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動背包,首先從裡面拿出一隻手電,我親吻了一下,打開手電,強光手電的光芒讓我的眼睛一下瞇住了。


強光照射之下,四周石塊紋路,這些甲冑屍身上的材質灰塵,都照得發白。


我抹了抹眼睛,喜極而泣。接著我翻出一隻高頻哨子來。


我抬頭,吹動哨子,同時打手電的信號。


上頭是胖子,信號打回來的時候我知道了,他說他怕除了地面之後,已經和小花取得了聯繫,出去之後的區域就是之前第一次來的入口,他搶進來找我。


我鬆了口氣,再次翻動包裡,看到了壓縮餅乾,這才覺得餓,拆開來吃上幾口,把自己的情況也用哨子加手電和胖子說了。


胖子叫我盡快穿上褲子,否則蚰蜒會鑽進屁屁裡。


我聽他的話穿上,還從包裡發現了半盒煙。


說是半盒只有兩三支了,我一邊罵胖子小氣,一邊點了一支抽了一口。


極度困頓下的我有一種進入仙境的感覺,混沌的感覺一掃而光。


四周的陰兵沒有任何的反應,但是我的冷汗越來越多,感官恢復之後,第六感越來越靈敏,我看著它們發白的眼仁,總有一種它們隨時會動的感覺。


這些東西在這裡特別的邪性,我必須盡快離開。


兩相分析,胖子說我所處的位置,很可能能直接到達青銅門所在,要小心大的蚰蜒和人面鳥。


他繼續前進會進入到火山口中,他在那裡等小花匯合,之後原路進來,帶著鬼璽和我在門前碰頭。


按照直線距離,我肯定先於他們到達,可能要在黑暗中等待一段時間。


我想我本來都摸黑去了,這不算什麼。


回到正路上,看著鑰匙的方向,我剛想開始小跑前進,卻看到手電光照射下,這把銅鑰匙,有些奇怪。


張起靈,你做了什麼?我心說。


我看著四周的陰兵,我是一個走到哪裡哪裡起屍的命格,這一路過來,這裡那麼多詭異的甲冑屍,竟然絲毫不動。


這似乎有些不太尋常。


胖子在上面攀巖,沿著巖壁上的突起前進緩慢,我很快就把他們落下。


接下來的18個小時,我心無旁騖,在長白山底深處的縫隙中,一路狂奔。一直跑到頭頂開始出現巨大的鎖鏈。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這裡的場景讓人震驚,如今再看,仍舊讓人毛骨悚然。


一條一條的鎖鏈橫貫在山谷兩端,無數的人面鳥停在上面,頭蜷縮著,呈現休眠的狀態。


我早已經走出了陰兵的方陣,屏息緩緩在滿地的骨骸和亂石中穿行。


最終,我的手電遠遠地,似乎照出了一塊青銅的巨壁。


我記得那座巨大的青銅門,鑲嵌在巖壁之中。甚至看不分明。


手電的光芒照不出那邊的全貌,它似乎真的在那裡,無數次我在夢裡夢到,醒來總是懷疑自己是否當時出現了幻覺。


我的心臟緊張得幾乎要爆裂出來。我坐倒在地,雙腿不住地發抖。



我真的無法想像,有生之年,我還會回到這裡。


手裡的鑰匙指向那個方向,我沒有急著過去,想點起第二根煙,看了看頭頂的黑影,沒有敢點。



遠處有一處平台的石頭,我雙腳腳底已經全是傷口,爬了上去。



我看到了一團東西,鋪在石頭上面嗎。



走近,抖掉上面的灰塵,我發現那是一套衣服,我辨認了好久,才認出這是悶油瓶的衣服。他把衣服脫了放在這裡,疊得很好,還用石頭覆蓋著。



他又是換了甲冑進去的?我搬開石頭,扯動衣服,都是外衣,還有一雙鞋,我聞了聞,只有一股鳥糞味。



我把衣服上的污漬大概撥弄了一下,抖掉灰塵和干糞,脫掉潛水服,把衣服和鞋穿上,穿鞋之前,我扯掉衣服口袋裡的內襯,用來做襪子包住腳。



潛水服有保暖的功能,但終究不如衣服暖和,我抖了一下,無論怎麼抖,衣服裡還是能抖出灰來。



但舒適的感覺開始回歸了。


小哥沒有什麼私人物品,衣服口袋裡什麼都沒有,我坐在石頭上,有點發懵。



我到了。



為了節約電池,我把手電關了,四周的黑暗中,出現了無數的繁星,寂靜,悠然。我坐在黑暗中,猶如坐在漫天星辰裡。



我眼前的星光開始不停地移動,匯聚成一個又一個的星座,有些是三叔的臉,有些是小哥的臉。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