了很多的奇怪的小人影。

「上 岸!」水中有人大喊,所有人開始往岸邊退回去,三四秒後立即就停一連串慘叫,水面上的人瞬間被拖入水中,他們死命掙扎,被拖到排子下方。這些人終於看清了 那些鐵籠子,上面全部都是倒鉤的鐵鉤,那些「小頭人」把他們扯入水裡,按在倒鉤上,刺穿了他們的下巴和衣服,他們拚命掙扎,完全無法掙脫。

水面上冒起一團一團的血水,衝回到岸邊的也就二十幾個人,還沒反應過來,岸上的那一隻猛衝過來,二十幾個人拔槍把它打成了篩子但還沒等冷靜,水中爬出來無數的小頭人,岸上的人四散而逃,有本事退到樹邊就殺在了一處。一時間槍聲四起,到處濺血。

小個子大哥的屍體仍舊站著,一動不動。慢慢的,它伸出手來,拉了一下邊上的一根拉索,排子上所有的竹簾子都放了下來,接著,從屍體的肩膀上裂出一個口子,另一個腦袋從口子裡伸了出來。

他看了看邊上被打爛的人頭,倒吸了一口涼氣,那人頭還動了動,從破損的地方伸出一隻手來。

這雙頭戲,是他早年做「玄燈匪」的時候學來的手藝,本來是兩湖交界一代神婆道士的把戲,自己整個人蜷縮在衣服裡,一手伸入死人的斷頭,控制表情和說話,一手行動,所以人看著矮小很多。技藝精湛的人,惟妙惟肖,眼珠都能轉動。

三幫五派火器很少,土槍出去十丈子彈就飄了,這把戲本是怕炮頭暗算自己,所以身上都帶著暗甲,頭也做了手腳,沒想到白胖子能找到槍法這麼準的神人。

他來到桌子邊,把剛才寫的簽子畫完,然後從後面的藥罐裡打出一竹筒子藥來封上,吹了個口哨。一邊水中撩開簾子趴上來一隻小頭人,他把東西給它。那小頭人跳回水中。

接著,他來到桌子上,非常利索的用手把長衫的腦袋裡骨頭打碎,全部掏空了,在水中洗乾淨,長衫的臉上有幾道大豁口,洗乾淨之後看上去還行,便嘗試把長衫的腦袋套到自己的肩膀上。

加工了很長時間,他勉強把腦袋套了進去。

幾番扭曲之後,小個子大哥重新動了起來,猶如一個活靈活現的人,只是臉已經變成了砍豁口的長衫。他動了動表情,十分的古怪,顯然沒有之前的頭好使,如今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重新撩開簾子,他看著岸邊殺的不可開交。

「黃葵兒,你養他媽那麼多鼓爬子,你得害多少人?」官姐被護在中間,身邊幾個貼身的已經殺紅了眼。

「它們長的奇怪一點,就不是人了麼?」小個子大哥喊道,三幫五派驚訝的看著長衫的臉,長衫皮開肉綻,但也古怪的笑著看著他們。

「搬舵先生!」

「搬舵不是死了麼?」

「不對啊,聲音是黃葵兒的。」

「會不會是假死?」

「人頭啊,大哥!怎麼假啊!」

小個子大哥在排子邊坐下,轉頭看著一邊的江面上,已經出現了好幾十隻船,那是炮頭回來了。「大家出來走江湖,打打殺殺難免的,三幫五派我也不能全滅了,炮頭已經回來了,今天三幫剩一幫,五派留三派,不想死的,打死剛才最得力的手下保命,誰先誰活命。」

所有人看著遠處畢竟的黃葵船,數量越來越多,全部愣住了,長衫沒有騙人,這段時間黃葵的人數已經超過任何一個幫派。

小個子大哥用奇怪的方言喝了幾聲,鼓爬子退了開去。留出了喘息的空間。
大家都開始面面相覷,表情非常複雜。很多人的臉上以敬露出了絕望的表情,五派裡的一個老頭喝道:「留得青山在,我們走!」

剛一動,所有的鼓爬子全部圍了過去,封死了他們的去路。所有人又廝殺在了一處。

官姐在亂軍中,一個表情非常冷靜的手下看了一圈形勢,又看了看官姐,官姐說:「別怕,拼了。」

那個手下搖頭,把槍對準自己的太陽穴。大喊了一聲:「黃葵兒看著。」說著就要開槍,被官姐一把奪了下來。

「官姐你教的人真好。」小個子大哥說道,邊上幾個幫派的當家立即看向自己的夥計,氣氛變得非常微妙。

就在這個時候,在不遠的地方,陳皮小完便從堤壩邊的灌木後走了出來,看了看一邊,很多得漁船正在駛來,上面都掛著黃葵的旗幟,另一邊全是人在打鬥。陳皮吸了吸鼻子,他肩膀上的人就抬頭指了指第一艘船上的人。「炮頭!」。

炮頭站在船頭,冷冷的看著排子和堤壩上的人,掏出了竹筒,喝了三大口裡面的中藥。然後遞給下面的人:「記得喝足三口黃葵湯,喝少了全身麻痺,喝多了就死。喝三口,殺三天三夜不會累,跟著爺去摘花鼓。」

下面的人紛紛來喝,炮頭活動了一下脖子,剛想冷笑,一隻九爪鉤從岸上不起眼的地方飛過來,一把鉤在他臉上,「哎呀」一聲,把他整個人拽進了江裡。

「可逮著你啦!」岸邊的陳皮扯著爪鞭,興奮的大罵:「可他麼整死爺爺了」。

遠處的三幫五派看著氣勢洶洶的炮頭忽然就被鉤進了江裡,被釣魚一樣拖向岸邊,忽然明白了過來,再次轉頭看向小個子大哥,手下也放下了對準自己的槍,官姐冷冷的說道:「咱們不能不如叫花子,干死這個龜孫養的。」

小個子大哥默默的看著剛才發生的一幕,第一次,他覺得非常的尷尬。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