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殺春

長江面上有一層薄霧,陽光透著霧亮的發白,看到那群小孩跑過來的時候,江邊冷風正吹的陳皮有些疲倦,他將手裡的毛竹竿正了正,將脖子縮進麻衣裡,靠著樹後想繼續之前那個盹兒。

之前他正在做夢,夢到在海邊,看漁船回來,海漁歸船的時候是大事,很多人死在海上,有些在沙灘上等船的婦女老婆子,是等不到歸船的,陳皮就看著她們的表情。看著她們從希望變成絕望,一直到夕陽落下海平面。

孩子們又在他的身邊停了下來,好奇的看著陳皮,這個乞丐已經在這裡坐了一天時間了,沒有看到他釣上一條魚來,又是整天睡覺,連魚竿都沒有提起來半分過,要飯的不在市集轉悠已經夠懶,在江邊釣魚都這麼懶,他們的父母早已對他們議論過了。

邊上的孩子往江裡丟入石籽,很多落到陳皮面前的湖面上。開始繞著他唱起來:懶要飯,餓肚皮,銅錢滾進長江裡,要飯的媽,好垃坬;洗腳的水,調粑粑,身上的圪子搓麻花,圍桶蓋子敬菩薩。陳皮沒有發火,江邊討生活的人口音很雜,他也聽不太懂,這些都是拉縴的孩子,父親在岸上做縴夫,其它人在船上做漁活,就混在這一代,天天岸上船上跑上跑下,到處生事,不勝煩人。

小鬼們看陳皮沒有反應,開始用石籽丟他,其中有八九歲的孩子,下手已經很黑,石頭打在陳皮頭上,驚了昏昏沉沉的陳皮一下,他轉頭,小鬼一哄而散的跑了。只剩下一個小鬼,還有些木訥的繼續丟他石籽,根本沒有注意到其它人。

陳皮認得這個孩子叫做春申,其它孩子都叫他傻申,他好像要比同齡人笨一些,反應慢一些,丟出石頭的動作不協調,石頭都落在離自己很近的地方,無論他怎麼努力,都打不到陳皮身上。

陳皮站起來,到他抓到這孩子的後衣領了,這孩子才想到轉身逃跑,陳皮一把提溜起這個孩子,來到江邊,拋入江裡。

孩子在江裡掙扎,江邊的孩子水性很好,但他一來到岸邊,就被陳皮一腳踹下去,陳皮每一腳都用了死力氣,慢慢的,這個小鬼就開始翻白沉了下去。


陳皮無趣的回到自己剛才靠的樹邊,收起了竹竿,竹竿非常沉,顯然下面的魚餌非常重,提起之後整根魚竿都壓成了弓形。

他把魚餌拉出水面拖到岸上,猛看去,那是一大坨混合的東西,有石頭,有頭髮。其實這是一具體內塞著石頭的腐爛的屍體,他剛剛從遠郊的亂葬墳裡找到的,屍體有辮子,不知道是清遺還是女性,頭髮很長,陳皮將這些頭髮打成各種圈結,無數的螃蟹腳纏繞在頭裡圈裡,被一起帶了上來。

他一隻一隻把螃蟹摘了下來,順手拗斷螃蟹的鉗子,用邊上的柳樹條紮成三串蟹鏈,掰斷的鉗子則像瓜子一樣裝進衣兜裡,抓出一個來就生嗑。同時將屍體重新踢回進江裡。

這個時候,他看到春申最後一次從江中冒出頭來游到了岸邊,靠在岸沿上。
長江漲潮,水面離岸沿有一臂的距離,他已經沒有力氣爬上來。只能抓著岸巖下一些亂石。已經凍的臉色發白,陳皮冷冷的看著岸下的臉,就想動腳。

這個時候,他發現,這小鬼沒有哭,小鬼呆滯的看著他,似乎太傻了,連哭都不會。

陳皮看著小鬼,覺得這小鬼和自己小時候有點像,活下來不活下來沒什麼區別,他一腳把春申再次踢回進水裡。春申沉入水裡,連最後的叫聲都沒有發出。

接著陳皮嗑著蟹腿,在夕陽中往城裡走去,找不到春申的那群孩子在他遠處路過叫著春申的外號,看到他紛紛用石頭丟他,陳皮沒有在意。今晚上吃飽了,他自己有個大計劃,他相信可以改變自己的境遇。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