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意義上,所謂動物裡的王者都被認為是巨大的。有威嚴的,但是在某一段生物進化時期,大小和社會地位的關係是相反的,有很大一部分社會生物後來活了下來,這個世界才呈現出如此繽紛多彩和不一樣。

  在佤邦蛇寨,馭蛇不是單純的使用條件放射的做法,很多時候,特定的某種毒蛇要被馴服,需要更大的犧牲。

  根據佤邦的傳說,從西域來的貓蛇往往是在很多泥潭中偶然被發現,這些蛇長眠了相當長的時間,已經不適應現在的氣候條件,按照道理,它們甦醒之後會很快死亡。然而,假設它們活過了第一周,他們對於環境會迅速適應,很快就會對於它們存在的這片雨林形成巨大的破壞。

  它們能吃掉它們能吃掉的任何東西,並且快速進行繁殖,並且對於它們生存有威脅的大型動物,往往會被毒死成為他們孵化幼蛇的溫床。

  這種蛇生存方式之邪惡,把大自然生存的黑暗美學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和你可愛乾淨的寵物不同,這種動物生存的區域裡,不允許任何其他動物存在。

  然而佤邦必須得到這種蛇的力量,蛇寨千百年來作為巫醫階層,必須向所有人證明他們的祖先教授了他們所有可以對抗毒蛇的知識和能力。

  最後,確實有人做到了,通過在眉毛中植入雄蛇中的王種,他們得以找到控制這種毒蛇的方法。

  當然要找到足夠小的王種非常困難,然而一條王種在眉下可以兩到三年不生長,這段時間為蛇寨裡人馭蛇的最佳時期。

  貓蛇在成年之後的幾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蛇類,為了保護貓蛇,常常附上鐵鱗片進行指令上的訓練。

  在佤邦生活的熱帶雨林沼澤中,有一種魚,有著退化的肺,可以在泥沼中休眠,因為黑毛蛇很多時候在沼澤中休眠,經常會搶佔這種魚的洞穴甚至寄生入體內。在其體內產卵孵化。捕捉這種魚是得到蛇卵最安全的方式。

  現在黑毛蛇變的十分罕見,這種肺魚也幾乎滅絕,這項技藝早已失傳。

  最早馴服黑毛蛇的方法,傳說來自西域的商人,當時有一條線路通過沙漠和雨林,連接部落通商。

  沒有查到其他關於張小蛇的後續消息,在那個沒有檔案,沒幾年就有文化清洗的時代,當年南疆的一個耍蛇人,就如同隱形人一樣,似乎從來沒有存在過。蛇寨早就在金三角各種火並中完全消失了,如今剩下的,只有一個一個形容枯稿的老人,記憶裡只有戰爭和無休止的混亂。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