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皮醒過來,自己歪倒在土火廟的角落裡,他抬眼看了看掛在一邊的衣服,他在江裡洗了半天,才把衣服上的血洗乾淨。他摸了摸臉,臉上的鬍子扎開始硬了起來,他來到湖邊,沾了沾水,草草的刮了幾刀。這個時候,手上的疼痛,讓他完全清醒了過來。

他看了看手上,十個拳峰全部都破了皮,這不是他昨晚那場大戰造成的,這是他回馬火廟的路上,懊惱的用拳頭砸樹受的傷。

一百文錢鬧的,如果放在之前,做了這些人他絲毫不會那麼惱怒,但自從喜七的那句話之後,他竟然有些計較起來。這一個一個,這生意做成自己這樣,也算是血本無歸。

陳皮爬了起來,看衣服還是濕的,就把破棉被往自己身上裹了裹,用繩子紮緊了,就繼續往百坪樓走去,這一次他看了看樹枝上挑著的免捐旗,把旗收了下來。

他 媽的這面旗到底是誰的?昨天他殺到最後一個,逼問了半天,對方都不肯說,與其說是不肯說,他覺得對方確實也不知道,這黃葵的免捐布到底是個什麼來路,他也 無處去問。他忽然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連黃葵自己的人都不知道這面旗是誰的,那他到何年何月才能把這次的事做完?

他還清晰的記得喜七的話,這一切,都需要他把這件事情做完,如果他沒法殺了那個人,有這100文錢反而會變成笑話。

他一邊走一邊感覺到自己身體的疼痛,他的關節因為劇烈撕扯,每走一步都讓他覺得疲累,他忽然就有些恍惚起來,靠到路邊的樹下,繼續看自己受傷的拳峰。他的耳邊開始聽到喜氣臨死之前的喘息,和那句一百文殺一人的魔咒。

無數的喜七開始不停的說,不停的說,陳皮的臉色越來越陰沉,他內心的厭惡和焦躁翻騰起來,他忽然想起了以前的自己,以前的自己,從來不會因為殺掉什麼,而那麼痛苦。

「王八蛋。」陳皮對著面前所有的喜七,瞇起了眼睛,他抹了抹自己的臉,歪到一邊,開始劇烈的嘔吐,然後暈了過去。

再醒過來的時候,一邊一群孩子正在對著他丟石頭,他是被一塊砸在下巴上的石頭疼醒的,看他醒了過來,這批小鬼一擁而散。

陳皮爬了起來,拍了拍身上已經凍起來的嘔吐物,他的表情已經變了,那種扭曲和內心的煎熬已經消失了,他忽然變回了之前的那個陳皮。

「既然找不到旗是誰的,那只好都殺了,總有一個沒錯的。」陳皮看著天,所有的喜七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笑著看著他,似乎在賭他做不完這件事情。陳皮也笑了。

陳皮繼續往百坪樓走去,就在另一邊,長衫正沿著江堤一邊哭一邊抽水煙,他的手在發抖,幾乎連煙斗都舉不起來。邊上跟著一個帳房模樣的人,也不敢說話,只是默默的陪著。

「你說水香有沒有被那個叫花子糟蹋?」長衫忽然停下來,問帳房道,帳房搖頭:「搬舵先生,這事兒誰也說不準。」

長衫的嘴角抽搐,眼淚流到了脖子裡,他抹了抹:「什麼叫說不準,你沒找人驗過麼?」

「搬舵先生,人都死了,誰還驗這個啊。」帳房先生怯道,他退了一步才敢說話:「而且,水香姑娘,也早就不是黃花大閨女了,這丫頭的路數,您也不是不知道。」

「去你媽的,你懂個屁。」長衫忽然暴怒,破口大罵:「老子上過的女人,如果再讓別人碰,那老子算什麼了?老子上了她之後,她敢再亂來麼?我一個一個都殺了。我上過的女人,這輩子都是我的,誰他媽的都不能碰。」

「是是是。」帳房先生點頭,嚇的差點跪下來。

「媽的逼的,死叫花子,碰我的女人,還要當炮頭,想的美。」長衫的眼淚又下來了,「你說水香那臭娘們,知道自己可能被糟蹋了,她就不會,她就不會自己先了斷麼?她不知道她是老子的女人麼?一想到這破事,老子就覺得噁心。」

帳房先生的冷汗滿頭,忽然看到一邊有幾個女孩子走了過去,立即靈機一動:「搬舵先生,那要不要再弄個小姑娘來,充水香的數,您知道的,水香這丫頭畢竟您不是頭一壺啊,正巧去看看西門的蘭婆有沒有新的。」

長 衫不說話,歎了口氣,「算了,柳街第七戶,那家女兒15了,長的那小屁股,我早看上了,你把這事兒給我辦了。我有正事要做。」說著他看了看手腕下藏的東 西,把眼淚擦了。恢復了鎮定的樣子,「那叫花子平時在馬火廟的牆角呆著,你找人去馬火廟隨便找個要飯的帶著去找,都認識他,名字叫做陳皮,這個陳皮你們這 些路數是鬥不過的,記得以禮相待,買三箱子禮物,一件冬天的好衣服,一千文錢,就說是謝他昨天的手藝,補他的數,請他來談比大生意。」

「往哪兒請?」

「往百坪樓,你在樓裡準備一桌酒菜,埋伏好用長槍的兄弟,他一來,二話不說,直接做了,一定要割了他下面拿來給我。」

「可大哥不是讓您請他?」

「你 知道的,有其他男人碰過我的女人,就算只是摸了摸手,那就是髒了,女人和他我都不留的,大哥問起來就說他不願意不就行了,別囉嗦,快去樓裡請三幫五派的老 闆移步到東門的鬥雞坑,我在那兒等他們吃飯,樓裡訂的那桌子菜,給那個陳皮送行。」長衫抖了抖自己的袖子,把手腕下的機關藏好:「對了,那水香的屍體,別 往我那兒搬,你讓大哥自己處置吧,別髒了我的地方。」

帳房點頭,便盤算如何做事,長衫正了正身子,用手帕醒了一下鼻涕,歎了一聲:「滿搦 宮腰纖細。年紀方當笄歲。剛被風流沾惹,與合垂楊雙髻。初學嚴妝,如描似削身材,怯雨羞雲情意。舉措多嬌媚。 爭奈心性,未會先憐佳婿。長是夜深,不肯便入鴛被,與解羅裳,盈盈背立銀釭,卻道你先睡。」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