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併購計畫

公司這幾天所有平時不出現的人都出現了,也就是我們的董事長以及各大股東。當這群人聚在會議室裡一整天一整天的開會,連我這種高級員工都沒有機會參與的時候,我們可以清楚的認識到,公司將要有大的事情發生。

我手下的那群小子聚集在我的座位周圍,身為公司職員,自然對於公司即將發生的大事持有濃厚的興趣,只是每個人懷著的心情不同而已。

『老大,你知不知道到底什麼事,這麼多巨頭都來了。』一個小子問道。

『知道啊。』

『什麼事啊。』幾乎所有圍在我身邊的人一起問道。

『知道暫時不關我事啊。』

『切~~。』他們一起給了我一個鄙視。

『老大,你就預測一下是什麼事好不好。』

『你的出生年月日。』我問道。

問問題的小子一愣還是說道:『1982年4月18日。』

『嗯,我預測你今年結婚。』

『什麼啊?我幹嘛要結婚,我女朋友都沒有呢。』

『就是啊,我會預測,我還坐在這幹嘛,自己預測一下自己是不是可以做老闆好了。』

正當我還和這幾個小子糾纏的時候,『陸總監,總經理通知所有經理級的人員去會議室開會。』BOSS的秘書來通知。

『現在不用預測了,等我回來,一切都明白了。』我帶著這群兄弟們期待的眼光前往會議室。

原來公司正在籌備上市計畫,目前準備併購北京及廣州兩家公司以擴張實力,現在有兩種意見,一種不主張擴張,以公司自身贏利為主要目標,一種主張擴張,以上市進行資金運作為主要目標,爭執不下,所以希望聽聽我們的意見。

其實對於我們來說,無論公司贏利和上市其實對我們來說都有好處,尤其是我這種高級員工,如果公司可以成功上市,我起碼可以獲得百萬元的股票分成,那我真的成『百萬富翁』了。但是如果僅僅為了上市,盲目的擴張,恐怕上市不成,公司就要陷入一個危機了。

『陸飛,你平時意見最多,你先說說。』董事長點了我的名。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這些所謂的中層領導一般都保持沉默,因為我們根本不知道目前兩派意見的為首者 是誰,既然能夠形成相持,說明實力相當,這就存在一個站邊的問題。說老實話,對於這種辦公室政治我可以說深惡痛絕加缺乏經驗。

『啊~~,我覺得~~,』雖然我很不情願發言,但是被點到名就一定要發言了,我的思維超負荷的運作著,說道:『其實我認為能夠上市很好,如果為了上市需要併購其他公司,在保證上市的基礎上,我想應該是可以的。』

董事長微笑的沖我點點頭,我個人認為我沒有給出肯定的答案,我不知道我自己的這種表態方式是否符合辦公室政治的規則,但是在我發言得到董事長的點頭微笑之後,我後面發言的人基本上都同意了我的意見。

兩天之後,公司開始實施併購計畫。

第三十二章 嫂子

小魔女要開學了,今天是小小在上海待的最後一個晚上,明天他要先返回家中,然後就要再去開始她的求學歷程,雖然她的求學過程應該是以玩樂為主。

我對目前的大學教育制度有著一定的質疑,但是並不反對。質疑的方面是我不認為現在的大學課程可以給予學生們多少所謂的『知識』,起碼很多普通高校做不到這 一點,在學校學的那些東西幾乎99%以上是無法運用到社會上的。而不反對的方面是,我認為大學生在大學的時代是完成一個從學生向社會人蛻變的時期,這段時 期他們最大的獲得也許正是來自他們的『玩樂』當中,從玩樂當中能獲取什麼,我得不出結論,因為每個人都不同,我只是希望所有現在還在校園裡的同學們能夠快 樂的享受屬於你們的『玩樂』。我說不知道這樣會不會有教壞年輕人的嫌疑,不過走過這段歷程得人應該對我得說法有一定的認同。

以自己舉例,在初高中的時期,我應該可以用三個字來形容就是『乖寶寶』,聽起來有點幼稚、可笑,但是我的生活確實完全的在兩點一線中重複的運作著。自小父 母就給我一個教育『一定要考上大學,考上大學我們就不管你了』,所以我所有的動力就來自於後面這一句『我們就不管你了』。進入大學就開始了自己蛻變的日 子,我似乎變成了一個『壞人』,蹺課、考試不及格(我人身中唯一的一次正式考試不及格)、追女孩、甚至有時可能會為了證明自己男人的身份而使用武力。回想 起那段日子,在事隔數年之後回想起來,我的嘴角都會微微的上揚,我相信我不後悔,甚至有些慶倖。

在一個小餐館,冉靜和我一起為小小餞行,女人真的是一種感性的動物,這種離別的場景似乎比較容易讓她們感觸,兩個丫頭在經過近半個多月左右的相處、同床共眠、深閨夜話,似乎小小更像冉靜的妹妹,而我變成了陪客。

『冉靜姐,我明天走了,你要一個人了。』我就不明白小小這句話的意思,難道因為性別差異,我就不算人了。

『嗯,不過不要緊,你上學離這裡很近,有空就來玩,我有時間也會去你們學校看你的。』兩個丫頭還真的戀戀不捨。

『真的,你一定要來哦,我們學校帥哥可多了,以你這麼漂亮一定迷到一大片,順手牽一個回來。』

『什麼叫你們學校帥哥可多了,就你們學校那些毛頭小夥子,牙都沒長齊呢(我到目前為止所謂的『智慧齒』都沒長出來,所以我堅信『牙沒有長齊』這句話的力 度),完全不具備一個男人應該具有的涵養和素質。』我不介意坦誠我的不滿和嫉妒,因為在我的心目中冉靜已經開始佔據比以前僅僅是喜歡和欣賞更重要一些的位 置。

『那和他們是不是帥哥有什麼關係?』小小反問我一句。

『帥,不僅僅是表像上的問題,是由內而外散發出的氣質魅力,僅僅有一付好皮囊是不可以稱為帥的,就像你一樣,可是被叫做漂亮的小丫頭,卻不可以被稱為美麗的小丫頭。』

『冉靜姐,你看他。』小小向冉靜求援。

『你妹都要走了,你還和她鬥什麼嘴。』冉靜一付女主人的樣子,我到是樂意聽話。

我暫時拋棄睡懶覺的習慣,與冉靜一起為小小送行,月臺之上,兩人一直唧唧喳喳的說道火車快要起動,整個這段時間內,小小居然都沒和我說上一句話,完全不理會我這個老哥。

『哥,』小小終於在臨上車前想起了我這個正牌老哥,接著沖著冉靜微微一笑說道:『嫂子,我走了。』

冉靜的臉上立刻飛起了少見的紅暈,不過她只是略帶責怪的瞪了小小一眼,而沒有作出其他反應,讓我的心跳動的更加劇烈。

火車已經隨著鳴笛聲遠去,我和冉靜依舊佇立在月臺之上,雖然我的眼睛看著火車的方向,我的心卻不知道飛去了哪裡。

第三十三章 樂樂

一大早被人吵醒是最讓人不高興的事情,但是偏偏總讓我遇到,冉靜這丫頭的耐心每次都比我好,因為最後起來開門的總是我。

門打開一個很漂亮的女孩站在門外,這讓我感到很意外,我原本以為又是一些調查或者推銷的人(不要說我有個人偏見,我確實認為美女不適合做上門推銷或者調查 文卷的工作,原因是太不安全)。同樣的,這個女孩也以非常驚奇的眼光看著我,我低頭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衣著,穿戴的還是非常整齊的。

『請問,冉靜住在這裡嗎?』女孩試探性的問我。我想美女也應該是找冉靜的,我基本上沒有這種福氣。

『對,她住在這。』

『哦,那你是……?』

『我,我是她的室友。』

『室友?你們住在一起啊。』

『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她在家嗎?』

『應該在吧,』我一邊請女孩進來,一邊沖著冉靜的房間喊道:『丫頭,有人找,快點起床。』

女孩也許沒有料到會有我這樣一個男人和冉靜住在一起,所以自從進來之後都有些拘束,冉靜還沒出來我只好暫時負責起招待她的責任。等我幫女孩拿了飲料又有話沒話的隨便寒暄了兩句,冉靜才穿著睡衣從房間裡出來。

『樂樂,你來了。』冉靜看見女孩一點沒有特別的表情,看來兩人是約定好了的。

『哎,你過來,』叫樂樂的女孩把冉靜拉到身邊,小聲的說道:『你怎麼和個男的一起住啊。』

『他?』冉靜的聲音可一點都不小,指著我說道:『沒關係的,他是個很好很好的人,沒有殺傷力的。』

『喂,什麼叫沒有殺傷力啊?』這次輪到我有意見了。

『不是嗎?你和我這麼一個青春、漂亮的美少女住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都沒看你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嘛。』冉靜說道。沒有什麼過分的舉動,到成了我的錯了,難道非要我用過分得舉動來證明你得吸引力?你要是不介意,我到是樂意。

冉靜也不給我繼續上訴的機會和樂樂聊起來了,我已經完全沒有了睡意,又想『竊聽』兩個丫頭說些什麼,所以坐在一邊打開電視隨意的翻看。

『你和他真的沒什麼?』樂樂還是有些不相信。

『沒有啦,我才看不上他呢。』冉靜一點也不顧忌我在一邊的感受,說話這麼直接。

『也不是啦,他看上去還挺好的嘛。』還是樂樂通情達理。

『你喜歡啊,我介紹你們兩認識啊。』冉靜說完就沖著我說道:『哎,聽見沒,我姐妹說你不錯,你怎麼樣啊?』

『冉靜,別鬧了,我還是和你進房間說話吧。』樂樂有些不好意思,拉著冉靜進房間去了。這下我完全沒有了竊聽的機會,讓我一個人在客廳裡坐立不安,不知道他們到底會聊些什麼,會不會繼續討論關於我的話題。

一直等我把電視裡所有的頻道翻了幾十遍,兩個丫頭才從房間裡出來,冉靜已經穿戴整齊,淡妝在身了。

『陸飛,一起吃中飯好嘛?』冉靜沖我說道。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已經十二點多鐘了,能和兩個美女一起吃中飯,我能有什麼意見,就在社區邊我常去的一個裝潢很雅致的小餐館坐了下來。冉靜拿起菜單就七七八八的點了一大堆東西,這時候我意識到我好像又做了冤大頭。

『我點好了,樂樂你要什麼?』冉靜說道。

『已經很多了,我不用了,問問他吧。』樂樂果然是個很溫柔善良的女孩子。

『喂,你呢,你還要什麼?』

『我也什麼都不要,我就想看著你把你點的東西都吃完。』我恨恨的說道。

果然我只是個自動提款機,吃飯的時候冉靜只顧和樂樂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完全不關心我在旁邊的感受,我也屬於自討苦吃,總以為陪美女吃飯是個美差。樂樂到還 比較有禮貌,總是在和冉靜說話的空隙和我聊上幾句,避免我在一邊因為過於無聊而感到不安。一頓飯下來使得我對樂樂留下了一個很好的印像。

樂樂吃完飯就離開了,我一直目送著她離開我的視線,到不是因為對樂樂真的那麼依依不捨,就是對冉靜今天對我的評價很不服氣。

『哎,人都看不見了,你還在幹嘛?』冉靜果然問道。

『唉,多好的女孩啊。』我一邊哀歎一邊煞有其事的搖了搖頭。

『不是吧,才見人家一面就喜歡了?』

『你不懂的,有些事情來的時候就是那麼奇妙,別說一起吃飯了,就是看一眼有時候都會洶湧澎湃啊,不像某些同志,看再多也無法喚醒殺傷力。』我是存心和冉靜耗上了。

『真的,假的。那我要不要我幫忙。』冉靜一點醋意也沒有,到是很有誠心幫我忙的樣子。

『不用,這種事情只需要兩個人相互去感覺,多一個就不浪漫了,你不懂的。』

『哼,不要拉倒,我到看你怎麼辦。』冉靜說完上樓去了,我故意沒和她一起上樓,假裝留在樓下看著樂樂離去的方向。

第三十四章 引狼的後果

接下來的幾天冉靜都不在家,這件事情我也沒有在意,以為就此結束,沒想到冉靜回來的時候居然又把樂樂一起帶了回來。

一進門冉靜就問我:『一起吃晚飯?』

『又吃飯?』明顯又想拿我當提款機。

『幹嘛,你不想吃飯啊。』明顯丫頭的話含有雙重意思,表面上是想不想吃飯,實際上是考驗我是不是像自己說得那樣對樂樂一見鍾情。

『吃,當然吃。』我不甘示弱。

這次冉靜到是很給我機會,除了點菜的時候依舊很過分之外,剩下的時間她似乎就在享用她的美食,使得我和樂樂有了很多交流的時間。既然冉靜這丫頭擺出一付無 所謂的樣子,那我就一定要鬥爭到底,我把自己那點嘴皮子功夫發揮到了極限,將樂樂逗的和她的名字一樣笑聲不斷,吃完了飯我還和樂樂交換了電話號碼。

我一直將樂樂送上了計程車,預付了車費還記錄了車牌才『依依不捨』的目送車子遠去。

『用不用那麼眷戀啊?』冉靜終於說話了。

『沒辦法啊,樂樂就是魅力無限啊,和她相處感覺就是輕鬆快樂。』

我一邊說著一邊和冉靜一起往家走,還沒到樓下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背景在我們樓下四處逡巡,似乎在找尋什麼,我走近才看清楚是王磊。

『哎,你怎麼來了?』王磊只知道我住這個社區,不知道具體的門牌
(因為我不想這小子知道我和冉靜住在一起,他那張嘴巴太具有殺傷力)。

『我找你半天了,兄弟這次一定要救命。』

『又救命,多少錢?』

『這次不是錢的問題。』

『那是怎麼了?』

『那女孩太狠了,看上去挺清純的樣子,殺人不用刀啊,我那點積蓄給折騰光了,她就不搭理我了。』

『你自己找的,看見長的有點模樣的,你就忘了自己老爸姓什麼了。活該!』

『對,你說的都對,可是現在不是教訓我的時候,你要幫我。』

『我怎麼幫你?人家女孩耍你玩呢。』

『不是這個,我現在連房租都沒錢交了,房子也退了,你得給我個地方暫住。』

『你要住我這?不行……!』我這才知道事情得嚴重性。

『為什麼啊,你一個人住那麼大房子,留個客廳給兄弟我住幾天都不行?』

『誰說我自己一個人住?』我回頭看了一眼冉靜。這時候王磊才注意到冉靜站在我得背後,這小子眼睛立刻放光。

『你不是……。』王磊的手亂比劃了兩下,還沒有得到我的回答,他就上前對冉靜說道:『嫂子,你就可憐一下小弟,讓我在你們這住幾天,我找到房子就搬。』

『什麼嫂子,嫂子的亂喊!』我想把王磊拉過來。誰知道冉靜居然很爽快的回答道:『好的,沒問題,你就先住我們這吧。』

王磊也不用等我表態,自己就和冉靜上樓去了。

『你小子真厲害,金屋藏嬌啊,有沒有得手?』王磊看到冉靜回房間後說道。

『什麼得手不得手的?你小子別亂說話,只是朋友。』

『你要真沒那意思,我可不客氣了!』說這小子是色中惡鬼還真不過分。

『你?你儘管試試。』我的意思是你一定不行,不要自己找難堪了,誰知道這小子聽不出來我的意思,居然樂呵呵的說道:『那就謝謝了。』

第二天下了班就回家,想讓王磊儘快出去找房子,可是回到家中一個人也沒有,我只好下了包速食麵當晚飯,坐在沙發上等他。
誰知道一直到11點多鐘王磊才回來,還是和冉靜一起回來的,從他們兩聊天的話中,我知道王磊請冉靜吃了晚飯還一起去酒吧坐了一會,這玩笑開大了。

冉靜回來的時候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還沖我來了個少見的『特殊微笑』,我找個機會把王磊拉回自己的書房,準備好好和他『交流』一下。

『你今天和冉靜去哪了?』

『看你一直沒回來,我們就一起吃個飯,然後去酒吧聊了會。』

『你不是沒錢嗎?不是已經窮的底朝天了嗎?哪來這麼多閒錢啊?』

『不是你昨天給我了800元嗎?』

『我給你800元,是這幾天的生活費,還有找房子需要的交通費,不是泡妞基金。』我有些生氣,當然不僅僅是因為王磊亂花錢,而是她亂花錢是為了追求冉靜。

『不都一樣嘛。』

『王磊!!你小子給我聽好了,一、除了那800,我不會再借你錢了;二、7天之內,我不管你有沒有找到房子,你都必須——搬。』

『哇,不是吧,對兄弟我這麼狠,』王磊一臉的委屈,靜在那裡幾秒鐘,突然想明白了什麼又嬉皮笑臉的和我說道:『兄弟,是不是你對那女孩……』王磊的表情明顯的有些曖昧。

『關你屁事。』我哪好意思承認,但是又不願否認。

『那你要感謝我了,』王磊一邊說著一邊把我按在書房的電腦椅上,然後繼續說道:『其實今天和冉靜吃完飯,我就想回來問你一些問題的,現在再看你的反應,我完全明白了。』

『你明白什麼啊,明白。』

『你不知道吧,今天和冉靜吃完飯,聊完天,我就決定放棄追求她了。』

王磊的這句話我十分願意聽到,聲音和藹了許多問道:『為什麼?』

『我沒戲啊,整個晚上一起的時間,所有的話題基本上都關於你,她就不停的問我關於你的事情,還好我大學時候才認識你,否則她可能要追問到你尿床的那個年代。』

『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強壓內心的喜悅,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問道。

『當然是真的了,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們兩個根本就是男盜女娼,天生一對,還非要假扮什麼同居密友,現在是不是特流行玩這種曖昧遊戲?』王磊搖頭晃尾巴的說道。

『王——磊——!我告訴你那,我們那叫郎才女貌,天生一對,我們不是什麼假扮,只是喜歡隨緣的感覺,凡是講究水到渠成,你小子再亂說話,我今天就讓你搬家。』雖然王磊的用詞實在讓我惱火,但是他告訴我的事情確實讓我振奮。

第三十五章 愛情重量

日子還是一天天過,我還是來往於公司與住處,這幾天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冉靜也不在家。如果說有的話,那就是我向老闆提出加薪的要求,但是被『嚴正』 的拒絕了,因為老闆說我一年加了兩次薪水,現在還提這種要求,實在過分。其實我也知道我很過分,但是我只是想在物質上多些積累罷了,不加就不加吧。

今天,才到社區的門口,我遠遠的看見我們家的燈亮著,冉靜回來了,這是目前除了加薪最能夠讓我開心的事情。

進門我就喊道:『丫頭,我回來了,拖鞋伺候。』我這樣招呼冉靜的時候,成功率可以達到一半,因為50%的情況她根本不搭理我,另外50%她會直接把她的拖鞋脫下來砸向我,從文字表面上看我成功了一半。

我喊完話等了三秒,沒有聲音,看來今天失敗了,我來到客廳,聽見洗手間的流水聲,原來冉靜在洗澡。

我在沙發上擺了一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又沖洗手間喊道:『丫頭,你吃過了嗎?我叫外賣要不要算你一份?』洗手間裡仍然沒有聲音,不是洗澡洗到暈倒吧。

我來到洗手間門口敲了敲門說道:『喂,你怎麼不說話啊?再不說話我當你暈倒了,我可要撞門進來救你了。』洗手間裡除了水聲還夾雜了其他聲音,似乎是碰到了什麼東西,但是依舊沒有人說話的聲音。

『我數三聲,你要是再不說話,我就當你暈倒了,我可以是出於關心你的角度出發才選擇撞門的,』我說完一邊敲門一邊數道。

我剛想數三的時候門開了,我立刻很尷尬的站在洗手間的門口不知所措,因為洗手間裡的人居然不是冉靜,而是樂樂。樂樂也被我剛才的話說的有些害羞,和我傻傻的對站在那裡。

『啊……,這個,不好意思,我以為是冉靜,不知道是你,真的很抱歉。』我說道,這個解釋似乎不那麼順當,是冉靜我就撞門而入,不是我就不撞門,我和冉靜到底什麼關係?。

『沒關係,應該是我不好意思,冉靜今天約我來,可是中途她有點事情,所以把鑰匙給我讓我自己先來,她說你一般都回來的比較晚,所以我就……。』樂樂穿著冉靜的睡衣,這時候我知道樂樂的身材要比冉靜豐滿,看的我有些心緒不寧,半天沒有回答樂樂的話。色是男人的本性。

『啊,你吃飯了嗎?我叫外賣,幫你也叫一份。』我回過神的時候更加尷尬,試圖把話題岔開,以免兩人繼續這樣尷尬的站著,雖然我很想這樣站著欣賞一下樂樂剛洗完澡的樣子。

『好啊。』樂樂說道。

我連忙回到客廳拿起電話打到我們樓下的小餐廳定餐,而樂樂則回到冉靜的房間去梳妝整理一下去了。

飯菜送上門,我和樂樂對坐在桌子兩邊,樂樂並沒有換回自己的衣服,依舊穿著冉靜的睡衣,頭髮自然的披在肩上。我可以清楚的聞到從樂樂身上散發出來的女性的香味,使人有些心猿意馬。

我自己提醒著自己:喂,陸飛,你別像王磊一樣,見到美女就起色心好不好,雖然她穿著冉靜的睡衣看上去很性感,可是她是冉靜的朋友,而你喜歡的應該是冉靜不對嗎?如果說是個美女你都喜歡,那麼冉靜是否是冉靜就不重要了,那你喜歡的就是美女而不是冉靜了。

我的另一個想法出來抗議:喜歡冉靜和對樂樂起色心是兩回事,對樂樂的這種感覺或者說是喜歡純屬男人的自然反應,試問除了性取向有問題的或者生理上有缺陷的男人,有誰不對美女起色心的?

我自己又提醒自己:自然反應是沒有問題,但是人如果不會控制自己的自然反應,那就是畜生。

最後這句話取得了我另外一個想法的認同,我相信我喜歡的人是冉靜,雖然樂樂是個很有誘惑力的美女,但是應該僅僅停留在欣賞上,而不應該有什麼邪念。

自己想明白了,輕鬆了很多,說話也不再那麼拘束,既然已經對樂樂定位在欣賞這個層面上,那多欣賞欣賞也沒什麼問題,所以我從吃飯開始到結束,大部分之間眼光沒有離開過樂樂。

就餐完畢,我和樂樂同時起身收拾碗筷,無意中觸模到樂樂的手,我好不容易壓下去的邪念又有滋生的傾向。

我和樂樂一起把碗筷送往廚房的時候,也不知道事樂樂故意,還是我故意,我和樂樂夕撞存了一起,我的身體透過冉靜的睡衣明顯可以感覺到樂樂的身體。

老天啊,你不要耍我了,我如果能夠有冉靜做我的女朋友,我已經覺得非常幸福了,我可沒有福氣再多一個樂樂,兩個桃花運碰在一起一定是桃花劫的道理,我已經有深刻的認識。

我和樂樂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有些局促。

『冉靜怎麼還沒有回來?』我說道。

『我也不知道啊,她說去處理些事情,很快就回來的。』

『哦,她去處理什麼事情?』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

『那我們下棋吧。』我突然的一個問題讓樂樂•嚼了一下。

『下棋?』

『對啊,你會不會下像棋,圍棋,哪怕五子棋也行。』

『那好吧,就下五子棋吧。』樂樂雖然很疑感,但是還是同意了我的建議。

我也不明白我為什麼突然提出下棋這個要求,不過我總覺得我自己下棋的時候思維的注意力非常集中,也許這樣可以讓我少考慮一些樂樂的問題。其實我記得有個什 麼人說過一個名詞,就是『審美疲勞』,我的理解就是一個美女看的時間久了,逐漸熟悉了,就會慢慢的失去往日那種驚豔的感覺,歸於平淡,所以如果用一般人的 眼光來看冉靜和樂樂,基本上60%以上的人會認為冉靜更漂亮,可是用現在的我的眼光來看的話,單純從容貌的角度來說也許樂樂更具有吸引力一些。

我對愛情這種東西一直抱著一個很消極的態度,因為雖然我很渴望自己能夠得到真正的愛情,哪怕不是百分之百,但是我又很肯定的認為我不可能獲得,也許這個世界上還有極少量的『純正愛情』存在,它一定不會這麼好運降臨到我的身上。

男人和女人之間無非是一種相互需求而己,男人需要女人漂亮、溫柔、體貼、身材好……,女人需要男人有財、有才、浪漫、溫馨……,所有的愛情都可以用公式計算,當兩個人在愛情的琺碼上失去平衡的時候那麼一切就應該結束了。

舉例說明:一個男人身高一百八十公分,相貌堂堂,年收入50萬人民幣,有房有車,很簡單他的『愛情重量』就對等條件相加,那麼他找的『愛情物件』就必須和他的『愛情重量』相當,譬如:長相漂亮,身材勻稱,有氣質,經濟獨立……,雙方噸量相等的時候,那麼愛情就有可能發生。

你一定會說還有很多雙方條件相差很多,但是依舊非常恩愛的情侶或者夫妻,他們的『愛情重量』不是完全失衡的嗎?那麼再舉一個稍微複雜一些的例子:一個男人 身高170公分,長相一般,收入平常,無房無車無特長;一個女人同樣長相漂亮,身材勻稱,有氣質,經濟獨立。如果這時候他們是很恩愛的情侶或者夫妻的話, 那麼他們的『愛情重量』很不相當,所以男方這時候一定會在他的『愛情重量』上加一個很重要的琺碼,就是對女方特別的溫柔、體貼,任勞任怨。這樣的情侶或者 夫妻之間不可能出現女方對男方千依百順的,因為那是男方的愛情琺碼,如果失去,他們的愛情就會失衡。當然任何事情都會存在特例。

舉了兩個例子,你會不會覺得我說的有些道理,雖然這種理論非常陰暗,把愛情這種人類最美好的情感種類完全物質化了。其實我也不喜歡自己這種對愛情的認識,但是我在現實社會中見過的真正的愛情故事或許真的不多,也許大學時代曾經有過,只是我沒有注意。

說了些題外話,這是我和樂樂下棋的時候想到的,我也不知道我的思維為什麼會飛到這個問題上來,也許是想真正衡量一下自己對冉靜的愛情重量。下了幾盤棋,看 來樂樂對這項腦力運動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興趣,我們只好又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其實我可以選擇進房間玩遊戲,但是樂樂畢竟是客人,我應該有義務代替冉靜招 待她(這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樂樂看電視的姿勢和冉靜一樣,喜歡把雙腿蜷在沙發上,抱成一團,而我的習慣姿勢是半躺在沙發之上將腿翹在茶几上,不過今天我沒辦法這麼隨便,因為樂樂不是冉靜。如果從這一點上來看,我和冉靜應該已經很熟悉了。

一直到十一點多鐘冉靜都還沒有回來,等待的期間樂樂給冉靜打過電話,可是手機已經關機,這時候我開始擔心冉靜,這種關切的心情由心而發,無須做作。

『時間不早了,要不你先睡吧,我在這裡等她,反正我一般睡的都比較晚。』我對樂樂說道。

『嗯……,』樂樂考慮了一下說道:『那好吧。』

也許是保持蜷縮的姿勢坐的時間久了,樂樂站起來的時候有些頭暈,身體失去了平衡,我很自然的站起來扶住樂樂。

『你沒事吧?』我問道。

『哦,沒關係,剛站起來有些頭暈。

『那我扶你進房間吧。』

『不用了,我站一下就好了。』
這時候鑰匙開門的聲音傳來,冉靜回來了。巧的事情時有發生,樂樂也許因為又一次頭暈站立不穩,身體前傾,而從冉靜的角度來看,就是一回到家就看見我抱著樂樂。

第三十六章 天氣預報

今天的天氣晴朗,溫度適中,空氣指數良好,讓人的身體感覺舒適,這是電視臺天氣預報說的。可是在我們家的天氣預報則是局部陰,空氣成『凝固』狀態,有可能形成風暴及降雨天氣,請進家門的時候攜帶『雨具』。

一回到家,就看見冉靜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發呆,看到我回來也沒給我一個笑容或者是問候。

『我回來了。』我說道,冉靜沒有反應。

『你吃過了嗎?要不要我親自下廚給你弄頓美食。』我又問道,冉靜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我有些著急,難道真的是昨天的場景讓冉靜生氣,如果是的話,我真的是喜憂參半了。喜的是冉靜終於會為我吃醋了,憂的是這個醋太陳的話,說不定腐蝕了一些剛剛建立起來的脆弱的感情。

『你生氣了?我和樂樂真的沒什麼,昨天她只是坐的久了,一時沒站穩而己,昨天晚上你不在家,我就和她一起叫了點外賣,還有下了會棋,看了會電視,給你打了若干電話……就這樣。』我真的不願意看到冉靜生氣的樣子,我一口氣將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做了個總結。

冉靜的表情舒緩了許多,輕輕的歎了一口氣說道:『可是樂樂真的喜歡上你了,怎麼辦。』

『啊,真的?』在這種緊要關頭,我居然還會產生竊喜的感覺,能被樂樂這樣的女孩喜歡上,確實也是一件很有滿足感的事情。

『你自己感覺呢。』冉靜說道。

『我知道我的個人魅力非常出眾,別人喜歡上我是正常的事情,哎,人長的帥,有時候確實會遇到這種問題,不過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會很認真的和樂樂溝通一 下,說明一下我的想法,雖然想找一個比我優秀的男人比較困難,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強的,我想樂樂應該能明白這個道理。』我很認真的說道,我真不明 白自己怎麼可以這麼嚴肅的厚著臉皮誇耀自己。

冉靜看著我笑意越來越濃,咯咯的笑了出來道:『別臭美了,昨天的事情樂樂早和我說了,還在這裡亂吹牛。』

感情我又上了丫頭的當了,很不服氣的說道:『樂樂說不喜歡我了?你不懂,女人經常會說出口是心非的話。』

『樂樂才不會喜歡你呢,只有我……。』冉靜突然中止了她的話,臉上微微呈現一絲紅暈。

『只有你怎麼了?』我很想知道『……』這個部分的正解。

『我沒什麼,』冉靜瞪了我一眼,繼續說道:『那你到底喜不喜歡樂樂。』

『喜歡~~,不過只是一種簡單的欣賞,如果要昇華到感情問題,就需要多一點緣分、多一點感覺的。』

『那你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多一點緣分和感覺的喜歡。』

『有啊。』

『是誰?』

『你啊。』我脫口說出這兩個字,自己的心突然加速運動,等待冉靜的結果,似乎在等待一個宣判。

冉靜愣了一下,笑著說道:『我知道我的個人魅力非常出眾,你喜歡上我是正常的事情,哎~~,人長的漂亮就是會遇到這種問題,不過,關於這個問題,我想我有 時間會很認真的和你溝通一下,說明一下我的想法,雖然想找一個比我更好的女孩比較困難,但是,感情的事情是不可以勉強的,我想你應該能明白這個道理。』

第三十七章 家屬

我的職位變動了,公司自從併購了兩家公司之後,成立了集團公司,我的職位由原來公司的項目部總監,變成了現在整個集團公司項目部的副總監兼任上海分公司項 目部總監。單純從管理的職權範圍來看,應該是擴大了,因為不僅原來我部門的員工依然在我的領導之下,我還可以指揮其他兩個公司項目部的人員。但是,在與總 經理的距離上,似乎多了一個總監的存在。

公司的併購計畫進行很順利、快速,公司似乎進入了一種繁榮的狀態,公司的規模擴大了,業務增加了……。

在公司併購了兩家公司之後,我們又多出了幾位老闆,因為廣州公司的規模雖然小於我們上海公司,但是上海公司並沒有足夠的資金來進行併購,所以採用的方式是 換股併購,這樣一來,廣州公司原來的幾位老闆不僅成為我們新的老闆,還成了集團公司許多高層位置上的人選,其中包括我的上司集團公司項目部總監。

因為併購的關係,人事方面有了不小的調動,三地的員工也因為部門性質的問題作了大規模的調整,公司為了儘快使得員工間相互熟悉起來,在重組造成的一定動盪 之後,鼓舞一下士氣,所以公司放大家兩天的假期連兩天的週末由公司出資讓大家外出旅遊,並且檔上有一條附屬條款,允許攜帶家屬一名,半價優惠。

其實這個半價優惠對於我來說並不是最關鍵的,而是這個家屬問題我到是很關心,我可以不可以帶上冉靜一同前往呢?

『丫頭,下星期有沒有時間啊,假期什麼的。』冉靜又在修剪她的腳指甲,不過我很喜歡看她專注在自己腳上認真的表情。

『什麼事啊。』

『你先說有沒有時間。』

『應該有吧,我有三天的假期沒有休。』

『那太好了,有事情便宜你。』

『說說。』

『我們公司組織旅遊,可以攜帶一名家屬前往,半價優惠。』

『然後呢?』

『沒有然後。』

『哦。』冉靜繼續修理她的腳指甲。

『嘿,你給個回話啊,去還是不去?』

『你想我去?』

『對啊,好機會啊,便宜。』我好像就剩下這個理由了。

『你是想我去,還是想你的家屬去? 』

『呵呵,我想你以我的家屬身份去。』

『臭美,不幹,除非……。』

『除非什麼?』

『全價優惠。』

『就是我掏錢是吧?』

『那我是你家屬,難道我掏錢啊?』行,半價就賺回來一個這麼漂亮的家屬,還有什麼不能答應的。

當人離開了喧囂的都市,投身於對大自然的享受時,人的心情真的會變得更加的明亮、廣闊,人們拋去在公司所戴著的虛偽面具,人與人之間的交流變得更加的融治,連平時在公司從來不對話的同志們也可以在一起輕鬆的談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

不過,這一點卻沒有發生在我的身上,因為我和冉靜的關係似乎變的更遠了,起碼距離上遠了。來到旅遊的地點,我就不可能再和冉靜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如果非要 算一個屋簷,那也是一個很大的屋簷。冉靜被分配和我一個女同事同房,而我則很悲哀的被分配和我們的BOSS同房。因為這次旅遊由BOSS帶隊,而除了 BOSS之外,公司參與這次活動級別最高的員工就是我,所以我就獲得了如此『殊榮』。

不僅如此,在進餐的時候,雖然BOSS的態度非常開明,示意大家隨便坐,可是除了我和幾個經理級別的人『被迫』與BOSS同桌之外,我們這桌其餘的人往往就是來晚了的『倒楣鬼』。

冉靜很快的就和我的那些同事熟悉起來,再加上有不少的家屬軍團,所以她們之間的關係融治的很快,時不時從她們那桌傳來笑聲,讓我更加的鬱悶。我開始懷疑自己這次攜帶『家屬』出遊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第一天吃過晚飯,大家都各自尋找娛樂活動,BOSS找了幾個人打牌,我推辭了。一個人走出酒店,向海邊走去,晚上的海風有些涼,但是吹在身上很舒服的感覺,我脫下鞋用腳伸進沙子裡面感受殘留的溫暖感覺。

我想如果我是詩人,這個時候的心情和環境一定可以得首佳作,不過現在得我最多只會念兩句『大海啊全是水,駿馬啊四條腿』了。

雖然咱沒有詩人得才情,學學詩人得樣子總沒什麼過錯,我靜靜得躺在沙灘上,看著天上的星星。有人說這種夜晚很浪漫,可是我卻只有一絲孤獨得感覺。

『一個人跑這來了。』一個女聲傳入我的耳裡。

『嗯,來這裡享受一下寧靜而美麗的夜晚。』我只是隨嘴接話說道,說完我才意識到這個女聲我很熟悉。

『你就把我這個“家屬“丟下不管了?』冉靜也光著兩個腳丫坐在我得身邊。

『我這個“家屬”哪還輪到我管啊,都快成別人得“家屬”了。』

『海水是苦的,澀的。』冉靜突然來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難道要和我一起念兩句『大海啊全是水』?冉靜看了我一眼,微笑的接著說道:『我怎麼感覺有點酸。』

『你就是想說我嫉妒,我承認。』在這樣的夜晚我還有必要隱藏自己的想法?何況的我的想法一向就不那麼隱蔽。

『那還不是我來找你,你又沒找過我。』冉靜突然小聲的說道,聲音越說越小聲。

整個畫面陷入了寧靜,只有海潮的聲音,此起彼伏,我依舊保持著仰面朝天的姿勢,而冉靜就靜靜的坐在我的身邊。這時候,我相信這樣的夜晚是浪漫的。

『哈揪。』冉靜打了一個噴嚏,這時候的夜晚確實已經有些冷,我真後悔自己沒有堅持一向喜歡攜帶一件外衣的習慣,不然就可以按照標準劇情給冉靜溫柔的披上外衣。

『回去吧,有點冷。』我說道。

我先從地上爬了起來,冉靜也隨後站了起來,可是突然『哎呀』了一聲。

『怎麼了?』我問道。

『好像有東西把腳紮破了。』

不是這麼好運吧,我不是一個壞心腸的人,當然不希望冉靜受到傷害,但是如果只是小小的傷害,能讓我有和冉靜更近距離的接觸,來說也算是一件幸運的事情。記 得香港的電視劇最喜歡用的一招就是女主角的行動能力出現問題,以往我都嘲笑他們的編劇缺乏想像力,到自己今天還真遇上了。

夜色已經比較黑,我無法幫冉靜查看一下傷口,很自覺的我弓下腰,說道:『來吧,家屬。』

冉靜倒也不客氣,上了我背不說,還拿著兩隻鞋子在我鼻子前亂晃悠。回去酒店的路不算遠也不算近,以我的體力背著並不算重的冉靜也到了氣喘吁吁的地步,不過如果讓能我選擇休息和再走同樣遠的路,我想我會選擇後者。

到了酒店門口,冉靜突然嘈的一下從我的背上跳了下來說道:『到站了。』

『你的腳沒事了?』我疑惑的問道。

『沒事啊,你看。』說著冉靜依次向我展示她的左右雙腳,一點傷痕都沒有。

『你的腳沒傷啊。』我還在想也許剛才冉靜只是被紮了一下,幸好沒有造成創傷。

『本來就沒傷啊,只是我跑那麼遠去找你,回來的路程自然應該由你負責了。』冉靜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原來我成了交通工具了,難怪剛才有『到站了』一說。
創作者介紹

追尋風的日子

瀨戶天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