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同居』

果然不出我所料,看到冉靜的崔曉一臉的驚訝和妒忌,小聲的和我嘀咕:『你小子真行啊,在這裡混的是風生水起,女朋友這麼漂亮。』
『朋友,普通朋友。』我說的是實話,大實話。可是這個世界就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實話,尤其當你很認真的說實話的時候,他們都會自以為是的以為你在掩飾。

『少來這一套,你那兩下子我還不知道,怎麼說你在學校也有個情場小浪子的稱號。』多少年不開壺的崔曉非要提一下。

『行了,兄弟,我求求你千萬別再提這種丟人的事情,也不知道哪個沒文化的人給我起了這麼一個不但名不副實,還完全沒有文學修養的稱號。』我被冠上這樣一個稱號,完全是一個誤會,不過這裡不做解釋了。

招呼崔曉前往我已經預定好的酒店,由於最近三星級的酒店客滿,我可是忍痛定了四星級的酒店給這小子休息,而且一定就是一個星期,因為他要玩一個星期。

『哎~~等等,你帶我去哪啊。』崔曉站在酒店門口問我。

『去酒店啊,我替你定好了,四星級,七天,我全額付款,算對得起你小子了吧?』

『不用,我們兩什麼關係啊,老弟兄,我不用住酒店,住你那就行。』崔曉一付和我打死不離親兄弟的架勢。

『啊?』我愣在當場,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既然我都替他定酒店了,就知道我實在不願我的生活被人打破,哪怕是一個星期,從我寧願支付幾千大元的酒店房費就可以看出我的態度。可是我又不知道該說什麼來解釋這個問題,作為好客的中國人,將朋友拒之門外似乎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哪怕我為他支付了幾千大元。

『不好意思啊,我和陸飛一起住的,可能不太方便。』冉晴插話道。我真有一種將冉靜抱起來好好親一下的衝動,這丫頭太冰雪聰明了,從我一遲疑的態度就明白了我的想法。

『哦,是這樣啊,難怪。』崔曉一邊說道,一邊用那種猥瑣的目光看著我。

『你真的和她同居了?』崔曉在冉靜有事告別之後問道。

『你說你這人吧,剛才告訴你普通朋友你不信,現在告訴你同居了你又不信,到底說哪樣你才信?』

『就是因為你小子一會一變我才不信,我要去你家看看,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找到這麼漂亮一個美眉。』

這下遇到麻煩了,他要真去了我那裡,看到我並沒有和冉靜同居,我這種欺騙他的行為就暴露無疑,雖然沒有什麼大礙,總是有些尷尬。

現在怎麼辦?我決定---拖,爭取將時間消耗,降低崔曉去我那裡的機會。

『要去也不用這麼急吧,我先帶你玩玩。』崔曉對我的提議沒有拒絕。

第十章 同居!

我又在半醒的狀態下看到冉靜是幾天後的事情,她拖著兩個箱子出現在我的面前,嘴裡念叨著:『快,幫我一下啊,這個好重啊。』我幫她把箱子拖進房間,然後用 疑惑的眼光看看箱子,再看看她,這丫頭一句話不說只看著我笑。我知道你的笑容可以將我的心完全融化,你對我提出任何非分的要求我都會接受,但是你起碼先把 非分的要求提出來啊,否則我還是很疑惑的,我的心裡活動又開始劇烈。

冉靜不說話,一個人跑到我的房間裡到處看了看,然後又到我的書房裡轉了一圈,我租的是一間兩室兩廳的房子,一共有100平米左右,我一個人住是有點奢侈, 但是我喜歡這種奢侈,起碼能在物質上讓我覺得我在這座城市有一個家而不是一個窩,尤其是我的廚房,有全套的廚房用品,雖然我從來不用,但是我看著舒服。

『你以後就睡這個房間。』冉靜指著我的書房說道,我知道她開始提出非分的要求了。

『為什麼?』

『因為我要睡這個房間。』YES,我心裡不禁一陣激動,美女居然願意住進我的窩,不,我的家,叫我睡哪還不是隨便,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這樣我會在氣勢上輸掉很多,我要反擊一下。

『你?睡到我的房間?』我很驚訝的略帶一點疑惑的說道。我的演技最起碼可以拍國內的青春偶像劇,比那些什麼青春偶像的演技好多了,那群傢伙長了漂亮臉蛋,卻配了不知道什麼物種的智慧。

『不行嗎?』這個丫頭完全不配合我的戲碼?她應該表現的再多一些野蠻精神,而不是這麼快就呈現想要放棄的口氣,她只要稍微那麼堅持一下,把『不行嗎?』這句話的最後一個字去掉改為『不行?』明顯有力度很多,那我就會順理成章的以『好男不和女鬥』的理由同意你住下來嘛。

『也不是不行,』我先急了,剛才那麼出色的演技都白費了:『你要是想住下來也可以,但是一、你要告訴我為什麼你要住在這裡;二、你必須遵守與我同住的各項 規定。』我還是蠻佩服我自己的,這樣又把氣勢補了回來。其實這麼說有些多餘,我完全可以用我欠她一個要求來解釋。冉靜先給我講述了她的理由,她的房子也是 租的,其實她有宿舍,而且宿舍的條件很好,但是她不喜歡總是面對那麼多熟悉的人,她希望有時候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私人空間,喜歡一種安靜的生活,所以她才 在外面租的房子,有空的時候就一個人跑回來,可是她的房東要把房子收回去出售了,所以她暫時沒了棲身之所,這時候離她最近的我,就成了最好的選擇。我不知 道她說的理由到底是不是真的,其實我也根本不關心她的理由是不是真的,只要美女願意住在我這裡,甚至她只要說一句:『我要住這裡』就行了,哪怕她叫我說一 句:『你來我這住吧。』我都樂意。

『恩,那我來說一下和我同住需要遵守的規矩吧。』我說道,其實我哪有什麼規矩要說,我這個人一直以來的生活就沒什麼規律,對家裡的什麼事物都無所謂,只要 是女性借宿(這一點上我確實非常重色輕友,我很難習慣和一個男人同住,為了男人讓我和沙發親密接觸我一萬個不願意,但是女人則不一樣,因為她們睡沙發我覺 得比較符合自然規律),我基本都同意,何況一個美女,我還有什麼規矩要提,難道我告訴她半夜不可以敲我的門?

『等一下……!讓我先說我的規矩』冉靜搶先說道:『一、兩個人的物品各自擺放,不可以在沒有得到對方許可的情況下使用對方的物品;二、必須保持公共地方的 清潔,我在家的時候,你不允許抽煙;三、你上廁所的時候一定要記得關門,因為我老忘記敲門,上廁所前一定要記得敲門,因為我總是忘記關門;四、我要看電視 的時候,你不許使用電視機的遙控器;五、髒衣服不許堆積在洗衣機裡面,要及時清洗;六、如果我心情好做飯給你吃,你絕對不可以說不好吃,並且一定要吃完; 七、在家你……穿著的衣服必須遮蓋60%以上的肌膚;八、在不得到我的允許的情況下,你不允許帶任何人來家裡;九、我不想說話的時候,你千萬不要和我說 話,我想說話的時候,你絕對不允許不說話;十……』

第十一章 相處的開始

昨天晚上通宵奮戰,把我遊戲中的人物提升了1個等級,對著電腦感慨了半天,為什麼現在的遊戲這麼變態,級別稍微高一點的時候再想升一級就需要花費大量的時 間,讓升級帶來的『快感』來的越來越少,越來越不強烈,又或者居然有遊戲限定死一個級別,達到之後就不再可以升級,為什麼不把級別設置個1000級、 2000級的,多少讓通宵面對電腦的我可以獲得多一些的自我安慰(你說我泡菜也無所謂)。

迷迷糊糊的被尿憋醒的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處在一天當中的什麼時段。上完廁所,拿起牙刷準備刷牙,就聽見後面傳來一聲大叫:『住手……!』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震的頭皮發麻,不過意識上到是清醒了很多,回過身看見了一張美麗且嗔怒的臉。

『第一,你的衣著完全不符合規定,沒有覆蓋到60%以上,甚至少於30%(因為我只穿了一條短褲),第二,你上廁所前沒有敲門,上廁所時也沒有關門,第三,你不要用我的牙刷啊……』說到第三句的時候,冉靜鼓著腮幫撅著嘴,一付好委屈的樣子。

對了,這間房間裡現在多了一個美女,我還沒有完全習慣和美女一起同住,我看了看自己光著的上身,咧開一個笑容:『我的身材還不錯吧。』

等我穿著好符合規定的服裝走出房門的時候,我看見餐廳的桌上有現成的食物,實在是太幸福了,有個美女一起住,她還能幫你做飯,這種好事情都能落到我的頭 上,如果不是我上輩子積德的話,就是我下輩子要受苦。我才坐到桌邊上,準備驗證一下美女做的食物是否是美食,冉靜就沖了過來,雙手環繞護住所有的食物說 道:『不給吃。』

『為什麼?我會遵循第六條規定,把它全部吃完的。』我的記性真的不錯,居然記得是第六條規定。

『就是不給你吃,誰叫你早上一起床就違反三條規定的。』冉靜瞪著她本來就很大的眼睛,我真怕她的眼球掉在地上。

『給我吃點,就一點,我幫你嘗嘗味。』無賴作風我貫徹的一向徹底。

『不給,要吃自己做。』

『我不是不想自己做,我是為你考慮,你說你弄了這麼多東西,你一女孩又吃不掉,放久了壞掉就可惜了,來,我吃點虧幫你解決了。』

我趁冉靜不注意,從她的『保護圈』搶了一個盤子出來,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賴皮,你要吃也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這丫頭看到保不住食物,轉的到很快,立刻提出附帶性條件了。

『說說看。』我一邊吃著一邊答道。

『今天我休息,你陪我逛街買東西。』她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我,生怕我已經吃完了食物卻不同意。

『就這要求,滿足你了。』不說你還真不知道,逛街不是我的愛好,但是和美女逛街絕對是我的一大癖好,我絕對不會產生任何大多數男人在陪女人逛街時產生的急噪、無聊等不快的感覺,我絕對可以和美女一樣享受到逛街的樂趣,雖然樂趣所在並不一樣。

我陪著冉靜幾乎將這座城市最繁華的街道和最有名的商場都逛了一遍,女孩最喜歡看的莫過於服裝、飾品、化妝品等用於使得自己更美麗的物品,在我的慫恿下,冉 靜將一套又一套的衣服裝飾在她的身上,一個真正漂亮的女孩穿什麼樣的衣服都漂亮,只是漂亮的感覺不一樣而已,這一論證在冉靜的身上絕對可以體現。你說你參 加個服裝展示會吧,那麼多人盯著幾個模特兒美女,今天我有個私人模特試服裝給自己看,並且有求必應,你說試哪套,她就試哪套,我自己感覺挺滿足。

冉靜也沒料到我有這麼強勁的『戰鬥力』,到後來,看上去,更像是她陪我逛街了。

『不走了,我累了。』冉靜晃著兩條手臂賴在原地就是不肯走了。

『你看看我,大包小包拎這麼多東西,我怎麼沒叫累呢?這點小苦都吃不了,你說那紅軍二萬五千里長征的時候……』

『你說什麼呢,紅軍長征的時候就穿一套衣服,哪像我這麼累,一天都試了幾十件了。』

『那你也不能賴在這啊,這沒地方休息啊。』

『我不管,你想辦法。』丫頭也有無賴的時候。

『行,你行,前面是賣鑽石櫃檯,有座位,我們就到那休息休息。』

『那是人家提供給別人挑鑽石坐的。』

『我也挑挑就是了,不會買還不會挑啊。』

坐上去才知道,賣鑽石的小姐真的熱情如火啊,長的也和團火似的,讓人看著就血脈膨脹,心跳加速。她拿出各式各樣耀眼璀璨的『石頭』給我看。

『先生,你女朋友長的好漂亮啊,如果再配上一顆鑽石,那就更完美了。』小姐人漂亮嘴也甜啊。

『我覺得你帶上也會非常耀眼的。』我這張嘴就是欠揍,看見漂亮美女就開始亂說話。

我剛想看看冉靜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小姐說了一句:『你女朋友走了。』

回到家裡的冉靜一句話也不和我說,我也不敢主動找她話說,她很快回到『我的房間』去了,而我無聊之餘也只能回我的書房,不過今天沒什麼心情繼續我的遊戲。 一個人躺在床上心裡挺美,自己琢磨著,第一,冉靜她也不否認買鑽石的小姐對她的稱呼,第二,她好像很在乎我的話,有點吃醋的味道,這樣說來……

第十二章 最高境界(上)

等我一覺睡醒過來的時候,冉靜已經不在了,接下來的幾天冉靜都沒有回來,我那點美美的幻想到成了煎熬。我只得寄情於工作與遊戲,這段時間和朋友外出玩樂的時間也少了很多,每天習慣下班後回家待著。

美女的行跡也許從來不是我這種平常人能夠掌握的,當冉靜再次出現在我的面前的時候,她又是那付迷死人不賠錢的笑容了。

『我回來了。』美女的聲音裡充滿著興奮,但是美女不等於淑女,她將行李、外套、鞋子都甩開後就撲倒在沙發上,閉上眼睛,享受著沙發帶給她的柔軟接觸。

我琢磨著該對她說些什麼,問她這幾天跑到哪裡去了?我憑什麼資格去問這樣的問題,況且她的職業完全可以造成她幾天都不在這個城市。問她累不累?要不要吃點東西?靠,我一直認為這是女人問男人的問題,我不否認在骨子裡我還是大男子主義的。

『我肚子餓。』冉靜還沒等我開口說話搶先說話了,我站在門口的位置發呆,難道她的意思是叫我幫她弄點吃的?

『我肚子餓啊,餓扁了。』冉靜嘟著嘴,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做出一種痛苦的表情看著我。暈倒,真的叫我幫她弄吃的?雖然咱家裡不是地主,但是我長這麼大只有人伺候我,我還沒伺候過人呢。

『你想吃點什麼?』我還是問了這個問題,我發現我很難去拒絕這個丫頭的要求,還好的是她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向我提出過什麼過分的要求,或者說是這個丫頭提出的要求我目前都不覺得過分。

『恩……,』冉靜歪著頭想了想:『看你笨笨的,就下個麵好了。』

『我笨?你等著,給你表演一個廚藝界最高境界的作品。』

『是什麼啊?』

『等著,一會你不就知道了。』我返身進了廚房。

廚藝界最高境界的作品是什麼?蛋炒飯!周星星在《食神》裡不就是靠一盤掌上蛋炒飯反敗為勝的嗎,哦,不對,他的好像是叉燒飯。不管了,反正蛋炒飯是最高境 界,你還真別小看蛋炒飯,真的是對廚藝的一個基本考驗,不過我是沒什麼廚藝了,但是我對蛋炒飯卻有很深的鑽研,首先是飯,要不軟不硬,隔夜之後,表面已經 比較乾燥,而內部卻還柔軟濕潤,然後是蛋,一定要打的夠均勻,最重要的則是先炒飯,再下蛋,讓蛋汁將米粒包裹,一粒粒金黃色的,這就叫做『金包銀』,然 後……
(我這也不是做美食節目,總之我的蛋炒飯就是一流的,我弟弟小時侯就能吃三大碗,不過他也是最欣賞我做的蛋炒飯的人了)

我捧著一盆我自己的傑作放在餐桌上(由於長時間缺乏鍛煉,對米飯的份量缺乏掌握,炒了一大盆)說道:『那,最高境界。』

『蛋炒飯?』冉靜似乎一點也不領我的情,我只好把為什麼蛋炒飯是最高境界的理論給冉靜好好上了一課,等我說完她也吃了不少,最讓我受不了的是美女居然用舌 頭在自己嘴唇邊緣舔了一圈,用來表示自己吃的很滿足。雖然樣子不怎麼好看,但是我很高興,起碼這是對我工作的一項肯定。

『你這個人真討厭,』美女很滿足的吃完居然給了一個這樣的評價:『明知道人家要保持身材的嘛,非要給人家吃什麼最高境界,看,吃的這樣了。』冉靜用手指了指其實根本看不出來有變化的腹部。

『沒看出有變化啊。』

『現在當然看不出來了,幾天後就有後遺症了。』冉靜一本正經的說。

公司這段時間的任務很重,我也拋棄了以往遲到遲退的作風,改成早到遲退了,整個項目的煩瑣性遠遠超出我們的預料,更可怕的是全公司的人沒有人曾經有過做此 類項目的經驗,用不知道那位老大的話說就是『摸著石頭過河』。光是和幾個合作方的溝通就已經讓我變的有些煩躁,我不是一個喜歡應酬的人,也許是因為一路走 來沒有遇到過大的挫折,我的性格過於的耿直,現在要我很虛偽去求別人辦事,真的讓我渾身不自在,可是每當我們老大拍著我的肩膀說一句:『小陸,辛苦了,做 的不錯』的時候,我又覺得一切是值得的。其實有時候人真的很好對付,領導一兩句鼓勵的話就可以讓他死心塌地的賣命一段時間,就不明白為什麼很多老闆這麼吝 嗇說幾句肯定的話。

又勞累了一整天,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淩晨快兩點了,打開家門卻發現屋裡的燈光依然亮著,電視機還開著,冉靜像一隻小貓一樣的蜷縮在沙發上,這中情景多像那 種夫妻生活,丈夫在外忙碌晚歸,老婆在家守侯等待,不過今天我沒心情再繼續遐想下去。我沒有打擾在沙發上睡著的冉靜,先去洗了個澡。

當我洗完澡,打開衛生間門的時候,冉靜堵在門口的位置上。

第十三章 最高境界(下)

『你沒事站在著幹嘛?偷窺啊!』我隨口說道。

『你回來為什麼不和我打招呼?』冉靜睡眼惺忪的問道。

『你睡的像小豬一樣,我怎麼和你打招呼?』

『你為什麼回來不和我打招呼?』這丫頭還真執著。

『我回到家,看見你在沙發上睡著了,我想先不驚動你,我自己先洗個澡,如果你還沒醒的話,我再用我已經清洗過的雙手把你送到你應該睡著的正確位置上去。』我一句一頓的耐心給她解釋,要不是因為丫頭是個美女,按照我今天的心情早就發火了。

『你想耍流氓。』美女的眼睛盯著我。

『神經病。』我不想再和她糾纏這個無聊的問題,想當初她不早就給我抱過了,第一次就是我把醉倒的她拖回家的。我想繞過她回房間睡覺,明天一早我還要去公司。

『重新做一遍。』冉靜依舊堵在門口不讓我過去。

『什麼東西重新做一遍?』這個丫頭是不是沒睡醒,說的話也聽不懂。

『就是你現在出去,然後重新進來,要先和我打招呼,然後再去洗澡。』

『那不是腦子有病嗎?別鬧了,兩點了,睡覺吧。』我試圖推開冉靜。

『不行嘛,就要重新做一遍。』冉靜依舊不依不饒的佔據著衛生間的門口。

我的心中也許是最近過於壓抑,又或者是今天真的很疲勞,失去了對自己的控制能力,用力推開冉靜說道:『多大了,鬧什麼?別再煩我!』

我留下呆住的冉靜,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我最後關門看見冉靜的眼神是一種驚訝和委屈的混合,驚訝也許她從來沒想到我會對她發火,但是為什麼委屈,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的身體疲勞的讓我不願意想事情,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早上7點我的鬧鐘就響了,對於我這個已經養成晚睡晚起的人,清早起床對我的意志力絕對是最大的挑戰,我將鬧鐘再次調整到7:15分,然後告訴自己今天早上不吃早飯了,直接去公司,可是多15分鐘的睡眠對於我來說根本等於沒有。

我還是對自己非常崇敬的,當鬧鐘再次想起的時候我花了3分鐘的時間就將所有的衣服穿好,然後又花了2分鐘的時候洗漱完畢,沖到廳裡的時候發現桌上有一大盆蓋著蓋的東西,下面似乎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死傢伙:
你就睡的像豬一樣吧,好心沒好報,做好了最高境界給你吃,還等你到這麼晚,你居然和我發脾氣,你傷害了我幼小的心靈,我看你拿什麼補償我,我要讓你內疚100天,哼。

被你傷害的人 今天

美女怎麼連即日也不會寫。我的心瞬間充滿了愧疚。

第十四章 像小貝

冉靜每次都要消失幾天,對此我也習慣了,哪天打開房門她在屋裡那對我來說是一種驚喜,今天就是驚喜的一天。

公司為了豐富員工業餘生活,鍛煉身體素質,明天週末和某某著名外資企業聯繫了一場足球賽,我當然是當仁不讓的人選,誰叫咱當年讀大學的時候是校隊主力替補 中場呢。平時看公司裡這群兄弟,一個個悶在電腦面前,露出一張張『麻木』的臉,沒想到還有不少當年學校時代的『風雲人物』,我這個主力替補在當中也只屬於 中等水準,如果一切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那明天咱不是可以好好『修理』一下那個和我們有合作關係但是一天到晚趾高氣揚的某某著名外資企業的傢伙們。

好久沒有進行這項我一直非常熱愛的體育活動了,想想明天能夠有一個重出江湖的機會,能夠在廣大群眾的面前露個臉,難免有些興奮,更讓我高興的是當我回到家的時候,一個美麗的身影坐在沙發上。

『你回來了。』冉靜很高興的和我打招呼。

『啊?』我原本以為冉靜因為前幾天的事情不會搭理我,沒想到她會主動且熱情的和我打招呼。

『你怎麼了?傻傻的。』冉靜對我奇怪的表情表示不解。

『我,我以為你不會理我呢。』

『為什麼?』

『100天啊,現在才三天。』

『當然是100天了,我就是要你內疚100天。』

『那你現在……』

『我當然要對你好了,我要是不理你,和你發脾氣,你就會覺得你把欠我的都還給我了,但是我就不,我就要對你再好一點,這樣你才會更內疚。』冉靜得意的說出她這套足夠讓我暈倒的理論。管她的理論成立不成立,總之美女願意對我好,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那給你個機會。』我在冉靜的邊上坐下。

『什麼機會?』

『對我好的機會啊。』

『恩……,說來聽聽。』

『明天週末我們和某某公司有場足球比賽,你來給我當啦啦隊!』

『足球賽,我喜歡,讓我當啦啦隊啊,要不要穿短裙,像足球寶貝那樣?』冉靜很認真的看著我。我不禁開始遐想這個美女穿著超短裙的樣子,一定火辣動人,在場邊給我加油,哇塞,那感覺,一個字,美啊!

『好啊,好啊。』我連忙答應。

『你想的美,看你那付色迷迷的樣子,我才不幹呢。』

第二天等我醒來的時候該死的丫頭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今天我只不過像以往一樣,起的比較晚一點,她就不見了人影,昨天不是說好了去看我踢球的嗎?足球確實 是一件非常能夠吸引我的運動,但是如果沒有美女觀戰,依舊覺得欠缺了點東西,哎,看來今天只能給公司那些美女表現一下了。

大學畢業到現在也就是幾年的光景,廉頗已經老已,想當年正午就頂著太陽去球場能夠一直飛奔到看不到球才回來,而如今上場5分鐘,僅僅5分鐘就已經全面疲軟 了,可憐的IT工作,絕對是對身體機能的一種扼殺。那群自詡是某某學校主力球員的傢伙們,有的我甚至懷疑他是否踢過足球。很快的,上半場結束,我們已經 0:2落後了。

『陸飛,加油,陸飛,加油。』下半場剛開始的時候,我最期待的聲音想起了,遠遠的我看見看臺上一個紅衣服,白色短褲的女孩,雖然我看不清楚她的臉,但是我知道她是誰。

姥姥地,怎麼也不能在美女面前丟臉,美女絕對是對生命潛力激發的一種特效藥,另外可以證明人的潛力絕對是驚人的,可以在特殊時期完全超越自己平常的能力。 我開始全力表現我自己,搶斷、突破、妙傳、射門,我似乎完全恢復到甚至超越當年的水準,將那個某某著名公司的中後場攪的一片混亂,兄弟們在我的帶領下,也 開始發揮出超常的水準,但是………………,比分並沒有因此而改變,雖然我們製造了大量的機會,但是我們浪費機會的能力絕對在製造之上。

全場結束,我們成功的將比分保持到了最後,因為潛力也無法支撐我們超水準打完整場比賽。不過雖然輸了比賽,但是我對於自己表現還是極其滿意的,兄弟們也非常讚賞我的幾次突破和妙傳,我這個主力替補中場絕非浪得虛名,這些都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就是美女對我的評價了。

冉靜跑到我的身邊,公司裡那群傢伙投來殺死我的眼光,冉靜在我面前轉了一圈展示她今天的造型,一身曼聯的足球比賽服穿在她的身上就呈現另外一種嫵媚的感覺,前額還紮了一根頭帶,很有女球迷的架勢,不過所有人的眼光最關注的還是她兩條修長、美麗並且裸露在外的腿。

『好不好看,專業吧。』冉靜得意的對我說。

『恩,絕對比那些足球寶貝強,』我誇讚著冉靜,不過我更希望她能夠對我在場上的表現做一番誇獎:『怎麼樣,覺得我們今天踢的怎麼樣?』

『挺好啊,誰贏了?』暈倒,敢情看了半天不知道誰贏?也許是因為上半場的兩個進球她沒有看見。

『我們輸了,0:2』

『哦,沒關係,那是意外,我覺得你們應該贏的。』

『你也看出來了,我們下半場開場的時候,佔有絕對優勢啊。』

『恩,球都在他們半場,都到不了你們半場的。』呦,不錯哎,還真是個女球迷,有點認識。

『那是,你看咱那盤帶、突破和傳球,給個評價。』我期待美女用更好聽的話來肯定我今天的努力。

『恩……』冉靜想了半天說道:『和你們踢球的是那個某某公司吧。』

『對啊。』問這個幹嘛,先給點讚美的話啊。

『他們公司那個8號長的好帥哦,像小貝。』

『……』

『……』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