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我的手顫抖著,回頭看了看黑暗。


四阿公的鼻骨折斷,連同雙眼,一直不知道是瞎是明,但他活著的時候幾乎沒有任何盲人的跡象。至今讓


我不得其解。


他身上肯定有很多秘密,陳皮阿四不若其他人,他沒有道德包袱,殺人不眨眼,也不太計較別人的死活。


我的家族往往為了顧全大局,會做超出100%的戒備,這導致了傳達的信息太隱晦,流傳的不暢,但陳皮阿


四不會。他留下的信息讓我湧起了長久沒有湧起的好奇心。


但,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在這種狀態下取下他的鼻骨。我覺得他能放過我的鼻骨就不錯了。


我深吸了口氣,緩緩朝黑暗中走去,來到陳皮阿四身後,我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我知道這是所謂的禁


婆香。


我摀住鼻子,慢慢的靠近它,嘗試弄出一點動靜。


不知道為何,它沒有反應,我拉了拉自己的短褲,繼續嘗試著一點一點靠近。


面前的人影在極其昏暗的光線下,慢慢出現輪廓,我渾身冷汗,湊到了跟前。


我看到了瘦得皮包骨頭的臉上,全是被水浸泡的皺紋和斑點。雙眼鼓出但是沒有眼珠,全是白色。雙手的


指甲纏住了我的流星錘。


屍體的鼻骨處,有一道駭人的傷痕,劃過雙眼和鼻樑。東西應該就在傷痕下面。


怎麼拿?


我屏住呼吸,心說難道要從鼻孔中把手指插進去。那他媽的就牛逼大發了。


我知道很多鼻子手術,需要提起上唇,在上唇和牙齦的連接處割開,把臉皮掀起來,可以露出整個鼻骨。


其他方式是很難觸及到鼻子上端的。當然,直接敲碎它的臉也是一種辦法。


想了想,我蹲了下來退了回去,決定鋌而走險,用一種最蠢的辦法。


我咬住氧氣燈,四處去搬一些石頭,開始在四阿公身邊搭牆。


在黑暗中沒有時間感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肯定是相當久的時間,我渾身酸痛,在四阿公的屍體身邊


,硬生生搭起了一個塔,把它包在裡面。


這實在是亂來,小孩子過家家的水平,我爺爺和三叔要知道,非氣死不可。但我什麼都沒有,能用的只有


這些石頭。


我知道這玩意力氣很大,特地壘了好幾層人頭大小的石頭,學建築的,在力學結構上做了手腳,一塊石頭


卡住一塊石頭,壘得越高,,資深的重量讓這個塔越結實,就像吃猴腦一樣,用石塊把四阿公整體裹了起


來,就剩一個腦袋露在外面。


然後我爬到了塔上,舉起一塊尖利的石頭,對準四阿公的臉就砸了下去。


只一下,四阿公就動了,一下在石頭圈裡亂撞,石頭很快鬆動,但因為我的設計,撞踏塌的石塊都往它身


上倒去,一下它就被徹底壓住了。


我又是一下,整張臉砸塌了下去,石頭鼓動,它想爬出來,我大喊了一聲:得罪!


用盡死力砸了下去,臉一下斷裂豁開了。


臉還在晃動,眼珠都砸爛了擠出兩邊。


我不敢直接伸手進去,身邊已經什麼都沒有,只好脫掉內褲,包住手,伸進鼻子處,掰開面骨。


我摸到了一個環,似乎有一根銅絲,通入鼻腔之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