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兩道手電光束晃動,並不能減緩我心跳的不穩定,走近青銅門,那種讓人窒息的光澤在巨大的門體上,讓人感覺遠古至深。

我越過了當年靠近門時候達到的最近的距離,開始走的更近。門在我的面前越來越巨大。我越來越喘不過氣。

「得虧咱們把鬼璽留在外面了。否則我們到了門前,說不定門就開了。」

具體怎麼用鬼璽,誰也不知道,但上次小哥似乎就是這麼拿著就進去了。

「時間沒到呢,萬一你到門口,門他媽的就開了,他沒穿褲子,多尷尬。」胖子說道。

「他沒褲子,他的褲子我穿著呢。」我指了指自己的褲子。

「那他娘的就更尷尬了。」胖子道。

「你覺得小哥是那麼愛面子的人嗎?如果能早點出來,不穿褲子也沒什麼吧,反正如果我被關了十年。我不穿褲子就能提早出來幾天,我肯定願意。」

胖子抽了抽鼻子:「你就見過小哥丟面子嗎?」

「好像沒有。」我回憶了一下。

「那就是說,小哥是一個極其愛面子的人,否則普通人怎麼可能永遠不丟面子,而且時間沒到就開門。說不定有連鎖反應。」胖子做了個我們被小哥擰斷脖子的動作。

我轉頭看門,我驚訝的發現就算是這麼近的距離,上面的花紋仍舊非常的精細。剛才做夢的時候來過門前,我想到了剛才夢裡的情況,有些不適。

兩個人對著門看了半天,都不說話。

「你說我舔一口會不會長生不老?」胖子喃喃道。

我深吸了一口氣心說不至於那麼簡單粗暴吧。

「小哥小哥,我們來了,你在裡面的話,吱一聲。」胖子扯著嗓子喊了一聲。

我們靜下來,聽了聽。沒有人吱。

「門太厚了。」胖子拍了我一下。
「別耍寶了,你到底發現了什麼?」我有些不耐煩,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東西給我。我發現那是一塊石頭。

「這是?」

「石塔。」胖子說道:「有人在神道上放置了簡單的石塔,我們跟著石塔,才能這麼快到達這裡。看樣子是小哥留的記號。」

看來他在每條路上,都做了引導,我摸了摸石頭。「然後呢?」

「然後,一般引路只會引一條路對吧?」

我點頭,胖子說道:「小哥給我們指的路,有岔路。」

我沉默了一下,忽然意識到他叫我過來的原因。我想了想,默默道:「那你有順著另外一條路進去看過嗎?」
「我擔心你的安危,所以先到了這兒來了。」胖子在青銅門前坐下來,「你要去看看嘛?」

我也坐了下來,搖了搖頭,胖子露出了驚訝的表情:「哦,你竟然對這個不敢興趣,也許小哥把一些你需要知道的事情,都留在了那個地方。」

「是啊。」我說道,「也許所有的一切都在那個地方。但也許,他只是想試試,我還是不是那個無法看清真相,又耿耿於懷的人。」

胖子沉默了,他看著我,我看著他,隔了好久,他問道:「真的不去看。」

「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我說道。

「浪子還真能回頭。」胖子豎起大拇指:「不是說你的脾氣不好,但人經歷的多了之後,就得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停下來。那我們就等著吧,小哥出來之後,你準備怎麼辦?你有想過嗎?」

我看著面前的青銅門:「我有一次在福建南邊的山裡尋訪到一個村子,村子的風水很奇怪,坐落在一個山谷的半坡上,有六條瀑布濺起的水,常年落到那個村子上,好像下雨一樣,村子裡的老人說以前有僧人游居過這裡,寫過一首詩,說這裡百年枯籐千年雨。


很漂亮,水很乾淨。村子附近有很多的大樹,村裡很淳樸,我準備去那呆一段時間,小哥的話,他出來之後就自由了,他會去哪裡,我不知道。」

「那你的生意呢?」

「給小花,我欠他的。是關是繼續,他說了算。」

「他娘的,我和你那麼多年兄弟,你給小花不給我。」

我抓住胖子的豬頸肉:「作為你多年的兄弟,我鄭重告訴你,你該退休啦。到村子裡來吧,村支書給你當。」

胖子笑笑,忽然扒開面前的石頭,我看到,鬼璽就放在石頭下面,那個地方有一個青銅的凹槽。

「小花說,如果你選擇去那條岔路看一看,你的命運仍舊不會改變,這東西,就應該永遠埋在這裡。如果你放棄了,你才配擁有未來。」

我看著他,心說你打什麼小九九。

「他不下來了。」胖子說道。

我心中湧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小花怎麼了?」

「放心,他沒事。他就在上面等我們。」胖子聳肩站起來:「這是你最後一次被人騙,接下來我們都該退休了。只有真正地離開,才能——」

「才能真正地結束。」我接道。「做一個沒有過去和未來的人,和這個世界沒有一點點聯繫。」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