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線斷了。我大概太全情投入,所以轉頭看到胖子的時候,看到他目瞪口呆的看著我。顯然還沒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我剛罵了聲娘,一下另外一根魚竿又響了。
 
我連忙上去,一把抓住魚竿,魚竿彎曲成非常誇張的弧度,胖子喊道:「放線!」我才想起來線輪鎖了,立即放線魚線被狂扯出去,我站穩了再次上鎖,一下力量更大,魚竿再次被拉成弓形。我想抓住把手,開始收線,發現一點用都沒有。就看線瞬間拉緊,又要斷了。
 
「繼續放線!」胖子再叫。我再放線,線又狂走,再鎖,心知這已經不是辦法。線收收放放是為了逗魚,他媽的放了收不回來,線沒了怎麼辦?
「幫忙啊!」我對胖子叫道。胖子撓頭:「怎麼幫啊?」
 
「老頭肯定有準備!」我被魚扯來扯去,胖子就去翻老頭的裝備,「我操!」他忽然驚喝了一聲,翻出一把鐵鉤來。這是海釣用來勾大魚上岸的長柄鉤子,非常鋒利。
 
淡水大魚,很多時候都是用小桿釣起來的,只要把魚的體力耗盡,魚線是足夠強韌拉魚上來的。老頭看來沒有準備其他方式,就是用釣魚的方式,把魚釣上來。
 
「我下去吧。」胖子對我道:「老子和它拼了。」
 
悶油瓶忽然抓起我的餌料袋,我問他想幹嘛,他指了指死水龍王宮的地方,然後抓起一根備用魚竿的第二節,拿出一塊魚餌,就用魚竿打高爾夫一樣打了出去。
 
魚餌一下落到前方的湖中,我魚線入水被拉著水痕的邊上,立即我的魚線就開始往那邊牽引,這魚應該是餓極了。悶油瓶提著魚餌讓我跟著魚走,一邊跑,一邊用魚竿把魚餌打飛,落在魚的前面的水面上,一步一步,把魚往死水龍王宮前面勾引。
 
他的用力非常巧妙,魚竿在空中劃出各種曲線,崩出呼嘯聲,但是打在魚餌上魚餌完全被拍出去而不是拍碎。
 
一路衝到死水龍王宮前,我再次看到了水面下那塊巨大的淺灘,明白了悶油瓶的想法,他是要把魚引到淺水區。可此時魚餌就已經打光了。
 
「乾糧!」我對胖子吼道。
 
胖子道:「只有臘肉和老頭的螃蟹了。」
 
「不要了!」我道,胖子從後背拔出臘肉棍,舉著,我用白狗腿狂砍成一塊一塊,每砍下一塊,悶油瓶就打棒球一樣直接沒落地就打出去。胖子就看著自己手裡的臘肉越來越短,兩個人對著他的手一個用刀狂劈,一個用棍子狂打,眼珠都轉瘋了。
 
一根臘肉瞬間打完,胖子手裡還有一截直接拋給悶油瓶,悶油瓶打了出去,接著是老頭哪些可憐的螃蟹,全部打完。我們用手電去照淺灘,看到一連串漣漪都還沒有消失,每一塊臘肉都落在應該的位置上,完美的一條漣漪的珠鏈。
 
同時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巨大的黑影子,正在迅速劃過了這些漣漪,距離太遠,完全就是一個影子,卻十分的長,就像一條龍一樣。
 
「上來了!」我大喜,繼續!胖子就道:「沒啦!」
 
「你就帶一條!」
 
「我帶一條就不錯了,你他媽出發的時候一條不讓我帶!」
 
我不信去摸胖子的腰,胖子大怒:「滾蛋,我是這種夾帶私貨的人麼?」
 
「還有什麼?」
 
「就剩幾把了,要不割了給你!」胖子大怒。
 
我咬牙回頭看湖面,黑影的位置離我們還是太遠,還需要勾引過來一點。
 
胖子掏出他的酒,丟給悶油瓶,悶油瓶一下抓住我的肩膀翻起來,凌空踢了酒瓶出去。這就是最後的東西。
 
我腦子狂轉,四處去找東西,瞬間空前焦慮,忽然腹部一陣劇痛,立即摀住,心說來的真不是時候。胖子卻看著我,露出了瘋魔的表情,問道:「小哥,打過屎麼?」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瀨戶天籟 的頭像
瀨戶天籟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